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安迷修同学,Omega遇到危险的时候乖乖躲到自家Alpha身后就好了

【三十三】安迷修同学,Omega遇到危险的时候乖乖躲到自家Alpha身后就好了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这是谁定的玫瑰?”祖玛从后厨扛了一束巨大的花束进来放在了吧台上,“送花的小哥迷路了,我去后巷丢垃圾的时候刚好遇到,看签收地址是我们酒吧就拿了进来。”

“啊!我的我的!”金举手激动的跑过去,迫不及待的冲到最前面,“哇,这么大?格瑞一定会喜欢的!啊对了,谢谢嘉德罗斯和雷德!多亏了你们!然后就是……我一会儿能请个假吗?我想去找格瑞……”金有些抱歉的说道,上班第一天就请假,而且花还是老板和雷德帮自己订的,总觉得不太合适,但是给格瑞道歉这种事情又不想耽搁。

“没问题啊,去吧,要是和好了,可要记得带到店里来大家一起庆祝一下啊。”嘉德罗斯挥挥手。

“哎等等!”凯莉及时出声喊住了准备往外跑的金,“在那之前,你不考虑先练习一下如何诚意的道歉吗?”说完往嘉德罗斯那边瞟了一眼。

“练习?”金歪了歪头问道。

嘉德罗斯反应倒也快,瞬间意识到凯莉的打算,话锋一转也跟着应了一句“也对,练习好了再去道歉,不然以你这样子,到时候肯定会紧张到口吃吧?”

雷德原本正翻看着花束里面夹着的小卡片,瞄了一眼上面的祝福语,是自己订花的时候特意嘱咐的那句话,便又满意的塞了回去,闻言抬头跟了句“对啊对啊,老板说的没错。”

安迷修抱着托盘本能地后退了一步,他环顾了一周,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卷入了Alpha们的某个邪恶计划中。

 

所谓“练习”,说到最后也不过变成了一群人七嘴八舌添油加醋式的不靠谱的建议汇总,好在金在这种问题上脑子一向不灵光,倒也没察觉到这几个Alpha的阴谋。安迷修在这个阵势下也不敢多说什么,转头看了眼,连平日里一向正经的祖玛现在也抵靠在后厨的门框上笑而不语,最后只好握紧了手里的托盘站在一旁揪心的看着Alpha们之间的游戏。

既然是练习,必然需要一个陪练的对象,嘉德罗斯自然而然的担任下了这个角色,一脸认真的站在金的对面,“你就把我当成是格瑞,好好练习一下怎么道歉吧。”

 

“送花当然要单膝跪地啦。”

“表情再深情一点,对对,就这样,再迷离一点,很好,完美。”

雷德跟凯莉在一旁针对金的每个步骤热心纠正着,当金跟着乖乖摆正自己动作的时候他俩甚至拍手鼓励一下。

这几个人,也入戏太深了吧?安迷修内心暗暗吐槽着,偷偷瞥了一眼街对角的格瑞。

 

酒吧里面是这幅场景,然而酒吧外面,在听不到大家对话的格瑞眼里,意义就完全变了。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呢?”雷狮也一脸茫然的看着酒吧里面的情景,从他们两个的视角来看,金正捧着一个巨大的花束一副深情求婚的样子跪在嘉德罗斯面前,凯莉和雷德还在一旁拍手起哄。

雷狮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格瑞,对方的眉毛已经拧出了深深的川字纹,正直勾勾的瞪着嘉德罗斯的方向。

 

“话说,要……要是我道歉了,格瑞还是生我的气该怎么办?”金总觉得还是哪里不妥。

“要是还生气啊……那就只能强吻了,那样格瑞绝对会原谅你的。”雷德右手握拳轻轻击在左手掌心上。

“强吻??亲脸吗?”金惊讶道,他记得小时候倒是有几次开心到不行的时候忍不住亲了格瑞的脸颊,但每次都被格瑞扭着头推开了,之后还好一阵子不愿意直视自己的脸,所以一直以为格瑞并不喜欢那么亲昵的动作,之后也就没再亲过,现在说起来,真的会有用吗?

嘉德罗斯并不清楚金的顾虑,弯腰一把拉过还单膝跪在地上的金,“他说的强吻,可不是脸,不如我给你做个示范吧。”说着便捏过金的下巴,低头对着金的双唇一寸寸凑了过去。

“咦?!等!……”金猛地瞪大了眼睛,他被嘉德罗斯的动作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躲开,然而对方的力气大的惊人,最后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嘉德罗斯一点一点的凑近。

 

什么情况?!

雷狮目瞪口呆的看着窗户里面的画面,这几个人,玩太大了吧?

“我说……格瑞,你再不进去制止一下,可能就来不……格瑞?”

雷狮话说到一半回头看向格瑞座位的时候,才发现对面座位上早就没了人影,接着又把视线转向酒吧那边,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了店门口,满腔怒火的踹开门一把扯开了金和嘉德罗斯。

接下来的场面就有些混乱了,格瑞低头看了一眼有些被吓到的金,捏起的拳头一个转身对着嘉德罗斯的面门就砸了过去,结果对方大概是早就料到了格瑞会出手,轻松的侧头躲掉了。格瑞想要再上前去揍人的时候雷德已经一个侧翻从吧台里跳了出来拦住了他,祖玛也迅速上前将嘉德罗斯往后拉了一把,即使是隔着一条街,雷狮都依稀能听到店里桌椅被拖拽开时所发出的刺耳的声音。

安迷修被一瞬间的画风突变惊的定在原地,想起凯莉还在一旁,便下意识的往凯莉身前侧了侧,防止她被误伤。然而下一秒钟安迷修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凯莉带着十二分惊叹甚至还有点赞赏?的意味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格瑞的表情很不错嘛,猎犬认真护起食来的样子也完全不亚于老虎啊。”

“……”安迷修意识到凯莉根本不能算是什么柔弱的需要保护的少女,用猛禽驯兽师来形容她才更为恰当。

 

雷狮跟着追进酒吧的时候两拨人已经被拉开了,确切的说,是格瑞被单方面拉开,嘉德罗斯从一开始就一直保持着一副悠哉看好戏的样子,而且现在那张脸上,似乎是欣赏到了格瑞被彻底激怒的表情而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

雷狮转头看到安迷修还保持着侧身挡在凯莉前面的站位,颇有些不爽的绞了绞眉头,这个傻子Omega,还真以为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自己能护得了别人啊?虽说这次是格瑞跟嘉德罗斯起了冲突不会闹到太大,但是想起元旦那天遇到两个小混混那次,安迷修被人按在地上的时候还是一脸刚正不阿的模样,完全没有害怕的情绪在脸上,也不知道这个傻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遇到危险的时候乖乖躲到自己后面寻求庇护就好了。雷狮满脸写着不爽两个大字走到安迷修和凯莉中间,硬是将安迷修从凯莉旁边挤到了自己身后。

察觉到雷狮情绪的凯莉抬头瞄了一眼旁边这只像是在蹭主人撒娇一样的大猫,突然想起一个被自己遗忘的问题,经历过长时间饥饿的狮子,可要比猎犬更加难缠许多,一瞬间不免有些同情起了毫无知觉的安迷修,虽然这件事起因在自己,然而凯莉可全然没有愧疚的意思在里面,反倒是心安理得的看着旁边两个人,毕竟,有意思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嫌多嘛。

 

“格瑞?你怎么来了?”惊魂未定的金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格瑞怎么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并没有搞懂为什么格瑞一来就要揍嘉德罗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格瑞这么失态,一时间有点被吓到了。

格瑞这也才回神过来,刚刚几乎是本能的就冲进来了,全然没有考虑到其他事情,至于要解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格瑞还没有来得及想出一个恰当的借口,所以在金问起来的时候,格瑞没过脑子的随口扯了一句谎,“刚好路过。”

骗鬼哦!谁会信啊??——满屋子的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置信的反驳,这种借口,亏你格瑞能想得出来!

然而金似乎……还真的信了。

依仗着金对格瑞的绝对信任,不管听起来多么扯的借口,格瑞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来,并且丝毫不用担心被拆穿。

金同学,你也太好骗了吧?

 

格瑞原本确实没打算进来酒吧的,他只是想远远地看着金,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自己再去解决,毕竟酒吧鱼龙混杂,他也不知道金会不会遇到奇怪的人,所以今天早早的就坐在了酒吧外面等着。

一边说着要给金更多的选择,一边又像个老妈子一样处处护着金提防他遇到坏人,格瑞才不管自己说的话打在脸上有多疼。

想起刚刚在酒吧外面看到的一幕,当自己冲进来的前一瞬间,格瑞看到嘉德罗斯带着满满的笑意像是预料到了自己绝对会出现一样传过来一个挑衅的眼神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嘉德罗斯这家伙是故意这样做好引自己出来的,但同时他也意识到另一个问题,自己无法容忍金旁边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一想到如果金真的喜欢上了嘉德罗斯或是其他人,一股没来由的怒火就瞬间窜了上来。在拽开了距离过于接近的金和嘉德罗斯之后,捏起的拳头不受控制的就挥了出去。

他其实是想知道刚刚金刚刚跪在地上捧着花到底在做什么的,然而回神过后的一瞬间,格瑞才想起自己并没有什么立场去问。

金是不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是不是在疏远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其他人,是不是开始讨厌起了自己。

埋在颈口的无数疑问,最后被格瑞全数咀嚼成泥吞回了肚子。张开的嘴巴在空气中停滞了半响最后只吐出来一句不痛不痒的询问,“金,你没事吧?”格瑞细细打量着金,言外之意自然是担心嘉德罗斯那个混蛋有没有对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咦?我没事呀,对了格瑞!我要给你介绍一下我的老板,虽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误会,不过他真的是个超级大好人的!还有雷德,人也特别好!”金搞不懂格瑞为什么对嘉德罗斯有这么大的敌意,道歉的事情暂时忘了个精光,只顾着让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的关系先缓和下来。

“金,你对好人的定义划分太过随意了。”格瑞一早就想说这句话了,从金第一次夸雷狮是个好人的时候就想这么说了。

 

 

 

Tbc


评论(126)
热度(165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