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abo】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十六】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你们要的特调处处长小澜孩的大型吃醋现场( ̄▽ ̄)~*

不想标记Alpha的Omega不是好Omega【嘘】

——

 “你说这事儿也是奇了怪了。整个龙城好像只有我们特调处发生了异常,别的地方都没事。”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双手枕在脑袋后面四仰八叉地躺在办公室转椅上,沈巍倒是笔直地站在一旁垂着眼想着事情,自从身体发生异变之后已经过去两天了,一切风平浪静,也不知道那个背后搞鬼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赵云澜乐得清闲,毕竟急也没什么用,更何况现在看到沈巍变成了Omega的状况让他很是受用,想了想又歪着身子凑到沈巍那侧,“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说真的,我觉得你作为一个Omega要比你是个Alpha更合适一些。”

“别开玩笑了。”沈巍恼的就是这个,这几天赵云澜天天没事儿就跑来自己家,名义上是蹭饭,实际上就是来找乐子的,时不时还总爱碰一碰摸一摸自己后颈上的腺体,就好像他赵云澜之前不是个Omega似的。

“我可没开玩笑,我说的是实话,哎,咱们以后要是变不回去了,不如我养你啊。”赵云澜用舌头卷住棒棒糖,从左边捞到右边,砸吧两下抹上糖液的嘴唇,整个身心都只剩下了一个感触——爽!

沈巍懒得理他,没好气地瞥了赵云澜一眼便扭开了视线。

这么些个时日过去了,跟赵云澜相处的日子越久,沈巍对于赵云澜口无遮掩的毛病就愈发的适应,也就懒得去管那赵云澜嘴里说出来的不正经的内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统统都当做了玩笑话处理,只不过耳根发红似乎是个没办法抗拒的命题,每每赵云澜嬉皮笑脸地调侃几句,沈巍的耳朵尖就像生理本能一样地泛着红光。

赵云澜得意地叼着嘴里的糖棍儿,笑吟吟地望着沈巍的侧脸舔舔舌尖。“对了,你今天下午学校那边是不是有课?”赵云澜忽地想起什么。

沈巍点了点头,有些好奇赵云澜怎么记得如此清楚。

“刚好,今天无聊,我陪你过去,正好听听沈教授的课,顺便……让我这个Alpha来做你的护花使者,怎么样?”赵云澜狡黠地眨了眨眼,他想去蹭一节沈教授的课很久了,无奈一直没有时间,这几天倒是清净,刚好遂了他的愿。

沈巍当然知道赵云澜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想想在学校里也不会出什么事,也就没有阻拦。

 

“学校里又没有特调处的人,你就不用装Alpha了,还是换回去吧。”赵云澜开着车,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路上目光总时不时地往沈巍身上飘,他还记得上次沈巍那个女学生说过,沈巍就算是个Omega,都已经备受欢迎了,若要是以Alpha的身份去,那还了得?他可不想平白无故背一大坛子醋回来。

然而就算是以Omega的身份去学校,赵云澜也还是低估了沈巍的受欢迎程度。

赵云澜坐在教室的那一刻他就后死悔了,他现在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既然自己能察觉出沈巍作为真Omega和假Omega之间的异样,那其他人自然也一样。这群生物工程系的学生们在惊奇了三秒钟之后马上开始小声讨论起了今天的沈教授怎么突然变得更加有魅力了,站在讲台上的沈巍可能听不见,倒是全被坐在后排的赵云澜听了去。

好不容易维持了秩序开始上课,大家那灼热的目光就如影随形地跟着沈巍的身影从黑板最左边跟到最右边,从教室最前面盯到最后面。赵云澜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双手抱着胸,眉头拧得像根麻花一样,从开始上课就在心里喋喋不休地抱怨,今天就应该让沈巍请假待在特调处的,以后也干脆辞了这教授的工作算了。

赵云澜暗骂自己怎么就脑子抽了风,给自己一瞬间树了这么多情敌出来。

这劳什子的异变,必须尽快,立刻,马上给查清楚制止了才行!

 

赵云澜醋坛子翻了一地,下课铃一响便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把将沈巍从一堆打着“钻研课题”为由凑到讲台周围的学生里拽了出来。

“怎么了?”沈巍被拽得踉跄了两步,抬起眼睛望着赵云澜的背影,显然并没有察觉到空气中浓厚的酸味儿。

赵云澜头也没回,一路把沈巍拽到了校门口,才一晃神眨了眨眼停了下来。“我……就是突然想起特调处还有点事,得回去一趟,正好你课也上完了,一起走吧。”赵云澜顾左右而言他地吐出一个牵强的解释,特调处这几天哪有什么事情,无非就是大庆天天声嘶力竭地打电话过来,催赵云澜赶紧把大家这个诡异的性别逆转调查清楚,好让他赶紧从这地狱一般的特殊时期里摆脱出来。楚恕之那边更不用说,一看到小郭跟在后面就怒火中烧,小郭又是那种不卑不亢骂不怕撵不走的人,硬是逼得老楚大热天的套了个围脖在身上。

要说这沈巍敏锐,作为黑袍使他确实比谁都敏锐,可偏偏关键时刻掉链子,那边赵云澜飞醋都快吃上天了,沈巍这边还不觉味儿呢。闪了闪那双大眼道,“不如你先回去,我刚刚听学生们说李茜同学最近一直请假在家,上次长生晷那件事对她打击不小,我想一会儿过去看看她。”

赵云澜挑了挑眉拍了一把沈巍的肩膀,“沈教授,你这肩也没比海还宽啊?怎么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

“我……”

“回家。”赵云澜拆了一支柠檬味的棒棒糖塞进嘴里,被突如其来的酸味犟了犟鼻子,努着嘴便往外走。

沈巍这会儿功夫总算是察觉到了点什么,跟在后面抿嘴笑了笑,再也没提去探望学生这回事儿。

 

回去的路上赵云澜难得收敛了往日一贯的嬉皮笑脸,倒是让沈巍有些不适应了,坐在副驾驶上目光时不时往赵云澜那边瞄,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看,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就这么坐了一路,行至红绿灯的时候赵云澜才突然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沈巍马上转头望了过去。

赵云澜也扭头回望过来,表情说不出的凝重。“沈巍啊,咱们打个商量呗?”

“你说。”沈巍坐直了身子,想着得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才能让赵云澜如此严肃对待。

赵云澜沉吟了许久,目光直勾勾地落在沈巍长长的睫毛上。沈巍被看得垂了垂视线,眼睛上的睫毛跟着颤了几下,对方终于语出惊人地丢出一句话,“你……让我标记一口呗?”

“?”沈巍歪头蹙了蹙眉,显然并没有理清赵云澜这句话的前后逻辑。

“你看,咱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过几天学校那边还有课,你一个Omega挺危险的,特调处万一有事,我也没办法脱开身照顾你,所以你干脆让我标记一口,这样我才能放心啊。”赵云澜说完咧开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眨眨眼睛抬眼看着沈巍。见对方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赵云澜只好又解释道,“就跟上次咱们在山洞里你临时标记我一个道理。”

这哪里是一个道理?上次那面对的可是凶猛危险的幽畜迫不得已,可现在只是单纯去上课罢了,哪有什么危险可言?怎么能跟满是幽畜的龙潭虎穴相提并论?沈巍忍不住一下笑出了声,眉眼弯弯地看着赵云澜,权当他刚刚是在开玩笑。

赵云澜一看到沈巍笑就瞬间卸了全身力气,跟这个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魅力的家伙解释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着实困难,沈巍自己不觉得,那赵云澜可是把整个大学的学生都视作了洪水猛兽,想了想有些气馁地轻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应该尽快查清楚特调处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才行。

 

调查归调查,可没有丝毫的头绪又如何调查?赵云澜想破了脑袋,最近几天龙城内所有的卷宗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却依然不知道现如今这案子要从何下手。

视线一瞥又不小心瞄到一旁的圣器,恰好今天沈巍有课不在特调处,赵云澜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叼着棒棒糖走了过去,要是通过圣器的话,说不定能知道点什么。脑子里突然又想起沈巍声色俱厉的叮嘱,赵云澜眼珠子转了转,只是摸一下的话,应该不会有事吧?至少自己上次不小心碰到长生晷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那这次应该也一样。

 

沈巍在学校办公室接到林静火急火燎的电话赶到特调处的时候,赵云澜刚从实验室的台子上醒过来。林静见沈巍带着一身盛怒亲临了现场,十分自觉地躲到了实验室门外,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黑袍使,一个是自家顶头上司,若是真的动了怒,哪个都不是好惹的。

赵云澜迷迷糊糊地揉了揉晕倒在地时被磕疼的后脑勺,一睁眼就看到沈巍怒气冲冲地疾步走过来。赵云澜心下一慌,马上牵动嘴角迎上个妄图避难消灾的笑脸,沈巍自然没有理会他这个讨好似的表情,从头到脚把赵云澜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外伤之后从鼻腔里哼出一口气,转头看到放在一旁的圣器,“你是不是又动圣器了?”

赵云澜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顾不得后脑勺的疼了,憨憨一乐马上笑脸相迎道,“就……稍微摸了一小下。”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为什么就不能……”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赵云澜深知沈巍这一关是过不去了,立马点头认错在先,“我这不是想抱着侥幸心理,看看能不能通过圣器找到那个幕后搞鬼的人嘛。”赵云澜说到一半鼻子突然有些发痒,抬手蹭了一下却蹭出了一手的血红色。

赵云澜下意识地又用手背抹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流了鼻血,头顶上方已然传出一阵让人脊背发毛的寒意,赵云澜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巍,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盛怒传递过来,让赵云澜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嘴角抽搐了一下又打算找点借口安抚安抚沈巍的情绪,结果话还没出口,下一秒自己就被人拽着领口整个提了起来。

 

“你在这儿站着做什么?”祝红去接了杯热水,转头看到林静毕恭毕敬地站在实验室门口,神色颇为可疑,眯着眼侧头看了看对方身后虚掩着的实验室的门便要进去。

“哎哎哎红姐!红姐,老大正在里面忙正事呢。”林静眼疾手快把祝红拦在了外面,顺势用屁股把门板挡了回去。

“正事……?”这话说得祝红就更加不信了,自从特调处众人的性别发生了转换之后,全特调处上下最乐得清闲的就只有赵云澜了,他哪里来的什么正事?实验室里隐约传来对话的声音,祝红眉头一蹙,“老赵跟谁在里面呢?”

林静吭吭哧哧地结巴了几秒,想到若是从实招来说里面是沈巍和赵云澜,那依祝红的性子,势必得闯进去不可,她看不顺眼沈巍那是出了名的,林静一脸纠结地咬了咬牙道,“是老大跟黑袍使大人,在里面。”

果然如林静所料,祝红听完之后就立在了原地,一脸狐疑地看了看林静又看了看后面的实验室大门,半响扬了扬下巴后撤了一小步,果真就收起了要闯进去的念头。

“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呢?”祝红的语气突然就变得有些扭捏,林静心大倒也没察觉,正想着怎么编一个合理的理由的时候,实验室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你流血了?”

门外的祝红跟林静很是茫然地对视一眼,双双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十分大胆的猜想。林静猛地眨了眨眼,试图把自己脑子里那份不干不净的想法排出脑外,结果实验室里少顷又传出赵云澜有些恼火的声音,“嘶——疼,能不能温柔点?我自己来自己来。”

林静不知道祝红方才心里猜想的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但是听到赵云澜这石破天惊的后半句话之后,门外的两个人就彻底心照不宣了,识趣地各自望了望窗外的风景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沈巍和赵云澜自然不知道外面两个人的想法经历了多么波涛汹涌的跌宕起伏。沈巍只知道赵云澜擅动圣器引起反噬而流了鼻血,盛怒之下咬着后槽牙挤出了一句称不上是问句的训斥,捏着对方领口的指节泛着白,半响还是泄气般的将对方推了开来,就算自己再怎么生气,那个赵云澜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一定还是这幅德行。

沈巍闭上眼睛努力理顺了积结在胸口的怒火,才从兜里掏出一方手帕转身帮赵云澜擦拭,极度愤怒中的人哪里还有什么温柔款款可言,沈巍现在能忍住不把这实验室拆了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粗鲁地擦了两下赵云澜就犟着鼻子躲开了,抱怨了一句什么一把抢过手帕兀自擦了起来。

赵云澜用手帕捂着鼻子,抬起眼睛提溜提溜地看着沈巍,他还真没见过沈巍气成这样,心下虽然不太能理解,但毕竟是自己不听劝告在先,更何况暴怒之下的黑袍使还真的让赵云澜感到了一丝害怕,于是决定还是先转移一下对方的注意力,“对了,我刚刚碰到圣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沈巍还在因为方才的事情生气,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是谁?”

“我看到有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手里拿着一件大概是圣器的东西,只不过当时太暗了我也没有看清。”赵云澜还在努力回想记忆中的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虽然长得跟沈巍很像,但是他却十分确信对方并不是沈巍。那人手里拿着一个物件,赵云澜确实不认得其他两件圣器什么样子,但是在脑海中隐约的画面里,那个物件跟当时赵云澜手里捏着的长生晷所发出的光芒交相辉映,所以多半是圣器没错了。

“跟我很像?”沈巍猛地回过头,眼睛不由得半眯了起来,脸色也霎时凝重了很多。

赵云澜盯着沈巍,他知道对方那个表情意味着什么,“是你认识的人?”

沈巍没有答话,他不想跟赵云澜提及那个人,那个性格乖张顽劣,又总是喜欢惹是生非的弟弟夜尊。沈巍把弟弟从小一手带大,兄弟二人长相酷似,偏偏夜尊那孤僻的性格却不知道打哪儿养成的,跟沈巍放在一起,两人的性格莫说是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了,准确的说应该是站在两个极端的人。小时候弟弟惹了祸,沈巍责骂两句,非但不听还倒养成了离家出走的习惯,再之后兄弟二人更是聚少离多,沈巍并不是不挂念这个弟弟,而是他惹的祸实在是多到让人应接不暇,每次回来都是招惹了一屁股的麻烦。沈巍心想,那还不如不回来。

赵云澜刚刚说的触碰到圣器时所看到的那个人,想必就是夜尊了。沈巍大概也想通了最近几日发生的怪事,多半是夜尊搞的恶作剧,自己那个弟弟,虽然劣迹斑斑,但总归不会闹出人命。只不过弟弟虽有些许能耐,可逆转整个特调处所有人的性别这种事情,夜尊应该还没有那么大能耐,细细想来第三件圣器应该是落到了夜尊手里。

 

“我去一趟地星。”沈巍想了想,毕竟是弟弟闯下的事端,必须由自己去解决才行。

“我跟你一起。”赵云澜想都没想就无比自然地从实验台上跳下来。

“不行!”沈巍断然拒绝,“地星太危险了,你留在这里等我,我解决完了就回来。”

“这你都说了,地星危险,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Omega独自冒险呢?”赵云澜咧嘴一笑,他们现在身体上的异常还没有恢复正常,沈巍依然是个Omega,更何况刚刚在学校的阵仗他都觉得沈巍仿佛置身龙潭虎穴,他可不放心再让沈巍独自一人去更加刀山火海的地星。见沈巍还想反驳,赵云澜使出了杀手锏,“你说你要是真的自己一个人去了地星,我作为你的上司、邻居兼最好的朋友,肯定心里是一万个担心,对吧?反正你要是不带我去,那我就只好偷偷拜托老楚带我去了,我是他上司,他必须听我的。更何况,我要是跟他说黑袍使在地星遇到了麻烦,你信不信?他肯定第一个带我过去。”赵云澜耸耸肩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赖,一副今天你让我去也得去,不让我去我也肯定会想办法去,你自己看着办的模样。

“你?!”沈巍这才想起来,自己认识的人里,不听劝告的可不只是夜尊一个人,还有他面前的这个赵云澜,也是个不听劝出了名的典范。

沈巍最终还是妥协了赵云澜的“提议”,考虑到圣器落在夜尊手里,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事不宜迟,两个人双双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径直就出了特调处大门,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只留下了一票一脸茫然的特调处众人。

半响祝红第一个反应过来,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林静!!”声音里颇有种剥皮抽筋的狠厉,“你不是说实验室里是老赵跟黑袍使吗?!”

“误会,误会。”林静保命要紧,连蹦带跳地逃到实验室把自己反锁了进去。

祝红气得眼眶都红了,他就知道这个沈巍没安好心,自打他出现第一天目的就不纯,这才几天的工夫?就趁着他自己变成了Alpha把赵云澜给办了?还胆敢让老赵流血了??等这个沈巍回来,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行。

 

直到沈巍和赵云澜站在连接两地通道入口的时候他还在千叮咛万嘱咐,让赵云澜千万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能随意相信任何人的话。

赵云澜看沈巍当真是在关心自己,心里瞬间就乐开了花,咧嘴拍拍胸脯道,“放心吧,就算到时候帮不了你,至少我自保还是没问题的,一切听黑袍哥哥的吩咐。”

沈巍轻叹了一口气,深知拦不住赵云澜,也只好任由他跟着自己,若是真的突生变故,自己也好护他周全,总比让他被别人带到地星或是再去触动圣器来的放心一些。

 

两个人前脚刚到地星,后脚就发现身上的异变恢复了正常。

赵云澜和沈巍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看来这个幕后黑手,是想把我们引到地星来啊。”赵云澜识破了些什么,不然不至于一到地星就突然变了回去,不知道特调处其他人有没有跟自己一样,不过首要任务,还是要抓到那个在背后搞鬼的家伙。“走吧。”

赵云澜在前面挥了挥手,一脸好奇地四下打量着周围的建筑,发现这地星除了光线昏暗,其他地方跟平日里自己生活的环境也没多大区别,正想感叹一句的时候才发现沈巍没有跟上来。

“怎么了?”见沈巍面色沉重,赵云澜又折返回去走到对方身边。

“你看到的那个人……是我弟弟。”沈巍沉默半响,终于把心里积压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Tbc


评论(82)
热度(250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