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绝对不能再跟任何alpha玩什么鬼游戏

【十八】绝对不能再跟任何alpha玩什么鬼游戏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既然这么多人,那我们不如换个游戏,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凯莉惬意的洗着纸牌,似乎是有意针对安迷修一样,提议的同时饶有兴致的看着安迷修的脸。

“我……还是去帮帮秋姐吧,只格瑞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安迷修瞄了一眼桌子四周,那个阵势,用龙潭虎穴来描述都不为过,人生经历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跟任何alpha玩什么鬼游戏,何况现在在座的几乎都是Alpha,而唯一的Omega佩利脸上层层叠叠的纸条再一次证实了安迷修的顾虑。

 

“不用!安迷修你放心玩吧~我去帮格瑞就好。你们在我家,当然应该由我来招待大家!”旁边的金大掌一挥,直接把安迷修推到了雷狮旁边,雷狮顺势一把扯过安迷修的胳膊将他拉坐在了座位上,同时还回头在安迷修的背后对着金比了个大拇指。而似乎并没有搞懂雷狮真实意图的金也跟着稀里糊涂的咧开嘴回了一个拇指过去。

 

“我能申请换个游戏规则吗?我们不用纸牌行不行。”安迷修尝试着最后的挣扎,像凯莉手气那么好的人跟自己玩游戏,百分百被惩罚的又是自己。

“没问题,那我们就不用纸牌,”凯莉并不介意用什么方式选出被惩罚的对象,她四下看了看从旁边的书柜上拿下一支笔,“那用这个来决定怎么样?笔头指向谁谁就是被惩罚对象。”

在大家都表示没问题之后,金又从厨房凑了过来,“我来我来,让我帮你们转!”说着便抢走了凯莉手中的笔放在桌子中间,拇指和食指捏着笔快速的一扭,笔便在桌面上旋转了起来。

 

“呃……抱歉,安迷修,我不是故意的。”金原本是完全没考虑到自己这一转会指到谁的,却没想到第一发就直接命中了安迷修,他双手合十在胸前带着满脸的歉笑蹑手蹑脚的溜回了厨房。

……

安迷修觉得并不是金的问题,其问题的根源分明就是自己运气太差,不管用什么决定方式,自己都一定是遭殃的那个。他认命的闭上眼,不需要转头他都能想象出雷狮现在正用什么表情看着自己。

“请吧。”看着直指自己没有丝毫偏差的笔头,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女士优先”雷狮扬了扬下巴示意这场提问先由凯莉开始。

“那我就不客气咯~”凯莉转着嘴里的棒棒糖,“你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安迷修微微侧头看了眼穿着粉色波点围裙忙前忙后的格瑞,又想起上次国王游戏提出的让格瑞跟雷狮抱在一起去跳舞的要求,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我选真心话吧。”

“确定?”

“问吧。”随便回答个问题总要好过大冒险,这是安迷修心中所想,然而事实如何,就得看凯莉的了。

“安迷修,你初吻给了谁?不许说谎。”虽然是个很老套的问题,看起来也很清纯无害,但是一上来就把游戏玩的太狠并不是凯莉的风格,看到被捉弄的对方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崩塌才是最有意思的。而且关于这个问题,她说不定可以同时欣赏到来自两个人的有趣表情,而另一个人,自然就是雷狮。万一初吻不是给的雷狮,那说不定这个游戏所带来的乐趣还能翻个倍。

 

安迷修在听到问题的一瞬间他就开始后悔了,他忘记了自己这是在跟谁玩游戏,不管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凯莉都绝对不会让你在游戏中感到有任何的偏颇,她绝对是能做到不管你选择哪种结果都会让你感到万般窘迫的人,只不过是方式不同罢了。

安迷修用手支撑在鼻子下方,试图掩饰自己的窘蹙。这种问题,若是当事人不在场还好,然而正主就坐在自己旁边,甚至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等待着答案,连本带利的加重了安迷修身上的不自在。“……雷狮。”

雷狮原本以为安迷修会说出一个自己熟悉或是不熟悉的名字,毕竟活到这么大,安迷修在认识他之前总会有过什么感情史,他无意过问那些事情,除非安迷修自己想说。却没曾想从安迷修嘴里吐出来的名字,会是自己的。雷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他想起发qing期那天在自己几乎丧失意识的状态下席卷进的温热的唇舌,曾经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在乎这种事情的他,现在居然萌生出了宛如初恋少女一样的情愫出来,雷狮仅仅用了一秒钟,就把这种狂喜的反应归咎为Alpha对于自己领地的一种本能的归属荣耀感。除此之外,雷狮已经想不了太多,光是努力克制着自己把安迷修按在墙上强吻的冲动就已经耗费掉了大量的脑力。

 

厨房里。

金围在格瑞旁边晃来晃去,两眼放光的等着即将出锅的炸串。

格瑞挑起一块轻轻吹了吹递到了金的嘴边,被金一大口直接吞下。

“唔!好次……锅瑞做饭果赞很好次。”嘴里含着食物的金口齿不清的称赞着格瑞的厨艺。

“格瑞你也别那么惯着他,金这小子平时总是喜欢偷吃。”秋在旁边笑着嗔怪了一声。

金迅速的嚼了几口之后吞下肚“哈哈~谁让格瑞疼我呢,果然最喜欢格瑞了!”

格瑞瞄了一眼舔着嘴角的金,伸手轻轻蹭掉了对方脸颊旁边的油渣。“只是让你试试看熟没而已。”

“哎——?”金撅起嘴,想了想又要伸手去锅里捞,“我刚刚吃的太快,没注意熟没熟,不然让我再尝一个好了。”

“烫。我帮你拿,乖乖等着。”

“好~格瑞最好啦!”

“吵死了。”

秋站在一旁偷偷看了眼凑在一起的格瑞和金,这两个人以后如果有了孩子,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按照座椅的顺序,下一个提问者是卡米尔。

安迷修挨过了凯莉的那一劫,转头看向一脸稚嫩的卡米尔,对着这张脸,安迷修着实无法将他跟Alpha这种性别关联在一起。既然长着这样的面孔,那肯定也不会提出什么刁钻的问题,安迷修有些放心的依然选择了真心话。

卡米尔靛蓝色的眼睛在安迷修和雷狮身上扫来扫去,认真思考了半响,最后目光停在了安迷修的脸上,“大嫂最爱吃的食物是什么?”

问题出乎意料的简单,“面包。”安迷修对着卡米尔回了个感激的笑脸,果然他更喜欢雷狮这个表弟多一些,今天一整天都在跟雷狮的大哥斗智斗勇,脑细胞都已经生灵涂炭了。“啊还有……叫我安迷修就好。”安迷修再次无力的纠正道。

倒是坐在一旁的雷狮眯着眼意味深长的看着卡米尔,出于本能的领地意识让他感到了一丝威胁的气息。

下一个是帕洛斯,安迷修跟他并不是很熟,只在雷狮的宿舍有过一面之缘,他记得是跟卡米尔住同一个宿舍来着。“真心话吧。”安迷修坚信着跟卡米尔同宿舍的人也必然是个好人。

“说说看,你跟雷狮进展到什么程度了?”然而帕洛斯并没有像安迷修想象中的那么有善心,只要场合合适,他丝毫不介意随时开个荤段子出来。

“……现在选大冒险还来得及吗?”安迷修脸上的红色一瞬间几乎染到了耳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回答这种问题,他宁愿去大街上抱着电线杆跳支舞。

“哈哈,我逗你玩的,那我换个问题。”帕洛斯托着腮,看似是好意的放了安迷修一条生路,然而实际上只看安迷修的反应,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很清楚了,换一个问题实际上是多给了他一个问问题的机会,帕洛斯脑子好得很,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放过游戏被惩罚的对象,就像他每次都能把佩利捉弄的气急败坏一样。

“说一个你最讨厌的人吧,就在座的这几个人里面选。”

“雷狮。”

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复,安迷修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回答了这个问题,生怕帕洛斯再换一个什么奇怪的问题。

“喂喂,当事人可就坐在这里呢,安迷修同学。”雷狮侧着脸看着安迷修,“被这么说我很受伤啊。”

“是吗?哪里伤到了?我怎么没看到?”安迷修没好气的反驳了回去,从刚刚自己说出初吻给的是雷狮之后,这个家伙就没有停止散发出像是要吃人的凝视。

帕洛斯之后是佩利,安迷修看着佩利脸上贴着的几乎看不清五官的纸条,突然觉得如果不选个大冒险的话似乎有些对不住这位朋友,“那就大冒险吧~”毕竟是在座的唯二的Omega,安迷修很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佩利显然并不怎么会玩这个游戏,他还沉浸在上一个问题当中,“雷狮人超好啊!为什么讨厌他?”

……

具体怎么个原因,安迷修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通,确切的说,他其实也没那么讨厌雷狮。

佩利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半天,最后拍了拍大腿,“有了!那

就亲一口你讨厌的人吧!亲一口之后就不讨厌了。”

……

“谁说的??”什么歪理??安迷修目瞪口呆的看着佩利。

“嗯?帕洛斯跟我说的啊,不对吗?”佩利晃着脑袋,在他看来,帕洛斯脑子一向很灵光,所以帕洛斯说什么,他就跟着信什么。

 

“既然安迷修同学讨厌的人是我,那就请吧。”雷狮故意往安迷修脸边凑了凑,“佩利说的很对,亲我一口就可以治愈我刚刚受伤的心灵。”

……

开什么玩笑?安迷修向后退了退。

“愿赌服输哦安迷修同学。”凯莉在一旁补充了一句,有好戏看,她自然是不打算错过的。

 

安迷修并不想在女生面前留下一个玩不起游戏出尔反尔的印象,但是让他在这种场合亲雷狮,他实在是下不去嘴,更确切的说,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他都肯定下不去嘴。

正进退两难的时候,秋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过来“饭菜都做好了,快过来吃吧?”

天籁之音!

安迷修觉得自己从没听到过如此动听的声音,“开饭了!游戏结束我们先去吃饭吧。”一边说着一边匆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其他人有些扫兴的长呼短叹的跟着往餐桌那边走,只不过在看到满桌丰盛的菜肴时就瞬间把这种情绪抛诸脑后了。

“哇这么多肉!耶!”

“秋姐辛苦了,那我开动了。”

“喂喂,金!那块肉是我先看到的。”

“哈哈~谁抢到就算谁的!格瑞~给~我帮你抢的鸡腿!”

……

 

走在后面的安迷修被雷狮扯住,接着身后的人便凑过来轻轻耳语道“别忘了这局游戏,要等我提问完了才算是结束,还有刚刚欠我的那个吻,今天晚上我可是要一并讨回来的。”

“哈?”安迷修回头反驳的时候,对方已经从自己身边走过跑去跟帕洛斯抢烤肉了。

 

 

 

Tbc


评论(64)
热度(1811)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