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是居北】——最近太忙写不完啦 先发出一小段甜饼给你们!

消失太久没有产出都不好意思来lof了( ・´ω`・ )

————

“上车。”

白宇一扬手,丢过去一顶印着粉色小草莓的头盔,见龙哥呆愣了两秒才忙不迭去接,头盔在对方手里颠了两下终于勉强拿稳,显然对那个少女气十足的头盔不太满意,眉头微蹙着抬眼看过来。

“做什么?”

“带你去兜风。”白宇咧嘴一笑,招了招手把龙哥拽过来,将那顶被龙哥打心底里嫌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头盔扣在对方脑袋上,仔仔细细地系好龙哥颌下的纽扣。

 

白宇温热的指尖游走在自己的脖颈间,激得他后背起了一层细密的汗毛,刹那间有那么五秒钟的走神,他在想,倘若自己是一只猫的话,现在会不会忍不住发出呼噜声。

 

龙哥靠在山顶的栏杆上,秋初的夜晚微微泛冷,倒是没了夏日的那份潮湿闷热。

白宇知道他不吸烟,便兀自点了一根叼在嘴里,尼古丁的气味随着干爽的山风飘散在空气中,被稀释得只剩一点好闻的薄荷香,再抬手去抖落烟灰的时候,衣袖之间摩擦着带出一点淡淡的机油味。龙哥吸了吸鼻子,这些原本他最讨厌的气味,现如今聚集在面前这个人身上,反倒是平添了一股莫名的安心。

“你今天带我出来,就是为了看星星的?”龙哥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宇的侧脸,星星虽美,可他还是不相信白宇会是个如此有情调的男人,按照他往日的风格,现在两个人应该是坐在电脑面前打游戏,自己百无聊赖地窝在转椅里看白宇苟个二十分钟才对,末了还要强行冠上一个带自己“躺赢”的勋章。

“本来今天是约好带我初恋情人过来的,我找不到她,那就只好带我最好的兄弟来了。”

 

龙哥眼神黯了黯,有些僵硬地勾勾嘴角,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协调一些,抬起拳头轻轻擂在白宇的臂膀上,“初恋情人?谁啊?作为最好的兄弟你都没跟我提过。”话说出口才觉出酸味,酸出十里地还能余味绕梁的那种。

白宇还在一边顾自伤春悲秋,深深吐出一口烟圈道,“我5岁那年遇见过一个小姑娘,个子矮矮的,扎着小辫儿,卷着黄头发,穿着一件粉色的碎花小裙子。”说完蜷起手指轻轻敲了敲龙哥手里那个粉嫩的头盔,转头对着龙哥咧嘴一笑,“她的眼睛很好看,睫毛又长,我一眼看到她,整个魂都被勾走了。”说完才有些惊奇地顿了顿,“哎我突然发现,龙哥你的眼睛也很好看啊,跟我那个初恋情人的眉眼倒是十分相似。”

龙哥眨了眨眼睛,眼底缀着点点星光,白宇看得有些入神,半响才面色微红尴尬地咳了两声移开视线,“当时约好了长大之后带她去山顶看星星,只可惜啊,我没能找到她,是我失约了。”

龙哥看着白宇,一时间甚至忘记了眨眼,冷飕飕的山风把眼球吹得有些干涩,他恍然想起7岁的时候,总是被母亲打扮成小女生模样的自己,还有当年那个跟他年纪相仿却总是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挡在自己身前护着自己的小男孩。半响抿了抿嘴角,像是在极力压制着要溢出的笑容,转头看向夜幕中最亮的那颗星星道,“他会知道的,你没有失约。”

白宇闷闷地应了一声,说到底也是孩子气,伸了个懒腰又突然轻松起来,挑着半边眉毛问道,“我记得那个小姑娘临分别的时候说她爸让她去学散打,你说,哪有人的爸爸会让那么小的女儿学散打的?她会不会是因为不喜欢我所以才故意编了个理由?”

龙哥半含着笑意,抿着嘴角没说话,低头看了眼手里那个粉嫩嫩的头盔,突然觉得有些可爱,乖巧地戴在头上拍了拍停靠在一旁的机车,“走吧,不是约好了还要去坐摩天轮吗?”

“奥!”白宇掐灭烟头下意识应了一声,往龙哥那边走了两步才猛然顿住身形,“你怎么知道还有摩天轮?”


评论(44)
热度(1157)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