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发qing期是后天?! 【元旦篇】

【十】安迷修发qing期是后天?!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回顾【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你怎么在这儿??”

如果说安迷修前一秒还在纳闷是谁这么无聊元旦假期一大早砸自己家门,下一秒就沉浸在雷狮居然大摇大摆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震惊之中。

不对,重点是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家地址的,安迷修脑内迅速回顾了一圈——金……上次那个该死的国王游戏。

雷狮斜靠在门框上单手支着头,垂着眼上下打量着安迷修,头发乱蓬蓬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的印记,身上是毛绒绒的印着蓝黄相间的冰淇淋图案的睡衣。虽说已经跟安迷修同睡一个宿舍一周了,但大概是在宿舍比较注意形象的缘故,像这么不修边幅的安迷修,雷狮倒是第一次见到。

“噗——”

直到听到雷狮没忍住的一声轻笑,安迷修才彻底从被打断的睡梦中清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看到雷狮站在门口一脸好笑的表情,一瞬间想把门板一把摔回去。

“怎么?不打算邀请我进去坐一坐吗?”雷狮歪着头,笑的人畜无害。

“不打算。”拒绝的干脆利落。

 

雷狮凑近了身子把脚卡在门口防止安迷修真的会把门板直接甩上,“这就是安迷修同学的待客之道?我可是带着十二分诚意来的,”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一大袋啤酒,“要是被拒绝了那我只好露宿在你家门口了。”

安迷修绞着眉头,这幅可怜楚楚中夹杂着欠扁的表情放在雷狮脸上真的是一点都不能引起自己的同情心。隔壁邻居大爷刚好出门倒垃圾,路过安迷修门口这边的时候瞄了一眼这两个行色诡异的人,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就下楼去了。

“……进来吧。”安迷修挠着乱糟糟的头发,叹了口气侧身让开了一条路,雷狮这种人是绝对可以跟自己僵持一整天的,安迷修可不想让邻居们都看到自己和一个alpha在家门口拉拉扯扯的。

雷狮身上特有的信息素扑面而来,“进来之后别到处乱碰……”警告声戛然而止,因为雷狮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头上,“……手拿开。”

“别那么凶,只是想试试手感是不是跟看起来一样好。”雷狮说罢还放肆的在安迷修脑袋上揉了几把,原本就凌乱的棕色发丝现在变得更加飞舞了起来。

“喂!摸够了没有?”安迷修不耐烦的别开头,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乖乖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趁安迷修进卧室洗漱换衣服的功夫,雷狮惬意的躺在沙发上四下环顾着,被一个只有安迷修信息素充斥着的空间包围着,雷狮心情莫名的好到了极点。

卧室门口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个标注着各种颜色字迹的日历,吸引了雷狮的注意。

果然,在工整的笔记中,用红色记号笔打了一个圈的“发qing期”三个字让雷狮禁不住牵起了嘴角,这个问题他问了安迷修无数次,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没想到现在这么容易的就知道了。

Omega的发qing期一般都是固定的日子,除非跟与自己有印记的alpha产生共鸣而被迫提前。

更让雷狮欣喜的是,安迷修的发qing期就是后天,雷狮从不知道标记一个人会让自己如此兴奋不已。

他永远都搞不懂格瑞为什么能够忍住不标记金。至少他自己,现在站在安迷修的卧室门口,周身都是对方信息素的情况下,上下犬齿已经激动的泛酸水了,是那种不受控制的想去撕咬猎物的原始本能,如果发qing期不是后天而是今天,雷狮恐怕下一秒就直接冲进卧室了。

 

他想起格瑞曾经一脸严肃的问过自己,“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安迷修跟你之间没有产生印记该怎么办?”

如果没有产生印记就不顾安迷修意愿强行标记的话,当有一天安迷修生命中那个真正的alpha出现的时候,那种抉择对安迷修来说必然是痛苦的。

格瑞所关心的人只有金,但是也并不想看到金的朋友受到伤害。雷狮人虽不错却不乏各种劣性,非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掠夺成性。雷狮热衷于追逐猎物的快感,却对猎物本身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越是得不到的,雷狮便会越发的执着,是近乎狂热的那种执念。

格瑞担心安迷修对于雷狮来说只是他追寻快感的一个牺牲品罢了。

 

“如果跟安迷修产生印记的人不是我……”雷狮似笑非笑的仰着头看了看天边依然有些刺眼的夕阳,“那就只好让那个alpha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格瑞定定的看着雷狮眯起的眼睛,对方语气里虽带着满满的戏谑,却跟紫色瞳仁中那一抹稍纵即逝却又无比认真的冷色截然相反。

 

雷狮自己心里有数,安迷修是不一样的。

至于为什么不一样,雷狮说不清楚,也懒得去弄清楚。

 

心情愉悦的雷狮在客厅里踱着步,窗台上摆着一长串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

安迷修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看见雷狮正对着一盆三色堇出神,“现在天太冷好多花都没到花期,只这一株三色堇不知道为什么提前开了花,等春天的时候就会很好看了。”

雷狮回过头,安迷修已经恢复了平日里那副样子,万年不变的白衬衣黑色牛仔裤,连领带都一丝不苟的系在领口处,“啧,明明刚刚更可爱一点。”

“哈?”

“走吧。”

“去哪儿?”安迷修习惯性的后退了一步,面对雷狮,总是不由自主的带上警惕情绪在里面。

“逛街。”雷狮从衣架上取下外套丢给安迷修,“你要是想一整天都待在家里过二人世界我也完全不介意。”雷狮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放在客厅茶几上的那十几罐啤酒。

“……走吧。”跟雷狮在一起,安迷修发现自己永远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元旦假期,大街上都是熙熙攘攘的小情侣。安迷修本着遇人礼让的绅士原则,硬生生被人流挤在了后面,跟雷狮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雷狮转头说话的时候发现安迷修已经不见了,仗着身高优势向后张望了一眼,安迷修正被人群挤来挤去。

啧,这个傻子。

雷狮大步折返回安迷修的身边,原本挤在周围的人突然自动散开了一个圈。安迷修有些惊愕的看着雷狮,这家伙在故意释放自己的信息素?

Alpha之间也是划分等级的,如同领地意识一样,强Alpha散发出的信息素会让弱一些的Alpha本能的臣服退让,更不用说毫无攻击力可言的其他性别。

托雷狮的福,一路畅通无阻,时不时还会有Omega女性偷偷瞄向雷狮。

当个Alpha还真是幸福呢。

 

“那个……你说的逛街……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逛街?”安迷修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已经跟着雷狮沿着商业街的马路走了两圈了,一家店都没进。

“啊?不然呢?”雷狮理所当然的反问道,他不懂怎么过节,以前每逢过节家庭聚会都绝对会跟自家大哥打起来,毫无经验的雷狮只好临时向格瑞询问了具体事项,却并没有问出什么建设性意见。

“……”安迷修想起那个约金一起吃饭能选在食堂的格瑞,这两个人,不愧是同一个宿舍的。

“真不该听格瑞的,你是不是也觉得太无聊了?果然就应该听我的直接去kai房。”雷狮有些不耐烦的揣着裤兜,目光已经开始搜寻附近的宾馆了。

“不不不,逛街挺好的,不无聊。”安迷修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感谢格瑞的决定救了自己一命。

 

“安迷修?雷狮?”金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哇!真是你们!”金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后面是不急不慢的格瑞。

“金?你们怎么在这儿?”

“出来玩啊!太巧了居然遇到你们,不如我们一起吧!”金开心的提议道。

“好啊好啊。”安迷修长舒了一口气,仿佛遇到了救星一般,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雷狮独处下去。

雷狮和格瑞臭着一张脸互相对视了一眼,因为被对方打破了二人世界而各自从对方脸上读出了浓浓的嫌弃。

 

“我去买点吃的,”格瑞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雷狮,“金,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和安迷修待在一起别跑丢了。”

“我跟格瑞一起去。”雷狮扬了扬手跟着格瑞的方向离开了。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格瑞还没张嘴,雷狮这边已经埋怨上了。“一会儿给我随便找个理由分开行动。”

“正有此意。”格瑞和金前几天一直处在发qing期,虽然靠着药剂挨过来了,但是格瑞也是忍得辛苦,现在终于熬过了好不容易迎来一个轻松的二人世界,他可不想被别人破坏掉。

 

安迷修看着格瑞和雷狮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远去的背影,有些纳闷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嗯?两个都是Omega。Lucky~”一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正站在身后,“有没有兴趣一起玩一玩啊?”

金歪着头茫然的思考了一会儿,“咦?我们之前认识吗?”

“之前不认识,现在说过话了不就算认识了吗?”

“也是哦!”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给金,把这个傻小子一把扯在了自己身后,“不好意思,没兴趣。”说罢拉起金就要走,却在转身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个人堵在后面,不安分的手已经拉住了金的胳膊。

“别急着走啊~”

“滚开!”安迷修皱起了眉头,对待这种人渣,他已经没有必要留有任何礼数。

“哟 我就喜欢脾气大的。”身后的小混混凑在安迷修耳边,伸手就要摸上安迷修的腰,“哎呀疼!疼疼疼!!你找死是不是!”

手指被安迷修反方向用力掰过,因为剧痛而跪在地上哀嚎的人,看到安迷修垂着眼微笑着对自己说道,“怎么?你刚才不是说喜欢脾气大的吗?嗯?”安迷修说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里居然不知不觉的带了些雷狮的调调在里面,不由得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臭小子!你竟敢——”另一个人看到自己的同伙受制,打算从背后偷袭,一旁的金反应倒是惊奇的敏捷,抬起一脚对着那人的胯下就是猛踹。“唔!——”

趁着两个人都痛到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安迷修拉起金就开始狂奔“快跑!”

“哇!安迷修,你刚刚真的超帅的!”金不愧是金,这种时刻还脱线到一脸崇拜的称赞一声。

“……我就会那一招,快跑!被追上就完蛋了。”

Omega不管是在体能还是力气上都没有Alpha来的优秀,这是天生就有的残缺。如果真的发生正面冲突的话,只凭他们两个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跑?”安迷修的后领口猛的被人扯住向后一拉,巨大的力道让安迷修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痛——”

“现在知道疼了?”一个身影笼罩在安迷修之上,金那边也被拦腰挟持住了。

他们所处的这个街道啥好是商业街偏隐蔽的地方,所以并没有什么人路过,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安迷修极速的运转大脑思考有什么逃脱方案。对方却并不打算给自己这个机会,伸手扯住了安迷修的衣领,“我说过我喜欢脾气大的,看来你倒是真的很合我胃口。”

“糟了——”

 

“喜欢脾气大的?这里有两个脾气大的,换我俩陪你们一起玩玩怎么样?嗯?”

“格瑞!雷狮!”金喜出望外的挣扎了一下,却被那人拦腰箍的死死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格瑞和雷狮两人的信息素突然前所未有的浓烈,两个人站在街口的位置,信息素被街口的风裹挟着翻涌而来,连安迷修都觉得有些刺鼻的痛。

挟持着安金二人的两个Alpha似乎是被吓到了,本能的放开他们往后撤了两步。“原、原来是有伴儿了啊?误会、误会,我们只是跟他俩开个玩笑。”

雷狮走过去一手一个揽住这两个打算脚底抹油的alpha,“没关系,别紧张,我们也觉得人多了热闹,不如——留下来陪我玩一会儿啊?”虽说是询问语气,但雷狮双臂上的力道却是毋庸置疑的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格瑞把金和安迷修带到人多的地方安顿好,顺便将刚买到的吃的全部塞到金的怀里,“我去找雷狮和那两个朋友说几句话,马上就回来。”

 

安迷修不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因为真的如格瑞所说,两个人没用多久就回来了,神色稀松平常的如同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除了雷狮袖口上粘了一点不起眼的血迹,从飞溅的角度来看,那个血迹应该不是雷狮自己的。

安迷修偷偷瞄了一眼正一脸温柔的询问金晚饭想吃什么的格瑞,深知在金面前,格瑞的人设绝对不能崩,便把一肚子疑问憋了回去,等下次有机会再问问发生了什么好了。

 

惊魂暂定的安迷修呼出一口白蒙蒙的雾气,再抬眼的时候发现雷狮笑意正浓的盯着自己,“怎么了?”

雷狮笑着摇摇头,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反而是转头问向旁边的金“我们一会儿去安迷修家吃晚餐怎么样?”

“啊?”安迷修有些跟不上节奏。

“哇!好啊!安迷修做饭特别好吃的!对不对?格瑞!我给你尝过的!就这么定了!”刚刚还在纠结晚饭吃什么的金,在听到雷狮的提议后醍醐灌顶般的立马拍手定夺。

“哦?原来只有我是例外?那今天就辛苦安迷修同学了。”没想到连格瑞都吃过安迷修做过的菜,全员只有自己没有尝过的厨艺让雷狮暗暗不爽了一下。“我今早刚好买了啤酒放在安迷修家,现在就走吧?”

“好耶!——”行动派的金已经第一个冲在了前面。

 

丝毫没有决定权的安迷修默默跟在后面。肩膀被雷狮一把揽住,“你知道刚刚那个小混混说了句什么吗?”雷狮还记得被自己揍到快要晕厥的人吐出的最后一句话。

“是什么?”

“他说——这么好的Omega还不赶紧标记,是想留着过年吗?”

“……”

 

Tbc

 

Ps:传说三色堇上的图案,是天使来到人间的时候,亲吻了它三次而留下的。所以每一个见到三色堇的人,都会有幸福的结局

 


评论(74)
热度(2132)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