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在你同意被我标记之前,我会每天都在你脖子上留下我的痕迹

【十三】安迷修,在你同意被我标记之前,我会每天都在你脖子上留下我的痕迹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雷狮的不自信,绝大多数原因还是来源于安迷修。

安迷修对自己的回应,到底是出于真心的,还是出于印记对Omega的强制性约束,这种事情只要对方不说出口,雷狮就没办法确认。

他曾经跟卡米尔和帕洛斯谈过心,关于探讨安迷修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这个问题。

 

“那先回想一下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吧。”卡米尔倒是很有耐心的帮雷狮梳理思路。

“在食堂,我对着他脖子吹了一口气。”

“……大哥,你知道对Omega做这种事是很失礼的吧?”

“知道啊。”雷狮答的理所当然毫无悔意。

“……”大概没有什么开场能比这个更糟糕了,卡米尔暗自吐槽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出口,“那你们第二次见面呢?”希望自家的恋爱白痴大哥能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弥补一下自己差劲的第一印象。

“我们一起上体育课,两两一组绑在一起,我就顺手摸了他几把。”雷狮还记得当时安迷修扭曲挣扎的五官有多么搞笑。

“……”卡米尔隐约觉得自己这个从来不懂矜持的大哥大概是没救了。

“后来安迷修就跟格瑞换宿舍了,之后那一周我就跟他同睡一张床了。”虽然是自己强行摸上对方床铺的,雷狮当然不会承认最后这句。

“……你们之间就没有什么温馨甜蜜一点的事情发生吗?”帕洛斯还记得当时自己不小心闯进雷狮宿舍看到的一幕,有些沉不住气的问道。

“有啊,放假的时候我去他家玩,结果那天是我发qing期,然后我们两个产生了共鸣就直接做了。”

……

……

卡米尔和帕洛斯无比深沉的看着雷狮,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照顾到安迷修的内心感受吧??现在才想起来纠结人家是怎么想的吗???

“你们这什么表情?”雷狮相当不满意对面两个人的反应,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就这么问你们吧,如果你们是Omega,有人对你做了这些事情,你们会喜欢上对方吗?”

 

会废了他

会杀了他

卡米尔和帕洛斯有些生无可恋的认真的回答着这个问题。

 

……

雷狮眉头抽搐了两下,一掀桌子转身走掉了。

 

家里兄弟很多的雷狮,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是弱肉强食,凡是抢到手的东西那便是属于自己的了,对于人心,他很少涉及过。

安迷修不是物件,不是抢到手了就是自己的,更何况安迷修对于他来说,是特殊的那个。虽然表面上还是抢掠营生,但是内心里还是会在意对方真实的想法的。

啧,真麻烦。雷狮因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而无比烦躁。

安迷修这边的情况并不比雷狮那边好多少——因为那个该死的信息素。

正如格瑞说的,发qing期间如果跟Alpha做过却没被标记,那发qing期还没有度过的Omega会不受控制的释放出信息素,这种信息素足以吸引周围的Alpha。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信息素无法靠药物压制。安迷修不死心的去医务室取了一瓶抑制剂悉数吞下,期待着奇迹发生,可惜并没有。

于是在这个本就没有几个Alpha女性的学校里,安迷修能够吸引到的——都是来自同性的目光。

大概这辈子,安迷修都感受不到被温软可爱的女性包围的场景了。

 

“这位同学,自己一个人吗?”身后肩膀上搭过来一只胳膊,是不认识的学生。

又来了,这种似曾相识的搭讪场景,安迷修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安迷修虽然身体上很是抵触,但脸上还是对对方扬起礼貌性的笑脸。

那人愣了愣神,看到安迷修手里空的抑制剂药瓶,再加上这个Omega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既然你没有伴儿的话,不如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虽是同样的答复,但是这位alpha同学却听到了出现在自己耳边的来自两个不同方向的声音。一边是来自自己正揽着的这个Omega,而另一边——雷狮??!

 

雷狮揣着兜瘪着嘴看着那个Alpha点头哈腰的一边道歉一边逃也似的飞奔出自己的视线,超级不爽的踹飞了脚下的一颗石子。

果然就应该直接标记了安迷修。

 

“喂!你干什么?”安迷修被猛地拽过抵在墙上,双手被雷狮反剪在背后。这可是在学校,这家伙想做什么?

雷狮拉开安迷修的衣领,注视了好久腺体的位置,最后俯下身去粗暴的在腺体周围集中留下了一串深深的吻痕才肯放手。

“靠!你吸成这样我怎么去上课?!”安迷修捂着脖子,那里还有些因为雷狮过于用力而导致的刺痛。

“安迷修,在你同意被我标记之前,我会每天都在你脖子上留下我的痕迹。”雷狮第一次无比认真的看着安迷修的眼睛,还破天荒的收起了总是挂在脸上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阳光正好从窗口射进来,安迷修看着对方眼睛里璀璨的紫色,一时间突然定在原地,面对这么认真的雷狮,安迷修胸口像是被什么盾击了一下。

 

“咳咳”不合时宜的咳嗽声出现在楼梯口,“你们两个,借过一下。”

格瑞站在楼梯上,一只手把金的鸭舌帽拉到最低,把金的脸完全挡在了后面。

“哇!格瑞你做什么?我看不前面了。”

不知道金和格瑞在这里多久了,但是看格瑞的行为,大概从雷狮在安迷修脖子上留下吻痕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在了。

“下次这种事情,不要选在学校这种公共场合。”格瑞松开金的鸭舌帽把手又揣回到兜里。

“咦?安迷修!雷狮!你们也在啊~啊!安迷修你脖子怎么了?”

“额……蚊子咬的……”安迷修红着脸,躲闪着金的大眼随口撤了一句瞎话,一月份的冬天哪里来的蚊子。

“哇!这蚊子也太厉害了!吸这么多大包!”金居然还真的信了,而且重点严重跑偏的对着不存在的蚊子啧啧称奇了起来。

“……”

 

“你们两个家伙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出来破坏气氛。”雷狮倒是丝毫不给格瑞留情面,一张嘴抱怨就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格瑞瞄了一眼雷狮,满脸都是一副“就你能有什么气氛”的表情,“丹尼尔老师让我来通知一下,明天要开家长会,大家都准备一下。”

“哎——?”

 

一年一度最惹人烦的事情,大概就是家长会了。

安迷修完全没什么顾虑,因为师父肯定不会有时间过来,加上自己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所以丹尼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雷狮这边就十万个不情愿写在脸上了,对他而言,从小到大家长会都是一场修罗场,因为每次出席的人,是那个以贬低讥讽自己为乐的自家大哥。明天大哥如果来学校,一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安迷修,明天请假一天待在宿舍不要出门。”雷狮低头瞄了眼散发着诱人信息素的安迷修,心里突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啊?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敢出宿舍门就在学校做了你。”

“……哈?”

 

从小时候开始,自己喜欢的东西总会被大哥抢走的心理阴影笼罩着雷狮整个童年。

所以至少,不能让安迷修和那个混蛋大哥见面。

 

午休的时候,雷狮躺在宿舍床上翻来覆去。

“格瑞,算我欠你个人情,这几天你跟安迷修换一下宿舍吧。”雷狮别开有些扭曲的脸。

“雷狮,拜托别人的时候,要记得加个请字。”难得看到雷狮有求于人的样子,格瑞倒是突然来了闲情逸致捉弄他一把。

“……请滚出去,让安迷修搬进来。”

 

 

Tbc

 


评论(46)
热度(218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