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

镇魂 ABO设定 沈巍×赵云澜 

伪装成O表面小白兔实际城府比天高比海深可偏偏招架不住赵处花式撩人的Alpha沈巍 

毫不介意自己Omega的身份大大咧咧没脸没皮不撩一撩沈教授就浑身难受的赵云澜


————

“小郭啊,就算是Omega也没什么好自卑的,”赵云澜叼着棒棒糖,一把揽住这个特调处新人的肩膀揉了揉,“你看,我也是个Omega,照样当了处长!也不比那些Alpha差,是不是?”

“是……是!”小郭猛地点了点头,说起这个,他倒是十分地佩服自己这个顶头上司,身为Omega却比一般的Alpha还要可靠,又有胆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都敢做,就算到了发qing期,也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请假怠工,凡事亲力亲为绝对第一个奔赴现场。

“所以说,你也学着大胆一点,天天这么拘谨,多累啊。”

“小郭,你别听老大胡说,多少还是小心些吧。”林静忍不住插话道,颇有种担心处长带坏未成年的感觉。

“嘿——你是不是奖金不想要了?”赵云澜啧了啧嘴,又忽的想起什么,“我让你查的那个人,查得怎么样了?”

“查了,这我都查了几百遍了,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嘛。”林静丢过来一本档案资料,搞不懂自己这个老板为什么对那个沈教授这么执着。

“普普通通?”赵云澜挑了挑眉,把嘴里的棒棒糖扯出来,“几次三番都跟我们的案子有牵扯,你说他普普通通?”

“老大……您不是说不能相信巧合吗?”林静缩了缩脖子。

赵云澜几乎是从鼻孔里吐出一口气,靠在了转椅靠背上,努着嘴又把棒棒糖塞到了口中。是,办案的要素之一,就是不能相信案件之间的巧合。但是这个沈教授,从见他第一面起,就冥冥之中觉得他不是什么普通人。

赵云澜捡起桌子上那摞资料翻了起来,总觉得自己似乎还是遗漏了什么,这样一个人,看到那些诡异的尸体也好,有人死在面前也好,被歹徒到架在脖子上也好,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推一推眼镜,眼睛都不带多眨一下的人,居然只是个龙城大学的生物学教授?还是个看起来文文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

怎么可能?

 

赵云澜这种上天入地猛鬼神蛇什么都不怕野惯了的人,居然是个Omega就已经很说不过去了,现在又蹦出个人面佛心波澜不惊临危不惧的大学教授,也是个Omega,这就显得很不合适了。

难道这个沈教授其实是个地星人?地星那边的Omega天生都是如此彪悍的?赵云澜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也理不通,可这种事情又不能跑去大张旗鼓地询问本人。

毕竟前几次案子多亏了沈教授才能破地如此顺利,现在反而跑去质问他,那岂不是有种恩将仇报的感觉?不行,赵云澜摇了摇头,食指和中指的指肚在桌面上来回敲了敲,猛地站起身,“我出门一趟。”

“怎么?有新任务?”老楚侧头看了看,一向外勤工作都是先安排他才对。

“不,去约会。”

“哈?!”特调处所有人一脸震惊地看着赵云澜,这是哪里刮来的桃花风?

 

 

“沈老师居然愿意来赴我的约?”赵云澜托着腮,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几乎要将对面的人看穿。

“赵处长说笑了,再说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你。”沈巍抿着嘴角笑了笑,柔美顺眼地低垂着眼睑,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对面投过来的炽热的目光。

“这么说——只要我约你出来,你都不会拒绝咯?”赵云澜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嘴角,是刚刚棒棒糖不小心蹭到的地方,在嘴唇上留下了一点糖渍。

沈巍压了一口茶水,微微点了点头,“只要学校里没有事情,赵处长又需要我,那我自然会来。”

“好!就冲你这句话,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赵云澜拍了一把桌子,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你也别总是赵处长赵处长地叫了,听起来怪生分的,以后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怎么样?沈教授。”

“沈巍。”对方扶了扶镜框,笑着纠正道。

赵云澜很是满意地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他来的这趟,多半目的是为了打好跟沈巍的关系,好更容易去接近了解,揭露这个沈教授的真实身份,倒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功了。

“对了!别光说了,这家店的招牌菜推荐给你,特好吃!”赵云澜把刚端上来的菜推到对方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沈巍。

“是吗?你推荐的菜味道一定不会差。”沈巍拿起筷子用纸巾仔仔细细擦拭了一番,夹了一口递到嘴里,慢条斯理地嚼碎咽下去之后抬头问向坐在对面伸长了脖子等点评的赵云澜,“是很好吃,这是什么?”

“啊,这是醉香鸭,用陈年绍兴酒做的,这家店特别正宗,第一口根本闻不出酒味,等入了口隔一会儿,酒香味就散出来了,是不是特别好……”

“哐——”

“沈教授……沈巍?”赵云澜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地看着沈教授倒在桌子上,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转,半响一拍脑门儿,“糟了,忘了他不能沾酒了。”赵云澜想起今天看的那份档案资料里写了沈巍滴酒不沾,但是他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会是一杯倒,而且倒得这么彻底,压根儿就是不省人事的程度。

赵云澜尝试了许久发现沈教授根本就叫不醒之后,就那么叼着棒棒糖愣在饭桌前,思忖了半天该怎么办,把人带回学校?这为人师表的,总不能把大醉的人就这么扛到学校,这影响太不好了。带回特调处?也不行,毕竟是个正经办公的地方总不能随便收留这种身份还尚不明确的人。最后赵云澜叹了口气,得,先带回自己家吧。

 

赵云澜把人连扶带扛地弄回家之后,刚走到床边就不小心被丢在床边的靠枕绊了一脚,于是两个人本就重心不稳地双双摔倒了床上,好在赵云澜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撑住了床板,才不至于让自己砸在对方身上。两个人姿势暧昧地一上一下,赵云澜以极近的距离撑在眼睛微闭着的沈巍上面,不由得又细细打量了一番,想起见面第一天的时候自己对他说过的那句,“一见沈教授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赵云澜抬手摘掉了沈巍的眼镜,细细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索性从床上翻身下地,抖了抖半挂在床边的皱巴巴的被子盖在沈教授身上,随手掖了掖被角,自己跑去冰箱里又翻出一打啤酒丢在床边的茶几上,自己窝进沙发一边喝酒一边盯着熟睡中的人。

 

沈巍,我到底在哪里见过你啊。

 

沈巍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醒过来的时候望着天花板有一瞬间的失神,直到嗅到空气里赵云澜的信息素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伸手去摸眼镜时看到赵云澜已经卧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前面的茶几上横七竖八放着一堆空着的啤酒瓶。

沈巍坐起身去找鞋子,发现床边压根儿就没有能让他落脚的地方——这赵云澜家,是招贼了吗?

 

“唔!”在沙发上打瞌睡的赵云澜脑袋重重地一垂,闷哼了一声甩了甩头,视线聚焦到光洁如镜的地板上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糟了,家里招贼了!

听到从厨房传出来的水声,赵云澜探头望了过去,是沈巍。刚刚清洗完水槽里的最后一个盘子,衬衣袖子规规矩矩挽在小臂上,一丁点儿水渍都没有溅上。

“你醒了?”沈巍察觉到视线,转头看了过来。

“这……都是你收拾的?”赵云澜瞪大眼睛伸出食指围着屋子比划了一圈。

“不小心喝醉了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就当做是赔礼吧。”沈巍低头把之前塞进衬衣里的领带取出来,细心地捋顺上面几不存在的褶皱。

赵云澜看着对方这些小动作,心里暗暗感叹了一下,这个沈教授,不愧是文化人,从头到脚跟自己都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干净得一尘不染,一个邋遢得不修边幅。

“下次不要喝太多酒了,对肠胃不好。”沈巍侧头看了看垃圾桶里成山的酒瓶。

“啊……我这不是中午没吃上东西嘛,也忘了打包,家里没吃的,所以就喝点酒垫垫饥。”赵云澜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抱歉,是我的错。”沈巍那边倒是自责上了,如果不是因为醉倒在桌子上,也不至于让赵云澜饿肚子。

“哎呀别这么说,没事儿!再说了,你这不是也帮我打扫卫生了吗。”赵云澜从沙发靠背那头翻身跳出来,很是满意地揣着兜打量了一圈自己家,“说真的,也就我刚搬进来住的第一天,家里这么干净过。”赵云澜这话说得不带一丝的不好意思,反倒是一股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满满的自豪,反观了一下自身又看了看斯斯文文的沈巍,“哎,你说,你这么贤惠能干的一个Omega,一定不少人追吧?”

“那倒没有。”沈巍笑了笑,侧头看着赵云澜。

“没有?怎么可能?我要是个Alpha,我肯定第一个追你。”赵云澜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如果自己是个Alpha,肯定舍不得放手。

沈巍抬头看着赵云澜,像是用了很久才消化吸收掉刚刚对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不知是口无遮拦惯了还是什么,赵云澜倒是一脸的坦然全然没有意识到什么,沈巍终于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抬爱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哎?哎哎——这么早就回去了?”赵云澜倒是破天荒地升起一丝不好意思的情绪,这人家刚辛辛苦苦帮自己打扫了屋子,连一口水都没招待就让人家回去,这可不是赵云澜的待客之道。

“下午学校那边还有个课题没有整理好。”

“那……那我送你吧!”沈教授既然还有事情,那赵云澜自然也不便再强留,想了想只能开车送送对方。

“没关系,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沈巍已经拉开了门板,视线在对门的门牌号上停留了半分。

“不行不行,你这刚醒酒,还是我送你吧。”

“真的不用,我就住在隔壁。”沈巍回头笑了笑,侧身让开了一些好让赵云澜的角度能看到隔壁家。

“啊?”赵云澜愣在原地,翘着一边眉毛,一脸愕然地看着沈教授走到对门掏出钥匙旋开门锁,就那么无比自然地进了家门,对赵云澜这边礼貌地微微倾身点了点头之后关上了门。

 

沈教授??就住自己对门儿???

赵云澜若有所思地坐到沙发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身为特调处处长的他,职业习惯让赵云澜觉得这个沈教授又更加高深莫测了一些。

这个住宅区跟龙城大学的距离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远,这沈巍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搬到了自己家隔壁,而自己又从没对沈巍说过自己住哪儿,若说只是巧合的话,刚刚沈巍看到隔壁自己家门牌号的时候脸上一丁点儿的惊讶神色都没有,就好像知道打开门就是自己家似的,不过转念一想,赵云澜还从没在沈巍脸上看到过镇定以外的表情,就算看到对门自己家失火了,脸上大概也绝对不会出现一丝慌乱吧。可要说这沈巍是故意搬到自己家对门的,那背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说,那个沈教授……不会是看上你了吧?”大庆嘴里叼着小鱼干,盘腿坐在桌子上,特调处上上下下,也就这个副处长有这个待遇敢这么跟赵云澜说话了。

“瞎说什么呢?”赵云澜揉了揉太阳穴。

“不然你说这个沈教授是图什么?谋财害命?就你?”大庆打量看着赵云澜,嫌弃之情溢于言表地,虽说处长工资也不少,但是平日里赵云澜这个样子,可根本不像是什么腰缠万贯的人,就算是来索命的,也没什么利可图啊。

“不行,我要去探探他的底细,今天开始,我要彻查这个沈教授。”

“啊?怎么查?”

赵云澜突然把视线转过来,一脸的胸有成竹,“既然他敢搬到我家对门,就别怕我会悄悄潜进去探个究竟。”

“啊——?”大庆小鱼干差点从嘴里掉出来,“你是不是忘了,潜进去的话会留下信息素的,秒秒钟暴露好吗?”

“啧,你这个脑子,Omega只会对Alpha的信息素有反应,不会察觉到其他Omega的信息素的,沈巍又是个O,所以不会被发现的。”

“能进咱们所里的可个顶个都是精英Alpha啊,除了汪徵和小郭,你总不能带个女孩子去做这种事吧?小郭又畏首畏尾的,肯定也不敢。”

“谁说要带他们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行。”赵云澜惬意地把脚交叉搁在桌子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看脸上那副得意的样子,就仿佛已经揪出了沈巍的狐狸尾巴一样。

 

然而事实并没有像赵云澜想象地那么顺利,虽然成功潜了进来,然而这个沈巍家里——真的是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有,学术研究、学术研究、学术研究……除了学术研究还是学术研究,赵云澜泄气地揉着有些酸痛的腰,对着沈巍家里那个码得整整齐齐的书柜叹了口气,别说什么线索了,连半本小黄书都没翻出来,这个沈教授是吃斋念佛长大的吗?

咔将——

沈巍提前回来了?!赵云澜四下打量了一圈从窗口翻进了阳台,有些纳闷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家了,不过也罢,正好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独自在家的沈教授平时都搞些什么。

赵云澜心想沈巍肯定以为家里没有外人,但沈巍倒是进门的第一时间就知道家里不只有他了。

至于为什么会知道,是因为沈巍压根儿就不是什么Omega,林静查到的那份资料,说到底,不过是图个方便罢了,为了能有一个更利于平时行动的伪装。

然而这件事情又不能暴露在赵云澜面前,所以在门口停顿了几秒之后又神色自如地进了屋,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去书橱那里随便捡出来几本书便离开了,关门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发出响动,像是在通知里面的人一样。

赵云澜也就真的信了,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探出半个脑袋,发现对方似乎只是临时回来拿点资料就走了,赵云澜马上又换成一副在自己家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跨步从窗台上跳了出来,想了想再翻也翻不出什么证据,索性也就跟着离开了。

赵云澜前脚刚带上沈巍的家门,后脚转头的时候就看到沈巍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拐角。

“哎吆我的妈哎!”赵云澜捂着胸口,刚刚有那么一秒钟心脏都要蹦出来了,这个沈教授,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吗?刚想开口抱怨两句,又瞬间想起自己刚刚潜入了人家家里,这有没有被发现还不一定呢,也不知道沈教授在那里站了多久,万一被撞了个正着,那就没法儿解释了。

“怎么,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沈巍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表情,不过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发现吧?不然肯定会质问自己怎么进去的。

“这……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家里钥匙忘带了!想着要是你在家的话就过来找你……聊一会儿?”赵云澜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扯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今天这一看到沈教授,舌头就不由自主地打结。

“啊,抱歉,那真是不巧,我一会儿学校还有事情,恐怕不能陪你了,刚刚是回来取点资料,结果半路发现漏拿了一本所以又折了回来,”沈巍说完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几本古籍,“你既然没地方去,不介意的话先在我家坐一会儿吧。”沈巍打开门锁示意赵云澜进来坐。

“奧!没事儿,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去别处逛逛就成。”赵云澜摆摆手。

“没什么不方便的,”沈巍笑了笑,从门口玄关的柜子上摸出一把崭新的钥匙递给赵云澜,“这是我家的备用钥匙,不然就暂且放在你那里吧,如果下次再忘记带钥匙,可以直接来我家。”

赵云澜倒是没想到沈巍如此坦然,居然直接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出来,不按套路出牌让赵云澜硬生生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拒绝吧,显得自己这个做朋友的不够有诚意,接过来吧……总觉得这个钥匙是个烫手的山芋。然而赵云澜也并不是那种因为一件事情纠结半天的主儿,是对是错在没有定论之前,那干脆先做了就是。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了啊。”赵云澜接过钥匙,有些调皮地对着沈巍眨了眨单边眼睛,假装第一次来沈巍家里似的环顾了一圈感叹道,“你家还真是整洁啊,平日里就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

赵云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既然人家钥匙都拿到手了,自己也就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地躺进沙发,“我说,看你每天都独来独往的也没个伴儿,不孤单吗?”赵云澜再不济也还有特调处那一大帮子,虽然每天给自己添一大堆麻烦,不过倒也热闹。

“还好,也习惯了,再说了,这不是有你陪着我吗?”沈巍抿嘴笑了笑,耳根不知道为何有些发红。

“我这也叫陪?要是沈教授不嫌烦,我巴不得天天跑来你家找你呢。”虽说赵云澜对沈巍,心底里还是有着些许怀疑,但是单纯针对这个人来说,确实挑不出毛病,有些话来不及经过大脑就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那好啊,随时欢迎你来。”沈巍眼都没眨就应了下来。

原本只是随性的一句玩笑话,被对方干脆果断地接受之后反倒是又给了赵云澜一个措手不及,半响憋出一句干笑,“哈哈,你还真是待人坦诚啊,想必人缘一定特别好了。”

“……没有。”

“嗯?”

“只是对你而已。”

 

 

“赵处,您盯着这个钥匙有一上午了吧?是什么新案子的重要线索吗?”小郭掏出纸笔,习惯性地准备记录下来。

“嗯?这个啊……这是沈巍家的钥匙。”赵云澜捻着钥匙,他确实对着它发了一上午呆了。

“啊?”小郭的笔停当在半空中。

“老大……你让我调查人家沈教授就算了,你这、这偷偷配一把别人家的钥匙……不太合适吧?”林静脸上满是纠结。

“啧,怎么说话呢,谁说我这是偷偷配的?这是人家沈巍,沈教授,亲手,交给我的。”赵云澜一字一顿地强调着,说完之后整个特调处的人都转头看了过来。

“怎么了?看我做什么?”

“老赵,你知道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把家里的钥匙交给另一个人吗?”祝红半眯着眼睛紧紧盯着赵云澜手里闪闪发亮的小物件。

“什么?”

“求婚的时候。”

“……”赵云澜瞪大眼睛转了转眼珠子,继而摆了摆手,“你们这一个个的,怎么思想都这么不纯洁?你们懂什么?这是什么?这叫——男人之间象征信任的友谊,懂不懂?”

赵云澜这一句话把手里小小的钥匙说得仿佛比圣器还要伟大一些,最终在得到众人的白眼之后又耸了耸肩把钥匙小心翼翼揣到了兜里。

至于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的,他也搞不懂,让他更搞不懂的,是沈巍最后的那句话,只对自己这样而已……什么意思?

该不会……这个沈教授……

 

 

Tbc

 

城府最深的小白兔——沈教授不知道打哪儿学来了改变自己信息素的异能,动用能力掩盖了强A的信息素,平时表露出来的完完全全是O的样子,以此能够推心置腹地待在赵处身边。

下篇老谋深算的沈小鹿(什)先生就要在赵云澜的发qing状态下暴露身份了!

 

突然入了镇魂的坑,兄弟情真好吃啊,啧啧。


评论(78)
热度(11414)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