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同学,你就不怕这一脚断送了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十二】安迷修同学,你就不怕这一脚断送了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安迷修做了个冗长的梦,梦见自己走在大片大片的三色堇花丛中,绛紫色慢慢的弥漫开来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安迷修就这么轻盈的一点一点的浸在芬甜的花海里,漩涡的尽头,是一双暗紫色的眼睛。

安迷修睁开眼,朦胧的视野中出现了跟梦境中相同的双眼,周身的气息也像梦里一样甘甜,是雷狮信息素的味道。“雷狮?”安迷修眨了眨眼努力唤回五感,发现自己正躺在雷狮怀里,肌肤和被褥的触感告诉他——自己现在是全身赤luo的状态。

?!

忽地想起昨天在沙发上发生的事情,安迷修猛然摸向自己后颈的腺体处,没有痕迹?

再三摸索确认之后安迷修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被标记,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雷狮,昨天晚上发生了那种事的情况下,他以为雷狮肯定不会过问自己就强行标记的。

“昨天才做到一半你就睡过去了,我可没兴趣标记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雷狮咧开嘴,带着邪气的笑容看着安迷修,“怎么?你在期待被我标记?”

“才没有!”安迷修不假思索的反驳道,他只是单纯的很好奇雷狮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

“既然你现在醒了,那我们来继续昨天晚上没有做完的事情吧。”雷狮翻了个身把安迷修盖在身下,“唔!”胯下被安迷修猛然抬起的膝盖狠狠的撞了一下,雷狮痛到没忍住闷哼了出来。

趁雷狮疼的蜷缩起来的空档,安迷修从他的身下迅速抽身逃开,顺手抓起一件浴衣套在身上。

 

“安迷修同学,你应该知道跟你产生印记的Alpha只有我一个吧?”

“知道,怎么了?”安迷修正背过身去系着浴衣上的腰带。

“你就不怕这一脚断送了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安迷修搭了条毛巾在肩上,闻言扭头对着雷狮笑了笑“我倒不介意下半辈子让我在上面。”说完便进了浴室。

雷狮趴在床上把抑制不住的笑容埋在枕头里,上面有安迷修的气味——这个人,真的是——脑子里又忽的想起那个小混混说过的话,这么好的Omega不标记留着过年吗?

是啊,这么好的Omega,雷狮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推开了浴室的门。

“喂喂!我还没洗完,你进来做什么?”

“一起洗啊,做都做过了,害羞什么。”

“那你别到处乱摸——哇,水进眼睛里了!喂!说了别乱……恩……”

 

元旦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喂,你在想什么呢?”整整一上午了,金一直拄着腮趴在课桌上望着天眉头紧皱,坐在旁边的凯莉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金回过头,用力努起的嘴巴上正叼着一支铅笔。“凯莉,发qing期到底是什么啊?还有那个叫什么来着?啊对,标记!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哈?你想破脑袋整整一上午就是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凯莉翻了个白眼,“这种问题去问格瑞不就好了。”

“可是格瑞他什么都不告诉我嘛。”金垂头丧气的伸直胳膊趴在桌子上,他想起那天被格瑞从安迷修家里拖出来的时候,自己缠着他问了一路子为什么突然离开。

“刚刚雷狮怎么突然那么凶,是跟安迷修吵架了吗?”

“不是。”

“咦?那是为什么?还有还有,刚刚你说雷狮到发qing期了,那个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

“哎——格瑞快告诉我啦。”

“你到家了,快上楼吧,秋姐要等急了。”

金叹了口气,每次格瑞都可以游刃有余的转移着话题,“那我回去啦,格瑞再见~”

“嗯。”

“对啦格瑞!”金爬上几层台阶又突然想起什么,转身的时候发现格瑞仍然站在原地注视着自己的方向没有动。

“嗯?”

“今天玩得特别开心!格瑞晚安~”

“晚安。”格瑞嘴角微微牵起一个几乎察觉不到的弧度,目送着金回到楼上,没多久卧室窗边的灯被打开,看到金在玻璃后面冲自己挥手时,格瑞才拉起脖子上的围巾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离开了。

 

“喂!你又在发什么呆?!”凯莉伸手重重弹了一下金的脑门,对方才猛地捂着额头清醒过来。

“痛!抱歉抱歉,我刚刚走神了。凯莉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这种简单的问题不如去走廊随便拉一个同学问一问怎么样?”凯莉转头看了一眼窗外,“不如……就问问下一个从窗口出现的人吧。”

“哎?可以吗?”尽管这么说着,金还是伸长了脖子向窗外张望着,“啊!来了!”

 

走廊外,帕洛斯正搭着佩利的肩膀打着哈欠路过。

“帕洛斯,雷狮今天怎么没来学校?是不是忘了今天开学了”佩利挠着头,早上看到雷狮的位置上是空的,以为他跟自己一样差点忘了今天假期已经结束了。

“雷狮啊……”恰好路过隔壁教室的窗口,帕洛斯向里面瞄了一眼,果然,那个叫安迷修的家伙也不在。“他大概在忙着跟安迷修同学锻——炼——身——体——呢。”早上听卡米尔念叨这两天是雷狮的发qing期,既然雷狮和安迷修同时不在学校,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锻炼身体?雷狮吗?”佩利当然没有听懂帕洛斯的荤段子,他只是想不明白雷狮那种体格还需要锻炼什么。

 

帕洛斯瞄向窗内的余光不小心扫到一双碧蓝色闪着光芒的大眼,而且那双眼睛——似乎正在盯着自己,正纳闷的时候,对方已经兴冲冲的跑出来一个急刹车停在自己面前了。

“同学你好!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帕洛斯微微后撤了撤身子,这个小子,是叫金来着吧?全校出了名的傻气,自己班里那个格瑞都快撩上天了也还没能追到的传奇人物。

“问什么?”金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

“发qing期是什么?标记是什么?”

“……”看到眼前这个蓝汪汪的大眼,帕洛斯一瞬间想到了卡米尔,这种娃娃脸是他最应付不来的类型,偏偏还都顶着一张童贞的脸说出惊世骇俗的话。

“这个简单!我知道我知道!”佩利像是课堂积极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一样,伸直了手等着金老师点名。

“哈?”帕洛斯挑着眉一脸懵逼看着佩利的时候,对方已经给金迅速说出了答案。

“发情期就是特别特别想吃肉的时候!标记嘛,就是你在肉上咬一口,别人就知道这块肉是你的了!就不会有人跟你抢了!我说的对不对?帕洛斯?”佩利眼里冒着金星,大概是脑补到烤肉的香味,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呃……对。”目瞪口呆的愣了三秒之后,帕洛斯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能够反驳的地方,因为某种意义上……佩利说的居然完全正确。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们!”金隔着窗户对着教室里的凯莉比了个大拇指,一脸大彻大悟的表情。

……

坐在教室里完全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凯莉一副吃到榴莲棒棒糖的表情,重重叹了口气,看来格瑞要走的路还长得很。

 

 

次日食堂的饭桌上

金举起一只被他咬了一口的鸡腿,“看!我标记了这个鸡腿!”

……

……

……

安迷修刚刚夹起的菜叶bia叽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雷狮吃串的手也停滞在空气中。

两个人同时看向格瑞,这个家伙到底给金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

……不是我

格瑞无声的辩解全部写在了脸上。

 

晚饭结束回到宿舍,雷狮看了眼躺在床铺上给金发消息的格瑞,十分不满的啧了一声。

“?”

“你干脆和安迷修彻底把宿舍换过来得了。”雷狮很是不满元旦假期回来之后看到自己的舍友又变回了那个闷葫芦格瑞。

“……丹尼尔老师嘱咐过,没有特殊情况不能随便换。”格瑞完全不想搭理雷狮,明明假期返校的时候一副偷了腥的猫的样子,居然还想一口吃更多。“对了,你怎么没标记了他?”安迷修身上没有雷狮的信息素,格瑞一回来便察觉到了,他以为以雷狮的性子,这种事情绝对不会被他落下。

“你不是也没标记金吗?”雷狮笑着反驳道,虽然送到嘴边的肉没有不吃的道理,但是心底里,还是有一些说不出的更加重要的理由在里面的。

“……”

“喂喂,都写在你脸上了,那种老父亲看自己熊孩子长大了的表情。”雷狮不满的对着格瑞的脸砸过去一个枕头,被格瑞单手接住又丢了回来。

“安迷修的发情期还没有完全度过,你自己注意着点。”格瑞好心提醒了雷狮一句。

 

发qing期的Omega如果和Alpha做过却没被标记,那发qing期间剩下的几天就算靠药物压制,身体也会不受控制的散发出足够吸引其他Alpha的信息素。也就是说,现在的安迷修,如果没有雷狮在旁边护着,那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活靶子。

“我看谁敢?”雷狮冷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语气里倒是满满的自信,至于心里有多大程度的不自信,格瑞微微侧目看了眼自己这个舍友,只有雷狮自己清楚了。

 

Tbc


评论(49)
热度(1930)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