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居北】养虎为患——幻乐之城小丑衍生【九】

打手朱一龙×黑道大佬白宇  黑手党双A设定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 

“对不起,我……”龙哥眼神里突然突然慌乱起来。

白宇摆了摆手,身子往前探过去,把胳膊压在餐桌上,整个人凑到龙哥面前,脸上倏地绽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不如,你就在我家多住一阵子,等帮我慢慢适应了这些东西在哪儿之后,你再回去,怎么样?”

看到龙哥忙不迭点了点头之后,白宇暗自得逞一笑,毕竟强留一个打手无缘无故住在自己家太久,说出去总有点别扭,临时编造个理由出来就顺理成章多了,虽然有点欺负人,但总归比失去一个做饭好吃会打扫家务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的贴身打手要好。

 

龙哥第二天就又把脸上糊满了油彩,那张着实耀眼的脸像是昙花一现,白宇有点惋惜,他把自己陷进沙发里,盯着龙哥那张小丑面具一样的脸好一阵子,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问出了声,“你怎么又把脸搞成这样子了?”

龙哥愣了愣,想着明明是白宇昨天自己说的,觉得小丑这张脸看起来更顺眼一些,怎么睡醒一觉之后反而给忘了,可这种话又不好直说,不然反倒像是在埋怨白宇一样,龙哥沉吟了半响回道,“我……更习惯这张脸一些。”

白宇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追问,他俨然已经忘光了自己昨天赌气一般随口说出的那句话,权当是龙哥带着小丑扮相习惯了,卸了妆反而不适应。想着总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就让人家冷不丁入乡随俗,那花里胡哨的油彩,他想带着那就带着吧。

 

一晃过去大半个月,白宇依旧大言不惭地嚷嚷自己还没有适应过来,龙哥只好任劳任怨地继续留宿在这里,等着白宇不知道要过几个世纪才能记住家里的物件都放在哪儿。

只不过日子一久,倒是彻底习惯了两个人生活,白宇几乎再也没出去吃过饭,有几次弟兄们喊他一起出去吃东西,也只是匆匆打个招呼,一溜烟人就跑没影了。

白哥这个大金主不在,阿良琢磨着自己太久没有打牙祭,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得隔三差五吃顿好的才行,有次趁白哥还没走远,便眼疾手快地追了上去。

“白哥!”

“你跟着我做什么?不去跟他们吃东西吗?”白宇拉开车门,一条腿才刚迈进去。

“跟着他们吃不到好的,跟着白哥才有肉吃。”阿良搓搓手,他倒是想看看,白哥天天不跟弟兄们一起吃,脸上倒是日渐白嫩了起来,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白宇给滋润成这样,这天天满面红光的,要么是爱情的滋润,要么是美食的滋润,只有这两种可能,没跑儿。

阿良琢磨着应该是前者,就上次在白哥家看到的那个小白脸,他也不是非得要跟着去当个电灯泡,但美色当前,谁还不想多看一眼了。就算美人不在,那至少还能跟着白哥蹭一顿好吃的,思前想后之下,这一波血赚不亏。阿良拽开另一侧的车门,死皮赖脸地坐进了副驾驶,抬头看着白哥,满脸写着我不会下车的,您看着办。

白宇挑着眉头,没好气地骂了阿良一句怎么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阿良油嘴滑舌,大言不惭地回道,“我这叫下梁不正上梁歪,多亏了白哥平时教导有方,才能让我如此优秀。”

“嘿,这几天没修理你是不是皮痒了?”

“没有没有,”见白宇准备抬手打人,阿良嘻嘻哈哈地往车门的方向挪了挪身子躲到安全距离,忙又换了个话题,“白哥,咱们一会儿去哪儿吃啊?”

“回家吃。”

“啊?”阿良有点发懵,“最近总找不到你人,你都是在家吃的?”

“对啊。”白宇发动车子,没有听出阿良话中的震惊。

“白哥你还会做饭??”阿良脑补了一出白哥围着围裙拿着砍刀剁菜的家庭主夫的模样,画面冲击力有点大,惊得阿良一个寒颤就抖了出来。

“不是我。”白宇一乐,颇为神秘地冲阿良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是上次那个小白脸?”阿良不死心,他求知欲本就旺盛,一看白哥卖关子更是好奇了起来。

“小白脸?”白宇思索了大概五秒钟,才反应过来阿良说的应该是卸妆后的龙哥,冷不丁那股子别莫名其妙的扭劲儿又窜了上来,白宇沉默了一会儿,瞥了个谎出来,“不是。”

阿良明显有些失望的神色挂在脸上,他还以为去白哥家还能再看一眼上次那个好看到令人发指的家伙,之所以用“好看”来形容,是因为严格来讲,那人也不是单纯的帅气,长得帅的男人阿良不是没见过,但是“好看”的定义就不太一样了。

“那上次那个小白脸……”阿良想问那小白脸去哪儿了,什么时候能再来白哥家,可话一出口又担心自己表现的过于热情,毕竟对方很有可能是会发展成未来嫂子的人。

“被我藏起来了。”白宇咧嘴一笑,没再理会阿良,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没有说谎,龙哥把脸上图上油彩之后丝毫看不出他原本的长相,说白了也只有白宇知道龙哥就是那个惊为天人的小白脸,现如今龙哥就算在自己家也一天到晚画成小丑的模样,阿良跟着回家吃饭看到的也不过是画着小丑面具的龙哥,绝对不会联想到龙哥和小白脸是同一个人。

这样看来,那个小白脸被白宇藏起来了,也确确实实没什么错。

“哟,白哥你这还金屋藏娇啊。”阿良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揶揄道。

“别瞎说,我能藏什么娇?”白宇抬手捣了捣阿良,被阿良笑着躲开,一边还唏嘘着调笑,“白哥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

“恋爱的酸臭味。”

“滚下车。”

“别别别,至少让我吃顿饭再走。”

 

阿良跟在白宇后面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有些惊讶白宇直接抬手去敲门。

白宇揣着兜等龙哥开门,转头看到阿良正盯着自己。“怎么了?”

“没什么。”阿良努了努嘴巴,把视线转到了别处,他只是想起有次去医院看望酒吧大叔,那个爱唠叨的家伙说过一句话。

当一个从来都是自己拿着钥匙开门回家的人,突然有一天习惯了不带钥匙,而是敲门等待的时候,这个人才算是真正有了一个家。

先前阿良总觉得这句话是扯淡,但是现在看来,倒是稍微能理解了一点。

只不过阿良这点遐想并没有坚持太长时间,在龙哥顶着一张怪诞夸张的小丑面具拉开门的一瞬间就破灭了。

“啊!!”阿良正出神,思绪还没来得及拽回来,迎面撞上这么一张脸,一下子没忍住惊叫出声,还跟着哆嗦了一下,把一旁的白宇吓了一跳。

“搞什么?”白宇抬脚轻踹过去,“一惊一乍的。”

阿良惊魂未定,意识到对方是那个害白哥断了一根手指的家伙之后,一肚子不满的情绪就表现了出来,进屋换了鞋就开始跟在龙哥后面抱怨,“我说你,怎么还不走啊?这都半个月了,天天赖在白哥家里,还有啊,你说你在家干嘛还把脸上抹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吓不吓人?就算不吓到我,吓到白哥也不行啊。”

龙哥被阿良这连炮珠似的抱怨给愣在原地,眨眨眼睛隔了好一会儿倏地一笑,“菜都做好了,一会儿要凉了,去洗洗手过来一起吃吧。”

“……”阿良吃了一剂哑炮,瞬间收了声,鬼使神差地居然真的调头去了洗手间。

“厉害啊龙哥。”白宇看着阿良果真乖乖地去洗手,差点忍不住给龙哥鼓起掌来,“我当初可是用了个把月的时间才彻底收了他,你一句话就管用了?”

对方嘴角上的油彩直直画到耳根,也不知道是真的在笑还是只是妆面的问题,但白宇看到龙哥眼角弯了弯,“可能是因为饿了吧。”

 

“这菜,真的能吃吗?”阿良一脸嫌恶地用筷子挑起一个鱼头,在知道是龙哥下厨之后,他就满是狐疑,仿佛那汤盆里的不是剁椒鱼头,而是那个被龙哥失手杀死的大块头的脑袋。

“你尝一口就知道了。”白宇托着腮,他没有动筷子,因为想欣赏一下一会儿阿良脸上的表情变化。

果不其然,在阿良用一根筷子捻起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的时候,白宇仿佛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出精彩绝伦的表演。

“日……”阿良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到处讨生活了,肚子里没多少墨水,这种时候只能发出这种文盲式感叹,但也已经足够了。白宇强忍着笑意,然而整个桌子都在跟着他一起抖,阿良面子有点挂不住,可在座的一个是自家帮派老大,另一个是能徒手拧断大块头脖子的人,这不是个能让他放肆的地方,憋了半天,脸上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终于吐出一句,“勉强……还算……好吃吧。”

 

“再来一碗。”阿良第三次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起初尴尬的神色,大言不惭地仰着脑袋把碗筷往龙哥那边一递,白宇终于忍不住伸手一把扣住了阿良手里的空碗。

“你是猪吗?”

“白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阿良伸出舌头勾走了嘴角的菜渣,砸吧了两下嘴,“之前出去下馆子你不一直都让放开了吃的吗?”

“那……是因为……”被阿良这么一提醒,白宇也突然意识到了其中的别扭,“龙哥就做了这么点,都被你吃光了我们吃什么?”

“没关系不够吃我可以再去做。”龙哥倒是及时应声,把白宇堵了个哑口无言。

阿良对白哥扬起个胜利的神色,转头冲着龙哥咧嘴一笑,见对方愣了愣才猛然想起自己跟这个小丑不对付,面部肌肉抽搐着把咧出去的嘴角给强行拽了回来,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听到白哥说的了吗?下次多做一点,就这几个菜怎么够吃?万一哪天再有人来吃饭,你总不能让我们白哥饿着吧?”

 

教训完了,阿良一缩肩膀换了一副神色,双手合十搓了搓,对着白宇谄笑道,“哥,明天我还能过来吃吗?”

 

 

 

Tbc


评论(44)
热度(70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