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二】和一个alpha在一个有床的空间里独处=NO!

【猎物法则】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格瑞A 安迷修金O

上篇回顾传送门 【一】安迷修,Omega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记得谁跟我说过,学生时代的男生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欺负自己喜欢的对象,雷狮同学,请你尽情的晏吧。


【二】和一个alpha在一个有床的空间里独处=NO!

如果格瑞没记错的话,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敢放雷狮的鸽子。

 

事情追溯到昨天晚上,格瑞同意了来自雷狮的周末四人一起出去玩的提议,并且把这个计划发消息告诉了金,金当然是同意的,至于安迷修,格瑞追加了一句。

“叫上安迷修一起,要是他问起来,就告诉他雷狮明天不去。”

“咦?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因为以安迷修对雷狮的第一印象来讲,如果雷狮也出现的话,安迷修是绝对不会去的。

“没有为什么,听我的。”格瑞嘱咐了一句。

“好~”

 

放下手机,金猛地把脸凑到安迷修的面前。

“安迷修~周末我们出去玩吧!”

“好啊,还有谁去吗?”

“啊……就我还有格瑞!”

安迷修挑了挑眉毛,那自己去了不就是个几百万瓦的电灯泡吗?“你们两个好好玩吧,我就不掺和了。”

“哎?别呀!人多了热闹嘛!”金不屈不挠,其实就算格瑞不嘱咐自己叫上安迷修一起,他也会问安迷修的,出去玩这种事,当然是大家一起才开心!

 

“那个叫雷狮的家伙去不去?”安迷修突然想起什么。

“啊?他不去!”金暗暗想着格瑞真厉害,居然猜到了安迷修真的会问这个问题。

“那就行。”安迷修松了一口气般的点点头,转身继续去复习功课了。

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搞不懂为什么雷狮不去安迷修才愿意去。“话说,为什么你不愿意跟雷狮一起啊?”

“哈?”安迷修脑子里一瞬间浮现出雷狮那副无礼的面孔,“为什么要跟那个讨厌的家伙一起?”

“我觉得雷狮很好啊!明天还是他请客带我们去玩呢!”金略微有些替雷狮打抱不平。

“请客?雷狮?”听出了其中的端倪,安迷修放下笔,一副给我好好解释解释的表情看向金。

“呃……我刚刚是不是说漏嘴了?”

“……”

 

 

“事情就是这样,我真不是故意的。”金小心翼翼的缩在格瑞身后,看着满头黑雾的雷狮。

 

 

 

——


安迷修并不喜欢上体育课,因为每次自由活动结束后,大家站在一起列队的时候,来自班里alpha身上汗液的气味都会弄得自己很不自在。
今天的体育老师没有来,本以为可以待在教室上自习的,结果体育课并没有取消,而是由隔壁班的体育老师一并代劳。两个班合并在一起上课,就代表会有两倍数量的alpha同时出现,对于安迷修来说,这简直是噩梦,只不过一旁神经大条的金似乎并没有这种烦恼。
当隔壁班的队伍走过来时,身边的金突然开心的爆出一句“咦?格瑞!”,安迷修突然意识到这个噩梦才刚刚开始。
“呀!雷狮!!我们这堂课跟雷狮和格瑞他们一起上哎!”班里周围的女生兴奋的低声尖叫着,努力踮着脚尖往隔壁班看。
安迷修则努力缩着脖子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显眼一点,虽说只跟雷狮吃过一顿饭,但是留下的印象可以说是烂到史无前例,他并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瓜葛。
然而金永远是出卖队友最迅速的那个人,蹦起来努力挥舞着双手,“格瑞!这么巧!我们在这里!”尽管格瑞其实早就在人群里一眼看到了金的位置。


“走吧!我们去找格瑞玩!”在老师下达了自由活动的指令后,安迷修就被金第一时间拽出了自己班的队伍。
“不不不,我就不去了,我……肚子疼!你们去玩吧。”安迷修必然是一万个不情愿,但又不想扫了金的兴,就随便扯了个谎出来。
“哎!?肚子疼?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要不要去医务室?”金担忧的看着安迷修。

“没事没事,不是特别疼,我坐一会儿就好了,你们去玩吧。”去医务室那不就穿帮了,安迷修说着把金推了过去,“我没事儿,你快去找格瑞吧。”

“那你要是疼得厉害就跟我说啊。”金一边嘱咐着一边跑向格瑞的方向。

“喂!小心!”安迷修余光扫到旁边突然飞过来一个足球,大概是有人不小心踢偏了,眼看着马上就要撞上金的后脑勺了,一只手突然出现替他挡住了足球。

“格瑞?”金余惊未定的看着格瑞手里的球。格瑞手腕一抖把球抛了出去,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金的脸,“没磕到吧?”

“没有~多亏了格瑞!哈哈~”

“那就好。”

 

“啧啧,恋爱的酸臭味儿。”雷狮揣着兜打趣道,四下张望了一下,“那个小子呢?”

“安迷修吗?他肚子疼在那边休息呢。”金指了指旁边的树荫下。

“哦?那我可要过去好好照顾他一下。”雷狮露出发现猎物的食肉动物一样的表情。

金看着雷狮离开的背影,感叹了一句,“雷狮真是个好人啊。”他想起昨天安迷修没有到场,雷狮甩了甩手把游乐场的票塞给了自己,让格瑞和金自己解决的事情。在金的眼里,雷狮简直就是集乐于助人、开朗爱笑、团结友爱、体贴入微于一体的超级大好人。

“……”格瑞瞄了一眼金,他不是很懂在金的脑子里雷狮到底是个什么定义,只不过雷狮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安迷修看到雷狮走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大事不妙了,但是操场又没有什么能躲的地方,那就只好坦然面对了。

雷狮一屁股坐在安迷修旁边的台阶上,托着腮带着笑意看着身边的人。

“昨天你放我鸽子了。”

“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还是第一个敢放我鸽子的人。”雷狮话里居然带着些许的赞赏?的意味在里面。

“是吗?那我还挺荣幸的。”呵!这个人是来秀优越的吗?纵观安迷修的感情史,他一直是稳坐在被放鸽子的位置上的。说起来,安迷修第一次放人鸽子,就是对雷狮这次。这样一想,倒是心理平衡了很多。

“听金说你肚子疼?”

“啊?哦,对啊,看到你的脸更疼了。”安迷修差点忘了自己扯的那个慌,现在看到雷狮这么近距离的坐过来,倒是真的有些胃疼了。

“这么严重,不如我送你去医务室?”发现安迷修正不自觉的往后躲,雷狮干脆伸手揽过了安迷修的脖子。

“喂!离我远点。”安迷修皱了皱鼻子,他果然还是不习惯alpha身上的气味,倒是雷狮的提议让自己有点发愣,送自己去医务室?这个家伙会这么好心吗?转头看到雷狮表情的时候,安迷修猛然意识到一个事情——和雷狮去医务室=和一个aplha在一个有床的空间里独处=高度危险=NO!

 

“自由时间结束,集合!”体育老师吹响了哨子。

太好了!解救了!安迷修有些解脱感的弹起来准备过去列队。

“老师!安迷修同学肚子痛,我送他去医务室。”雷狮双手放在嘴巴旁边做了个喇叭状的手势,声音传达到队伍的速度要比安迷修的动作快很多。

“好,那你们快去吧,安迷修同学要注意身体,雷狮真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学生。”老师不忘夸一夸自己班这个优等生alpha,这才刚开始合堂上课,雷狮就在帮助临班不认识的同学了,真是……太善良了。

“……”安迷修定格在原地,看了看笑的露出皎洁牙齿的雷狮,体育老师还在那里自我陶醉的沉浸在雷狮是个好学生的想法中。“老师,我肚子已经好了,我可以坚持上课,谢谢老师的关心。”安迷修没有回头再看雷狮一眼,径直走回到了队伍中。

 

然而回到队伍中的安迷修,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声音。

“这位同学你好,我是隔壁班的雷狮,我可以跟你换个位置吗?安同学不太舒服,在这里我更方便照顾他。”雷狮带着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对安迷修身后的同学展开了攻略。

哈?这个傻子,站在安迷修身后的是个alpha男同学,雷狮居然妄想用这种套路来攻陷同样是alpha的人吗?肯定不会成功的。

然而安迷修并不知道,Alpha之间也是有高低等级之分的,弱一点的alpha会服从于强alpha的命令。

“啊,好的好的!没问题!”

不带丝毫犹豫的妥协。靠,同学……你能不能有点身为alpha的尊严?

 

“接下来,我们玩一个游戏,两人一组,把自己和同伴的其中一条腿绑起来,然后我们进行分组赛跑,看哪一组最有默契。”

这什么鬼游戏???安迷修感受到后颈一温,是雷狮。

“那过一会儿,就要多靠安迷修同学的配合咯。”在“配合”两个字上,雷狮故意拖长了音。

 

 

TBC

 


评论(21)
热度(2209)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