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居北】养虎为患——幻乐之城小丑衍生(五)

打手朱一龙×黑道大佬白宇  黑手党双A设定

 前情 【一】 【二】 【三】  【四】


 ————

白宇从来没跟别人一起生活过,人生的前二十几个年头几乎一直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冷不丁突然多出一个人来,本以为多多少少会有些别扭,毕竟跟这个同居对象也只是打过几次照面,真要说熟识,那还真不如酒吧门口那只隔三差五去蹭吃蹭喝的大橘猫。

“该有的我这儿都有,你就当自己家,缺什么跟我说。”白宇的住处虽然大,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常年疏于打理,顺脚把前几日替换下来的衬衣踢飞到床下,有些尴尬地回过头来,“家里有点乱,你将就着。”

有些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坐在城东黑手党第一把交椅的宝座上,背地里却早已积攒了五天的臭袜子,说的就是白哥。

龙哥微微歪了歪头看着床下快能召唤神龙的脏衬衣们没说话。

“接着!”再抬头时是白宇迎面丢过来的被褥,“家里就一张床,这几天得委屈你睡沙发了。”

白宇家里自然没有客房,黑道大佬可没热情到在自己家里准备个客房出来,因为压根儿就没有这种不时之需,好在沙发够大,白宇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躺下两个龙哥也没问题,这才转身指了指一旁的侧门,“那儿是洗手间,你……”白宇顿了顿,抬手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两下,“你脸上那些玩意儿不考虑洗掉吗?反正五爷也知道之前的事情是你干的了,没必要躲着藏着了。”

龙哥显然有些愣怔,既没同意也没反驳,似乎在想些什么。

正如白宇所说,他脸上那些油彩确实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可时间太久,仿佛已经习惯了这幅妆容,如同一张人皮面具,早已经切身切肤地接纳了它的存在,突然有天让他卸掉,反倒像是失去了一层护盾一般,有些不适应了。

 

白宇像是看穿了龙哥的心思,冷不丁凑近到面前来,舌尖冒出来半截舔了舔嘴唇,笑得颇为俏皮,“不如这样,在我这儿的时候你就卸了,等有事出门你再画上,你现在跟着我混,总得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吧?对我要是再藏着掖着,多不合适。不然等哪天你突然卸了妆,我这个做上司的都不认得你,那我太没面子了,你说是吧?”

见龙哥没吱声,脸上倒也没有表露出嫌恶之色,白宇又细细打量了一番对方的眉眼,心下愈发地好奇了起来,他想知道这个家伙在这层面具下面到底隐藏了一张怎样的脸,一个身世成谜看起来文文弱弱却又武力值爆表,能一不小心打死五爷十几个打手还能没留好力做掉大块头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到底该长了一副怎样粗狂豪迈的面孔,白宇脑子里一时间没能形成一个具象的画面,索性一把揽住对方的肩头继续游说,“再说了,你这几天住我这儿,大半夜的起来去厕所,就你这张脸在屋里晃荡,太吓人了。”

这次好像终于稍稍打动了对方,龙哥眨了眨眼,看着洗手间的水龙头发呆。

“你看你这一身血污,昨晚又折腾了一宿,干脆进去好好洗一洗,记得避开伤口。”白宇轻轻拍了拍龙哥的后背,将对方推进洗手间,“你先洗着,我去给你拿干净衣服。”

见龙哥当真乖乖地进了浴室,白宇脑子里冷不丁又冒出一票鬼主意,他转了转眼珠子,转身去拿了一条短浴巾过来,顺手拿走了龙哥换下来的旧衣服,一边煞有介事地转头对着浴室帘子后面喊道,“你脏衣服我丢掉了啊,新衣服给你放这儿了。”

白宇虽直,但并不影响他对同为男性的龙哥的身材所产生的好奇心,在医院的时候龙哥光裸着上半身,但也被纱布缠了个结结实实,更何况那时候白宇的心思也不在这些歪点子上,光是想办法应酬五爷就耗费了他大半的脑力,现在风头过了,白宇也乐得清闲。现如今龙哥对于他而言,除了收了一个称心的弟兄之外,还像是不小心偶得了一件牛逼轰轰能够大杀四方的新武器,这种新奇感,是巴不得里里外外从头到脚都要细细研究一遍的急不可耐。可对方毕竟是个大活人,不是什么器具,他又总不能直言让人家乖乖坐下来给自己好好钻研一番,所以也只好另辟蹊径来打探打探这人的“底细”。

 

白宇听着浴室的水声,靠在沙发上悠哉地哼着歌,手上的麻醉开始退了,有些隐隐作痛,事实证明人长着五根手指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现在缺了一根,怎么看都有些别扭,那枚尾戒现在带到了右小指上,乍一换多少有点不适应。

他抬起手,正手反手地来来回回看,试图把四根手指看出一点残缺美来,可惜并没有。他猛地想到浴室里的龙哥,这人平日里总是把脸涂抹成这样,会不会也是因为长相有缺陷?所以才不以真面目示人。

毕竟像这种身手不凡的设定,若是脸上不留几道狰狞的疤,都觉得不够排场。

万一真是这样,那自己强行让人家卸掉妆面,会不会有些不太人道?白宇霎时内疚了起来,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坐起身来,左思右想都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非常不妥当,趁水声还没停,白宇跑到卧室抓了两件衣服,悄声闪进浴室,中间有层帘子隔着,想着偷偷换掉那条浴巾也不会被发现,这样对方就算真的长相崎岖,至少洗完澡出来不用尴尬地只裹着一条浴巾跟自己坦诚相对。

长得丑的白宇也不是没见过,就算龙哥真的丑到惊为天人,白宇多少也还有自信不让自己表现得太明显。

白宇前脚刚踏进浴室,手还没来得及拎起那条浴巾,帘子那头的水声就断了,龙哥哗啦一声拉开帘子,正一手抹着脸上的水珠,差点就跟白宇撞个满怀。

 

白宇大概做梦都没想到,堂堂城东黑道顶头大佬的他,有一天会鬼鬼祟祟偷跑进男人的浴室被抓个现行,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就太掉价了。

 

“咳……那个,我担心刚刚的衣服不太合你身,进来给你换一件。”白宇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虽没有经历过这种尴尬程度的场景,但大风大浪也见得多了,好歹是城东之主,不小心撞见一个男人的裸 体总不至于跟什么血腥场面相提并论,白宇干咳一声干脆大刺刺地仰起头来,一脸镇定地看过去。

白宇这镇定有多大强装出来的成分不知道,龙哥那边倒是货真价实地坦荡荡,对于白宇出现在自己浴室里丝毫不为所动,脸上的油彩被冲洗干净,湿漉漉的头发上有水滴滚下来,一路垂到下颌,额前挂着几丝湿发,有细小的水珠岌岌可危地坠在末端,龙哥眨了眨湿哒哒的睫毛,捞过浴巾擦了擦脸,顺手把额前有些碍事的头发捞到脑后,把好看的额头和眉眼一并都展露出来,见白宇抓着衣服呆愣愣地看过来,盯着自己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龙哥这才多少觉得有些别扭,侧了侧身子开始擦后背,有些较深的伤口医生叮嘱过不能碰水,显然他努力去避免了,可或多或少还是牵扯到了一些,有血水渗出来,转动胳膊的时候时不时会牵动到伤口,白宇看到对方的咬肌因为疼痛而微微抽动了几下,这才恍然回神,目光不自然地飘向天花板,“浴巾给我,我帮你擦吧。”

说是白宇手受伤了行动不方便,缺个保姆才让龙哥搬过来住的,现在反倒是白宇拿着浴巾小心翼翼地避开龙哥背上的伤口轻轻擦拭着水渍,到底谁是谁的保姆一瞬间有些混淆,白宇大概也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内心只剩下一片震惊,“这人身材也忒他妈好了点儿。”

 

男人的嫉妒心蹭蹭蹭地往上窜,隔着毛巾都能感受到对方后背纹理清晰的筋肉脉络,怪不得之前酒吧老板说这人虽然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倒是空有一身力气,留他在店里干点粗活重活好使得很。

这能不好使吗?白宇啧啧嘴,暗想着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大块头的脑袋他也能拧下来。到时候别人问起来,就若无其事地来一句,“没留好力,不小心拧断了”,倍儿有面子。

 

“谢谢。”白宇还在那儿自顾自遐想的时候,龙哥倒是侧过身去套上了干净衬衣,白宇的衣服穿在龙哥身上还是显得有些小了,胸口的扣子紧绷绷的,叫嚣着这人身材过于优秀实在承受不来。

龙哥规规矩矩地扣好纽扣,这才回过头来对着身后的白宇粲然一笑,把白宇笑得一愣。

若说刚才因为场面一度很尴尬所以没有看清龙哥的长相,这会儿功夫也该看得十分清楚了。

过度姣好的身材上面还顶着一张过度精致的脸,白宇差点就悲鸣出声,痛心疾首地暗骂一句老天不公。头着十分钟之前自己还担心人家是不是相貌丑陋不敢示人,现在看看还真——他妈讽刺。

白宇忍不住又仔仔细细品了一番对方的容貌,先前被丑不拉几的油彩覆盖着,白宇确实没仔细观察过,现在除去了被涂抹得黑洞洞的眼窝,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暴露了出来,白宇没出息地在心里想起一句小学生都会背的课文,“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按理说天天糊着一层厚油彩的人皮肤都好不到哪里去,可这么近距离地看过来,白宇忍不住想问一句龙哥,那油彩是不是什么新型海藻护肤面膜,糊了那么久的油彩,现在卸干净了,白嫩嫩的皮肤上还泛着点红光,白宇吞了吞口水,对方在自己心里的形象瞬间从面目可憎变成了吹弹可破,一时间还真有点百感交集。

 

 

Tbc


评论(40)
热度(89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