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Alpha地盘神圣不可侵犯

【四十六】臭小子,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Alpha地盘神圣不可侵犯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不能亲啊?”金歪着头,“难道不是朋友之间都可以做的事情吗?”

“这个……要怎么说呢,”紫堂有些窘迫的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银爵,“接吻这种比较亲密的动作,是只能跟自己喜欢的人,”紫堂说到一半顿了顿,想起金似乎还不能分清朋友之间的喜欢和恋人之间的喜欢,所以便补了一句,“就是恋人之间才可以做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喜欢银爵吗?”金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

“哎?!”紫堂一口奶茶没咽下去差点噎在嗓子里,怎么突然问出这么直白的问题?下意识害羞的想反驳,但是又想到银爵就坐在自己旁边,紫堂红着脸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挤出两个字,“是的。”

金这时候脑子转的倒是突然快了起来,想起刚刚银爵不让自己亲紫堂的反应,又问向一旁从刚刚开始视线就没离开过紫堂的银爵,“那你也喜欢紫堂吗?”

“当然。”这边倒是没有半分的迟疑扭捏,连回答的时候眼睛都没有从紫堂身上移开分毫。

“哇!那你们岂不是互相喜欢!”金突然兴奋的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打心底的替紫堂感到高兴,“好幸福!那你们以后会有小孩子吗?我记得紫堂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嘛。”

“啊?!”小孩子?!金考虑的也太过于长远了吧??紫堂倒吸一口冷气,缩了缩脖子把手里的奶茶放回了桌子上,生怕金再说出什么一针见血的话题呛自己一嗓子。

 

“当然会有。”银爵像是在回答什么小学数学一样,不带任何思考的就脱口而出。

“不不不,”紫堂红着脸打断了银爵,“我只是个beta而已,生育率很低的,所以很难会有小孩子。”说到这个,紫堂不止一次的因为自己的性别而感到自卑,既不是可以独当一面的Alpha,又不是稀有珍贵的Omega,只是个平庸的beta而已,连被喜欢的人标记这种事情都无法做到,所以他总觉得自己亏欠了银爵什么,毕竟像银爵那样的人,随便找个伴侣都要比自己这种人强一百倍。

“没关系,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可以一直做到你怀yun——”

“哇啊啊啊你不要在公共场合说出这种话啊!”紫堂手忙脚乱地抬手堵住银爵的嘴巴,这个人,总是不分场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让人脸红耳赤的话。紫堂尴尬的回头对着金解释道,“他只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做到怀?怀什么?”金大睁着眼睛,显然并没有听懂银爵的话。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银爵丝毫没有理会金,把紫堂的手拉到自己身边,“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紫堂羞窘着脸,金还在看着啊!有时候还真的是很佩服银爵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自己的想法。

“哇,你们感情真好!好羡慕你们。”金双手托着腮一脸憨笑的看着对面两个人。

“你跟格瑞感情不是也很好吗?”紫堂有些纳闷金为什么会觉得羡慕,他跟格瑞可是公认的两小无猜天生一对。

“只是朋友之间啦,格瑞已经有心上人了,我就算再喜欢格瑞,也不能去打扰他嘛。”一想到这件事,金瞬间又沮丧了起来,胸口那股莫名其妙的抽痛又跟着涌了上来。

 

“我觉得这件事,中间是有什么误会吧,格瑞既然亲了你,说明他也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做,所以有什么心事的话,不如直接去跟格瑞谈一谈?”

金回宿舍的路上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紫堂对自己说的那句话,这种事情,真的可以跟格瑞说吗?说了之后会不会对格瑞造成困扰?而且格瑞有心上人的话,为什么要亲自己?难道真的有什么误会?

不过说起来,格瑞的嘴唇真的好软。一想起食堂的情景,金情不自禁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要是能再亲一次就好了。

半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的金突然腾的一下脸就红到了脖子根,不行不行不行,格瑞只是把自己当成好朋友而已,怎么能对格瑞做那种事情!

——可是真的好想再亲一次,一次就好。

咦!等等——这种想要亲他的心情,难道就是紫堂说的恋人的喜欢?金抚着胸口砰砰跳动的心脏,又开始了,一想到格瑞有关的事情心跳就猛地加速。

所以朋友之间的喜欢跟恋人之间的喜欢到底有什么不同?如果说恋人之间是想亲对方的话,那朋友就是不想亲亲?而且跟心跳速度似乎也有关系?

朋友的话——“哎呀!”

“嘶——臭小子,你走路能不能看看路?”

想心事想的出神的金确实没有看路,而跟金撞在一起的雷狮自然也没有看路,不然两个人在撞上的时候不至于发出那么大的响声,只不过雷狮可不是那种犯了错会第一时间承认的人,稳住身形发现对面被自己撞在地上的家伙是金的一瞬间,所有的锅便自然而然地甩到了对方身上。

安迷修在一旁听声音都能感受到两个人撞的多痛,连忙把被雷狮撞倒在地的金扶了起来,“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啧,我也被撞到了,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雷狮不满的看着安迷修细心的检查着金刚刚支撑在地上的手掌和小臂。

“你这不是好端端站着吗?何况你刚刚也没有看路吧?”安迷修没忍住拆穿了雷狮,确切的说,雷狮走在路上的时候向来都不是好好看着周围路况的那种人。

“哈哈,我没事的,怪我刚刚走神了没有看前面。”金倒是大咧咧的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没事人一样的踮起脚把胳膊搭在雷狮的肩膀上,“我相信雷狮肯定也只是不小心,对吧?”

雷狮侧开身躲掉了金搭过来的胳膊,刚刚在食堂跟这个臭小子的账还没有算清楚,现在又突然蹦出来,雷狮的火气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消散干净,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一会儿金这个家伙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就让他领教一下什么叫Alpha的地盘神圣不可侵犯。

 

“对了!正好找你们有事,你们现在方便吗?”金大概永远都察觉不到从雷狮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他只顾着刚刚撞上之前脑子里想的事情——朋友的话,应该就是不想跟他亲嘴,而且心跳也不会加快对吧?

“不方便。”雷狮没等金话音落下就扯过安迷修径直往反方向走去。

“哎哎哎——?就几分钟!”金不屈不挠的又追了上去,然而雷狮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顺带还瞥下一句,“没空。”

金追了一段之后叹了口气,想着安迷修迟早会回宿舍的,便对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喊了一声,“安迷修,那一会儿我在宿舍等你!记得早点回来~”

结果话一喊完,雷狮意外的猛地停下了脚步,拽着安迷修又大步流星的走了回来,“今天安迷修不住宿舍,以后也不会回宿舍住了。”

“咦?那我住哪里?”安迷修一脸惊讶的看着雷狮。安迷修家距离学校可是有很大一段距离的,若是走读的话就太不方便了。

“住我家。”

“我不。”

 

雷狮怒瞪着安迷修,两个人脸上都满满的写着“决不妥协”四个大字。一脸状况外的金站在一边,目光在雷狮和安迷修之间来回徘徊,搞不懂自己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为什么这么困难。

“金,我们回宿舍。”安迷修没理会雷狮,有些赌气的转头看向金,不明白雷狮为什么突然对金有这么大意见。

“不行。”雷狮横跨一步干脆拦在了安迷修前面,鬼知道回宿舍之后金那个臭小子会不会对安迷修做什么,就算是Omega也必须提防才行。

“……”安迷修清楚雷狮的性子,他不同意的事情,僵持一整天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金,那不然有什么事那就在这里说吧。雷狮你在一旁看着,这总行了吧?”

雷狮冷哼了一声没说话,把头别向了一边,勉强算是认同了安迷修的提议。

 

“其实就是简单的几个问题啦,不会太久的!”金双手合十有些期待地搓了搓,“不过需要安迷修认真回答。”

“那当然了。”安迷修微微诧异的笑了笑,好奇金会问出什么问题。

“第一个问题,安迷修你喜欢雷狮吗?”

“……”安迷修张了张嘴准备回答问题时才意识到,怎么是这种问题……??

在听到问题的瞬间,雷狮愣了几秒后瞬间换了一副面孔,从满脸不耐烦变成了好整以暇的带着微笑注视着安迷修。

“我们换个问题可以吗?”安迷修头皮发麻的请求道。

“换一个?那……你有没有亲过雷狮?”金眨着大眼一脸天真,然而问出的每个问题都咄咄逼人到让安迷修喘不过气。

“……”

“要认真回答啊安迷修同学,你自己答应过的。”雷狮在一旁揣着兜提示着,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Tbc

 

继续打个小广——告~ 《猎物法则》本宣预售详情请戳我  

                            预售地址:请戳这里~ 

ps:之后会开银幻的单独番外~银爵太苏苏苏苏了! 

感觉银爵更像大型食草动物,就是那种看起来有点凶猛但其实非常温柔又很专情的感觉!麋鹿Alpha的感jio【什么鬼】

评论(80)
热度(1380)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