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能治腰酸背痛的槲寄生都是好槲寄生

不小心看到槲寄生的药用价值后忍不住姨母笑 一发完!甜饼~(再吞一次我就彻底放弃了_(:з」∠)_ fong辽)

——————

“哎对了,沈教授,在地星你们有没有过圣诞节的传统啊?”赵云澜叼着糖轻哼着圣诞歌,一边掂量着手里两颗一大一小的彩色糖果,正纠结哪颗挂在圣诞树上更合适些。

“没有。”

“那你在海星也生活了那么久,之前也没跟别人庆祝过?”赵云澜有点诧异,从圣诞树后面冒出半个脑袋。

“……没有。”沈巍顿了顿,说完之后抬手一推镜框,视线在赵云澜脸上迅速划过,又一次放在已经挂满了糖果和星星灯的圣诞树上。

赵云澜的轻笑声穿过圣诞树杈传过来,似乎很是愉悦,“这么说来,我是第一个陪你过圣诞节的人了?”

沈巍偷偷抬眼,对方正专心地摆弄着树杈上星星灯的朝向,有暖黄色的星光打在赵云澜脸上,就连邋遢的胡茬霎时间都变得毛茸茸了许多。沈巍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才抿嘴笑笑,“是啊。”

“那我可得努力让你度过一个永生难忘完美无缺的圣诞节才行。”

沈巍没答话,看着赵云澜像个老小孩儿一样兴奋地忙前忙后,他其实是想说,不管今天是不是圣诞节,只要能够跟赵云澜一起,那就是最完美无缺的一天。

 

想起今天一大早隔壁的赵云澜就过来砸门,沈巍还以为对方又遇到了棘手的案子,结果一开门就看到赵云澜身后拖着一颗一人高的常青树。

“今天是有植树活动吗?”沈巍吓了一跳。

“植树?”赵云澜被沈巍这么一问有些发懵,半响反应过来沈巍这种21世纪了还在用座机的老古董,或许压根儿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圣诞节,”赵云澜咧嘴一笑,“今天特调处特例放了一天的假,其他人都出去玩了。我让林静偷偷查了你的课表,你今天应该没课吧?介意陪我这个留守儿童过个圣诞节吗?”

沈巍眨眨眼睛,猛地把门拉开到最大,连忙退开身子,“进来吧。”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反应过于明显,脸颊一秒就烧得通红。

 

 

“大功告成!”赵云澜一伸懒腰,颇为满意地看着圣诞树上挂着琳琅满目的装饰物,抬头看到光秃秃的树顶,对着沈巍发笑,“沈教授知不知道树顶应该放什么?”

沈巍眯了眯眼睛,努力搜刮着脑内对于西方节日的知识储备库,“星星或是天使?”

“bingo~”赵云澜整个身子突然探过来,“要把最好看的一颗星星放在上面才行。”

沈巍有些紧张,微微吞了吞口水,眼神慌乱地往四周寻去,“在哪儿?”

赵云澜托腮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若有所思地看着沈巍因为慌乱而轻轻颤抖的睫毛,下意识地就吐出一句,“有没有人说过沈教授的眼睛很好看啊?像藏着星星一样。”

“恩?”沈巍抬头,视线刚刚好跟赵云澜撞在一起,眨了两下才猛然反应过来赵云澜刚刚说了什么。

赵云澜眉毛扬了扬,意识到自己一时失语,怎么就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赵云澜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感到羞窘,干脆厚着脸皮扬起下巴,抬手摘下了沈巍的银丝镜框,“这个屋子最好看的就只有沈教授了,但总不能把你放在上面,那就只好委屈一下你的眼镜了。”赵云澜一扬手,把那副总是挡住沈巍姣好面容的眼镜给挂在了树尖上。

再回身时,沈巍整个脖子根都红了个彻底。

 

“对了,还有礼物,这个不能忘了。”赵云澜像是变魔术一般从怀里抽出一个长条状的礼盒,递给沈巍,“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选了这个,你看下喜不喜欢。”

赵云澜头一次脸上泛红心里发虚,盒子里是一条领带,因为无意中听祝红和汪徵说过,送人领带代表着拴住对方的心,他便偷偷去选了一条藏蓝色缀着精致暗纹的领带,就算事后有人问起来,也可以解释说看沈巍总是西装革履,送这个比较合适而蒙混过关。

礼盒上点缀着一小株绿色植物,上面有几颗红艳艳的果实,沈巍拿着礼盒的手有点僵硬,他能够感受到上面还带着赵云澜温热的体温,以及对方信息素的气味。

他早上才得知今天是圣诞节,更遑论给赵云澜准备回礼了。

“对不起,我……没有准备……”

沈巍底气十分不足,一方面开心赵云澜送了自己礼物,另一方面又不知如何感谢。

“沈教授若是没准备礼物的话,那不妨……把自己送给我吧。”赵云澜舔舔嘴角,挂着顽劣的笑容从下往上看着沈巍,眼睛里半是调皮半是认真。

沈巍显然还没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地看着赵云澜近在迟尺的舌尖,他嗅到圣诞树上被星星灯的温度烤得有点融化的糖果所散发出来的香甜,跟赵云澜温和又带着向日葵清香的信息素融在一起,整个呼吸道都是甜到骨髓的花蜜味。

 

赵云澜从未觉得接吻是一件让人如此意乱情迷的事情,然而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他只来得及眨了两下眼睛,沈巍就猛然颤了颤身子后退了半步。

“对不起,我……”沈巍手足无措地解释着,一时没忍住就亲了上去,这种话不管解释还是不解释都显得十分微妙。

赵云澜只用了三秒钟来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拽过沈巍的领口,卷着舌尖又侵过去。

 

舔着嘴角的赵云澜像是一只偷吃的猫,眼角是完全压制不住的兴奋与得意,他指了指礼盒上那株装饰用的植物,“沈教授博学多闻,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沈巍呆了呆,抿着嘴角,口腔里还残留着赵云澜的气息,仿佛生怕一张嘴,刚刚那一吻的温存便会溜走。听赵云澜问了,这才答话,“槲寄生。”

“那沈教授知不知道关于槲寄生的传说?”

赵云澜得逞般的笑意更浓,看沈巍摇了摇头,才凑到沈巍的耳边轻声道,“传说在槲寄生前接吻,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

赵云澜像是一只讨了便宜还卖乖的狐狸,临说完之前又放肆地舔了舔沈巍比槲寄生果实还要娇艳的耳垂。

沈巍的喉结滚了滚,他抬手抚上赵云澜凑在自己肩头上的后颈,学着对方方才的语气闷声道,“那你知不知道槲寄生的药用价值是什么?”

 

——————————————————————

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在圣诞节那天,被龙城大学著名教授沈巍身体力行传授了一整晚槲寄生的药用价值到底是什么。

诚如赵云澜所说,是个永生难忘的圣诞节没错了。

 

槲寄生——

植物带叶的茎枝可供药用,具有舒筋活络,活血散瘀。用于筋骨疼痛,腰背酸痛。补肝肾,强筋骨,安胎等功效。


评论(35)
热度(805)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