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二】

学园paro 全员学生设定 主巍澜 甜饼向

马上2019了还在为镇魂落泪 这个故事就当做是大战之后的全员转世吧 

相信所有人都在平行世界里好好的(;д;)

前情【一】

 ————

总有一种人,你事先听说过他的名字,可从未见过本尊,之后某次机缘巧合下遇到了一个人,明明旁边没有人引见,但却下意识就猜到了那人姓甚名谁。

沈巍就是这种,就仿佛一瞬间全世界只有他能衬得起这个名字。

赵云澜翘着二郎腿细细打量着门口那人,用不着自己去求证,旁边的大庆已经嘀咕起来,“这不是那个沈巍吗?他来做什么?”

沈巍看起来实在是过于三好学生,出现在这群人当中颇为格格不入,也难怪大庆觉得纳闷,半响众人才反应过来,他是倒数第二,虽然那个成绩只是因为学校的录入系统闹了个乌龙。

而且据说这个沈巍转校之前学习成绩还不错,这次估计是被负责点名通报的人给无差别对待了,所以才会跟他们这群货真价实的差等生坐在一起写检讨。

“来了都是客,既然来了那就坐一会儿吧。”赵云澜看出了沈巍的局促,抬手招呼着对方坐过来,举手投足间俨然把校长室当成了自己家。

“谢谢。”沈巍微微颔首,坐下之后对赵云澜轻声道了句谢,方才站在门口那种尴尬场面,他着实应付不来,好在有人招呼他坐下,其他人又各自聊起了天,那种让人窒息的局促才得以消退。

“不用客气,”赵云澜单手托腮,右手直直伸过去,“你就是沈巍吧?”

沈巍显然一愣,推了推脸上的镜框忙去握住赵云澜伸过来的右手,正打算握手郑重地做个自我介绍的时候,对方却只是轻轻跟自己击了个掌,接着笑着指了指自己道,“赵云澜。”

“你好。”沈巍抿起嘴角,扬着眉头,眉眼一弯给了赵云澜一个猝不及防的微笑。

赵云澜盯着对方的脸,意味深长地舔了舔嘴角,他突然觉得自己从龙城第一帅谪降为并列第一帅,若是因为面前这个人的话,倒也不亏。

“沈巍同学,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赵云澜软着身子凑过去,把下巴搁在小臂上,扬起眼睛看着这位新同学。

“请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会写检讨吗?”赵云澜眼珠子转了转。

“略微会一点。”沈巍没写过检讨,不过想来应该跟论文没什么区别,便点头应了声。

“那……你能帮我写一份吗?”赵云澜半吐着舌头,扫了扫下唇,眼睛从下往上看过来,带着点撒娇和恳求,甚至还暗藏着一些甜蜜的引诱。

沈巍喉骨上下滚了滚,这种视角下的赵云澜确实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扛得住的。

 

在学校里有三样东西最让人经不住诱惑,逃课,早恋,再就是赵云澜式致命撒娇。

看到沈巍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赵云澜倏地笑得更加灿烂了起来,抬手揽过对方的肩膀拍了拍,“够朋友!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喊我,哥罩着你。”

因为距离太近,一股温热的气息洒在沈巍的脖颈处,忍不住让他缩了缩肩膀,拉开了一点跟赵云澜的距离,他还并不是很适应跟旁人的近距离接触。

察觉出了沈巍身体上的僵硬,赵云澜平日里跟别人勾肩搭背习惯了,这才想起这位新来的同学兴许并不喜欢自己这般自来熟,迅速不动声色地退开一些距离,却也没有显得过分生疏,又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沈巍道,“你不用太紧张,你这次只是因为录入成绩出了岔子,又不是真的考了倒数,估计待会儿校长来了,就打发你走了。”说完又突然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见沈巍正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赵云澜继续开口解释,“就是觉得有点可惜,还挺想让你听听校长的老生常谈,咱们这个校长,每次考完试给我们开小会,开头第一句就没变过。”

“你听我给你学学啊,”赵云澜清了清嗓子,学着欧阳校长的样子扶了扶并不存在的老花镜,把眉头蹙成一个‘川’字,末了一指聚在校长室的众学生,“咱们这个成绩,不是一般的差,而是非——常差。”

大庆猛然爆笑出声,一边还拍着大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赵你学得也太像了!”

沈巍都没忍住笑出来,其他人更不用说,校长室顿时乱成一团,接着就听到欧阳校长的怒吼从门口传来,“闹什么?!赵云澜,是不是又是你在捣乱?”

“报告老师,是烛九干的。”

“赵云澜你放p——i……”烛九后半句粗口在校长的瞪视下硬是憋了回去。

“沈巍,你先回去上课吧,好好学习。”校长对待沈巍立马转了一百八十度的态度,仿佛生怕沈巍跟这群差等生坐在一起太久会被带坏。

“谢谢校长。”沈巍微微躬了躬身子,临走之前即将关上门的时候又偷偷瞥了一眼赵云澜,对方似乎也刚好看过来,视线撞在一起的空档对方冲自己调皮地眨了眨单边眼睛。

关上门的下一秒,沈巍还没来得及转身离开,紧接着便听到校长室里传来欧阳校长的声音,“咱们这个成绩,不是一般的差,而是非——常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态度端正一点!别笑了!回去检讨一人一万字!一周内上交!”

沈巍站在门外,脑子里霎时又出现了方才赵云澜的模样,终于没忍住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轻笑出声。

 

又是三天过去,大家的心思总算是多多少少从沈巍这个新宠儿身上转移到了别处,赵云澜偶尔路过七班门口,也终于能够直直透过窗户看到沈巍伏在桌前记笔记的侧脸,而不再是被簇拥着的繁荣景象,只不过门口过来偷看的小女生依旧络绎不绝,学校两大校草只有一墙之隔,七班和八班临界的那一快地方都快成了风景名胜。

能够同时欣赏到龙城双璧的真绝色,平心而论,确实养眼。

“这躁动的青春啊。”林静刚从外面回来,路过门口时候看了一眼凑在一起的三三两两的小女生,暗自啧啧嘴巴,深知有些东西是羡慕不来的,摇摇头抬脚准备踏进教室,却被人轻轻拍了拍肩膀。

“同学,可以麻烦你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的赵云澜吗?”

又是来送情书的吧,林静早八百年前就耳熟能详的套路,长期混迹在校草赵云澜身边,总是能隔三差五收到这样的搭讪,林静有些泄气又认命地回头,却发现身后站着的人是沈巍,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喊住自己的人是个男声。

“奥……那你等一下。”林静愣了好一会儿,确认再三才回头冲教室里喊“老大,有人找!”

“谢谢你。”沈巍眼角一弯,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便漾在脸上。

林静听到身旁有女生发出极小声的惊叹,他知道这声惊叹源于什么,倒也早就习惯了,对沈巍摆了摆手道,“小事儿。”

 

“谁找我?”林静快坐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赵云澜才拖拖拉拉地刚直起身来,平日里没事儿来找他的人,除了校长,就是来递情书的。然而这两种情况,他哪个都不想去应付。

“沈巍。”

“谁?”赵云澜怀疑自己听错了。

“隔壁班,大帅哥,龙城并列第一帅,沈巍。”林静一口气加了三个定冠词,说完抬起下巴仰头一指门口,示意赵云澜看过去。

沈巍正站在前门,察觉到大半个八班的同学都看了过来,微微欠了欠身子往后站了半步,把半个身子隐在门框后面。

赵云澜眨了眨眼,这才终于回过神来,腾地一下起身从后门绕了出去,把一旁趴着睡觉的大庆吓了一跳,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老赵干嘛去?”

“有人找他。”赵云澜已经不见了人影,只剩下林静替大庆解答。

“谁啊?这么大面子,校长找他谈话的时候都没见他这么激动。”

“沈巍。”

“啊??”

 

沈巍正背对着自己,显然没有料到他会从后门出来。赵云澜倾了倾身子,歪着头凑到沈巍耳边,倒也留足了距离,“你找我?”说完又马上收回身子,有些懒散地斜斜靠在墙上。

“啊,”沈巍惊了一下,忙转过身子,“我……”

沈巍低头看着手里折得方方正正的信纸,正迟疑着怎么开口。

对面传来赵云澜半开玩笑似的调侃,“怎么?给我写的情书?”

“?不、不是,这个是……”沈巍语气里有一丝慌乱,顿了顿才道,“检讨。”

赵云澜正盯着沈巍发红的耳根出神,听到沈巍回答,才有些茫然地反问,“什么检讨?”

“就是上次,校长说的。”沈巍把手里厚厚一摞信纸递过来,赵云澜展开一看,还真的是洋洋洒洒的长篇检讨。他上次只是信口一提,压根儿没打算真的让沈巍替自己写,更何况这个家伙还真的规规矩矩写了这么多。

“怎么这么多字?”赵云澜翻了几页发现翻不到头,这个沈巍的字倒是工整清秀,赵云澜暗自感叹,这大概就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书法水平。

“校长不是说要写一万字吗?”沈巍那天在门口无意中听到,于是真的写了一篇万字检讨出来。

赵云澜活这么大生平第一次知道“内疚”两个字怎么写,他张了张嘴,一瞬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情况,甚至要比当面收到女生的告白还要棘手得多。

他恍然想起来这几天看沈巍趴在桌前写东西,原来不是记笔记,兴许就是给自己写这个一时玩笑话的检讨。

然而事已至此,总不能直言告诉对方自己当时只是随口调侃,白白浪费了沈巍这片好意。

赵云澜闭眼深吸了口气,半响轻轻吐出来,抬眼看着沈巍,“你说,这么大个人情,得让我怎么报答你才行?”

沈巍眉眼一弯,“没关系,反正我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可做。就当做是上次在校长室门口你替我解围的谢礼了。”

“嗨,那才多大点儿事儿?”赵云澜摆摆手,掂量了一下那厚厚一摞信纸,“这一万字,要是让我写,那得是个不知道要写到何年何月才能挤出来的大工程,我怎么好意思欠你这么大一个人情?你总得让我帮你点什么,把这情分还了,不然我浑身难受。”

沈巍见赵云澜脸上带着点认真的神色,垂眼想了想道,“那……你这周末有时间吗?”

“怎么?去约会?”赵云澜永远认真不过三秒,方才还一脸郑重地说要报答沈巍,这会儿功夫又开始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话一出口就看到沈巍一下子又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是,我……”

“开玩笑的,我周末有时间,还请沈巍同学随意差遣,我赵云澜在所不辞。”赵云澜耸了耸肩膀,玩味儿地看着沈巍泛着红色的耳垂,随口问了一句,“周末什么事?”

“之前住的地方离新学校太远了,我重新找了个住处,周末搬过去,到时候可能需要你帮我搬点东西。”

“搬家吗?要不要我帮你找几个苦力一起?”赵云澜抬起拇指指了指教室,林静和大庆那两个家伙能吃能干,搬家的活儿带上他俩正合适。

“啊没关系不用,东西不多,不用麻烦其他人了。”沈巍连忙摆手,他初来乍到,学校里没几个熟识的朋友,更别说要麻烦别人去帮自己搬东西,现在有赵云澜能过来帮忙,就已经足够了。

“那行,”赵云澜想着毕竟地址是个人隐私,确实不方便带太多人过去,也就没再继续推让。“那周末我去哪儿找你?来学校碰面?还是……”

“直接去我新家那边吧,在大学路9号,我把具体地址写给你,你要是找不到地方,到时候可以打电话给我。”沈巍低头摸了摸口袋,“我没带纸笔出来,不然你等我一会儿,我……”

“没关系,”赵云澜定定地打断对方,视线在沈巍脸上游移了很久,终于倏地笑了出来,“那片地方,我熟得很。”

 

 

Tbc


评论(21)
热度(430)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