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

开个新篇~学园paro 全员学生设定 主巍澜  是甜饼

双校草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什么鬼)

————


在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个魔法,当你过度念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在下一秒或是下一个转角,不经意间遇到你正在想念的那个人。

 

赵云澜本是不信这种拿来哄骗小女生的心灵鸡汤的,这种话多半也只有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才会相信,以及那种万年不被桃花运眷顾的家伙,就比如说他的铁哥们儿之一,林静。

“你能不能稍微收一收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谈恋爱那么有意思吗?”赵云澜挑着眉毛,掏出一根烟正准备点上,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把烟和刚从兜里拿出来的火机一并收走了。

“校园内部禁止吸烟,说多少次了。”

赵云澜眼睁睁看着祝红把他的烟拦腰截断,一扬手,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烟和打火机就一并被销毁在了墙角垃圾桶的肚子里。

“喂喂,这可是天台,老师又看不着,我知道你是学生会的,可凭咱俩私下这交情,你就不能让我偷偷放松放松?”赵云澜瞥见祝红胸口明晃晃的学生会徽章,咧嘴冲她一乐,试图用自己的美色贿赂一下这位学生会干部兼铁哥们儿之二。

“我这叫秉公执法,大公无私。”祝红蹙起眉头,“再说了,吸烟对身体不好。”

“我看你啊,这叫公报私仇,咱俩上辈子一定是冤家路窄。”赵云澜啧啧嘴,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地看着垃圾桶的方向。

“我跟你能有什么仇?”祝红嘀咕了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林静,“你俩聊什么呢?”

“恋爱史。”林静嘿嘿一乐,招呼祝红坐下来,“来坐,我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出了一套爱情占卜魔法,百试百灵。”

“就你?还有爱情史?中国历史上存在时间最短的朝代还撑了八十多天呢,来,让我采访你一下,你从出生到现在,谈过几天恋爱?十个手指头够数吧。”赵云澜这一开嘲讽模式,嘴上功夫了得,尤其是对林静,那绝对是句句一针见血。

“你可闭嘴吧。”林静气结。

“我看你们俩,这是典型的得不到的永远在躁动,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祝红没忍住笑出声来。

 

赵云澜那可是公认的龙城第一帅,明地里追他的人和暗地里暗恋他的人加起来,能排出五里地去。这么打个比方,平日里他们三个一起去食堂吃饭,隔三差五就会遇到几个有心人士刻意安排的“偶遇。”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能遇到同一副面孔三次,祝红和林静每次都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轻叹一口气,只能怪身边这位赵云澜个人魅力太大。

“你俩怎么了?”只有赵云澜后知后觉,看旁边两个人同时叹气,还纳起闷来。不过这事儿也怪不得赵云澜,因为他的重度脸盲症,来一个忘一个,来一对忘一双,仿佛脑子里缺个零部件,对于记住路人脸这种事情难于上青天。

恋爱中的小女生沉迷于那个校园爱情魔法,上赶着要跟赵云澜制造转角遇到爱情的“偶遇”,奈何这位贵公子是鱼的记忆,标准的过脑就忘。

倒是林静仿佛也是中了什么bug,上帝造人的时候估计是打翻了装桃花运的瓶子,一股脑全倒给了赵云澜,到了林静这里就像打印机里没墨了似的,这恋爱的橄榄枝永远都抛不到他头上。林静学习成绩不错,偶尔也会有小学妹过来找他补习,然而真的就是单纯意义上的补习,纯粹的社会主义三好学生情怀,不掺杂一丝丝杂念那种。

关于这件事林静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在是个不认命的主儿,虽然屡战屡败,但也没气馁过。只不过这种事儿不比较还好,可偏偏自己的铁哥们儿是赵云澜这种人神共愤的设定,这一来二去参照之下,真的是说不出的凄凄惨惨戚戚。

“说起来,红姐你是怎么回事?”林静有次觉得好奇,忍不住问出来。祝红虽说没有赵云澜那么夸张,但是追求者也不在少数,好几个条件都不错的,可祝红就是不点头,别人送过来的花和礼物,连看都不看。都说红姐眼光高,看不上,可也不至于一个都看不上。

祝红正眯着眼睛靠在天台栏杆上晒太阳,闻言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远处的赵云澜,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缓缓深吸一口气,怂了怂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肩膀道,“没那个兴趣。”

打那之后林静再没过问过这件事,他觉得自己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是自己眼前这位,明明喜欢得要死要活,可偏不说出来,放眼全校,能每天待在校草赵云澜身边,那是多少情窦初开的万年少女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然而祝红就被赵云澜一个“铁哥们儿”的定义给死死钉在了爱情的大门口,进,进不去,出,出不来。

林静好几次就在想,如果他是祝红,肯定一脚踹掉赵云澜去找个好人家双宿双飞了,可谈恋爱就像人在江湖飘,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

 

然而赵云澜也并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至少在老师眼里,他是个让人非常头疼的存在。

吸烟喝酒逃课打群架,凡是差等生的那些恶习赵云澜样样精通,不仅如此,学习成绩也是常年稳居倒数第二,但他并不是因为学习不好,而是故意为之,每次考试都只做第一道题,哪怕第二题考的是一加一等于几,他也绝对不会多填半个字。校长拿他没辙,几次叫来校长室谈心,语重心长地跟赵云澜谈人生,明明天天跟祝红和林静混在一起,一个学年第一,另一个好歹也是成绩处在上游的优等生,怎么就不能受点知识分子的熏陶,依旧是雷打不动的倒数。

最后无奈只下只好搬出叫家长这座大山,赵云澜没忍住在校长室噗嗤一声笑出来,“校长您放心,就算我考倒数第一,赵心慈也绝对不会来的。”

赵云澜跟赵心慈父子关系不和那是素来已久的,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管叫几次家长都没用。家长都不管,学校要是再死拽着这个问题不放那就有点狗拿耗子的意味了,发展到最后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走走形式的训话还是必须要有的。

 

“老大,这次的考试成绩贴出来了,要去看看吗?”林静叼着半瓶酸奶招呼前座的赵云澜。

赵云澜还没答话,一旁的大庆先开口了,“老赵的成绩稳着呢,还用得着去看?一个他一个烛九,倒数第二倒数第一全给包揽了,我赌一包小鱼干儿,这次肯定还是老样子,没跑儿。”

“一包多没有彩头,有本事来十包,万一老大发挥超常考了倒数第三呢?”林静嘻嘻哈哈地开起了玩笑。

“十包就十包,”大庆一拍桌子,把小鱼干呼啦一下子全部堆在桌面上,“我就不信咱学校还能有人跟烛九那个二傻子一样并列倒数第一第二。”

“嘿,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像是在骂我呢?”赵云澜一巴掌拍在大庆脑袋上。

三人正闹着的空档,一张成绩单从赵云澜身后递了过来,还有祝红半是惊讶半是嘲讽的调侃,“不错啊赵云澜,历史性进步,居然从倒数第二考到倒数第三了。”

“恩??”三人同时一愣,林静和大庆对视了一眼,蹭得一下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把抢过了那张成绩单,赵云澜把脑袋挤进两个人中间瞄了一眼,拍了拍林静的肩膀,“行啊林静,你这嘴巴,有当预言家的潜质。”

林静咧嘴一笑,伸手到大庆面前,“十包,愿赌服输啊。”

“靠!”大庆没忍住爆了声粗口,痛心疾首地看着林静把自己的小鱼干搜刮一空,愤愤地抖了抖那张成绩单,他倒要看看那个跟烛九一起倒数前茅的是何方神圣。

“这个叫沈巍的家伙,是谁啊?”成绩单上出现了大庆没见过的人名,他虽然没有记全学校里所有人的名字,但总归都是有点印象的,唯独这个名字是第一次见到,这人跟烛九的成绩都是零分,并列全校倒数第一,直接促成了赵云澜荣升一个名次。这个叫沈巍的,就是导致大庆损失十包小鱼干的罪魁祸首。

“听说是新来的转校生,昨天才来学校报道,所以没有参加上次的考试,结果考试成绩导出的时候把他给忘了,系统查不到他的成绩就默认成了零分。”祝红给大庆解释道,顺便瞥了一眼自己的成绩单,依旧是不负众望的全校第一,有些得意地稍稍翘了翘嘴角。

“转校生?哪个班的?我要去会会他,害我丢了十包小鱼干,我得让他赔给我。”大庆坐在桌上嚷嚷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躁动,大庆伸长了脖子探过头去,“不会是转来我们班吧?”

 

“咦?这人是谁呀?”

“转校生?新来的?”

“哇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哪个班的哪个班的?”

“是个帅哥!祈祷能来咱们班。”

“他叫什么啊?咱们学校终于不是一枝独秀了,现在有两个校草了。”

 

门口瞬间聚集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学生,赵云澜忍不住看过去,然而却被黑压压的人群挡住了。那个传说中的转校生并没有转到自己班,而是被安排到了隔壁。

赵云澜在八班,沈巍在七班。

赵云澜没那个闲情雅致特意跑去对面见识见识这个新来的大帅哥,倒是大庆撸起袖子拽着林静跑到隔壁门口凑起了热闹。

“怎么?你不去看一眼?”赵云澜四仰八叉地摊在座椅靠背上,抬头看着祝红,教室里的人都起哄出去围观了,只剩下祝红和自己待在原地。祝红没好气地看了眼没心没肺的赵云澜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她对隔壁那个新来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度,明明两个人也从没有过什么交集,可偏就对这个素未谋面的沈巍喜欢不起来,甚至还带着些许排斥的心情,祝红想不通,最终归为了是女人的直觉在暗示自己这个转校生不是什么善茬,需要多加提防。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被教导主任气急败坏地赶回教室,上课铃都响了教室里却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影,全都堆在七班门口感叹这个新生的盛世美颜。

“老赵,我觉得你这龙城第一帅的称号有点危险啊。”大庆被班主任拎回来之后就坐在赵云澜旁边小声嘀咕。

“怎么?真有那么好看?”赵云澜轻笑出声,笔杆儿在修长的手指上转起了花。

“大庆,他可是让你损失了十包小鱼干的男人,这么快就开始投靠敌军了?”坐在后排的林静用笔尖捅了捅大庆,说完转头对着赵云澜比了个大拇指,悄声说道,“老大放心吧,我去看了一眼,就是个四眼书呆子,没你帅。”

“林静!给我好好听课!”讲台上飞下来一个粉笔头,大概是没有算准距离,直直就冲着赵云澜飞了过来,赵云澜歪着身子一躲,那粉笔头不负众望地砸在了林静的脑门儿上。

“老大你不仗义!”

 

 

诚如大庆所说,赵云澜不再是龙城第一帅,变成了龙城并列第一帅,另一个人,自然就是隔壁班的沈巍同学。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居然还给这两个人凑了一副对子,一个放荡不羁笑点低,一个文静内敛禁欲系,横批——龙城双璧。

赵云澜终究没有主动去隔壁一探究竟,但两个班就隔着一堵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上课下课之间,总归是能遇到的。

 

然而沈巍这个转校生,初来乍到又相貌出众,自然而然就成了新兴宠儿,再加上不管是说话还是办事都带着点成熟稳重气,为人随和,半点毛病也挑不出,女生缘和男生缘都水涨船高,平日里一到课间休息周围就挤满了人,就连去个厕所都是被一群男生拉帮结伙簇拥着进到洗手间的,三天过去了赵云澜愣是一次都没能窥见这转校生的庐山真面目。

以至于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校长室门口,按照学校惯例,每次考试成绩在倒数前十的学生都要被点名通报,请到校长室喝茶顺便写一份检讨,赵云澜自然也不例外。

欧阳校长临时有事出去了人,不在办公室里,赵云澜毕竟是这儿的常客,干脆就大摇大摆推门进去给自己找了个座位。

门口传来烛九愤愤不平的抱怨声,“凭什么啊,我跟那个沈巍都是零分,怎么他就倒数第二我还是倒数第一?”

“这都是按照姓名首写字母排序的,沈巍第一个字母是S,你烛九是Z,怎么着你都得排在最后面,这事儿你得跟你祖爷爷理论。再说了,你不是每次都是倒数第一吗?男人嘛,大度一点,放宽心。”大庆嘻嘻哈哈地安慰他,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偷笑,虽然他也在倒数前十的名单里,但显然早就跟赵云澜一样,把校长训话当成了家常便饭。

“哟,老赵,来这么早?”大庆一进门就看见赵云澜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座位,便顺手拖了个凳子过来坐在赵云澜前面,“想好这次检讨怎么写了吗?”

赵云澜一咧嘴角,跟大庆异口同声,“知道错了,下次还敢。”

凑在一室的几个人哄然笑出声来,好在校长不在,不然非得被这些学生气出心脏病不可。

门口传来几声敲门声,校长室一群人颇有些诧异地看过去,历来学习成绩差的人,都没有进校长室之前先敲门的良好习惯。

赵云澜清了清嗓子,学着欧阳校长的口吻应了一句,“进来吧。”

又是一阵大笑,门被推开半截,门口站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学生,一看就是中规中矩的优等生,带着个圆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脸倒是精雕细琢得好看,赵云澜虽说是个重度脸盲,看谁都是一副生面孔,但门口那人倒是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赵云澜没忍住多看了两眼,脑子里冷不丁就蹦出个名字来——沈巍。

 

 

 

Tbc

手痒忍不住还是想写巍澜的爱情故事!所以开了个新篇

【养虎为患】也会继续更哒 不用担心! 不出意外大概是明天?


评论(43)
热度(650)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