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身上只能留下我的信息素

【十六】安迷修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身上只能留下我的信息素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如果我标记了你,猜猜看,雷狮那家伙的脸上会露出多么愚蠢至极的表情?

 

“放开我!”被压制在桌子上的安迷修根本动弹不得,对方力气大到自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只得爆呵出声。“你毕竟是雷狮的兄长,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看到那张蠢脸上露出愤慨无力的表情,不就是最精彩的演出吗?”

 

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安迷修用眼角的余光四下搜寻着周围有没有能够帮自己脱身的方法,以这个人的身份,既然敢选在酒店做这种事,必然是不怕自己大声喊叫引起外面的人的注意的,那就只好做点什么或是说点什么来阻止对方了。

察觉到身下的人心思仿佛并不在自己,不由得加重了反剪着安迷修手臂的力道。

“唔……”

“怎么?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走神?你在想什么?说给我听听。”对方俯下身子,几乎要将嘴唇贴在安迷修后颈的腺体处。

“我在想……你其实是个Beta吧?”安迷修有些闷闷的声音从身下响起,压在背上的人身形一滞,“你说什么?”

“我说,你其实是个Beta,平时只不过伪装成Alpha罢了。”

就算被如此压制着,毫无胜算可言,雷家这个长子依然在身下少年的眼里看到了毫不怯懦的笃定。他放开手,从安迷修身上退开,却依然垂着眼睨视着他,“怎么?你是被吓傻了所以开始痴人说梦了吗?”

“如果没猜错的话,您是有洁癖的对吧?”安迷修揉着自己的手肘,后退了一步靠在背后桌子上掩饰自己因为本能而有些微微发抖的身体。

“恩,那又怎样?”

“刚刚进电梯的时候,你仔细擦拭了自己的手,是因为进门的时候跟那几位先生握手了。而且你说你从不在外面吃饭,先不提今天早上捉弄你的那碗麻辣烫,就连这种五星级酒店的菜你也没有动过筷子,也就是入口的东西你只能接受自己做的,对吧?”

“没错。”对方从容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靠在椅背上示意安迷修继续他的分析。

“以及刚刚你威胁我的时候,抓领口也好,反剪我胳膊也好,假装要标记我也好,都在刻意避开跟我的皮肤有所接触,你触碰的地方都是隔着布料的。”

“所以呢?”

“所以,有着重度洁癖,抵触跟其他人有肌肤接触的你,早上在食堂排队的时候,为什么会用手触摸我的后颈?”

“……”

“是为了确认我有没有跟雷狮做过对不对?Omega在跟Alpha发生过xing事却没有被标记,身体会散发出特殊的信息素,但这种信息素只有Alpha才能嗅到,Beta是察觉不到的。不过除了信息素,Beta倒是也能通过其他方式来确认这件事情,那就是测试Omega腺体的温度。Omega在发qing期间哪怕服用过抑制剂,腺体处过高的温度也无法得到压制,而只有交合过后,体温才能恢复正常。所以说——察觉不到我特殊信息素的你,只能通过触碰我的后颈来证实自己的想法。而对于这个奇怪的举动,你也可以完全说几句调侃的话掩饰过去防止我起疑。”说到这里,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静静等着对方的回应。

 

寥寥的掌声打破了空气中的死寂,“你的分析没错,我确实不是Alpha,只不过为了支撑家族企业,这个秘密只有家族极少数人知道,就连雷狮都不在知晓秘密的人当中。所以呢,你就这样口无遮拦的把你的分析摆在我面前,你觉得我还会让你走出间屋子吗?”雷家长子眼中的阴鸷猛然变得比刚刚还要压迫的让人无法呼吸。

“就算我没有说出来,依刚刚那种情况,你也不会轻易的放我离开这间屋子的吧?”安迷修承认自己有些破罐破摔了,毕竟对面这个人即使是Beta,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场,也要比安迷修认识的大多数Alpha还要强势。而且这些分析说白了也只是猜测罢了,安迷修心里依然有很大不确定的因素,之所以说出来,只是想赌一次试试,赌错了也改变不了结局,万一赌对了,那说不定可以制止对方。

 

“哈哈,我现在大概知道,为什么雷狮那小子会这么喜欢你了。”

安迷修看到对方脸上原本森冷可怖的表情下一秒又变回了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一瞬间居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大概懂了雷狮为什么警告自己今天不要出门了。跟这种人聊天,真的可以折寿十年。

“再过几分钟,你的小男友就会过来接你了,在此之前我就先告辞了,失礼。”雷狮大哥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接着起身从容的穿上外套,细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哎?”

“我把地址发给那个混小子了,你应该不希望看到我跟他同时在场的局面吧?”

“呃……还……不不不,一点都不想,”安迷修想了一下,以雷狮的性子,不跟他哥打起来才怪。“可是……”自己手里还握着雷家的重要秘密,这个人打算就这么放任自己吗?

“关于那件事,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吧?”对方拉开门,回头对着安迷修笑了笑,虽是疑问句,但是语气中却如同陈述一件他万分确定的事情一样。

“别人不想泄露出去的秘密,既然隐瞒这件事情本身不会伤害到任何人,那我自然也没有必要揭露出去。”

雷家长子看到站在对面的少年挺了挺后背,并不是因为惧怕所面对的压力,而是其本身的品性让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甚至开始有些害怕继续跟这个少年聊下去,因为越是深入的去了解,越是能发现他身上让人着迷的地方。

 

“对了,听说你跟我弟弟产生了共鸣?”

“啊……是的。”说起这个,反而让安迷修微微有些脸红。

“啧,那还真是浪费。”

“恩?”安迷修没能听懂对方最后一句的意思,再抬头想去询问的时候房间的门已经被关上了,只剩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回味着刚刚那句话的含义。

 

浪费了个这么优秀的Omega,真是便宜了那个臭小子了。

雷家长子所在的电梯门刚关上,旁边另一侧的电梯里便冲出一个身影,满脸带着愤怒和焦躁,不顾身处的场所,对着空荡却喧闹的走廊大吼了一声“安迷修!——”

 

 

“下次再让我看到那个老狐狸,看我不把他揍出血!”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嘛。走吧,我们回去吧,金他们该等急了。”

安迷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拽住雷狮没让他真的冲下去揍人,他拍了拍雷狮抑制不住愤怒而不断耸动的后背,不过有一点安迷修得承认,雷狮那张万年带着欠扁调笑的脸上,现在换上这幅气到面红耳赤的模样,确实就像他大哥说的那样——特别精彩。

安迷修突然想起来,雷狮这个大哥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无缘无故把自己骗出来只为了惹雷狮生气?哪又何必对自己做刚刚那些事情?还是说——

“雷狮,你多久没回家了?我是说有你哥哥的那个家。”安迷修想起元旦那天雷狮也是独自一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早就记不清了,跟那个家伙住在一起我就反胃。”雷狮还在气头上,并没有意识到安迷修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难道说,雷狮的大哥只是听说自家弟弟找到了和他产生印记的人,所以特意过来考察一下情况的?太久没有见到雷狮所以借着家长会的由头一大早就跑到学校了,明明家长会通知的时间是下午。这算是什么?雷氏特有的关心弟弟成长的方式吗?而且自己好像还一个不小心通过了大哥的考验,并且又一个不小心知道了雷家的重要秘密。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背影,笑着耸了耸肩,看来这辈子,是要跟眼前这个家伙纠缠不清了。

 

 

雷狮用力捏着自己的拳头,透过旁边的落地窗看到楼下那人不急不慢的上了车,临进车门的时候还故意抬头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看。“那个混蛋……”终于忍不住重重一拳砸在了钢化玻璃上。

当自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安迷修的时候,那个老狐狸仿佛赏赐自己一般的发过来一条带着地址的信息,让雷狮的愤怒一下子扬到了最高点。他仿佛看到大哥带着最高掌权者的姿态,对自己颐气指使,而自己却只能任凭对方的摆布。

好在安迷修没出什么事,不然雷狮可能真的会冲下去砸烂那张老奸巨猾的脸。

“叮叮——”

雷狮的信息铃声响起,打开看了一眼,还是那个老狐狸发过来的——“好好待他。”

“叮叮——”紧接着又是一条新信息弹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你们小两口到底在想什么,记得早点标记了他。”

雷狮差点没忍住把手机远远地撇出去,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他提醒??

 

雷狮不爽的低头看着安迷修按上电梯门,他身上还微微残留着一些那个老狐狸的信息素。

“安迷修。”

“恩?喂……唔……”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已经整个人压了上来,舌头蛮横的挤进自己的齿缝之间,硬生生撬开了嘴巴席卷进来。

这家伙?!这可是在电梯里,万一一会儿有人进来怎么办??安迷修惊慌的想要推开雷狮。“别动。”雷狮沉沉的嗓音响起,炙热的唇舌从嘴巴顺着安迷修的下颌骨,一路向下滑到温软的耳垂和脖颈,像是在故意留下自己信息素一般。

“好了,没有那个混蛋大哥的臭味了,安迷修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身上只能留下我的信息素。”雷狮抬起头,一脸餍足的垂眼看着安迷修红透的脸。

“你!是白痴吗!??”

 

 

Tbc


这一篇没来得及涉及到瑞金 等我下篇的!请等瑞金粮的天使们等我一哈哈!

终于写完了雷太子   哇真的要被名字逼疯了_(:з」∠)_

 下次如果再涉及到这种没公布姓名的角色我就是个蠢狗【汪】

评论(54)
热度(1919)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