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完结篇】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十八】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哎你说,我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赵云澜坐在餐桌前抱着饭碗,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能过上天天被沈教授伺候的日子,还真是享不尽的福分。”

“快吃饭吧。”沈巍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赵云澜,他心里还在犯愁赵云澜眼睛的事情。

“话说夜尊最近在特调处待遇受了不少委屈啊,你不过去看看他?”赵云澜想起什么,忽的提起了夜尊。

“没什么好看的,那是他罪有应得。”沈巍立马就换了一副铁面无私的语气。对面的赵云澜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弟弟现在这个样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没有好好教训过他造成的?”赵云澜难得一脸严肃,放下碗筷正儿八经地跟沈巍谈起了心。

“我……是我管教的不够,这次给你们添麻烦了。”沈巍满脸写着自责,纵使夜尊闯了那么多的祸端,可沈巍也确实没有真正责罚过弟弟,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这唯一的亲人,对方闯了祸,自己就带他受过,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想到日子久了却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赵云澜倏地笑了笑,“你这样要算是麻烦的话,那最好给我多来几打,好好地烦烦我这一辈子。”说完话锋一转,“还有,我刚刚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责骂过你弟弟,他才会变本加厉的恶作剧,想要引起你的注意。”

沈巍本就不善于处理这些人情世故,听赵云澜这么一说更是云里雾里,赵云澜大概也是想到了沈巍肯定理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便又解释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我小时候呢也是特别的叛逆,因为一些事情痛恨我爸。他当时是特调处的上司,日理万机的从来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跟我聊过,我整个童年面对的都是我爸的冷脸,别说是褒奖了,就连我闯了祸,他都不愿意看我一眼。这之后呢,我就故意去闯更大的祸,想着哪怕是惹我爸生气揍我一顿也好,至少我还能知道我爸是在乎我的。”

赵云澜顿了顿,往嘴里捱了一大口米饭,嚼了两口吞下去之后才又慢悠悠地说道,“所以你越是不去理会夜尊,他就越是偏执顽劣,你是他唯一的亲人,这件事必须由你去开导他,等你想好了就去看看他吧。”说完突然咧嘴一笑,“奥还有,你要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揍他一顿也行,就当是替我揍的,那个臭小子当时可是把我耍得团团转,必须得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沈巍望着赵云澜,突然有些庆幸对方看不见,所以他才能红着眼眶听完这一席话。脸颊的咬肌忍不住抽动了两下,沈巍抿嘴一笑道,“好,我听你的。”

叮叮——

赵云澜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林静?怎么了?特调处有什么事吗?”赵云澜摸索着接起电话,听到那头林静说了什么,突然就一脸玩味地笑出声。

“怎么了?是找到救治眼睛的方法了吗?”沈巍顿时紧张起来。

“还真让你猜对了,只不过,这个治好眼睛的方法,得我们两个亲自去拜访拜访夜尊了。”

林静打电话过来说,夜尊告诉他们赵云澜的眼睛有得治,只不过得赵云澜和沈巍亲自去求他才行。

 

“好久不见啊,小云澜。”夜尊显然就算被关押在审讯室也依然自在得很,见到赵云澜和沈巍一来就立马来了精神。

“是啊,好几天不见,还真有点想你了。”口无遮拦的夜尊和没个正型的赵云澜放在一起,两个人硬是谁也不甘示弱,你来我往的几句话就仿佛是关系铁到同穿一条裤衩的铁哥们一样。

夜尊看了看赵云澜脸上的墨镜,“当个瞎子感觉如何?”

“挺好的,你看我这新造型,是不是很帅?”赵云澜当真就大大咧咧地聊了起来,丝毫不见任何生气。

夜尊见惹不恼赵云澜,冷哼了一声把重心又转向了沈巍,“黑袍使大人也别来无恙啊。”

“你说你知道治眼睛的方法,是什么?”沈巍不想跟夜尊牵扯其他,干脆开门见山。

“眼睛?哦,那个啊,是我骗你们的。”夜尊歪着头,脸上挂着顽劣的笑容,“我就是想看看,你们脸上从希望变成绝望的样子,会不会很有趣。”

沈巍一口怒气憋在胸口,夜尊从前惹的祸事太多,他都可以不去计较,大不了代替夜尊去赔偿人家,可现在出事的是赵云澜,事到如今夜尊甚至还不知悔改,沈巍转手唤出长刀就要砍下去,却被赵云澜早一步出声喊住了。

赵云澜坐在一旁,就算眼睛看不见,他都能感受到沈巍升腾的怒气,耳边传来长刀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时就连忙喊了出来。伸手摸索着把沈巍拽到自己身边,凑到对方耳旁小声道,“还记得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那些吧?你要是真的打,用手揍就是了,别下手太狠。”说完拍了拍沈巍的肩膀,又摸着桌子走到审讯室另一端的夜尊旁边,附耳说了几句什么,这才直起身子,“我这儿一会儿还有事,你们兄弟两个难得相聚,好好坐下聊一聊吧,我先走了。”

 

赵云澜一走,审讯室倒是顿时安静了下来,沈巍没有坐下,只是站在一旁,夜尊心里不舒坦,想想又开始了他的调侃,“想不到堂堂黑袍使大人,被一个人类驯得这么服服帖帖啊。”

见沈巍没有理会自己,夜尊这劲头就上来了,“哎我就想问问,你这么喜欢他,怎么没把他给办了啊?还临时标记?堂堂黑袍使居然只敢临时标记别人,你这说出去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夜尊在沈巍耳边喋喋不休了半天,终于没词儿了的时候,沈巍才终于肯开金口,转头看着那张跟自己酷似的脸道,“这些年来,对不起。”

单单三个字就把夜尊给钉在了那里,大概是消化了好久才终于有些结巴地接话,“哟,今天什么日子?黑袍使居然也有道歉的一天了?”

“除了道歉之外,我还有一件东西要给你。”沈巍走了两步,站在夜尊面前。

夜尊仰头看沈巍看得累了,见对方走过来,也不甘示弱地一并站起来,“哼,黑袍使是想送给我什么好东西啊?”

哐——

夜尊嘴角轻蔑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下一秒就被沈巍一拳揍飞了出去。

是哥哥对于弟弟迟到了好久好久的教训。

夜尊觉得自己牙都快被打掉了,不知道是飞出去的时候撞到了脑袋还是什么,大脑当机了好一阵子,才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的黑袍使,这么久了,这还是哥哥第一次对自己动怒。

“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可以说给我听。”沈巍半垂着眼睛,这话似乎是酝酿了好久才终于不怎么熟练地说出口,说完如释负重地转身要往门外走去。

“喂!”夜尊喊住他,两个人又沉默了大半天之后夜尊才别别扭扭地嘀咕了一句,“长生晷,能治眼睛。”

夜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沈巍这件事情,大概是因为赵云澜临走之前凑到自己耳边说的那句,“会撒娇的孩子得到的糖,永远比只会哭闹的孩子得到的多。”

在沈巍走出审讯室之前,夜尊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需要用你的力量抵消赵云澜体内的侵蚀,也就说,你得拿自己的命去跟他共享。”

沈巍回头看了一眼夜尊,嘴角总算是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谢谢你,弟弟。”

“嘁,恶心死了。”夜尊满脸厌恶地背过身去,最后那句值不值得终究是没问出口,想起那天在地星的赵云澜,估计这黑袍使的答案也会是一样的。

“没想到夜尊的方法居然真的管用。”赵云澜在历经了十几天的失明之后总算是重见天日,伸着懒腰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肴,想到眼睛好了之后就不能每天都吃到沈巍做的菜了,突然就有种捶胸顿足的惋惜,“沈巍啊,你说我要是一直看不见,你会不会照顾我一辈子啊?”

“我不许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沈巍皱着眉头,转头看着赵云澜,“你身体刚刚恢复,我再陪护你最后一天。”

“最后一天……,哎,我还真是福薄。”赵云澜舔了舔嘴角,结果沈巍递过来的饭,咧嘴一笑道,“既然是最后一天,那你晚上也别回去了,今晚还是住我家吧。”

沈巍耳根一红,自从赵云澜失明,他这几日就一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可突然听到对方一提,还是会没来由地脸颊发烫。“好。”

 

赵云澜半夜被尿急憋醒,前几日因为眼睛看不见,他都没怎么敢多喝水,生怕晚上起夜的时候吵醒沙发上的沈巍,结果今天因为眼睛康复被特调处拉着去喝了一顿庆功酒,这会儿功夫终于憋不住了,麻溜地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厕所跑,却无意中瞥见厨房的灯还亮着。

“怎么?大半夜的,饿醒了?”赵云澜笑着调侃站在厨房里的沈巍。

对方闻言猛地颤了颤身子,仓皇之间回过身,手中的刀子却不小心被撞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当啷一声有些刺耳的声音。

赵云澜眯起眼睛,意识到脸色被吓得煞白的沈巍并不是为了半夜起来找吃的,余光瞥到沈巍藏在身后的那只手,赵云澜上前疾走了两步一把将对方的手腕拽到身前,却被手腕上触目惊心的血口子吓了一跳。

“你别想着瞒我,为了治好我的眼睛你到底都做了什么?”赵云澜一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抬眼瞪着沈巍,他一瞬间想通了为什么长生晷能够治好自己的眼睛,长生晷是能够共享生命的,而自己能够得见光明,一定是沈巍牺牲了自己的一部分生命来抵消圣器对他的反噬。

“我……”沈巍咽了口口水,他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释,而且显然赵云澜已经猜出了实情。

 

“很疼吧?”赵云澜瞬间就湿了眼眶,深吸一口气别开视线,没去看沈巍。

“幸好……”沈巍蹙着眉动用能量将手腕上的伤口愈合,才抬头对着赵云澜纯纯一笑,“幸好,我已经伤惯了。”他毕竟是黑袍使,伤口能够迅速愈合,愈合了之后,就不会痛了。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那道血粼粼的伤口仿佛划在了赵云澜的身上,他不值得沈巍这样,自己的眼睛也好,上次误食了药也好,都是他自己不小心所致,他不想让沈巍再因为自己而背负上重担。

“值得。”沈巍答得迅速,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感恩戴德?三跪九叩?!”赵云澜情绪瞬间就爆发了出来,他不想让自己和沈巍之间的关系上再添加进任何的“亏欠”二字,上次误食了药之后他好不容易抚平了沈巍心中的亏欠,可现如今背负着这个重担的又变成了两个人,赵云澜不想随随便便欠沈巍一条命,更何况在这种负担之下,自己的真心一瞬间倒成了一种变相的要挟,自己每往前走一步,无形之中都像是报恩一样的可笑行为。

“我……”沈巍红着眼眶,喉结上下滚了滚,他见不得赵云澜陷入痛苦,而这种痛苦又是自己造成的。赵云澜当然不会责怪自己,可沈巍知道,这件事若是不能解决清楚,赵云澜一定会在这种痛苦中越陷越深。沈巍闭上眼睛,最终迟疑再三,决定把胸口中沉积了好久的话说出来。

“你不用觉得亏欠我什么,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所以我愿意。”被赵云澜讨厌也好,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赵云澜也罢,若是能摸消掉赵云澜心中的亏欠,那沈巍自当愿意。

赵云澜背对着沈巍,沈巍也看不到赵云澜的表情,墙头钟表指针的声音在这死寂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清脆。

赵云澜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咔哒咔哒的,秒针再划过一整圈就是12点整。“明天开始,你不用再做特调处的顾问了。”

沈巍捏紧了拳头,这个最终判决终究还是落下来了,手腕上的伤口虽是好了,可胸口却猛地划出一道口子,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被赵云澜赶走的准备,但当事实真的来临,却发现纵是他黑袍使也难以抗住这份痛苦。

 

这个告白来的太迟了些,赵云澜有些赌气似的想要整一整总是闷不吭声的沈巍,他很想知道沈巍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自己费了那么大周章折腾到现在,又是以身试药又是往沈巍家里安摄像头的,到底是图什么?明明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两个人愣是傻呵呵地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

赵云澜回头看着沈巍,结果被对方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完全就是一副被遗弃的小动物模样。赵云澜强忍着笑,拆开一支棒棒糖走到沈巍面前,没等对方说话便抬手塞到了对方口中。

“甜吧?”

沈巍愣了愣神,看着赵云澜眨了眨眼睛才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甜。”

墙上的指针咔哒一声,刚好指在12点上。

赵云澜看了眼时间,回头舔了舔嘴角凑到沈巍脸边,在极近的距离下冲沈巍一乐,“甜就多吃点,毕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特调处处长夫人了。”


(正文完)

后续车试读——

沈巍叼着糖一脸懵懂地看着赵云澜,显然并没有听懂刚刚话中的意思。赵云澜颇为无奈地闭眼叹了口气,“我的黑袍哥哥哎,我,赵云澜,早就对沈教授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了,懂了吗?”

沈巍眨了眨眼,眼角总算是泛起了点笑意,大概是终于明白了赵云澜的意思,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给惊得说不出话。

舌苔上的棒棒糖甜得发腻,可沈巍喜欢。

赵云澜觉得这幅样子的沈巍可爱得有些过分,故意软着身子凑了过去,“既然这样,不如,今晚沈教授就别那么委屈睡沙发了,陪我去床上睡呗?”赵云澜本是看沈巍呆呵呵的,想要逗逗对方来着,没成想对方听完这句话瞬间脸就红透了脖子根。

之后的内容是本子特供啦~不网络公开~

详情请戳我


评论(65)
热度(2691)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