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同学,你知道你这样是在诱人犯zui吗?

【二十八】安迷修同学,你知道你这样是在诱人犯zui吗?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说不定……格瑞的心上人是你呢?”

紫堂试探着提醒金,虽然格瑞喜欢金这件事几乎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然而金这个当事人在感情方面像是缺个重要部件一样,死活都不明白格瑞的心意。

“怎么可能!?”金立刻反驳道,掰着手指列举了起来,“你看,格瑞学习好,是学生会会长,老师都喜欢他。人长得又高又帅,好多女生都很喜欢他的样子。体育也好,每次体育活动都是班里第一。聪明又厉害,什么事情到格瑞手里就绝对不会有问题,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绝对会第一个出现。人又特别善良体贴,每次我生病发烧的时候都是格瑞从早照顾到晚上,甚至会一宿不睡就为了陪我。”

“……”紫堂在旁边听得满头黑线,居然能把格瑞的优点列举的如此详细,而且这些事情原来金自己也清楚啊,不过关键问题是,后面几条格瑞可只对金才这样而已,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点自觉?

“这么好的格瑞要是有心上人的话,那个人得多么优秀啊?一定是个超级大美人!我也好想见一眼……可是格瑞就是不让我看……”金不满的抱怨道。

“我觉得吧……”紫堂开了个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金,毕竟他嘴里这个大美人,就是金自己啊。不止如此,让紫堂更不知道怎么出声安慰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紫堂自己也正面临着这个问题,各方面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渺小怯懦的自己。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关于这个问题,紫堂自己都还没能搞明白。

 

“格瑞有喜欢了的人话,我以后是不是不能跟格瑞一起玩了?”金耸起肩膀把头埋的低低的。“像我这种每天都缠着格瑞闹来闹去,还总是给格瑞惹麻烦的人……格瑞一定很讨厌我……”

“不会啊!金性格那么开朗,对人又很热情,周围有那么多朋友,格瑞怎么可能会讨厌你。”紫堂扶着金的肩膀认真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金跟自己不一样,金从来不会胆怯维诺,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金总会冲出来站在前面,掏心窝子一样对每个人都很好,又乐观爱笑,这样的金大家喜欢都来不及,更不用说格瑞了。

 

“可是,格瑞有了喜欢的人,我应该替他高兴才是,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才是金最感到难过的地方,自己最好的朋友有了心上人,自己明明应该笑着去恭喜他才对……但是胸口心窝子的最深处,莫名疼的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且自己刚刚还在食堂对着格瑞发了脾气,金觉得应该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去跟格瑞道个歉,但是现在又不敢去见他,万一被格瑞更加讨厌了该怎么办?

 

“那是因为,金也喜欢格瑞吧?”紫堂笑着轻轻拍了拍金的后背,他摇了摇头把脑海里的身影挥去,自己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再解决,现在首要任务是先让金开心起来才行。

“当然喜欢!最最最喜欢格瑞了,啊,紫堂我也喜欢!还有凯莉,安迷修,雷狮……”金认真地点着头一个个的数算起了人名。

“啊,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紫堂及时打断了金,不然照这个势头,金一会儿能把学校里他认识的所有人的名字都喊一遍出来。

“咦?那是哪种?”金眨眨眼,“喜欢”难道还分种类的吗?

“就比如……比如有一天,凯莉有了喜欢的人,你会不会替凯莉感到开心呢?”紫堂尝试着举例来让金更好的理解。

“凯莉的话……她有时候好恐怖的,被凯莉喜欢上的人会不会特别可怜?”金缩了缩脖子认真的蹙起眉毛想象着画面。

“……好像也是……”这么一想,紫堂头上也跟着暴汗起来。

“啊啊!”说起凯莉,金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样,猛地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紫堂被吓了一跳,难道是金突然开窍了?

“紫堂!那个总是跟你在一起的长得很黑的那个人!他有没有欺负你?!”金一把拉住紫堂的胳膊,他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结果要么是遇不到紫堂,要么是遇到了却忘了问。

“咦?”紫堂身子向后靠了靠,刚刚不是还在说金跟格瑞的问题吗?怎么话题突然就蹦到了这上面??

“快告诉我!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要是欺负你了一定要跟我说!”金使劲凑近了紫堂,紧张又认真的盯着紫堂四处躲闪的目光。

“没有没有,他没有……呃……欺负过我。”紫堂后半句明显的底气不足,顿了一顿才小声的回答出来。

“真的吗?!”金又把脸往前凑了凑,鼻尖几乎要碰到紫堂的鼻尖了。

 

太近了!紫堂用胳膊勉强撑住后仰的身子,被金这么一问,脑子里一时间空白一片,还没等回答的时候,衣服后领就被人提了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

“啊,银爵?!”紫堂听到声音后猛地回头,结果因为起身太猛,而且又是在台阶上重心不稳晃了几下,被银爵宽大的手掌一把握住了自己的胳膊才稳住身形。“抱歉!……谢谢。”

银爵低头看了眼紫堂,又把目光转向趴坐在台阶上的人,还没有开口询问对方是谁的时候,地上的人已经迅速弹跳了起来,并且还气鼓鼓的抬手指着自己叫嚷道,“不许你欺负紫堂!”因为对方个头矮了很多,所以气势并不像说出的话中那样底气那么足,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反倒像是只受惊的仓鼠与犬类之间的较量。

“我为什么要欺负他。”虽是疑问句,但从银爵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中传达出来的,倒更像是质问一般。

“因为!因为……”金转了转眼珠子,“因为你看紫堂的样子像是要吃了他一样。”金缩了缩脖子,但是目光依然是瞪着银爵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站在一起,金才发现对方身材实在太过于高大了,站起来把迎面的阳光都挡去了大半。

“哎?”紫堂被金的话一惊,抬头跟银爵对视了一眼之后脸上颓的一红,慌忙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倒是银爵微微惊讶愣了几秒之后,马上又恢复了一脸平静的神色,向金说道,“我不会欺负他的。”

金仰头狐疑的打量了半天,才有些放心的站直了身子,“那就行,你要是敢欺负紫堂,可别怪我不客气。”说着扬了扬手上攥起的拳头。

“啊哈哈……金他开玩笑的,银爵你别在意。”紫堂慌忙拉住金扬起的拳头按了下去,满脸歉笑的对着银爵躬了躬身子,把金拉到了一边。

“他可是个Alpha,金,万一……”

“Alpha怎么了?他要是敢欺负你我照样揍他!”金扬起下巴。

紫堂忍不住被金逗笑了,这才是他平日里认识的金,天不怕地不怕,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哪怕敌人再强大也绝对不会怯场。“我跟银爵一会儿去食堂吃午饭,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结果画刚说完,金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缩了回去。“不了不了,你们去吧,我刚吃完,消化消化我就回宿舍了。”一想起格瑞可能还在食堂,金瞬间就慌了神,连连摆手往反方向跑去,“紫堂再见。”

“再见。”紫堂看着金的背影叹了口气,暗暗希望金能早点看清心里的想法,指望着格瑞主动出击的那一天,感觉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雷狮从外面买完药回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睡着了。

推开卧室门的姿势顿然僵在半空,保持了几秒确认躺在床上的人没有被自己吵醒之后才又小心翼翼的把门板给关了回来。

雷狮轻手轻脚的把刚买回来的感冒药和顺路看到的热粥放在厨房,又去热了一壶水把感冒冲剂冲泡开,挠着头四下看了看,从地上捞起被自己甩到地上的托盘,把粥和药水在托盘上仔细摆好,后退一步掐着腰又想了想,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几块冰糖摆在托盘上这才满意了一些。

等再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安迷修已经醒了半躺在床上了。

“把你吵醒了?”雷狮指了指厨房,大概是找糖块的时候声音太大。

“没有,本来就没怎么睡熟。”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医生说药得饭后吃,你先吃饭吧,这粥我尝过了,味道还可以。”雷狮扭开视线不去看床头柜上那只空碗,手里的托盘往前一推,把空碗干脆推到了一边。

安迷修注意到托盘上的几个糖块,有些好奇的看了雷狮一眼。

“药……好像很苦的样子。”雷狮说完皱起眉头犟了犟鼻子。

安迷修会意的笑了笑对着雷狮伸出手。“手,给我。”

“干嘛?”虽是问着,雷狮还是把手递了过去。

安迷修低头检查了一下雷狮拇指上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再加上雷狮刚刚为了找糖不知道翻遍了多少地方,碰到了灰尘现在有些红肿了起来。“疼不疼?”

“不……疼?!”雷狮说到一半猛地瞪大了眼,安迷修低头han住了雷狮的手指,正在用唾液清理他的伤口。

雷狮眯起眼睛,托着腮意味深长的看着安迷修,调笑着说道“安迷修同学,你知道你这样是在诱人犯zui吗?”

安迷修茫然的抬头看了眼雷狮,才猛的反应过来对方话中的意思,红着脸从药盒里摸出一个创可贴草草的给雷狮贴上,埋头喝床头那碗粥去了。

 

 

Tbc

银幻的剧情大概想好了!就差坐起来动笔了!

然而一床无情的被窝夺去了我脖子以下的部分【闭嘴】


评论(66)
热度(185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