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如果在alpha身上摸到硬硬的东西,请及时收手——Omega的生存法则

番外  医院篇

学园ABO设定 雷安and瑞金

如果在alpha身上摸到硬硬的东西,请及时收手——Omega的生存法则

 

“所以呢?你们五个人跑去跟二百个小混混打架?”安迷修抱着胸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卧在病床上一字排开占据了一整个病房的五个人。

“没有二百个。”雷狮把右边胳膊枕在脑袋下面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那是多少?”

“二百三十六?”雷狮侧头看向左手边病床上的卡米尔。

“二百三十七个。”

“嗯哼。”雷狮点了点头又把视线转向门口的安迷修。

“……”

 

安迷修打工的时候接到金一通火急火燎的电话,说格瑞雷狮他们被人打了受了重伤送进医院,惊得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一身酒保服就冲到了医院,结果就看到五个人养尊处优横七竖八悠哉悠哉的画面。

医生说几个人只是不同程度的指骨骨裂和韧带拉伤,受伤的原因自然不是被别人揍的,而是揍人的时候用力过猛导致的,倒是那几个带头挑事的小混混伤得更重一些。

“他们都是骨裂,你这个骨折的是什么情况?”安迷修敲了敲雷狮左手小臂上厚重的石膏,他可不记得雷狮有这么弱,旁边躺着的佩利是个Omega都只是轻伤,雷狮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大意到被人打成骨折?

雷狮咧嘴笑了笑,“这可是荣誉勋章,要不是我,格瑞现在可能已经躺在楼下了。”

“楼下?”

“停尸间。”

“啧,怎么说话呢?”安迷修拍了一把雷狮的头,往格瑞那边歉意地点了点头。

“嘶——实话而已。”雷狮瞥了一眼格瑞,他还记得格瑞当时杀红了眼地去揍那个已经不省人事的大个子,连身后有人偷袭都毫无察觉,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替他挡了一棍子,格瑞这会儿功夫可能已经去跟上帝喝牛奶了。

 

“那是什么?”格瑞正垂眼看着金生疏地拿着水果刀在苹果上面比划着。

“看!我做的兔子苹果!”金终于用水果刀削了个歪歪扭扭兔子造型的苹果出来,“呃……勉强能看出来是个兔子吧?”

“秋姐教你的?”格瑞看着那个有些面目狰狞的兔子有些想笑。

“恩!不过姐姐做的更好看。”金沮丧地挠了挠头,“这么丑的兔子还是被我吃掉吧,我再给格瑞做一个!”

“没关系。”

“啊?”

“我想吃。”格瑞侧头看着金手里那个边缘部分已经微微发黄的苹果。

“不行不行,这个已经不新鲜了,我做个新的给你!”金手忙脚乱地准备从苹果上再削一块出来。

“没关系,我想吃。”格瑞坚持道。

“哎——那格瑞如果不嫌弃的话……”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苹果递了过去送到格瑞嘴边。

“很好吃。”

“真的吗!那就好!那我再做几个分给大家……”

“他们不饿。”格瑞出声打断了金的提议。

“啊?”

“只给我吃就好。”格瑞说这话的时候视线直直地看着金,仿佛病房里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可是……”金迟疑地转头看了眼旁边的帕洛斯和佩利他们。

“没事儿我们不饿。”帕洛斯倒是扬起了个略显僵硬的笑容耸了耸肩,示意金只给格瑞削苹果就可以了。

“咦?帕洛斯你一点都不饿吗?”佩利嘟囔了一句,他是真的有些饿了,正躺在床上看窗外像巨大肉饼一样的云彩发呆。

“闭嘴。”

 

雷狮犟着鼻子瞥了眼隔壁床,对面腻死人的粉色气泡都快蔓延到自己这边了,有些嫌恶地把病床中间用来隔断的帘子猛地拉上,不爽地抬头看了眼安迷修。

“怎么了?”安迷修挑了挑眉。

雷狮嘴角抽动了两下,这种事情还需要教的吗?隔壁金那种平时不带脑子出门的人都知道削个兔子苹果给格瑞吃,自己对面这个家伙怎么能比金还要蠢。“我饿了。”

“饿了?”安迷修环顾了一圈,房间里只有一个水果篮,“苹果还是橘子?”

“不要苹果。”雷狮执拗地把头转向了背对格瑞病床的那一侧。

“喏。”安迷修挑了个橘子出来直勾勾就冲雷狮那边丢了过去,橘子在病房里划了一道抛物线稳稳地被雷狮单手接住。

“然后呢?”雷狮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安迷修自己搬了个凳子就那么安分地坐在了一边。

“什么然后?”安迷修眨了眨眼,搞不懂雷狮为什么突然变得怪怪的。

“……”雷狮气结地用鼻子哼出一口气,一瞬间觉得自己迟早要被安迷修的迟钝气出心脏病。

 

佩利吸了吸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的消毒水以外的气味,“我好像闻到了肉的香味。”

“你是不是被人打晕了脑子?”帕洛斯叼着香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过去,这么一说起来,他确实饿了,在肚子还没来得及发出声响的时候,旁边金的肚子倒是猛地发出一声惊为天人的咕噜声。

“……不然我出去买点吃的带回来?”安迷修起身准备出门,却被雷狮若有所思地叫住,“等一下。”

“怎么了?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我可以带给你们。”

“这家医院,好像是在你家附近对吧?”雷狮在脑子里估测了一下两个位置的距离。

“……是。”安迷修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不如我们一会儿去你家吃吧。”雷狮脸上猛地绽开笑容,又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有肉吃,对吧?”

“耶!有肉吃!”佩利第一个挥舞着还绑着固定带的手,“走走走,现在就走。”

“好啊好啊!太棒了又可以吃到安迷修做的菜!”金已经手脚麻利地收拾起了格瑞床头上替换用的绷带和处方药。

“我好像……还没有答应吧?”安迷修有些无力地挣扎着。

“记得要有薯条和炸鸡。”帕洛斯毫不客气地已经开始点单了。

“抱歉,那就打扰了。”卡米尔对着安迷修点了点头,俨然已经在心里默认了一会儿要去安迷修家吃饭。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美好假期迟早要被这群人败坏一空,正叹气的时候门口传来几声叩叩的敲门声。

“啊!雷狮的哥哥。”距离门最近的金歪着脑袋第一时间认出了站在门口西装革履的男人。

“你们好。”来人举止得体地躬了躬身子,倒是房间里穿来了一声毫不遮拦的鼻哼,“你来做什么?”雷狮的脸瞬间就更黑了下来,皱着眉头盯着门口的人,上次掳走安迷修的账,他可还没跟这个家伙算清楚。

“听说你们两个被送进了医院,我来看一下。”说罢扬了扬手里的一大束白色百合,上下打量了一番雷狮之后又啧了啧嘴,“怎么?原来活得好好的啊。啧,看来买错花了。”

安迷修有些尴尬地站在两个人中间,白色的百合……好像是用来祭奠去世的人的花吧?这兄弟二人到底什么时候关系才能缓和一点。

“哼,那正好,给你自己留着用吧。”雷狮的眉头已经绞成了川字,仿佛全身的痛感都来自于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而不是胳膊上骨头断裂的地方。

“这么久不见,你的社交礼仪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男人面不改色地笑着,用下巴指了指雷狮手臂上的石膏,“看来不只是仪态方面在退步,别的地方也很平庸啊。”

“这点小伤不牢你费心,毕竟不像你,一把年纪了平时应该没少往医院跑吧?”

“别担心,那只不过是身体上的例行检查罢了。”

“是吗?那也得多加防范,没事儿多吃点好的补补身子,我可没有给你送终的打算。”

又来了……雷狮和他大哥之间喋喋不休的斗嘴,安迷修有点担心一会儿两个人会不会真的在医院大打出手。

 

“啊!说到吃上!一会儿我们要去安迷修家吃饭!你要不要一起?”金永远是读不懂空气游离于大众思想之外的那个人,对着门口的男人发出了邀请。

房间里大概有那么足足五秒钟的死寂,大多数原因是来自于大家对于提出那个惊为天人的提议的金所发自内心的敬佩之情。

雷狮一脸震惊夹杂着愤怒瞪着金,满脸都是在惊奇金那个小小的脑仁儿里到底装了个怎样的汪洋大海,才能让他“审时度势”地提出这种建议。

“好啊,不知道安迷修肯不肯赏脸?”西装革履的男人瞥了一眼病床上的雷狮,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啊……”安迷修满头暴汗,每次棘手的问题都绝对会抛到自己这边,他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病床上雷狮的凝视,这兄弟两个人,不管在哪儿打起来都很是个问题,但是又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推拒掉雷狮的大哥,何况对方也确实没有什么恶意。“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当然不介意,很荣幸能得到邀请可以品尝到你做的菜。”

“……”这个人……是故意的吧?安迷修脖子僵硬地吱嘎吱嘎作响,明明有重度洁癖从来不在外面吃东西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偷瞄了一眼面色铁青的雷狮,安迷修长叹了一口气,好像自从认识了这个家伙之后,自己的日子就没有安生过。

 

——

“哇,格瑞你手不方便就别乱动了,我来喂你!”金自告奋勇地举起手里的勺子。

“恩。”格瑞丝毫没有推脱地干脆把筷子丢到了一边,侧了侧身子面对着金坐了下来。

 

“恩?帕洛斯你不饿吗?怎么不吃东西?”佩利看着帕洛斯叼着薯条,坐在格瑞和金的旁边一脸的生无可恋,“不用管我,我吃饱了。”

“你不是还没开始吃吗?怎么就吃饱了?你吃了啥?”

“闭嘴吃你的肉。”

 

“啊,没关系,不喜欢吃的话不用勉强的。”安迷修端上最后一盘菜,对着一旁举着筷子一直没有动的雷家大哥摆了摆手。

“别管他,自己硬粘着跟过来的家伙,让他自己待着去吧。”雷狮扯了一把安迷修的凳子拉到了自己身边,连同安迷修也跟着一把拽过来按在座位上,“我手不方便,喂我。”

“……你右手不是好好的吗?”安迷修瞥了一眼对方骨折的左手。

“我是左撇子。”雷狮梗着脖子反驳道。

“???”安迷修差点爆了粗口出来,他可不记得雷狮什么时候是个左撇子了。

 

“抱歉,恐怕今晚我要失陪了,公司那边有个临时会议,我需要过去一趟。”雷家大哥接完一通电话之后,从玄关取了外套对着众人躬了躬身子,视线在雷狮和卡米尔身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下便往门口走去。

“好走不送。”雷狮头都没抬,卡米尔也只是象征性地抬头看了看对方的背影。

“我送你吧。”安迷修追到了门口。

“不用了,我的车子已经在楼下了,今天谢谢款待。”

“哈哈,算不上什么款待,你能喜欢就好。”

“那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安迷修看着对方的背影想了想,旋即又补了一句,“那个,”

“嗯?”

“您今天……其实是在担心雷狮和卡米尔所以才过来探望的吧?”

对方盯着安迷修看了半响,突然笑了笑,“他们?没什么好担心的,雷家的人打架怎么可能会输?只是顺路过去看一眼罢了。”

 

“干嘛呢?送个别要这么长时间。”雷狮从后面贴了上来,把下巴搁在了安迷修毛茸茸的脑袋上,话音里满满的不爽。

“没什么?”安迷修笑着仰起头,轻轻推了推雷狮,“快进去吃饭吧。”

“对了,我刚刚做了个决定。”

“什么决定?”

“这几天我就在这里养伤好了。”

“哈?!”

“好好负起责任啊,安迷修同学。”

“我可没说……”

“恩?之前谁说过来着?我要是生病了没人照顾,可以随时来你家。”

“……”这话安迷修确实说过没错。

“那就,有劳安迷修同学了。”

 

——

“格瑞,今天太晚了,你不然就留下吧,睡在金的房间和金挤一挤。”秋已经铺好了两个人的被褥,探头对着楼下客厅的格瑞说道。

“好的,麻烦秋姐了。”

“有什么麻烦的,你要是能来长住那才好。”秋回头看了眼淋浴间,金还在洗澡没有出来,“你的手受伤了,自己在家也不方便,这几天就住下吧,别拒绝,就当是我的请求。”

“谢谢秋姐。”

“别这么客气啦,”秋突然想到什么有些好奇地往格瑞那边探了探身子,“有件事我很好奇,格瑞你平时一直很稳重的,怎么这次……”秋指了指格瑞打着石膏的手。

“……那个人,上次找过金的麻烦。”格瑞别开头,想起上次元旦的时候,那个挟持着金的小混混,因为当时被雷狮拦下了所以没能好好地给他个教训,“然后今天又遇到了,而且死性难改带了一群人来挑事,所以就……”

秋微微张着嘴惊讶地看着格瑞,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这件事……请……不要告诉金。”格瑞有些窘迫地移开视线,这种事情被金知道的话肯定又要害他担心。

秋半响才终于发出一声轻笑,面前的这个大男孩儿,似乎从小时候开始就没有变过。

记得小时候也是,有人欺负了金,格瑞就偷着跑去把人家打得屁滚尿流,然后格瑞自己也带一身伤回来,金就咬着嘴唇强忍着在眼眶打转的泪水,站在一旁看着秋给格瑞包扎伤口一边带着哭腔吼,“谁揍的你我去给你报仇!”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还不带着我。”金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淋浴间出来。

“没什么,一会儿让格瑞自己跟你说吧,时候不早了快早点休息吧。”秋对着格瑞眨了眨眼。

“哎——那姐姐晚安~”

“秋姐晚安。”

“晚安。”

 

“哇,一直都想说,格瑞你简直比人形抱枕还要舒服!”金搂着格瑞在对方的胸膛上蹭了蹭,还没有完全吹干的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扫在格瑞脸上,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和金身上信息素的气息,“对了!今天你跟姐姐说了什么那么开心?”

“没什么。”格瑞揉了揉金的脑袋。

“哇!过分,又不告诉我,看我用绝招!”金举起两只手勾了勾十指,小时候有什么事情想偷瞒着姐姐,秋就会用这招挠自己痒痒,最后被迫逼供。

“金,别乱动。”

“哈哈!是不是怕了?”金翻了个身把格瑞压在身下。

“躺好,别乱动。”格瑞别扭地挪了挪身子。

“啊,等一下,我好像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金伸手向下摸索着,结果被格瑞一把揽住控制住了双手的自由。

“快睡觉。”格瑞的声音带着点心浮气躁。

“你先放开我让我摸一下,我看看是不是姐姐把手机落在床上了。”

“不是手机。”

“那是什么?”

“……石膏。”

“石膏?哎?那个地方也受伤了吗?疼不疼?”

“你乖乖睡觉就不疼了。”

“真的吗?那我现在就睡!格瑞晚安~”

“晚安。”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五十】  【五十一】 【五十二】

 

《猎物法则》小说本地址:请戳这里~ 


评论(57)
热度(1335)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