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你要是央求我一下的话,把你直接送到床上我也可以考虑

【二十】安迷修你要是央求我一下的话,把你直接送到床上我也可以考虑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从金家里出来之后,一群人因为回家的方向不同就各自道了个别分道扬镳了。

安迷修住的比较偏所以一个人独自一个方向,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雷狮?”

雷狮揣着兜走在后面,看到安迷修停下来回头看他,一仰头又挂上那副欠扁的调笑“你不会是忘了你还欠我点什么吧?”

啊……那个真心话大冒险,安迷修叹了口气,他确实忘了,确切的说,是压根儿就没打算记在心里。“那个吻就算了,我选两次真心话抵消掉,就在这里问吧。”安迷修拉紧了帽兜上的毛绒部分,防止冷风继续灌进脖子里。

“五次。”雷狮讨价还价道,他知道以安迷修的性子,让他亲自己一口比登天还难,索性就干脆换点他更想要知道的情报。

“……三次。”

“成交。”

 

安迷修站定了脚步看向雷狮,等待对方提出问题。

“我可没说现在就要兑换,等什么时候我想到了,我会问你的。”雷狮狡黠的笑了笑,他可不想错失任何一次能使安迷修脸上露出窘迫表情的机会。

“你……”安迷修蹙了蹙眉头,他果然还是应付不来雷狮这种类型的家伙。“既然现在没什么想问的,那我就先告辞了,你现在掉头跑几步应该还能追上卡米尔他们。”临散开的时候,他听到佩利在旁边嘀咕道雷狮应该是跟他们顺路的,而那个方向,刚好跟安迷修回家的方向相反。

“有什么好追的,又不是不能一个人走夜路,我可不像某个还处在发qing期的Omega。”雷狮径直的往前走了两步,侧头示意安迷修快点跟上来。

 

这个人,难道是担心自己会遇到危险所以特意跑来的?安迷修愣了愣,虽说导致自己现在服用抑制剂都没办法抵消信息素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人,但是这猝不及防的好意还是让安迷修一时间受用不起,“雷狮你……是打算送我回家吗?”

“你要是央求我一下的话,把你直接送到你家床上我也可以考虑。”雷狮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把安迷修的猜测模棱两可的一笔带过,又仿佛自己只是刚好顺路去安迷修家的方向买瓶啤酒一般,自顾自的走在了前头。

安迷修大概是已经对雷狮随口开出的荤段子有了免疫,默默笑了笑便跟了上去。

 

听到安迷修跟上来的脚步声,雷狮不动声色的放缓了自己的步伐,微微垂眸瞄向安迷修,他其实有一肚子问题叩待解决,就比如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标记了安迷修,安迷修被大哥掳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餐桌上安迷修和卡米尔那个意味深长的对视到底在搞什么,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迷修对自己到底抱着什么想法。

雷狮原本是没打算去偷听秋和安迷修的对话的,然而从洗手间出来路过厨房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脚步也就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紧接着秋便提出了那个疑问,正是雷狮一直头疼至今的,跟卡米尔和帕洛斯彻夜详谈都没能讨论出个屁的问题。

雷狮屏息凝神的等待着安迷修的答案,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安迷修说出“喜欢”两个字,自己就干脆冲进去强吻一番,亲到他脚软为止,管他旁边有没有旁观者以及旁观者是不是想看他们两个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只可惜他还没有等到期待已久的答案,这场对于安迷修来说有些后知后觉的惊心动魄的蛰伏就被金打破了,如同躲在暗夜丛林中的猎豹前掌才刚刚抬起,身边鼠窜发出的微微响动惊扰了警觉的鹿,奈何如健硕的大猫也无法在密林中追捕上长跃而起的草食动物。

 

之后的后半段路程,雷狮都表现的异常安静,思绪纷乱成粥的雷狮企图通过避开放在安迷修身上的视线来理清自己的思路。

然而在安迷修的眼里,自己身边这个平日里丝毫不懂“分寸”两个字怎写的Alpha,能够保持这么长时间的沉默,那几本就等同于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了。

安迷修不露声色的拉开了一些跟雷狮的距离,试图给自己留出一个安全空间,鬼知道这个家伙下一秒会做出什么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却被雷狮伸手一把扯了回去,“离那么远做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说这话之前我觉得你应该找个镜子看看你自己刚刚那张脸。”安迷修指了指旁边路过的橱窗,玻璃上倒映着雷狮难得严肃的脸,“不如聊点什么吧,你突然这么安静挺渗人的。”

“怎么?你喜欢主动一点的?”雷狮一把揽过安迷修的肩头,故意把呼出的气息吹到安迷修的脖子里。

“……算了,你还是安静一点吧。”安迷修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伸手把雷狮的脸掰正让他直视前方,“你什么时候能像卡米尔那样稍微乖巧一点。”

“……”雷狮右边眉毛挑了挑,努起嘴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安迷修这个傻子,是真当自己的底线可以随便踩着玩的吗?

 

“我说格瑞,你刚刚怎么没干脆住在金家里啊?”

凯莉舔着棒棒糖,她回家的方向刚好跟格瑞相同,于是两个并不是多么聊得来的人也只好同路而行。

格瑞看了凯莉一眼却并没有要作答的意思。而这正是凯莉讨厌跟格瑞独处的原因,金在的时候还好,只要金不在,格瑞就会一秒打回“闷葫芦”的原型。

“你多少能不能拿出一点护送可爱美丽少女回家的样子出来?”凯莉不满的抱怨了一句。结果却只得到对方的回头一瞥,外加一句大概可以称之为赞赏的评价——“连Alpha男生都能打得过的人,有什么好保护的。”

凯莉姑且把这句当做是对自己的褒奖了,有些得意的仰了仰下巴。接着又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今天送你那份大礼,感觉如何?”凯莉伸出两只手在头上比了个猫耳一样的造型,暗指玩游戏的时候给金强行带上的那个猫耳,那可是她特意安排的。

“无聊。”格瑞扭开头,转头看向另一侧几家稀稀拉拉还没有闭店打烊的店铺。

“哦?我倒是看你挺受用的嘛。”凯莉歪着头,“觉得可爱就坦诚一点啊,你这样闷头闷脑的要什么时候才能把金追到手?你倒是学学你那个室友雷狮,人家都上垒了你这边朋友卡多的都能糊墙了吧?”

“金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不会让自己的行为左右他的决定。”格瑞停下脚步,“你到家了。”

凯莉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大门,确实到了。

“随便你吧,万一哪天金被人抢走了,可别跑来跟我哭。”她摆弄了几下自己的手机,举起来对着格瑞扬了扬,“附送你一个小惊喜,不用谢。”

凯莉拉开大门背对着格瑞摆了摆手,伸了个懒腰便拐进了楼道。

叮叮——

格瑞打开自己的手机,是凯莉发过来的一张图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偷拍的金带着猫耳发箍脸红扭捏的样子。

 

保存图片

新屏保设置成功

 

格瑞滑开好友列表,金的头像还亮着,最后一条消息是金发过来的,“格瑞~到家了记得跟我说。”

“我到家了,早点睡吧。”格瑞回了一句,微微加快了步伐。

“那格瑞晚安!我要困死啦。”

“怎么不早点睡?”格瑞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因为想等格瑞你嘛。”

格瑞正在打字的手顿了顿,“睡吧。”

“格瑞晚安~”

“晚安。”

手机揣回到兜里,再抬头时,已经走到自家楼下了。

格瑞打开门,屋里黑压压的,因为一直都是格瑞一个人住,家具摆设都极为简单,曾经有次金过来找格瑞玩,顺便叫了凯莉和紫堂幻一起,凯莉扫视了一圈之后毫不客气的给这间屋子下了一个定义——像个整洁的仓库一样感受不到人气,只有患有强迫症的独居的老头子才会把家里搞成这个样子。

格瑞关上门,没有开灯,换上睡衣之后就倒在了床上,月光带着它的凉意洒进来,倒是月亮闪烁着明黄色挂在格瑞刚好能看到的位置。

他想起凯莉的话,如果金真的有一天被人抢走的话,自己该怎么办。格瑞不像雷狮那样能立下豪言壮志说什么会让那个Alpha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金真的喜欢那个人……

如果金真的喜欢那个人的话——

自己又该站在什么立场上再去回应金。

 

 

“我到了,”安迷修停在公寓楼下,“呃……谢谢你送我回来。”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安迷修觉得还是需要感谢一下雷狮,他家住的不算近,雷狮绕这么大远把自己送回来,一会儿还要原路折返回去,估计到家就该后半夜了,这个时间也不像是能打到车的样子。

雷狮低头看了一会儿安迷修,“我大老远把你送过来,不请我上楼喝杯茶有些说不过去吧?”说完也没等安迷修应声,便转身径直的上了楼梯。

“咦?什……等等,喂,你慢一点。”安迷修匆忙的跟上,这都快要凌晨了,喝的哪门子茶?再说了 雷狮这种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注重礼节了?

雷狮先一步到达了安迷修家门口,斜倚在旁边的墙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安迷修极其不情愿的走过来,摸索出钥匙然后旋开门锁。

 

“可乐还是果汁?”安迷修一边脱下大衣外套一边问向身后的雷狮,他巴不得随便拿一罐什么让雷狮一口闷掉然后直接送客。

“随意。”

安迷修拉开冰箱门,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本就刚刚离开寒冷的室外,安迷修只想找点什么暖暖身子,他取出一罐可乐顺手关上冰箱门以阻挡冷气继续散出来,等雷狮喝完这罐可乐之后就送他离开吧。

然而还没来得及转身走向客厅,安迷修身子两侧便撑过来两只手,将自己框在了冰箱前的空隙处。

 

 

Tbc


对不起!我忘了我每次开车之前都会莫名的唠叨这个毛病了!

本来以为按照剧情这一篇差不多就能上车的_(:з」∠)_土下座

为了赎罪明天连更!真的会开车!我油门都加满了!

雷狮都跟到安迷修家里了!

不把他送上床能叫雷狮吗!

能吗!【闭嘴】


评论(72)
热度(1714)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