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雷狮,要不要来赌一睹,这个Omega会不会离开你?

【十四】雷太子登场。雷狮,要不要来赌一睹,这个Omega会不会离开你?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格瑞倒是完全不介意跟安迷修换宿舍,那样就可以跟金住在一起了。

倒是安迷修这边能不能同意,就是个世纪难题了。

“喂!一大清早的你拉我去哪儿?”

“这几天去我宿舍住。”雷狮这时候也不顾安迷修反抗了,径直拉着他就往自己宿舍楼走。

“啊?我为什么要住你宿舍?快放手。”发qing期还没过的安迷修,要是再跟雷狮两人独处同一个宿舍,那岂不是羊入虎口。“格瑞,你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就把我卖了啊!”安迷修回头冲着站在金身后揣着兜一脸事不关己的格瑞吼道。

“安迷修——有空常来宿舍玩啊!”金完全不明白自己最近明明没有发烧,为什么格瑞突然又要换宿舍过来,反正可以跟格瑞住同一间宿舍,他只负责高兴就可以了。

 

“哟,我当是谁家的小子这么无礼,雷狮,我教你的那些礼数都被你喂狗了吗?”四人身后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似乎是刚从一旁停着的黑色轿车里下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衣褶。

“是啊,都喂狗了,看你这不是消化吸收的挺好的吗?”雷狮抬头睨着那个比他还高了一头的人,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欢迎。

来人走近了两步几乎是紧贴着雷狮的面门,垂眼牵起一边的嘴角丝毫不为所动的反讥了回去,“那你这个个头,看来是吃的连狗都不如啊。”

“确实吃的没你好。”雷狮伸出一根手指像是在触碰很厌恶的东西一样抵在那人的胸口,将他稍微推开了一段距离。“站远一点,你那股养尊处优的信息素简直让人作呕。”

“是吗?我倒是觉得这气味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说起信息素,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什么,歪了歪头看向雷狮身后一脸茫然的安迷修,“怎么?雷狮,你现在有带着小点心到处跑的嗜好了?”

 

……

小……点心?

这个家伙是谁啊??

雷狮2.0吗???

安迷修很是不爽,他以为雷狮已经是他遇见过的最不会说话的人了,现在居然还有比雷狮更恶劣的家伙。

 

“你好,我叫安迷修,是雷狮的同学。”嘴角抽搐了两下终于强制性的扬起微笑,安迷修还是礼貌性的跟那人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雷狮侧了侧身子挡在安迷修身前,“没必要对这种人浪费微笑,安迷修,你先回宿舍去。”

“既然是同学,就留下一起吃个早饭吧,正好我肚子饿了。”似乎是察觉到雷狮有些刻意的躲闪,对方显然并不打算放走任何一个能够欣赏到雷狮生气表情的机会。

“真不巧,我们不想跟你一起吃。”

 

咕噜——

身后的金的肚子发出一声浑厚的响声。

……

……

“啊哈哈……不好意思,我肚子也饿了。”金红着脸挠了挠头。

 

“既然这位同学也饿了,不如这顿我来请客,大家一起去吧。”西装男趁机提议道。

“哇可以吗!谢谢叔叔了!”金闪着大眼口水已经快流下来了。

“叔……?是我疏忽了,没有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你们好,我是雷狮的大哥。有个这么不成器的愚蠢的目无尊长倨傲无礼出言不逊居高自傲的弟弟,让大家见笑了。”

哇……一定要加这么多形容词吗?安迷修有些惊叹于雷狮这个大哥用于贬低自己弟弟的词汇量,不过大哥不愧是大哥,安迷修反思了一下雷狮身上的毛病——几乎全中。

“咦?哥哥吗!完全看不出来啊!”永远抓不到重点的金惊叹了一声,其实也怪不得金,一个穿着西服看起来无比华贵的雷狮2.0,站在穿着T恤牛仔裤吊儿郎当的雷狮旁边,换谁第一反应都以为这个人是雷狮的父亲。发自内心的感叹脱口而出之后,接着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说错话了,又连忙对那人道了几句歉,“啊!抱歉抱歉我不是说你老……我的意思是觉得您长得比较老态龙钟……呃不对……老当益……也不对……老……老”金张着嘴绞尽了脑汁去揣测卡在嗓子眼的那个成语到底是什么。

雷狮手掩着嘴,似乎是在强忍笑意一般,“不用道歉,他从一生下来脸就比别的同龄人长得急,认错很正常。”

 

“行吧,既然大金主请客,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格瑞,手机带着了吗?翻开通讯录,从首字母A到Z,都发消息通知一遍,就说有人请客吃大餐。”雷狮倒是也不急着换宿舍了,本身逃避就不是他擅长的,既然对方想玩,那自己当然要跟个大的。

“我的通讯录里只有金的联系方式。”

“……”

“哎?!”金后知后觉的一脸惊讶的看着格瑞。

 

安迷修表情木然的拎着托盘站在拥挤的队伍中,所以说在难得有人请客的情况下,金那个小子为什么选择了在学校食堂吃啊?

后颈处突然帖贴上一个凉凉的手指,安迷修蓦的回身,本以为又是雷狮在搞什么名堂,结果却发现身后站的是雷家大哥。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打招呼方式啊?

 

“有什么推荐的菜品吗?”对方说到“菜品”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并没有放在橱窗里那些饭菜上,反而意味深长的落在了安迷修的脸上,眼睛里带着比当初雷狮还要轻佻的蔑视。

安迷修原本是看在对方比自己年长的份上,即使是雷狮那个家伙的大哥,自己也应该守一些礼数,但是现在看来——他觉得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

“……推荐的菜品啊…”安迷修心里暗暗吐槽着,这可是学校食堂,又不是什么五星级酒店,哪来的什么菜品可言。“我觉得那个什么墨西哥特辣红汤配什锦鲜蔬就挺好,很符合您这么尊贵的身份。”

“哦?是吗。在哪儿?”

“您回去坐着吧,这太挤了,别弄脏了你衣服,我去帮你取餐,一会儿给你送过去。”安迷修扬起个招牌式微笑,目送着雷狮大哥往餐桌那边走去。

 

 

“你刚刚跟安迷修说什么了?”雷狮抱着胸脸上乌云密布的看着自家大哥走过来。

“怎么?对可能是自己未来弟媳的人施加一点来自哥哥的关怀都不行?”

“我警告你离他远一点。”雷狮倒是一点好气都不给对方留,刚刚看到混蛋大哥跟安迷修靠的那么近还动手动脚的就一肚子火,奈何周围人太多了,雷狮还没来得及挤过去的时候对方两个人似乎已经谈完散开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对哥哥要用敬语。而且……你是不是忘了我怎么教你的,Omega只是一个附属物罢了,不要对那种人太执迷,Omega这种生物,只要身边的Alpha足够强大,跟谁在一起他们都无所谓的。”

“那你是不是也忘了,我什么时候听过你的鬼话?”雷狮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别用你那些大道理摆布别人的生活。”

“作为哥哥的我,通晓事理的能力当然要比你高明一些,有些事你迟早会明白的。”

“呵。除了年纪和发际线,我倒是看不出你这个当哥哥的有哪一点比我更高明了。”

“那是愚蠢的你目光短浅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

“哦,经你这么一提点,我倒确实是疏忽了一点内在的东西,哥哥你最近血压是不是又高了啊。”雷狮咧开嘴角,论讥讽能力,他确实没怎么输过。

“我没兴趣跟你贫嘴,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我们来赌一局怎么样?”毕竟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大哥,心里当然清楚这样斗嘴下去并不能解决什么。

“赌什么?”雷狮脸色一沉,他厌恶极了这个混蛋大哥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教导自己。

对方摸了摸下巴,“就赌……如果那个Omega遇到了比你条件更好的Alpha,会不会从你身边离开,怎么样?敢吗?”

“哈?笑话,怎么可能有比我条件更好的Alpha?”雷狮的自夸能力从来也是不需要过脑子的,几乎不到一秒钟就脱口反驳道。

……

对方脸上一脸“你自己性格到底有多么恶劣你心里没点b数吗?”的表情看着雷狮,这才让雷狮突然想起之前的顾虑,那个跟卡米尔和帕洛斯彻夜长谈都没能解开的心结,这场博弈最后的答案,也正是雷狮自己想知道的。

“赌就赌,怕你不成?”

雷狮大哥得逞一般的笑容浮在脸上,似乎是稳操胜券了一样看着自己烦闷的弟弟,看来这场游戏,谁胜谁负已经很明朗了。

 

咣当——

“你点的菜,小心烫啊。”安迷修突然端着满满的一个汤盆放在雷狮大哥的面前。

“……这是什么?”雷家大哥强忍着嫌恶的表情盯着自己面前那个汤汁四溅的汤盆。

“墨西哥特辣红汤配什锦鲜蔬啊,我刚刚给你推荐的那个很符合你身份的菜品。”

“…………这不就是麻辣烫吗??”

“不然呢?这可是学校食堂,你以为能吃到鹅肝牛排鱼子酱吗?”安迷修脸上依然带着那副灿烂的笑容坐到雷狮旁边的空位上,“快吃吧,一会儿凉了可就只剩麻辣了。”

 

“噗——”看到自家大哥脸上那副被捉弄的震惊到变形的表情,雷狮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安迷修这个家伙真的是……他想起昨天早读时在英语课本上看到的一个单词——precious。

雷狮曾经也有过认为Omega只是Alpha附属物的这种想法,但是现在,那个正端坐在自己身边的少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如果这家伙敢从自己身边离开,那就再追回来好了。

 

Tbc


评论(59)
热度(2030)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