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雷安】与君作恶一百次【一】——电车痴汉篇

(o゚▽゚)o  开个新篇!试着写个雷安的一百种恋爱场合 都是甜饼】

全员恶人雷狮×电车痴汉安迷修

-老虎屁股摸不得,狮子屁股摸得摸不得?

-如果说作恶是违背骑士道精神的话,那对恶人作恶,算不算是一种正义?

————

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内容是去电车上摸一个人的屁股。

当这个惩罚环节落到安迷修头上的时候,坚守骑士道的他痛心疾首地对天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不然就永远交不到女朋友。

凯莉用鼻腔表达了对安迷修这个毒誓的嗤之以鼻,放在别人那里兴许是个残酷的誓言,然而在安迷修这里,或许不发誓也一样找不到女朋友。

“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换一个惩罚规则?”安迷修憋红了脸,违背君子道义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怎么?你的骑士道精神教育你做人可以出尔反尔?”凯莉一语中的,踩着安迷修的痛点毫不留情地就怼了回去。

安迷修语塞,玩游戏之前他是当着众女士的面,拍着胸脯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玩得起就输得起来着,鬼能想到自己会被安排到这种惩罚内容?

“嘁——还天天说自己是骑士来着,说话都不算话,”艾比嘴巴噘得老高,“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不不不,艾比小姐请听在下解释,我……”

“要反悔吗?”安莉洁在一旁,语调一如既往平平淡淡的,也不知是跟凯莉一样开了嘲讽模式还是单纯的平铺直叙,反正这句话飘到安迷修耳朵里,基本就相当于一柄四十米的大长刀刺进身体了。

安迷修红着脸,在女士面前出尔反尔,不是他的骑士之道,可在电车上擅自摸别人屁股,那更不是他的骑士之道。

“喂,别婆婆妈妈的,再等你一会儿我们都要到终点站了,你做好决定没?”凯莉抬头看了一眼报站的液晶屏,十足的不耐烦。

安迷修吞了吞口水,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抬起头来,“只要摸一下屁股就可以是吗?我……我可以摸男性的吗?”

“随便你咯。”凯莉耸了耸肩膀。

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安迷修看着自己颤颤巍巍的手,去摸女生的屁股是万万不能的,如果是男性的话……负罪感多少能小一些吧。

安迷修正拼尽了全力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的时候,一旁突然传来一阵糟杂。

 

“喂!你!对,说的就是你,起开,给我们老大让位置!”有棒球棍敲击地面的声音,安迷修寻声望过去,就看到两米开外的地方一个金色头发人高马大的少年,龇牙咧嘴地对着电车座椅上规规矩矩的中学生模样的人大吼大叫。

金发少年身旁还跟着三个人,为首的那个看起来拽八五万地揣着兜,俨然一副等着那个学生给自己让座的模样。

“这、这是我、我的座位,凭什么让。”中学生坑坑巴巴地,缩在座位上反驳道。

“嘿,你是不是找揍?给我们老大道歉!”

 

正义感瞬间爆棚的安迷修立马就坐不住了,蹭的一下站起身来,衣服袖子却被人拉住了。

“凯莉?别拦我,我要过去教育教育这帮恶人。”

“没打算拦你,”凯莉叼着糖,勾了勾手指让安迷修凑近了些,“你说,如果作恶是违背骑士道精神的话,那对恶人作恶,算不算是一种正义?”

“啊?”安迷修突然有些迟钝,没弄明白凯莉的意思。

“我是说,摸屁股,”凯莉扬起大拇指指了指那个为首的恶人。“对付这些恶人的话,游戏规则一样有效。”

醍醐灌顶一般的安迷修一拍大腿,对啊!既然必须要选一个人摸屁股的话,那干脆选个恶人,岂不是一举两得?

“我去了!”安迷修走得毅然决然,自然是想要给在座的三位女士留下一个英雄不问归路的形象,只不过正值晚班高峰,电车里人挨着人,安迷修这英雄路走得极为艰难且毫无霸气,不过这倒是为他的复仇大业创造了机会,人太多,安迷修的手伸到那个恶人头子的屁股上来回摸索的时候,对方并不能第一时间逃开,硬是被安迷修摸了个透彻,才略显僵硬地扭过头来看到始作俑者。

恶人头子一旁有个带着帽子的少年,他的站位要好一些,显然从安迷修的咸猪手伸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加以阻拦,只是带着颇为迷茫的表情看着安迷修心安理得地摸了个爽。

“卡米尔,你发什么呆呢?”金发少年问过来,被叫做卡米尔的人回头压低帽檐说了些什么,安迷修没听清,然而下一秒那个金发少年就替他解答了。

那人用冲破苍穹的音量大吼了一声,“什么?!老大被人摸了屁股??”

全车人在听到这声爆呵之后非常统一且迅速地扭头看了过来,而那个时候,安迷修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

周围的人迅速退散出一个直径半米的空间,显然并不想跟这个电车痴汉扯上半毛钱关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个……我可以解释……”安迷修脸已经是青色的了。

比安迷修脸更青的,是那个几近铁黑色的恶人头子。

对方带着浓重的低气压,身高上又比安迷修高出些许,硬是将安迷修逼退到电车门板上。

 

他,雷狮,活到现在,从来都是他对别人耍流氓,绝对没有别人对他耍流氓的份。

今天,在这大好的春光下,被一个不认识的毛头小子,摸了屁股??

而自己在电车里摩肩接踵的状况下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摆脱自己屁股上的咸猪手,还让对方摸了个爽??

五味杂陈已经不能形容雷狮现在的心情了,硬要说的话,惊涛骇浪大概更合适一些。

“解释呢?我听着呢。”雷狮把手撑在电车门上,将面前这个“色狼”整个圈在身前。

“我……那个……”安迷修求助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凯莉,而那三个人,仿佛压根儿就不认识自己一般,头凑着头在欣赏新做的美甲。

“对恶人作恶是正义的!”安迷修大概是脑子被门挤了,冷不丁扔出这么一句话来。

“啊??你是不是想死?”

“雷狮,别动怒,”后面冒出一个脑袋,脸上嘻嘻哈哈地,笑起来有些像狐狸一样狭长的眼睛在安迷修身上扫了扫,抬起胳膊毫不客气地搭在了雷狮的脖子上,“有话可以好好说嘛,别动粗。”

安迷修热泪盈眶地看着新冒出来的这个和事佬,感谢的话还憋在嗓子里没来得及出口,对方眉眼一弯又接了一句,这话是对着安迷修说的。

“我们恶人有条规矩,摸了别人的屁股可是要一辈子负责的。”

“什?!……等等”安迷修梗直了脖子,“你们恶人都这么讲究的吗?”

“是啊。”狐狸眼的家伙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揽在雷狮脖子上的手臂。

“那……”安迷修面露难色,有些狐疑地打量了一番面前那个拽八五万的恶人头子,心里飞速地打着算盘,既然自己坚守着骑士道,那对方也一定有他们不能破的原则。

师傅说过,真正的骑士要以己度人。

“我会对你负责的。”安迷修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电车刚好穿过隧道口,迎来一束暖黄色的阳光,雷狮这才看到对方莹亮亮的眼睛,义正言辞到就差写着“正义”两个大字了。

 

“……”将安迷修框在双臂之中的那人沉默了几乎一个世纪,才终于噗得笑出声来,头顶上的低气压不见了,倒是换上一副食肉者的姿态,一扬下巴道,“好啊。”


评论(22)
热度(594)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