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居北】谁说圣诞老人没有腿毛?——圣诞节特辑

4k6字 一发完 甜饼

————

“龙哥,今年圣诞节打算怎么过?”

电话那头是白宇叼着棒棒糖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朱一龙隔着电话听筒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糖果碰撞在牙齿时的轻微声响,眉眼不自觉地就弯了起来,仿佛对方的嗓音经过电子器械的处理之后,依旧带着一股青苹果的清甜香味荡在空气中。

“上海这边还有工作,估计圣诞节也要加班了。”龙哥语气里带着点无奈和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

“巧了,我也要加班,只不过在北京,哎,我们两个这算不算是一对苦命鸳鸯?”白宇假装出一副没心没肺开玩笑的样子,倒是在“鸳鸯”两个字上加重了一星半点的音量。“对了龙哥,明天圣诞节,有个礼物要给你,记得收。”

“是什么?”龙哥有些诧异,他意识到自己没有给白宇准备什么东西。

“先保密。”

 

 

两个人在度过了一整个暑期的合作之后,往后的日子里越来越聚少离多,爆红之后面临的必然是工作量的激增,白宇这个曾经自诩知名主播的人都再没什么空闲时间碰手机,龙哥更不用说。

每每得空摸到手机,便会下意识用拇指左滑屏幕,白宇的手机号码赫然在紧急联系人那一栏里,龙哥手指微微顿了顿,垂着眼睑看一会儿那一串早就熟记于心的号码,就算不放在紧急联系人那一栏,也能迅速地按下这11位的数字组合。

他不止一次想拨出去,听听电话那头带着各式各样糖果味气息的声音,在耳边兴奋地喊着“龙哥龙哥”,可拇指却最终停在距离屏幕只有几毫米的地方,若是他在忙怎么办?若是打扰到对方休息怎么办?这样直接打过去,对方会不会觉得厌烦?

白宇从来不是会把不开心的情绪表现出来的人,若是旁边没人时,白宇或许偶尔会板着一张脸,看起来有些高冷,一旦有人路过跟他打招呼,白宇又立马迎上一张笑脸。

对别人是这样,对龙哥也是这样。

他只能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偷偷瞄到白宇脸上挂着疲惫,把头轻轻靠在沙发靠背后的墙上,微闭起眼睛,轻轻长呼出一口气。

都说白宇八面玲珑脾气温和,像个温暖的大男孩儿。但龙哥更想去了解白宇的另一面,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他想独占的,不是强颜欢笑的白宇,而是一个真实的,可以发泄不满与疲倦,以及能够肆无忌惮地表露出这个年纪该有的小任性的白宇。

然而不善于表达就是这么一件急人的事情,龙哥心里装着再多的东西,过度的关心也好占有欲也罢,等真的看到白宇或是听到对方声音的一瞬间,那些酝酿了许久的柔情蜜意的话语就从弯起的眼角里偷跑出去,消失不见了。

 

平安夜那天白宇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龙哥正在跟导演沟通下一个场景,他工作的时候手机会习惯性放在助理那边,助理看到手机屏幕亮起,对着龙哥打了个手势。

龙哥扬了扬手,示意先挂掉,等忙完了再打回去。

助理绞着眉头看着屏幕上【紧急联系人白宇来电】几个大字,斟酌了几秒又再次冲龙哥挥挥手,龙哥回过头来,看到助理站在不远处,指了指着手机,没有出声,只是比了个口型。龙哥听懂了助理有些滑稽的哑语,眨眨眼睛呆愣了一会儿,才像是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对着导演说了几句,欠了欠身子道了声歉小跑到助理旁边。

结果手指差一毫秒就按下接通键的瞬间,电话挂断了。

 

 

白宇是鼓着十二分的勇气拨通的龙哥电话,跟龙哥分开的时间越久,这通电话就愈发地难打,就仿佛每个数字都施了咒语,每多按一个键都像是游戏通关难度升级。

最后只得演变成跑到微信里给龙哥发个表情过去,或是一句不痛不痒的问候。有时候龙哥在忙,要隔很久才能收到回复,等白宇看到回复的时候,也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冬至那天龙哥给自己发来一张吃饺子的照片,白宇抱着手机乐了半天,经纪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但只有白宇知道,龙哥很少主动给自己发消息,顶多只是几张表情,能收到这样一张生活照,真的很难得。

工作人员刚刚好送来工作餐,也是饺子。

经纪人依旧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白宇,一手举着手机一手举着腊八蒜,变换着各种角度终于拍出一张似乎还算满意的自拍,肚子饿得叽里呱啦却完全不自知,傻乐着把照片发了出去。

照片下面配了一句话——饺子和腊八蒜更配哦。

 

都说恋爱中的人胆大无边,白宇觉得这句话根本就是在骗人。

他只敢在字里行间里表露出那么一丢丢的聊骚,明明演过那么多爱情剧,到头来不演戏的时候,自己反而像个傻不愣登的新手,仿佛之前那些演技和烂熟于心的撩人台词都统统忘了个干净彻底。

冬至过后不几天就是平安夜,白宇深吸了几口气,按下拨通键的时候手都在抖,他差点想吹一瓶白酒给自己壮胆,又怕喝酒之后说胡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对着听筒全部抖出去,到头来把龙哥给吓到再也不搭理自己,那就太惨了。

电话那头的彩铃响了很久,久到白宇内心的紧张与激动快要平息下来的时候,电话那头终于出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白宇一声“龙哥”差点喊出来,硬是被这句冷血无情的系统提示音给堵了回去。

他叹了口气,把后背又重新陷进沙发,心跳正在渐渐趋于平缓。白宇微抿着嘴巴,舌苔像是突然失去味觉,叼在嘴里的棒棒糖都没了甜度。整个情绪垮了下来,仿佛下巴上的小胡茬都因为低落的心情而集体萎靡不振。

 

铃——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着实把白宇吓了一跳,下一秒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白宇整个人真的跳了起来。

像一只一跃而起去叼住飞盘的大型金毛巡回猎犬。

按下接通键的一瞬间尾巴都在拼命地甩来甩去。

 

“龙哥,在忙啊。”

白宇嘴里的糖果格拉格拉在响,刚要平稳的心跳又咚咚咚地撞击着胸腔。

“还好。”龙哥的声音听不出起伏,还是像往常那样温温润润的,“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龙哥捏着听筒的手心沁出一层细汗,他以为别人察觉不到,可站在身后的助理肉眼可见地看着龙哥的耳根迅速蹿红。因为工作需要,龙哥穿着一件略微贴身的T恤,失去了西装外套作为掩饰,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到龙哥胳膊上紧绷起来的肌肉。

“没事儿——就不能给龙哥打电话了吗?”白宇轻轻咬了咬嘴唇,身为演员的他现在若是照一照镜子,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表情管理已经失控了。

“当然能。”龙哥轻笑了一声,鼻息呼在听筒上,传递到白宇那头,白宇脖颈上的汗毛像是听到了号角的号召,齐刷刷地立了起来。

白宇摸了摸有些痒意的脖子,“龙哥,圣诞节打算怎么过?”

 

 

圣诞节那天一大早,朱一龙的工作室收到了一件大包裹,寄件人写着“北老师”。

助理心领神会地喊龙哥过来拆包裹。

龙哥红着耳朵,划开包裹外面的纸胶带的时候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是一箱子包装精美的平安果,每一颗苹果包装外面居然都贴心地写了龙哥工作室里所有人的名字。

其他人拿着苹果兴冲冲地去拍照炫耀了,因为在包装卡片上有白宇亲笔写的寄语。

剩下龙哥一个人站在搜刮一空的箱子面前,手里拿着属于他的那份小礼物,上面写着“给亲爱的龙哥。”

只有他的这件重量跟其他人的不一样,没有沉甸甸的感觉,要轻很多。

龙哥找了个角落里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里面却是一双圣诞袜,印着一个白胡子红帽子的老头,在花花绿绿的花纹里咧嘴大笑。

除了一双圣诞袜,再无其他。

龙哥有一些许失落,说是圣诞节礼物,倒更像是白宇工作室那边安排的“礼尚往来”,只是为了走个过场而非真情实意。

龙哥眼神黯了黯,下一秒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矫情,白宇本来就没有义务送自己一个精挑细选的礼物,自己又何必执着于这些事情。

助理看出了龙哥不开心,相处久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倒是很容易看出来。

“今天晚上工作结束去吃火锅吧?”助理提议。

“好啊。”龙哥抬头,扬起个十分别扭的笑脸。助理想吐槽一句龙哥的“营业笑”该练一练了,想了想又忍了回去。

就连吃火锅都没办法让龙哥开心起来,那看来是真的心情差到极点了。

 

圣诞节一整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忙到让龙哥根本顾不上失落,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他才得空喘出一口气,从助理那里拿过手机。

早上他给白宇发过一条消息,只有短短几个字,“礼物收到了,谢谢,圣诞快乐。”之后一整天都没有打开消息栏,像是赌气一般,他不想去看白宇给自己回复了什么。

白天的时候手机就一直嗡嗡嗡地震动,圣诞节总免不了会收到很多群发的消息。

白宇人缘好,他那边肯定会收到更多的祝福信息轰炸。

龙哥想着兴许自己那条消息会被其他人的祝福信息挤到最下面,或许白宇压根儿就没看到自己那条消息。

但又总是有点小期待,或许白宇会在众多纷杂的消息里面恰好看到自己这条,然后给自己回复点什么不一样的内容。

 

暗恋期间的大起大落就是这样,像是必然要经历又无法强制跳过的新手教程。

白宇一整天都没有回复自己。

别人恋爱都是起起落落,龙哥觉得自己这个埋藏在心底的恋情根本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顺手打开朋友圈,第一条就是白宇的。

白宇很少发朋友圈,往常都是自己发了之后他会第一个跑过来点赞。

龙哥迟疑了一下点开图片,工作的场所信号不是特别好,图片加载了许久才终于显示出来。

照片里白宇正穿着一身圣诞老人衣服,软塌塌的布料和红得刺眼的配色完全掩盖不住白宇衣服架子一样的身材。白宇笑得无比开心,身后是一群带着圣诞帽的工作人员和女粉丝,所有人脸上都如出一辙的花痴与兴奋,因为四舍五入相当于跟白宇哥哥一起度过了圣诞节。

 

龙哥抿了抿嘴角,心底的酸泡泡咕嘟咕嘟往上冒。

谁又不想跟白宇一起过圣诞节呢?

 

“龙哥,今天辛苦了,一会儿吃火锅去吧?”助理处理好手头的事情,跟工作人员聚在一起冲龙哥挥了挥手。

“你们去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助理盯着龙哥看了两秒钟,他想说龙哥撒谎的水平实在是太差,只是碍于面子,助理跟工作人员都没有拆穿对方,助理把龙哥送到酒店大厅安顿妥当之后便去庆祝圣诞节了。

 

酒店大厅每一处角落都充斥着圣诞节的气息,到处都点缀着闪闪烁烁的星星灯,还有轻快的圣诞歌循环在耳畔,连酒店的接待人员也把死板的工作服换成了圣诞老人的衣服。

龙哥独自站在大厅里,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他又是何苦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抬手扯了扯口罩转身准备进电梯的时候,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

龙哥回头,身后站着一个穿着圣诞老人衣服的家伙,白花花的胡子糊满了全脸,唯一露出来的眼睛也被一副笨重的圆眼镜给挡住了。

龙哥礼貌性地点了点头,以为是酒店的接待人员,“你好,有什么事吗?”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帮我个忙吗?”或许是因为隔着厚重的胡子,圣诞老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微弱又有些古怪,龙哥蹙了蹙眉,因为担心会是狗仔,便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但又担心对方是真的需要帮助,只好指了指前台,“不然我帮你问下这里的工作人员?”

对方摇了摇头,“我的圣诞袜丢了,你能帮我找一下吗?”说完伸手拎了拎裤脚。

龙哥显然有些发懵,但还是下意识低头看过去,只看到被拎起的松垮垮的裤子下面露出一截脚踝,上面是浓密的腿毛。

龙哥第一反应是自己遇到了什么整蛊游戏,一脸严肃地抬头准备走人的时候猛然顿在原地,他迟疑地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有着浓密腿毛的圣诞老人,眯着眼盯着对方镜片下的眼睛,倏地眉毛一扬,原本就莹亮的眸子被他瞪得更大。

 

“龙——”在圣诞老人摘下眼镜准备唤出名字的一瞬间,龙哥猛地拉起对方的胳膊一把拽进了电梯。

 

“呼——这玩意儿戴在脸上还真热。”

进到龙哥的房间之后,圣诞老人终于一把扯下脸上毛茸茸的白胡子,露出一层短绒绒的黑胡茬。这才回过头来咧嘴一乐,“龙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一声仿佛带着水汽和红蛇果的香甜,龙哥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大脑延迟了许久才讷讷开口,“你不是说你在北京?”

“对啊,提前结束了,太无聊了所以想过来这边找你玩玩,我就……飞过来了。”白宇脑袋一歪,带着调皮和一点羞赧。

 

“龙哥龙哥,你刚刚不会只是因为腿毛就认出我了吧?这么了解我?”

“没有圣诞老人会有腿毛的。”龙哥红着脸辩解。

“谁说圣诞老人没有腿毛?你看我就有。”

 

 

白宇那条朋友圈有一句配文,龙哥只顾着吃醋了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上面写着——

记得准备好圣诞袜哦,我要来送礼物啦~

 

 ——————

大家平安夜快乐!记得在床头挂圣诞袜呀0w0

评论(52)
热度(1308)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