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居北】养虎为患——幻乐之城小丑衍生【十一】

打手朱一龙×黑道大佬白宇  黑手党双A设定

白:我的打手是个“给” 怎么办 在线等 急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在刀疤的脑袋被拧断的一瞬间,城西一帮人的动作有那么几秒钟的延迟,似乎是被那个小丑一样的怪物给吓到了,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在刀疤僵直的尸体周围退出了一个半弧形的空间。

枪被龙哥递交到白宇手里,白宇打架虽然出了名的不厉害,可枪法好却也是众所周知的,其他人显然因为一瞬间战局的压倒性逆转而停下了进攻,五爷交代的任务所有人都还记得,偷偷潜进城东围困住白宇,在保留对方性命的同时拿到戒指,并且趁乱做掉小丑,一旦任务失败,那就牺牲掉一个城西的人,届时用以威胁白宇,再废他一只手。

没想到一刻钟不到的时间,戒指没拿到不说,小丑也没能伤到丝毫,而且枪声响了之后估计用不了十分钟白宇的打手就会察觉到出事了而寻着声音找过来,现在他们转瞬间被逼到了一个背水一战的境地,就算现在收手,在白宇的打手赶到之前一群人逃出去,回到城西的地盘之后五爷也绝对不会给他们好下场。

被白宇一拳打断鼻梁骨的寸头是城西的人,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刀疤,刀疤原本就是城东的人,只不过背地里被五爷收买过去,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外人眼里他依旧还是城东的,他的死没办法靠停战协议里的条约去威胁白宇,其他人现在横竖都是一死,只有在剩下的几分钟里奋力一搏,不管是抢到戒指还是杀了那个小丑,只要办到其中一条,五爷自然会保下他们。

寸头使了个眼色,城西的人心领神会地分成两拨。白宇半眯起眼睛,五爷选的这些人多半是群死士,心理素质极强且无惧生死,在计划被打乱之后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又马上重整队伍,多的那一帮人直奔着龙哥就冲了过去,看样子是拼尽全力想要龙哥的命,而白宇这边也并不好过,虽然人数不如龙哥那边多,可毕竟白宇寡不敌众,就算有枪也不能随便射杀城西的人。

他开枪打碎了冲在最前面五个人的膝盖,城西的人应该是早有打算,在白宇枪膛里的子弹用尽之时,右侧方有人一跃而起,拳头重重砸在了白宇脸上。

口腔里登时一股铁腥味,白宇啐出一口血水,抹了抹刺痛的嘴角,抬脚踹飞那个揍了自己一拳的家伙,一边不忘冲龙哥那边吼,“不许杀人!”

龙哥被一群人死死围住,在白宇被人打伤的一瞬间,他确实想过干脆几拳头敲碎面前这帮人的头骨杀出一条血路去帮白宇,拳头挥出去一半却被白宇一声怒吼拦下了,他在攒动的人影中看到白宇缺了一根小指的左手,倏地想起五爷那些肮脏的手段,这会儿功夫终于知道面前这群人的目的,他们这是在以自杀式的牺牲逼自己动手杀人。

龙哥之前确实以一己之力杀死过五爷的十几个打手,但那个时候毕竟毫无顾忌,拧断一个人的脑袋用不了三秒钟。现如今要掌握好那个力度既要让敌人丧失行动能力还要给对方留一口气,这种时候就很浪费时间和体力了。

 

龙哥和白宇一时间再次陷入了僵局,寸头看出了白宇和那个小丑的吃力,语气里带着点小人得志的意气,“白哥,就凭你们两个,坚持不到你那些手下赶过来的,这条街错综复杂,地形你应该比我清楚吧?就算你的人听到枪声,想要找到这条街也得费点功夫,你还是趁早把戒指交出来,这样还能少吃点苦头。”

白宇向前迈出一步将身后扑上来的家伙一个过肩摔掀到地上,又顺势补了两脚,看对方暂时晕死过去之后才微微后仰身子长呼出一口气。“那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把自己的东西随便送人的习惯。”

寸头知道白宇是在拖延时间,眼神指使白宇背后的三个弟兄注意时机,一边继续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五爷说了,白哥您要是舍不得那戒指,把那个小丑交出来也行,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白宇转头看了眼龙哥,因为体力透支,对方额前的发丝沾着水汽,脖颈凸起的喉结上有一层润润的光泽,白宇咧嘴笑了笑,重心转瞬移到左腿,腰部向后一扭,依仗着身体的惯性和腿长,踹倒背后准备埋伏的两个人,“你听不懂我说话吗?我说过了,我没有把自己的东西随便送人的习惯。”

 

再说了,打起架来还那么好看的男人,怎么能拱手送人。

 

在白宇转身放倒背后两个人的同时,寸头带着几个弟兄从正面一跃而起,他们瞅准了白宇回身防守的时机,几个人同时发力将白宇撞到在地。

左手的伤口在撑地时不小心撞到,白宇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顾不上剧痛,继而立马扭转身子将戒指护在身下,虽说他并不看重这个戒指所代表的权利,但是至少不能让五爷的计划得逞。

“白宇!”

不远处一声短促的低呵,白宇有些晃神,他这是第一次听到龙哥喊自己的名字,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龙哥的声音带着点喑哑深沉,又因为情绪上的焦急和体力不支的气喘,这一句唤出来有种震慑神魂的附加作用,像是游戏里放大招时开了眩晕的被动技能,白宇迷迷瞪瞪地应了一句,“我没事。”

然而“没事”是不可能的,白宇倒在地上,重心和视角放低了之后更容易受到攻击,他光是竭尽全力躲避砸下来的拳头和膝盖就已经耗尽了力气。

 

就在白宇和龙哥都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街口突然响起人群的糟杂声。

白宇听到寸头暗骂了一句,对方显然没料到白宇的人手能如此迅速就赶过来,而且能第一时间聚集起这么多人。

“撤!”寸头顾不上其他,他意识到在抢到白宇戒指之前,自己跟他们这群弟兄必然会先一步败下阵来。若是白宇这边人少,他们还有办法诱导小丑因为脱不开身情急之下杀人,可城东的人一旦赶过来,战力上压制下来,那寸头这些人面临的便只有被生擒。

五爷的行事做派他们比谁都清楚,若是任务失败逃回城西,顶多是被教训一顿打个半死,可一旦被白宇生擒,再放回城西那便只有死路一条,五爷不会留下让他丢脸的家伙。先前有人来城东闹事,打断了城东的伙计一条腿,被白宇抓过去,以牙还牙也废掉了一条腿,事后被放回城西,那人跑去五爷面前抱不平,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这人。

 

寸头一群人跑到街尾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早就被白宇的人给围起来了,他们逃不掉,街头冲过来的那群人只是虚张声势,目的只是为了让寸头他们放弃抢夺戒指,选择撤退而不是在发现自己被围之后狗急跳墙把白宇当成人质。等寸头再回头的时候,白宇已经被城东的手下扶起来,揉了揉左手的伤口,大概是因为疼痛,白宇眉头皱在一起,身后有人递烟过来,白宇有些感激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侧头在对方备好的火机上引燃了烟,深吸了一口才微微舒展开了眉毛。

“怎么?没想到我的人会来的这么快?”

寸头被人押着跪在白宇面前,脸上的表情是集合了震惊和错愕的复杂,白宇这些手下分明是知道了具体位置才能如此迅速地布置好埋伏,可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让白宇得空发定位出去,他想不通其中的缘由。

白宇蹲下身子,抖了抖烟头上的半截烟灰,“从一开始你们就想方设法不让我们发定位出去,可是,你是不是忽略掉了被干掉的人?”

寸头眯起眼睛,脸上有些迷茫,干掉的人……难道是?!寸头的瞳孔瞬间放大,往阿良的方向看过去。

“阿良,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白宇的嘴角霎时荡出一抹笑容。

 

上次因为大块头的事情,白宇被五爷砍掉了一根小指,在五爷志得意满回去之后,白宇就算准了城西的人迟早会过来闹事,所以提前部署好了应对紧急情况的安排。

早在白宇他们被一群人围在街口开战之前,他在捏住阿良肩膀的时候,就给过他暗示,微微勾起无名指便是让他想办法把位置发出去,城西的人目标都集中在白宇和龙哥身上,本来就很容易忽略掉阿良。只是阿良突然冲出去替龙哥挡枪这一点,白宇没有事先预料到。

阿良躺在地上翻了个身,因为牵连到伤口而闷哼了两声,枪子射穿了侧腹,虽没有伤到要害,但有根肋骨却被震断了,他龇牙咧嘴地捂着伤口,没忍住骂了一句,“嘶——真他妈的疼。”说完从身下拿起手机,上面满是血污,屏幕倒还是亮着的,有个小红点一直在闪动,正是他们所在的这条街道。

阿良对着寸头一咧嘴,满是得意,“喂,秃子,没想到吧?”

确实没有人会注意到中枪倒在血泊中的人,寸头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白宇和小丑身上,就连龙哥都没有意识到阿良居然会在那种情况下发定位出去,他对阿良伸出手,“还能站起来吗?”

“嘁,我还没那么弱。”阿良原本是想躺在地上等担架来抬他,被龙哥这么一问,咬着牙强撑着站起身来,结果脚下踉跄了一步,下一秒身上一轻就被龙哥背了起来。

“我靠你做什么?!放我下去!”

“送你去医院。”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走!你放我下去!”阿良在龙哥背上叫嚣着,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像个小屁孩一样被别人照顾,无奈挣扎不得,最后只好回头对着白宇大喊,“哥你管管他!”

周围有人哄笑,“阿良,你这样特像骑在爸爸头上逛夜市哭闹的小屁孩儿。”

“靠!闭嘴!嘶——痛痛痛,你们给我等着!”

白宇强忍着笑,一扬下巴,“乖孩子,听话。”

 

“白哥,城西这些人怎么处置?”

白宇回头看了眼寸头,熄了烟,眼睛半眯起来,“都带回去。”

他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五爷。

 

 

Tbc


评论(36)
热度(678)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