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狮子叼回来的面包,岂有不甜的道理?

小糖块儿 拿去磕~

——————————

安迷修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雷狮吵架了,凯莉曾经安慰过自己,两个人刚住在一起时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但这磕绊未免也太多了点,分明就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跨栏比赛。

前几次小吵小闹两个人睡一觉第二天起来也就过去了,这次吵得狠了,雷狮干脆摔门出去,留了安迷修一个人在家。

冷静下来之后安迷修仔细想了想,觉得吵架的由头也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自己唠叨多了点,雷狮骨子里又满是傲气,所以三言两语也就吵了起来,眼看着外面要下暴雨了,气消了的安迷修倒是开始担心起了跑出去的雷狮。

该死的家伙,倒是接电话啊。

安迷修在客厅转着圈儿踱步,四十几通电话打出去了,一直没人接,一股子怒火马上要窜起来的时候,转头瞄到正规规矩矩躺在沙发上的,雷狮的手机,因为开了静音所以压根儿就没听到铃声响起。

安迷修丧气地把自己摔在沙发里,这个傻子,出门不知道带手机的吗?一会儿下雨了该去哪儿找他?

哗——

像是应验了安迷修的担心,外面瞬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安迷修纠结半响腾地从沙发上弹起来,拿着伞出了门。

雷狮已经跑出去半天了,多半是找了个常去的酒吧窝着散心去了吧。安迷修猜测着,一想到一会儿看到那张舒服地摊在酒吧里的嘴脸就克制不住上去给他一拳的冲动。

然而,并没有。

安迷修打车找遍了雷狮常去的所有酒吧都没看到人影,最后只得跟酒保嘱咐一句,若是雷狮来了店里记得给自己发个消息,说完又急急往家的方向赶。

连手机都没带出门的家伙,必然也是不会记得带钥匙出门的。

 

安迷修赶回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淋了雨,落魄得像只流浪狗一样的雷狮,正盘腿坐在家门口的地毯上,一脸地不耐烦,“你去哪儿快活了?外面下着雨还往外跑?”

得,到底是谁先跑出门去的,现在反倒是有脸责怪起了自己。安迷修没好气地吐出一口气,“我去哪儿了关你什么事?”说完掏出钥匙旋开门锁进了门,雷狮自然也理直气壮地跟了进去,起身的时候无意间嗅到了安迷修身上淡淡的酒气,虽然已经被雨水冲掉了大半,但雷狮还是闻到了。

蹙着眉头一把拉住准备往屋里走的安迷修。

“做什么?我要去厕所,放开我。”安迷修确实尿急,找雷狮找了半天,刚刚又着急回家,一直没个机会去解决一下。

“你去酒吧了?”

“去……去了又怎样?”安迷修一时语塞,他一点都不想让雷狮知道自己为了找他跑了好几家酒吧。

“我跟你说过了不许一个人去酒吧那种地方。”雷狮皱起眉,虽说现在的酒吧不至于人多混杂,但安迷修毕竟是个Omega,万一喝醉了旁边又没有自己照应,那岂不是很危险。

“去了又怎样?关你什么事?”安迷修挣扎着甩开雷狮,转身进了厕所。

雷狮半眯起眼睛,这是安迷修今天第二次说出“关自己什么事”了,喉骨在脖颈上下滚了滚,对着厕所关上的门板硬生生地把怒气憋了回去。

 

叮叮——

门口的手机铃声响起,不知道是谁给安迷修打了电话。

雷狮嫌恶地冲过去打算挂断的时候,来电显示上是常去的那家酒保的号码。

“喂,什么事?”雷狮打算好好质问对方安迷修今天去酒吧都做了什么。

“安……咦?雷狮?你回家了?”

“回不回家关你屁事,有什么事赶紧说。”雷狮催促着,语气里满满的不爽,这个安迷修,怎么什么都跟别人说?什么时候能学会对人有一点防备心?

“啊……刚刚安迷修到处找你,说如果你来酒吧了就让我跟他说一声,怎么?安迷修没告诉你?看他挺着急的样子应该是找了好几家酒吧才找到我这里,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不过你现在到家的话就……”

“嘟——嘟——”

雷狮挂断了电话,剩下的内容他不需要听了。

“喂!你怎么随便接我电话?!”安迷修从厕所冲出来一把抢过手机,然而上面显示的通话结束四个字已经证明自己来晚了。

雷狮没说话,好整以暇地揣兜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没什么好说的。

这幅梗着脖子要强的样子,雷狮见过不少次,只不过大多数都是在床上罢了。他喜欢极了安迷修这种表情——紧张,失措,又带着浓浓的羞赧。

原以为安迷修是跑去酒吧享乐去了,没想到居然是跑去找自己了。

“怎么?不打算解释一下,你刚刚是如何牵肠挂肚冒着大雨去找我的吗?”

“别自作多情了。”安迷修耳朵红得发光。

雷狮没忍住干脆笑出了声,结果被安迷修一个拳头擂了过来。“笑屁!”

“哎呀!”雷狮没躲开,胸口硬生生挨了一拳。叫出声倒不是因为疼,而是突然想起大衣内兜里放着东西。

安迷修也觉得刚刚落下去的那个拳头触感怪怪的,眼看着雷狮从胸口的内兜里掏出个被砸扁了的面包,托安迷修的福,奶油全被砸了出来,品相说不出的微妙,但安迷修还是认出了,这是他喜欢吃的甜面包。

抬头看着雷狮,一脸的茫然。

雷狮颇有些惋惜地看了眼手里一言难尽的面包,挑了挑眉丢给了安迷修,“你自己砸扁的,自己吃了吧。”

“你……跑出去……是去给我买面包了?”安迷修接着面包,看着雷狮仰着脸从自己面前走过。

“关你什么事?”雷狮窝进沙发,顺手抄过自己的手机,头也没抬,学着刚刚安迷修的口吻,一时间倒是十分的相似。

“买个面包……为什么用了那么久?”安迷修歪了歪头,虽然只有一家店有这个甜面包卖,而且离自己家有一段距离,但是打车去打车回的话,也不至于耗费半天的时间。

“关你什么事?”雷狮继续低头玩着手机,总算是把这两句话都原原本本还了回去,他当然不想承认,自己跑出门的时候,手机没带,钥匙没带,伞没带,钱包也没带,全身上下摸遍了,也只刚好凑够给安迷修买那个面包的钱。

然而除了面包,也想不出有什么别的能哄安迷修开心了,最后只好风雨兼程地跑到那家店,又担心面包被雨水打湿,干脆踹到怀里一路跑回了家。

安迷修手里捏着面包,还没吃,牙根儿就已经甜得发齁了。他在想一会儿要怎么跟雷狮和好的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倒也不需要多想。

毕竟窝在沙发上划开手机锁屏的雷狮,看到那四十几通未接来电的时候,嘴里的甜味儿不比安迷修少多少。


评论(36)
热度(1468)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