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abo】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十五】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

倒是祝红天不怕地不怕,本来他就对沈巍百般看不顺眼,现在看这个家伙又堂而皇之地入驻了特调处,嫌恶之情更是上了一层楼。祝红双手抱着胸走到沈巍面前叮嘱道,“我这个人说话直,丑话先说在前头,你别想着打我们家老赵的主意,他可是黑袍使的人,黑袍使你知道是谁吧?”

其实祝红早些时候是对赵云澜私下里抱有一丝爱慕之情的,当初加入特调处也多半是因为这个缘由,在特调处呆了这么久,那份心意明地里暗地里都表示过了,可赵云澜就跟个木头一样,完全无动于衷,祝红多少也就死了这份心。偏偏前几天又听说赵云澜被黑袍使标记了,虽说是临时标记吧,可那毕竟是黑袍使大人,哪能是随随便便就会标记别人的人?

身为一个识大体明大义的女人,祝红看得开,跑回家灌了自己一宿啤酒,大概是蛇族的人都有一套剑走偏锋的思维体系,才第二天祝红就彻底想通了,既然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那就把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托付给另一个靠谱又强大的男人吧。

祝红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巍,颇有些嫌弃这个文弱不堪的大学教授,而且还是个Omega,照着人家上天遁地的黑袍使可差远了,就这条件,怎么可能配得上他们家文韬武略机智可人的赵云澜?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醋劲儿,祝红一身正气地替不在场的黑袍使做起了赵云澜的贴心保镖。

赵云澜扬着眉毛看了看祝红,又转头看了一眼同样一脸错愕的沈巍,半响猛地一口憋笑呛到了嗓子里,差一点就笑出声来,咬着后槽牙硬是捱了回去,一边还煞有介事一脸凝重地学着刚刚祝红的语气,拍了拍沈巍的肩膀道,“对啊,祝红说的没错,黑袍大人你知道是谁吧?”

沈巍懵懂地眨了眨眼,他是以黑袍使的身份临时标记过赵云澜没错,但那确实是事出有因,不知道为什么传到特调处这边就引申为赵云澜是自己的人了,心下虽然有点动容但为了对其他人隐瞒身份,只好微微颔了颔首一脸谦恭地对祝红回话道,“略有耳闻。”

祝红翻了个白眼过去,“知道就行,你要是敢抢黑袍使的人,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大能耐吧。”说完便一甩秀发走开了。

林静全程揪着他的小心脏,从祝红质问沈巍他知不知道黑袍使大人是谁的时候他就已经克制不住想要上前拦住祝红的冲动,问黑袍使本尊知不知道黑袍使是谁,这到底是哪门子的修罗场?

大庆斜着眼偷瞄着五官狰狞的林静,眼珠子滴流滴流转了转,似乎是看出了些许端倪,眯着眼望向站在赵云澜一旁看似唯唯诺诺的沈教授,猫鼻子灵,一早就嗅到了空气中恋爱的酸臭味儿,半响翻了个身化成黑猫跑去墙角晒起了太阳。

 

“对了,林静,你今天早上说你那些仪器都失灵了?”赵云澜想起还有正事要办,对林静使了个脸色,对方迟疑了几秒,视线下意识瞄到一旁的沈教授,恍然反应过来,带着赵云澜和沈巍便往实验室走去。

老大不愧是老大,林静心里感叹道。这实验室的仪器一旦全部失灵,特调处办案瞬间就变成了无头苍蝇,现在赵云澜把黑袍使给弄到了特调处当顾问,那简直就是救人于水火之中,有黑袍使在,哪里还需要什么仪器?

“老大,你看,我刚刚试过了,仪器本身没有什么故障,但就是检测不出黑能量。”林静说着又给赵云澜和沈巍演示了一遍。

赵云澜若有所思地靠在试验台上,事实正如林静所说,仪器运作一切正常,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仪器无法查探到黑能量?

“黑老哥,你说这地星人的异能多种多样,会不会有人的异能就是专门导致设备失效啊?”在场的只有他们三个人,林静又是知道沈巍身份的,赵云澜也就不忌惮什么,对沈巍的称呼便下意识从嘴里说出来什么就是什么。

沈巍微微摇了摇头,他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地星人所为。“这两天我对黑能量的感知能力也被削弱了一些。”

“你也受影响了?”赵云澜有些惊讶,眉头更加蹙起几分,连黑袍使都能影响到,那肯定不是一般地星人能做到的,赵云澜余光瞄到一旁能量罩里发着微弱光晕的山河锥,倏地想起上次在那个满是幽畜的山洞里的时候,黑袍使的能量也是被压制的,“难道是……圣器?”

“圣器?”林静立马扭头看向长生晷和山河锥,“这长生晷和山河锥的能量活动一直都很正常啊。”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还没有出现的那两个圣器。”赵云澜扭头看向沈巍,看对方的表情,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个层面。“如果真的是圣器搞的鬼的话,那就难办了。”赵云澜啧了啧嘴,单纯地星人作案也就罢了,有黑袍使在也不怕查不出原委,可若偏偏是圣器的话……

赵云澜眨了眨眼,他突然想到圣器之间是互通的,而自己又曾经激发过长生晷引起共鸣,如果人为力量找不到剩下几件圣器的话,靠手头上已经有的这两件来寻找也未尝不可。

见赵云澜正盯着圣器出神,沈巍蹙了蹙眉,开口低声呵道,“不行!”他猜到了赵云澜想做什么。

赵云澜晃了晃神,一旁的林静也吓了一跳,刚刚也没人说话,沈教授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什……么不行?”

沈巍没理会林静,他的视线压根儿没有从赵云澜身上移开,“我告诉过你了,圣器的力量过于强大,随意触碰的话很容易引起反噬。”

赵云澜咧嘴一笑打断沈巍即将开始的耳提面命,“哎呀知道知道,放心吧。”赵云澜挥挥手,口头上是应下来了,可心里怎么想的并不会发生改变,若不是因为顾忌到沈巍在一旁站着,他现在早就上手去摸了。“只不过既然这仪器全部失灵,就算真的是圣器的原因,那肯定也是有人为的力量参与其中的,毕竟圣器又没长腿到处跑,怎么会突然无缘无故就开始显灵了?”

沈巍蹙着眉抿了抿嘴,赵云澜说的没错,一定是有人擅动了圣器,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所以呢,趁敌方还没有开始行动之前,我们要抓住先机,先把那个捣乱的家伙找到才行。”赵云澜抬眼望着沈巍,试图说动对方,言下之意自然是要通过圣器去把那个图谋不轨的家伙揪出来。

“不管那个人想要做什么,他的目的多半跟圣器有关,既然特调处已经集齐两件圣器了,那对方自然不会放过,所以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守株待兔就可以了。”沈巍思忖片刻还是提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建议,他可不想看到赵云澜冒然去触碰圣器。

“有道理啊,教授就是教授,随时掌握着全局,随时深谋着远虑,”赵云澜耸了耸肩膀,抬头咧嘴冲沈巍一笑,“那我们就守株待兔。”

 

明面上说是守株待兔,可暗地里两个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身负黑袍使重责的沈巍自是不必说,身为特调处处长的赵云澜也同样在暗中偷偷调查龙城最近有没有发生离奇案件,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这离奇案件还没查到,特调处自己就撞上了。

赵云澜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身体哪里怪怪的,迷迷糊糊中也没多想便被尿急憋得爬起来就直冲向厕所。

“卧!槽!!?”一声爆呵从厕所传出来。

赵云澜单手撑着墙壁,目瞪口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兄弟,这是怎么了?一夜之间发愤图强迎来二次发育了?赵云澜可从来都不知道Omega还能有这等本事,虽说他之前尺寸也不是多小巧的类型,但也算不上出类拔萃,毕竟Omega天生基因放在那里能长得多雄伟?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尺寸……分明就是Alpha的,赵云澜这才猛然意识到什么,抬起胳膊嗅了嗅身上,虽然跟自己之前的气味闻起来相差无几,但他敢肯定,这绝对是属于Alpha的信息素。

怎的?睡了一觉自己就美梦成真真的变成Alpha了??

赵云澜有些喜出望外,呆愣了几秒之后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不是在做梦!赵云澜豁然又想到什么,提起裤子便冲到隔壁去砸门。

有这等好事,当然要先跟自己的意中人分享一下,赵云澜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真的变成了Alpha,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里就可以告别面对小绵羊一样的沈巍压在自己身上时的那种违和感,赵云澜就说不出的得意。

对面的门才刚刚拉开一条缝,赵云澜就迫不及待直冲冲地撞了进去,“我跟你说个天大的好消……!!”

赵云澜反应极快地往后小跳了一步,把自己死死贴在门板上,屋子里的气味闻起来让人有些发疯,是沈巍的,但并不是沈巍平日里伪装成Omega时的那股气息,而是带着淡淡栀子花香的Omega信息素。赵云澜大脑当机了几秒钟,头皮发麻地甚至停止了思考,倒是沈巍不疾不徐地眨了眨眼,看着赵云澜的反应想到了什么,“你的身体也出现异常了?”

“啊?”赵云澜喉咙有些干哑,清了清嗓子才发出有些变调的声音。

“早上醒过来之后我身体就发生了变化。”沈巍指了指自己后颈还微微有些发热的腺体,“变成了真正的Omega。”

“……”赵云澜这才回过神来,沈巍居然也发生了变化?到底什么情况?喉咙里的灼热感越来越明显,赵云澜忍不住又吞了吞口水。

沈巍察觉到了赵云澜的反应,扭头去屋里取了几粒药片和温水递过去,“你应该是刚好到了易感期,把药先吃了吧。”是Alpha专门用来克制易感期的药,沈巍自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奈何上次被萦绕着满身发qing期信息素的赵云澜撩拨过后,沈巍才发现自己在面对赵云澜的时候还是需要药剂的。

赵云澜乖乖吞下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之前一直以为Omega在身体素质上天生便有缺陷,所以每到发qing期去办案的时候都格外烦躁,总觉得是个麻烦的性别,若是个Alpha还能更便利一些。直到现在才真真切切体会到,这Alpha到了易感期,并不比Omega好受多少。

赵云澜突然就想起上次自己故意吃了林静的药,大肆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就跑到沈巍面前晃悠,还把对方推到沙发上用嘴巴帮对方做了,细想了一下才后知后觉自己到底干了一件多么不人道的事情,也就得亏对面是黑袍使,才能做到在最后一刻忍了回去。

赵云澜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千八百遍,可骂归骂,赵云澜毕竟是赵云澜,吃完药之后眼皮一抬,又立马换上那副不正经的顽劣模样。虽说沈巍平日里也都是伪装成Omega的,但假的Omega跟真的Omega也是有很大区别的,之前赵云澜大概没意识到,现如今就站在沈巍面前这不到半米的距离里,赵云澜终于切身感受到了沈巍若是作为一个真正的Omega该有多大的杀伤力。

一时间这烟瘾又上来了,赵云澜甚至忘了去兜里拿糖吃,视线落在那唇红齿白温软柔弱的沈巍身上就再也挪不开了,仿佛多看几眼就能压住那股烟瘾一样,赵云澜凑到沈巍耳边,眼神有意无意地瞄着对方后颈上腺体的位置,“黑袍哥哥,当Omega的感觉怎么样啊?”

沈巍蹙着眉,耳根倒是红了个透彻,抬手便把赵云澜的脸推了出去。“别闹了,先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他可不希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

 

“大家别来无恙啊?”赵云澜一脚踏进特调处大门,就感受到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氛围,大家阴沉着脸围着桌子做成了一圈,似乎都在等他这个上司的到来。

果然就像赵云澜猜测的那样,特调处所有人都发生了变化,曾经个个儿都是精英Alpha的特调处成员,现在都变成了Omega不说,小郭和汪徵倒是跟赵云澜一样,变成了Alpha。

坐在小郭旁边的老楚脸上已经是几近铁青的颜色,双手抱着胸黑着脸一言不发,见赵云澜来了就死死瞪过来,带着满脸的怒气,“到底怎么回事?”

赵云澜摊手耸了耸肩,“毫无头绪。恩?大庆怎么不在?”赵云澜环视一圈,发现唯独大庆缺席。

林静生无可恋地摊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副处今天请假了,说有特殊情况没办法出门。”

“特殊情况?”赵云澜纳闷,这死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了,平时活蹦乱跳最精神的就是他了,他能有什么特殊情况?

“发qing期?”沈巍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见林静点了点头他也就明白了,转头跟赵云澜解释道,“既然大家都发生了变化,那大庆应该也一样,现在是Omega的身份。只不过猫族一直都很稀有,所以为了增大繁殖力,猫族的Omega到了发qing期跟其他种族不同,他们散发的信息素覆盖面积会比其他种族大十倍,对周围Alpha的影响力也是数十倍的,所以这种状态下的大庆,最近几天恐怕是没办法出门了。”

赵云澜眯着眼脑补了一下这修罗场一样的画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颇有些同情地挥了挥手,低头拆了支棒棒糖塞进嘴里,自己这头几天还在到处找龙城内发生的古怪案件,今天倒是被他们特调处自己结结实实地撞上了,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也着实带来了不少麻烦。

“老楚,小郭,你们去走访一下这附近,看看有没有发生同样异常的情况。林静,你再去检查一下那些仪器,试试能不能查到能量波动。祝红,你……怎么了?”赵云澜安排任务到祝红的时候,发现对方正死死盯着自己身边的沈巍。

“老赵,你不觉得有点蹊跷吗?咱们特调处之前一直都好好的,这沈巍一来,仪器失灵了不说,今天又发生了这种怪事,难道不应该先调查调查他吗?”祝红本就看沈巍不顺眼,现如今不管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祝红都一股脑怪在了沈巍头上。

赵云澜回头看着沈巍,眼睛里带着笑意,这个情形今天早上两人出门之前他就料到了,所以特意让沈巍藏起了他那栀子花的信息素,伪装成了Alpha出门。一是因为先前黑袍使临时标记过赵云澜,特调处是个人都记住了那栀子花香的信息素,现如今若是暴露出来,那身份自然也就一并跟着暴露了。二是考虑到祝红本就跟沈巍不对头,要是继续保持着Omega的身份出门,那大家都发生了变化,唯独沈巍没有,这嫌疑人的焦点自然就会落到沈巍身上。

只是没想到祝红的怨气如此之大,沈巍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开被怀疑的下场。

赵云澜打着哈哈解释道,“当初是咱们特调处仪器失灵了,才把沈教授请过来当顾问的,你看今天人家沈教授不也跟大家一样身体发生变化了吗,你也别总是怀疑他了。”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祝红翻了个白眼,上次还说他是个Omega兴不起什么风浪来,现在如了愿真的变成Alpha了,那赵云澜岂不是晚节不保?“老赵,今天这个事儿咱们必须得尽快查清楚才行。”

“是是是,那是必须的,不然咱们特调处尊严何在?”赵云澜明面上嘻嘻哈哈的,暗地里倒是并没有多么想恢复正常,自己这Alpha的瘾还没过够,既然幕后黑手还没露面,那就不如干脆放长线钓大鱼,正好自己也乐得以Alpha的身份在沈巍面前多晃悠两天,啧,要是能趁这几天标记了沈巍的话……赵云澜脑子里冷不丁生出一个十分危险的想法。

 

大概是每个Omega都有一颗想要标记别人的梦想,不止赵云澜,郭长城那边也是如此。

楚恕之都快被逼疯了,不管是吃饭睡觉还是上厕所,那个郭长城就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跟在自己后面,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后颈。想揍他吧,不忍心,不揍他吧,又觉得自己被这样盯得毛骨悚然,难受到不行。恨不得下一秒就冲到赵云澜办公室,把那个悠哉悠哉的特调处处长从凳子上拎起来,警告他赶紧破案。

“楚、楚哥,你别生气,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你也别总催赵处了,他肯定有他的难言之隐。”小郭捏着衣角,战战兢兢地劝着楚恕之,目光依然不住地往楚恕之后颈飘。

楚恕之回头狠狠瞪了一眼郭长城,这郭长城是不着急,可楚恕之急啊。一想到变成Omega的大庆的先例,他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发qing期什么时候会来临,万一冷不丁到了时间,自己旁边这个看似唯唯诺诺的郭长城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做出什么惊天壮举也说不定。


Tbc

评论(180)
热度(312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