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雷狮同学,堂堂Alpha居然连Omega的醋都吃?

【四十四】雷狮同学,堂堂Alpha居然连Omega的醋都吃?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金,这……不太合适吧?”安迷修尴尬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种请求?而且还当着格瑞的面??

“咦?为什么不合适?”金歪着头丝毫没有察觉到餐桌上跌宕起伏的危险气息。

“话说,这样做的理由是……?”安迷修深信坐在这个餐桌上的整整一票人,全都跟自己一样无法理解金的脑回路,所以就干脆问了出来。

“理由的话……是因为想做个测试!”金一本正经的模样仿佛真的只是想做一个什么学术性研究一样。

“测试?什么测试?好玩吗?我也想做!”佩利只顾着低头吃肉,对餐桌上发上了什么毫不知情,只是听到有测试于是满怀着好奇心举手踊跃报起了名,“哎呀!痛痛痛——帕洛斯你踢我做什么?”

桌子下面帕洛斯抬脚踹在了佩利的小腿骨上,“闭嘴吃你的肉。”这个傻大个,是看不到刚刚雷狮和格瑞投射过来的可以杀人的目光吗?

 

“那测试的话……你为什么不拿格瑞做实验呢?”安迷修尝试着把包袱抛给格瑞,明明这里有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拿自己开刀?他几乎能感受到来自格瑞和雷狮的死亡凝视。

“格瑞不行!”金摇摇头果断拒绝掉了安迷修的提议,毕竟跟格瑞已经证实过了确实会心跳加速,金想知道的是跟别人亲亲的时候是不是一样的,还是只有格瑞才是特殊的,所以这个测试如果选格瑞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然而这个想法只有金自己才知道,在别人眼里看到的可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格瑞这是被金讨厌了吗?气氛越来越不妙了啊,帕洛斯偷瞄了一眼格瑞。

坐在凯莉旁边的格瑞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隔着八丈远都能感受到对方周身的低气压。

“那为什么选我啊?”安迷修欲哭无泪,抛出去的包袱无形之中被金一把甩了回来,而且还更加沉重了起来,安迷修现在彻底不敢把视线转向格瑞那边了,不只是格瑞,雷狮那边的视线也盯的让人锋芒在背。

“因为安迷修你人最好了!所以我想着如果拜托你的话,你肯定会答应的!”金这话说的没错,安迷修在帮助同学这件事上,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不行!”雷狮双手抱在胸前斩钉截铁的替安迷修做出了决定,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咦?我没说要亲你啊。”金的视线终于从安迷修身上转移到斜对面雷狮的脸上,话一出口就把雷狮的怒气值点燃到更上一层的高度。

“……我是说,亲安迷修不行!”雷狮铁黑着脸,要不是因为安迷修在座位下面死死拽着自己的衣角,估计早就冲出来拎起金的领口把他丢到食堂外面了,他才不管格瑞那个护金狂魔是不是在旁边。

“我亲安迷修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金歪着头反问道。

“你说为什么?!”雷狮挑起一边眉毛,这个臭小子,故意找削吧??

“啊?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啊。”金纳闷的挠了挠头。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雷狮强压着火气,一时懒得跟金理论,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何况雷狮做事从来都是由着性子,讲道理这东西不过是弱者才会做的事情。

“哎——?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金某种程度上一针见血的能力大概要比在座的所有人都要高一些。

餐桌上大概有那么两秒钟死一般的寂静。

一旁的帕洛斯和凯莉几乎要忍不住站起来给金鼓掌了,有时候真的不知道金到底是童言无忌还是大智若愚了,一脸纯真无害的在熊熊烈火上面泼一大桶油,这种事情也就只有金能做得出来了,而且也只有金敢做得出来。

局外人都知道金只是无心的一句话,但是在雷狮眼里这根明晃晃的挑衅没什么区别。

雷狮一向定力还算可以,只不过今天本来心情就极度不爽,又加上现在金无意识下说出的字字诛心的几句话,可谓杀伤力极大,一瞬间雷狮骨子里的那股所谓的孩子气也猛地蹿了上。

“臭小子!不想活了我送你一程啊!”雷狮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便要去拎金的衣领,结果半路被格瑞拦了下来。

“你碰他试试。”格瑞低沉着嗓音,用力捏着雷狮的小臂。

“你以为我不敢揍你?”雷狮像一头发作的猛兽,回瞪着眼前的人。

几乎在格瑞用力捏上雷狮小臂的同时,卡米尔也跟着站了起来,随时准备着一旦打起来绝对会第一时间帮雷狮一把。

格瑞和雷狮还有卡米尔猛然间散发出的强Alpha的信息素几乎压得周围的人喘不过气,食堂本就是个人多的地方,一瞬间以安迷修他们这个餐桌为半径,周围十几米的人都停止了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额……雷狮?”安迷修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周围,抬手轻轻拉了一下对方的衣角。“金又没有什么恶意,不如我就……”

“你敢?!”雷狮绷着青筋睨眼看了看一旁的安迷修,硬生生把对方的后半句话给吓了回去。他知道安迷修这种老好人心里在想什么,然而看到安迷修皱着眉头有些难受的样子时,想起大概是因为自己所发出的信息素的缘故,半响恶狠狠的甩开格瑞的手,“管好你自己的人,不然下次连你也一起揍。”

 

等一会儿离开这个该死的食堂了一定要变本加厉的在安迷修身上找补回来才行。雷狮想着又瞪了安迷修的方向一眼,安迷修即使没有回头,后背都出于本能地激起一层汗毛。

帕洛斯坐在桌子的一角,此时此刻只想着给安迷修点一首凉凉了。他非常了解雷狮的心理,确切的说,他很清楚雷狮和卡米尔这兄弟两个人的逆鳞,虽然平日里并没有经常跟雷狮一起行动,但是自己的室友毕竟是卡米尔,一个一旦牵扯到和雷狮有关的事情就雷厉风行的娃娃脸Alpha,在有人踩到逆鳞时,这兄弟两人脸上夜叉一样的表情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看雷狮的脸色就能知道,金这随口的几句话,大概要害安迷修遭殃好几天了。

 

“吃饱了吗?”雷狮垂眼看着安迷修,字里行间里带着压抑的怒气。

“……饱了。”安迷修咽下一口口水,这顿饭的后半段,自己的心思压根就没在吃上,坐在一旁的雷狮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dan,全程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哪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安心吃得下东西的?安迷修头皮发麻的把筷子放下,想着自己一会儿是逃回宿舍还是逃回教室,待在雷狮旁边的话,估计真的会死的很惨的吧?

“走。”

“咦?!”

雷狮二话不说扯起安迷修就把人拖着往食堂外面走,速度快到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站在食堂外面了。

“我们去哪儿?”安迷修忐忑的看着雷狮的背影,手臂被雷狮钳制着根本挣脱不开。

前面的雷狮也不吭声,因为他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只是想着赶快离开食堂那个让人透不过气的地方,直到走到足够远的距离之后,雷狮才停下脚步猛地转身。

身后的安迷修猝不及防的就撞在了雷狮的胸口里,刚想离开时雷狮的双手已经环了过来将他牢牢地圈在原地。紧接着脖子上就传来一股刺痛,雷狮避开了安迷修后颈的腺体,只是单纯的泄愤一般的狠狠咬着对方的锁骨。

“痛!……”安迷修吃痛的颤抖着,本能的想要推开雷狮然而却只能感受到对方越来越收紧的胳膊。

安迷修看不到雷狮的脸,不知道对方的表情,只能感受到对方尖尖的牙齿终于慢慢地松开,炽热的舌尖舔吮着刚刚被咬过的地方,大概是被雷狮咬出了伤口,舌尖舔过的地方有些灼痛。

“雷狮……我……”安迷修试图说点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一直保持着现在这个暧昧的姿势又担心一会儿会不会有人路过。

“闭嘴。”雷狮把脸埋在安迷修的颈窝里下了命令,声音里倒是颇有些像吃了亏的小孩子一样。

安迷修乖乖闭了嘴,任由雷狮抱着,因为对方高了自己一头,所以安迷修的脸刚好在对方宽厚的肩膀处,略微思索了一下,安迷修抬手轻轻拍了拍雷狮的肩膀。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闷闷的,从安迷修的脖颈处传来,酥酥麻麻的震颤着。

“嗯?”

“以后除了我,不许让任何人亲你。”

“啊?”

“也不许让任何人抱你。”

“你在说什……”

“不许让任何人碰你。”

“等等,我……”

“别人跟你说话也不行。”

“哎?”

这个家伙……是在吃醋吗?安迷修有些惊讶的看着雷狮,一瞬间突然觉得面前的人有些可爱,居然连金的醋都吃吗?

“你这是吃醋了?”安迷修忍着笑意调笑道。

“只是在宣布所有权而已。”雷狮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安迷修,扬起对方的下巴就亲了下去。

“唔……放……嗯……”安迷修急促的拍打着雷狮的肩膀,这个家伙每次接吻都根本不给自己留换气的机会,气喘吁吁地红着脸皱起眉头看着对面一脸餍足的人。

“你是要谋杀吗?一点换气的时间都不留。”

“好啊,那我们不如再来多练习几次。”雷狮笑意盈盈地半眯着眼,说着便又凑了过来。

“咦?!等……哈……我不是……这个意思……唔!”

 

 

Tbc

 

猎物法则已经十五万字啦!

过几天想印个本子出来 

想做个统计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要呀QwQ

会把完整结局全部印在本子里的~


评论(255)
热度(1575)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