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同学你知不知道当着我的面夸别的Alpha,是个很危险的举动?

【十九】安迷修同学,你知不知道当着我的面夸别的Alpha,是个很危险的举动?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整整一桌的晚餐很快就被一群人风卷残云般的清扫一光。

“金,你姐姐做饭太好吃了!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姐姐我每天做梦都能笑醒。”佩利拍着肚皮打了个饱隔,“对了,雷狮老大,卡米尔,我记得你们两个也有个哥哥来着对吧?”

“嗯,只不过那个家伙也算不上是什么哥哥,只不过是早出生几年的混蛋罢了。”雷狮说完之后卡米尔跟着默默地点了点头,安迷修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突然很好奇这些年这几个兄弟到底是在什么环境里长大的。

“我倒是觉得你哥哥很关心你啊。”虽然安迷修托雷家大哥的福过了个惊魂动魄的一天,但认清了对方真正的想法之后,安迷修倒觉得那个雷家长子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恶劣。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哥很关心我了?每次只要看到我过的不好他就很开心了。”雷狮挑着眉毛反驳道。

“两个眼睛都看到了。”

“你是不是眼神不好?”雷狮仔细的打量着安迷修的脸,更加让他好奇起了自己大哥把安迷修掳走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实在是想不出那个混蛋对安迷修做了什么能让安迷修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我两边视力可都是5.0的。”安迷修觉得兄弟之间关系不好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大奇景了,他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在安迷修的认知世界里,手足之情就应该像金的姐姐那样温婉暖心。

 

“对了,说起来你们那个大哥好像也是个Alpha吧?”帕洛斯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看了看雷狮和卡米尔,“我记得你们还有个二哥?他也是Alpha?”

雷狮点了点头,“是的。”

“我靠,你家Alpha是量产的吗?”佩利颇有些羡慕的看着雷狮,“老大不愧是老大!”

“我怀疑你们家出厂设置根本就没有Omega和Beta这两个选项。”帕洛斯托着腮,这家人的基因也太强大了点。

“恩……算是吧。”卡米尔端起面前的茶杯,小口小口吸着有些烫嘴的花茶。

算是?安迷修察觉到卡米尔话中的意思,视线向对方那边看了过去,结果正对上卡米尔投过来的目光。安迷修听雷狮提起过,那个大哥总是无缘无故的处处刁难卡米尔,这也是他一直很讨厌大哥的原因之一。难道说……卡米尔也知道那个人的真实性别?就算不知道的话,单凭卡米尔的这幅长相居然还是个Alpha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惹雷狮大哥不开心了。因为说实话,安迷修作为一个Omega看到卡米尔,都非常的心有不甘,明明长得那么可爱。

“发什么呆呢?傻子。”雷狮伸手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

“啊?啊……抱歉失礼了,”安迷修察觉到自己刚刚看着卡米尔走神了,而正主正坐在对面看着自己,连忙道了个歉,“我只是觉得,卡米尔长得有些过分可爱了。呃……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称赞一下。”意识到用可爱这种形容词来描述一个男生似乎不太妥当,安迷修坐立不安的解释着自己的言语。

“没关系。”卡米尔笑了笑。不同于雷狮的那种嚣张跋扈,卡米尔身上是一种完全背道而驰的温暖和煦。如果是个Omega的话估计追卡米尔的人会排出一整栋教学楼吧。

雷狮在一旁不耐烦的用指尖敲了敲桌面,蹙着眉头看着坐在旁边的安迷修,这家伙怎么回事?又是夸那个混账大哥又是夸卡米尔的,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这个傻子是忘了他的Alpha是谁吗?想到这个,雷狮才记起自己并没有标记安迷修……啧。也不知道是发qing期没有完全度过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雷狮异常的有些暴躁。他瞄了一眼安迷修,那个傻子还在有说有笑的跟卡米尔聊着。

刷拉——雷狮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大哥?”

“厕所。”雷狮用脚挪开凳子头也不回的拐进了洗手间。

 

“大家都吃饱了,我们来继续玩游戏吧!”金伸直了手举过头顶提议道,吃饭之前跑去帮秋和格瑞的忙所以并没有能玩的尽兴,正兴致勃勃的等着饭后好投入到跟大家的游戏中去。

“好啊好啊!这一局我要一雪前耻!”佩利攥起拳头晃了晃,被帕洛斯拍了一把后脑勺,“玩个真心话大冒险而已就你这个运气有什么好雪的。”

“金,这次你来跟大家玩吧,我去帮秋姐清理餐桌。”安迷修这次长了个心眼,一把按住金的肩膀让他坐在座位上,顺手扯过格瑞安排在了金的旁边,他可不想再继续刚刚的游戏,趁雷狮那个大魔王去厕所还没出来之前自己赶紧溜之大吉。

 

在厨房里听到第一局就传来金和佩利的哀声大呼之后,安迷修探头看了看外面的战局忍不住笑出声。

“你跟金住在一个宿舍对吗?”秋清洗着盘子转头问向安迷修,“常听金在我耳边夸你人特别好。”

“哈哈,金太夸张啦。”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几乎没有过跟女性单独聊天的经历,所以现在面对着秋着实有些手足无措。

“金那个孩子,平时呆头呆脑的又顽劣成性,不知道给你们添了多少麻烦。”

“添麻烦倒完全没有,只不过倒是经常被他不小心卖队友。”

秋没忍住被安迷修逗乐的轻笑了两声。

 

“我觉得有金在的地方就很热闹,而且大家总会不自觉的就被他吸引过去,只要有他在,就会感觉很开心。”安迷修转头看向屋外正被凯莉强行带上猫耳对着格瑞学猫叫的金,其他人都在起着哄期待着格瑞的反应。

秋凝视着安迷修的侧脸半响,又继续低头在盘子上打着泡沫,“金能有你们这些朋友真好。我啊,之前总是忙着工作很少照顾到金,导致金一直都怕自己一个人被丢下,所以那孩子现在经常吵着交朋友之类的。”

“我们都在嘛,而且格瑞也会一直陪着金啊。”安迷修从认识金开始,格瑞就一直守在金的旁边。

“所以我才会担心,格瑞从小就一直宠着他,金去哪儿他就去哪儿,格瑞什么心思大家都知道,除了金。金脑子不怎么灵光,性子又直,毛毛躁躁的有什么说什么。我怕有一天他这样下去会做出什么事伤害到格瑞。”这些想法一直都在秋的脑子里,她想尝试着跟金谈谈心,然而金那个神经大条总是能把话题牵扯到别的地方去,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所以现在趁着这个机会,终于能找到一个人把心里这些话说出来。

 

不是在担心金……反而是在担心格瑞吗?安迷修看着秋的背影,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我觉得金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让他意识到在自己心里格瑞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机会总是到的比较晚嘛,别太担心了,我觉得金肯定没问题的。”

“恩。”秋回头看着安迷修的脸,神色有些欣慰的样子,“啊抱歉,气氛突然被我搞得这么低沉。”秋挽了挽耳边的发丝,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

“没有没有,这种话总要找个人说出来发泄一下,虽然我也帮不太上你什么忙就是了。但只要我能帮到金的地方,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秋笑着定定的看了看安迷修,“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认真起来的样子很让人着迷?”

“咦?”

“那个叫雷狮的小子,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样子啊,吃饭的时候也一直在盯着你看。”

“呃……他……他只是觉得捉弄我很有意思罢了。”安迷修脸色一红,被突然提起这种话题,发问者还是个这么漂亮温柔的女士,安迷修手里的盘子差点从手中滑脱出去。

“那你呢?你对他什么感觉?喜不喜欢他?”

“喜?……我……我……”安迷修的大脑突然有些接不上线,只好无意识的加速着擦着手里的盘子。

 

“咦?雷狮你站在厨房门口做什么?是不是上完厕所发现自己没吃饱啊哈哈哈哈”金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啧”

“哇啊啊啊啊!不要提着我走,快放开我快要被你勒死了,雷狮我错了我错了,格瑞救救我!”金的哀嚎声一路从厨房门口喊到客厅,最终大概是格瑞的胸膛堵住了连绵不绝的惨叫。

 

雷狮?!他什么时候在门口的??

……

安迷修呆愣在水池旁,丝毫没有发觉自己手上的速度已经快到几乎把盘子给擦漏了。

秋捂着嘴轻笑了两声,凑过去在安迷修的耳边,“有些话不说出来的话,对方是不会知道的哦。哪怕那个人平时看起来有多么自信,但使他最不自信的那个源头,全部都是来自于你。”说着轻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看来不只是金,你也要一起加油咯~”

 

 

Tbc


下一篇——大概有辆挖掘机【不】

敬请期待

评论(83)
热度(1954)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