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打喷嚏的话不一定是感冒还有可能是被某Alpha念叨了

【三十二】安迷修,打喷嚏的话不一定是感冒还有可能是被某Alpha念叨了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嘉德罗斯靠在教室外面栏杆上惬意的晒着太阳,转头看到雷德大老远揽着金走过来的时候有那么一下子没忍住笑意。

这个格瑞传说中的小男友他早就略有耳闻,偶尔在学校遇到格瑞的时候旁边总会看到那个金发的小子,只不过因为格瑞沉闷的性格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没有互相引荐的机会罢了。

他有些好奇怎么雷德突然跟金混的这么熟了,不过只要最后能看一出好戏,其中的缘由他倒是也没那么关心。

对于嘉德罗斯来说,他的爱好除了找人拼酒以外,还有一个,那就是看看格瑞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显然,之前格瑞在自己酒吧打工的时候并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倒是总在格瑞旁边转来转去的金发小子,似乎更有意思一些。

 

“哟~老大,看我给你带了个新员工过来。”离嘉德罗斯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雷德就已经拍了拍金的肩膀给自家老板介绍了起来。

“哦——?”嘉德罗斯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最近这几天格瑞一直都臭着一张冷脸,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绝对是跟他那个小男友吵架了,虽然不清楚原因,不过现在看来,能让格瑞动摇的那个因素,既然已经落在自己手里了,那在格瑞脸上看到更多精彩的表情,也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 

嘉德罗斯忍不住暗暗吹了声口哨,远远地丢过去一罐可乐给金。

“谢谢老板!我是金,雷德说可以在你店里打工赚钱!”金倒是干脆直白的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怎么?缺钱吗?”嘉德罗斯双手枕在脑后笑吟吟的看着金。

“啊……算是吧,想给自己最好的朋友买件礼物,但是似乎很贵的样子,就……”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哦?打算买什么?”嘉德罗斯并不是刨根问底的那种人,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这种探本溯源的问法反而有可能会挖到更有意思的东西。

“999朵玫瑰!雷德推荐的~”金颇有些自豪的指了指身边这个刚认识的好哥们儿。

“是吗?那还真是个诚意满满的礼物。”

“对吧!你也这么觉得吗?”金喜出望外的看着自己这个未来老板,心想听雷德的建议果然没问题。

“不过这个礼物……差不多要你一个月的工资才能买得起吧,你要让你那个最好的朋友等一个月吗?来得及吗?”嘉德罗斯分明是知道那个“最好的朋友”指的是谁,不过他也没拆穿,假装自己蒙在鼓里反而徒增更多乐趣在里面。

“啊?要一个月吗?”金还真的没考虑到这个层面,让格瑞再等一个月的话……他担心这辈子格瑞都不会理自己了,而且,他觉得自己也根本忍不住一个月不去找格瑞。

“看你这么苦恼的样子,不如,我提前给你一个月的工资,从明天开始你就在我店里打工好了。”

“哎?!真的可以吗!”金一脸惊讶,明天刚好是周六,学校放假,这个提议对金来说简直帮了大忙。

“没问题啊,既然是雷德的朋友,我当然要给点面子了。”说着往雷德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顺便交换了一下眼神,明天的话——大概真的会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哇!!太感谢了!!我要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格——呃……安迷修一声!”金下意识的就说出了格瑞的名字,然而一想到这件事情应该对格瑞保密,到时候才能向格瑞诚意的道歉外加一个惊喜,所以名字说到一半之后又强行咽了回去,思索了一下还是先跟安迷修分享好了。

 

雷狮回到宿舍的时候格瑞已经坐在床边的书桌上了,依然是不出所料的瑞式发呆中。

“你已经回来了?”雷狮顺手带上门,脱下外套丢在旁边的椅背上。

然而对面的人似乎全然没有听到自己声音一样,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格瑞?醒醒。”雷狮有些好笑的抱着胸靠在格瑞旁边的衣柜上。

还是没有反应——

“对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说金好像打算去打工。”

“嗯?”对面的人在听到金的名字的时候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有了反应。

“哟,这次终于理我了?”

“你刚刚说什么?”格瑞刚从长时间的呆滞中游离出来,有些茫然的看着雷狮,虽然没听清刚刚对方说了什么,但似乎是关于金的事情,那必然要问个清楚才行。

“我说,金准备去打工了。”

“打工?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金啊。”雷狮伸了个懒腰倒靠在自己一旁的床上,抄过床边的小说煞有介事的翻看了起来。

“……”格瑞自然是没办法去问金的,而且以往这种事情,金绝对会第一个就告诉格瑞,不管是多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金都会发消息过来跟格瑞或分享或询问,所以与金相关的几乎所有事情,格瑞都是拥有第一知情权的。然而这次自己却只是作为一个听说之后又被转告的路人乙丙丁一般的角色,让格瑞猛地没有适应过来。

“怎么?金打工的事情居然没跟你说?”雷狮装作惊讶的样子看向格瑞,强忍着笑意又补了一句。

“……”

“算了,反正你也说了要给金更多的选择,没告诉你也好,免得你再管教他。这样他可以多认识一些人,才能有更多选择,正合了你的意。”雷狮一边不动声色的继续补刀一边偷瞄向格瑞愈发铁青的脸色,翻过去一页并没有在看的小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摸着下巴嘀咕道,“说起来,好像是去一个酒吧打工来着,说不定能见到很多不错的人啊。”

 

 

说起酒吧的话,格瑞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必然是嘉德罗斯,何况昨天在食堂雷德那个家伙不知道拉着金说了什么,之后就得知金打算去酒吧打工,那八九不离十是他们两个搞的鬼了。

格瑞微微蹙了蹙眉头,想起上次警告这两个人离金远一点,可惜这两个家伙绝对不是乖乖听话的那种人就是了。

虽说不让自己的行为干扰到金这句话是自己说的,而且这也是自己一贯坚持的原则,但是理论和实际总是多少有些偏差的,至于这个偏差值能大到多少,就得看个人的行动力了。

 

就譬如,雷狮第二天悠哉的走到离酒吧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眼角余光瞄到了街对角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露天提供的餐饮桌椅处,虽然脸被竖起的风衣领子挡住了大半,但毕竟室友那么长时间,雷狮这点认人的本领还是有的。

见格瑞并没有发现自己,雷狮绕到跟他同一侧的街上,举起手机拍了一张格瑞的背影给凯莉发了过去,几乎是同时,自己收到了一条来自凯莉的图片消息,看照片应该是在酒吧里靠橱窗的圆桌上偷拍的,照片里透过橱窗可以看到坐在街角对面的格瑞,还有更远一点正举着手机的自己。

照片往下一划,底下还有一行字。

“现在才来?格瑞都已经在外面坐了两个小时了。一会儿等着看好戏吧~”

 

雷狮抬头看了眼对面的酒吧,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刚好对着吧台,里面的摆设看的一清二楚,酒吧地下还有一层,不过那边基本都是通宵的夜场,地上这层更像是咖啡厅一些,下午过了午饭便开始营业了,现在这个时间还太早,所以店里暂时也没几个人,一眼看过去,倒是能看到安迷修和金正在清洁店里的桌椅,窗边那个背对着玻璃看杂志的人,大概就是凯莉了。

 

雷狮踱步过去走到格瑞旁边,一副偶遇的样子拉开格瑞对面的空座,“这么巧,你也在这儿?”

“……”

“上次你带我来的那家酒吧是在这附近吧?今天无聊想过来喝点东西,你也是?”

“我只是路过来吃午饭的。”格瑞瞄了一眼旁边的快餐店。

“是吗?正好我肚子也饿了,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雷狮坐的位置好巧不巧死死挡住了格瑞偷看金的视线,现在说介意的话也不见得雷狮会乖乖的去别的地方吃,最后只得默认妥协。

 

“你说,安迷修今天会不会在酒吧?”雷狮用筷子戳弄着碗里的食物丝毫没有要吃的打算,大概是忘了自己刚刚还说肚子饿了这句话。

“……”

“对了,金准备打工的酒吧,会不会是同一家啊?”雷狮四下张望了一圈,“啊,原来酒吧就在对面吗?我刚刚还找了好久。”

“……”格瑞微微眯起眼看着雷狮似笑非笑的侧脸,这个家伙,从刚刚出现开始,就是故意的吧?

“哦?我看到安迷修和金了,还真的都在。”雷狮回头看着格瑞,“啊抱歉,我是不是挡到你的视线了?需要我移开一点吗?”雷狮指了指身后的酒吧。

“……不用。”

“你特意跑来这里吃午饭,不会是为了偷看金吧?”雷狮明知故问道。

“……不是。”

“是吗——那不如一会儿吃完饭,一起去喝一杯吧?正好去打个招呼。”

“不了,一会儿我还有别的事。”

 

嘴硬。

 

雷狮托着腮,沉浸在戏耍格瑞的巨大愉悦中,他开始期待起了凯莉一会儿所说的好戏。等搞定了格瑞和金这对麻烦的竹马,自己就可以去店里找安迷修了,顺便跟安迷修清算一下昨天在食堂外面被打断的事情。

下次,他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来打扰自己的好事了。

 

“阿嚏!——”

“咦?安迷修你感冒还没好吗?”被安迷修的喷嚏吓了一大跳的金关心的询问过去。

“应该不是,可能是有灰尘吧?”安迷修揉揉鼻子,抖了抖手里清洁用的抹布。

“还有可能……是被某人念叨了吧?”凯莉吸着面前的柠檬汽水,从杂志后面露出半张脸调笑了一句。

“啊?”安迷修不明所以的愣了几秒,看到凯莉给自己递了个眼色,便下意识的跟着转头看向窗外——雷狮?!还有格瑞??

惊讶的刚想开口的时候凯莉马上竖起食指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又偷偷指了指旁边的金。

……

安迷修一瞬间懂了昨天接完金的电话之后,凯莉为什么坚持要自己第二天带她来酒吧玩,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Tbc

 

 

最近几篇好像都没怎么带雷大猫玩,雷安的佬爷们先不要急QwQ

原本是想每次更新的内容两边都侧重各半的,然而发现三千字并不够一起描写两对

我这唠叨的毛病大概是治不好了_(:з」∠)_


评论(74)
热度(1422)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