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居北】养虎为患——幻乐之城小丑衍生【十】

打手朱一龙×黑道大佬白宇  黑手党双A设定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 

“白哥。”阿良警惕性地轻唤了一声。

“知道,”白宇侧头看了眼身后黑洞洞的巷口,低声应道,“你们两个小心一点,龙哥,十点钟方向,阿良,五点钟方向。”

“放心吧白哥。”阿良不动声色抄起路边歪着的一根木棍。

龙哥没应声,但白宇知道他能照顾好自己,便没再多话。

他们三个所在的这条街道安静得过于异常,这才刚过晚上八点,往日这个时间街上总有不少酒足饭饱出来闲聊打牌的人,可今天半个人影都没有,就连一旁住户的灯都是灭着的。

从上次大块头闹事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城东和城西两大帮派一直风平浪静,再没出现丝毫瓜葛,就在所有人快要放松警惕的时候,五爷那边终于有了动静。

白宇早就料到了这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只是没想到对方动手的时间比自己预想的时间早了一些,他平时不习惯带太多人出门,若不是阿良这几天总是死皮赖脸跑去自己家蹭饭吃,现在被围困在这条街上的就只有他跟龙哥了。

然而就算是他们三个,想要从这条街上顺利脱身也并不是什么易事。对面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这种情况下要冲出层层重围去喊帮手过来,至少需要两个人合力拖住对面的大部分战力才行。

“白哥,你想办法冲出去,这里有我撑着。”阿良目光死死盯着侧后方的巷口,往白宇的方向靠拢了一步。

“这些人都是冲我来的,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我走,要走只能是你们两个其中一个。”

“走不了,”龙哥这才回过头来,“这条街前前后后都至少有几十个人,而且,有人带枪了。”

“你千里眼啊?都没看见你哪知道那么多人?就算今天死这儿我也得把白哥护送出去。”阿良这种时候还不忘奚落两句龙哥,但听闻对方说有枪的时候还是下意识侧迈了一步挡在白哥身前。

“我听到了。”龙哥也没反驳,只是淡淡低声解释了一句,他听到有枪栓拉动的声音,但只有一声。

 

白宇早就领教过他听力惊人,半眯着眼睛盯着前方不远处的拐角,思忖片刻后停下了脚步。

白宇抬手搭在阿良肩膀上,微微勾了勾无名指,余光瞥见对方几不可见地点点头,这才一咧嘴角对着拐角的巷口开口道,“出来吧,大热天的,蹲在角落里等我们这么久,挺累吧?”

几秒钟的死寂之后,街道首尾的地方瞬间涌出接近百号人,将白宇三人围堵在中间,领头的是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

“小心点,他有枪。”龙哥低语一声,视线紧紧落在那个刀疤男侧腰凸起的一块布料上。

“白哥,这人之前是咱们这边的,站在他旁边那几个也是,其他的都是生面孔,应该是五爷那边过来的。”阿良记得这个带刀疤的人,早几年阿良刚入伙的时候,心浮气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这刀疤跟自己说过白宇没什么本事,靠的都是背后的弟兄们,导致阿良脑门一热就跑去要跟白宇单挑,好在后来白哥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闹过一阵子笑话之后这事情也就过了,没想到现在又遇上了。

 

白宇不疾不徐地从兜里点上一支烟,猛吸两口抖了抖烟灰才对那个刀疤男道,“怎么?五爷他老人家开始收买走狗了?”

“白哥,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大家都是在道上吃饭的,弱肉强食的道理都懂,以前我们几个也是跟着您混的,但是现在世道变了,自家老大连个戒指都护不住,这事儿说出去,总归是不好听吧。我这人性子直,谁厉害我就跟着谁,您也别怪我现在翻脸不认人。”

“你认谁当主子,这我管不了,只不过——带上对家的狗过来我的地盘闹事,那你也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白宇冷哼一声,勾起舌尖舔了舔后槽牙。

“你的地盘?”刀疤扬起手里的斧头扛在肩上,“那我要是砍下你一条胳膊,连带着戒指一并夺过来,那这算不算是我的地盘?只要我手里拿着戒指,那我就是城东的头儿,到时候杀了你们几个,也不过是清理自家门户罢了。”

“你这笔账算得倒是挺清楚啊,五爷告诉你的吧?”白宇轻笑一声,“五爷今儿让你过来,就是让你卸我一条胳膊的?那他没帮你选对地方啊,怎么着都得找个荒郊野岭才更合适,在这儿,你就不怕我一通电话喊一票帮手过来吗?”这条街虽然偏僻,但至少也是城东的地盘,只要他们随便一个定位发出去,白宇的那些得力打手几分钟之内就能够赶过来。

“不用费心,五爷早有准备,谁要是敢泄露消息出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刀疤扳下击锤,将枪口指向龙哥。“白哥,五爷让我留你一命,我知道你对弟兄们好,所以为了你边上这两条狗,自己乖乖投降吧。”

 

白宇往前迈了几步,距离枪口还有半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既然你带着枪,为什么不一早就直接打死他们两个?是因为怕枪声会暴露你们的位置吧?用这种会制造出巨大噪音的武器来威胁我们不喊帮手,五爷选走狗的时候,都不知道选个有脑子的吗?”白宇轻轻笑出声来,没有理会刀疤的怒瞪,接着又补了一句,“而且,我猜五爷的意思,不是要留我一命,而是……绝对不能伤到我吧?”

“你?!”

“猜对了?”白宇笑了笑,五爷的目的,无非就是城东掌权的宝座,既然这个刀疤带着枪,却并没有在埋伏的时候直接扣下扳机,所以这伙人的任务,就是要在白宇自己的地盘上夺走他的戒指,而且不能打草惊蛇,等戒指到手之后,再故意将城东的人迅速引过来,届时白宇只有活着,才能事半功倍地撼动他在城东的威信,若要是人死了,必定有人心有不甘,觉得五爷违背了停战协议,破了道上的规矩,到时候再去收服人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刀疤见计谋被白宇看透,有些恼羞成怒,脸上的咬肌抽动几下之后还是愤愤把枪收了起来,毕竟这还是在城东,他可以偷偷把五爷这么多人带过来,可一旦闹出太大动静,等白宇的人到了就不好收场了。

 

“白哥,别跟他们费这么多口舌了,”阿良有些不耐烦,“咱们还打不打了?”

“恩?”白宇缓缓吸进最后一口烟,指尖一弹,还在燃着的烟蒂便飞了出去,站在面前的刀疤男下意识转头去躲,紧接着就被白宇一脚揣在胸口,整个人掀在了地上。

白宇回过头来对着龙哥和阿良一眨眼睛。“当然要打。”

“靠!”刀疤捂着胸口,一口血闷在气管里,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五爷的叮嘱了,扬手招呼着他带过来的那些人,“给我打!”

 

白宇后跳了一步,退到龙哥和阿良身边,三个人背抵着背,各顾一边,在背后形成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区域。

“龙哥,下手别太重,尤其城西的那帮人,多少给他们留一口气。”白宇嘱咐了一声一拳挥了出去,打断了冲上来的一个寸头的鼻梁骨,有血飞溅出来,滴在了龙哥的手背上。

“知道了。”龙哥声音有些变调,带着喑哑的狠毒,惊得阿良回过头去,平时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小丑在嗅到血腥味的一瞬间像是突然换了个人,嘴角的油彩霎时如同猩红的血液,在死灰色的脸上生生划出一道骇人的弧线。

虽然阿良知道龙哥之前不小心拧断过大块头的脖子,又失手杀死了五爷的十几个打手,但这些丰功伟绩都只是听到的,从没亲眼见识过,现在近距离欣赏到,倒确确实实有种五体投地的钦佩。

三人的后背抵在一起,明明知道龙哥是自己的友军,但依旧阻挡不住阿良后背窜起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森冷气息。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之后,这才抖了抖肩膀投入进了这场混战。

因为五爷和白宇之间的那个停战协议,阿良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架了,又加上前阵子五爷过来闹事,一口火气到现在都没消,现在终于有了发泄的由头,白哥嘱咐过对城西的人不能下重手,阿良便挑着跟着刀疤叛变的那几个家伙一顿猛揍。

这条街道并不宽敞,刀疤男那边人虽多,却一时间因为地形的限制禁锢了手脚,反倒是白宇他们三个占了上风,尤其旁边那个新来的脸上画着奇怪妆容的打手,根本就是怪物级别的。

 

“妈的。”刀疤看势头不对,咬了咬牙把枪掏了出来,若是任由这样打下去,到最后谁能赢还真不一定。五爷嘱咐过要趁乱做掉那个小丑,虽然龙哥的戒指还没到手,但现在这种形势下,就算把城东的打手引过来也在所不惜,至少要把那个怪物一样的家伙解决掉。

“龙哥小心!”白宇瞥见刀疤要开枪,想要追过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发出一声惊呼。

 

枪响了,有温热的液体溅在龙哥的脸上,刀疤开枪的时候他被人死死抱住了一条腿,似乎是早有预谋要在这场恶战中取他的性命。

脸上的血不是他的。

“喂,小丑,护着白哥,他要是受伤你就死定了。”阿良跪倒在龙哥身前,咬牙说完这句话身体便直直坠了下去。

“靠!”刀疤暗骂了一句,他早就听闻阿良看这个新来的不顺眼,两人关系一直不好,压根儿没想到这种时候会突然跑出来替那个小丑挡枪子儿,低头去拉动枪栓准备再次开枪的时候,面前突然黑压压地侵过来一团黑影。

刀疤咽了口口水,冷汗顺着脖颈就滑了下来,他讷讷地抬起头,紧贴着面门的是让人骨寒毛竖的黑洞洞的眼窝,眼眶里布满了血丝,刀疤在对方的眼睛里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活人气息,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面前这个人的狠绝要远高于五爷。

刀疤的枪已经上好了枪栓,只要扣下扳机就能要龙哥的命,枪膛里还有五颗子弹,但僵直的手指生是无法按下扳机,身体上的恐惧压过了大脑的一切反应。

 

卡啦一声,白宇感觉自己后脑一疼,毕竟眼睁睁地看一个人的脖子被拧断,并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事情。龙哥直起身子,把刀疤手里的枪掰了下来,转身递给白宇,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就仿佛刚刚掰断的只是一根杂草枯枝。

针对刀疤的事情,龙哥一句话都没说,把枪递过来的时候淡淡地吐了口气,“阿良还活着。”

他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

 

Tbc


评论(51)
热度(64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