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ABO】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二】

前情提要 【一】

伪装成O表面小白兔实际城府比天高比海深可偏偏招架不住赵处花式撩人的Alpha沈巍 

毫不介意自己Omega的身份大大咧咧没脸没皮不撩一撩沈教授就浑身难受的赵云澜

——

该不会……这个沈教授,是看上特调处的谁了吧?

毕竟特调处可是一个聚集着精英Alpha的地方,有谁能让沈教授这个Omega心动,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云澜左思右想,觉得这个沈巍对自己这么一厢赤城,说不定就是因为看上了自己的手下,先来讨好讨好自己这个上司。

这么一想,赵云澜登时就豁然开朗了,那既然这样的话,这个君子成人之美的念头也就冒了上来,也不知道这个沈巍到底看上了谁,赵云澜手里捏着沈巍给他的家门钥匙,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心爱的手下们,颇有一种老父亲的心情,冷不丁冒出一句提议“哎,你们说,我把这个沈教授弄到咱们特调处来当顾问,怎么样?”

办公室里一片死寂,就连老楚都停下手上的工作抬头看着赵云澜这边。

“怎、怎么了?”赵云澜摸了摸脖子,平时就算再怎么天马行空的提议从他嘴里冒出来,大家也不会是这个反应,“你们这是……不喜欢那个沈教授?”

林静开口想说点什么,转念一想自己今年的奖金已经快被扣光了,又硬生生把话憋回了肚子。

汪徵和祝红互相对视了一眼,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一个耸了耸肩一个翻了个白眼又继续去忙自己的了。

“我……我觉得沈教授就很好啊。”小郭抱着胸口的笔记本,战战兢兢地举了举手,就像是在回答课堂问题一样。

“对吧!我觉得这个沈巍人还是很不错的,对于地星的了解程度甚至在我们之上,把他请过来给咱们当顾问,那绝绝对对是有好处的,你们要是不喜欢人家,总得给我个合适的理由。”

大庆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这话没人敢说,他敢。“其实吧,你也不用问我们喜不喜欢那个沈教授,这关键问题,看你喜不喜欢不就行了?”这两个人,天天眉来眼去不说,住对门也就算了,现在连钥匙都给了,这又打算凑到一起来上班,他一只猫都能看得明明白白的。

“我?我当然喜欢了,聪明,能干,又很贤惠,待人坦诚,又为人师表文质彬彬的,为什么不喜欢?”赵云澜摊开双手,一一数算着沈巍的优点,说完之后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个沈巍还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办公室里又是一片死寂,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他们可还从没见过赵云澜这么一股脑地夸过谁,平日里不损你几句都算是大恩大德了,更别提这么大长串的褒奖了。

“……可他是个Omega啊。”大庆嚼着小鱼干,言下之意自然是两个Omega是没有未来的,就算老赵再怎么喜欢人家沈教授,可毕竟身份性别在这里放着。

“Omega怎么了?Omega也可以做好工作啊,你看人家小郭,天天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能吃苦能耐劳。”

“哈哈哈,处长您过奖了。”小郭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破天荒第一次被这么夸奖,他还真的有些坐立不安。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庆挥了挥手,“谁跟你说办事能力了?”沈巍办事能力一向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知道。之前就是因为身为一个Omega办事能力强过头了,所以才怀疑这个大学教授的真实身份。

“那是什么?”赵云澜眨了眨眼,坐在转椅上荡了半圈。

“……没什么。”大庆从桌子上翻身落地,变成黑猫的形态跑到阳台晒太阳去了。人类的事情太过于麻烦,尤其是牵扯到感情上面的,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这个。

“哎哎——”赵云澜看着大庆窝在窗台上团成一圈闭上了眼睛,“嘿,这死猫。”

 

“反正我不同意。”祝红嘴巴噘了噘。

“我也觉得没必要。”老楚头都没抬,跟着驳回了赵云澜的提议,特调处没用的人不能再多了,他宁愿赵云澜找几个武力值高一点的,至少还能分担一下自己的重任。

“哎呀,你们别这么一致排外啊,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要宽容待人,对不对?而且我跟你们说啊——”赵云澜从兜里掏出一个棒棒糖,慢慢悠悠地拆开塞到嘴里,“我还发现了这个沈巍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林静终于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以为赵云澜潜入到那个沈教授家里发现了什么自己一直没有查出来的端倪。

赵云澜抬起腿搁在面前的桌子上,悠哉悠哉满脸得意地翘了翘脚背,“我发现,这个沈教授,应该是看上咱们特调处的某个人了。”

……

“哎,你们就一点都不好奇这个沈巍看上谁了吗?”赵云澜环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谁在搭理他。

大庆抬起半只猫眼瞥了一眼赵云澜,这股恋爱的酸臭味,都快飘到窗台这边来了。林静终究还是没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继续敲键盘去了,这个沈教授到底看上的是谁,这种问题还用得着煞有介事地说出来?那个沈巍每次看赵处的眼神,全特调处的人也不是瞎子,有点脑子的都能看出来那可根本不是什么纯洁的兄弟情谊。

“沈教授,看上谁了啊?”小郭伸长了脖子问了一嘴。

“……”林静忘了,特调处这个新晋小生,也是个没脑子的主。林静眼睛眨了眨,突然意识到,这难道是男性Omega特有的属性?这可是个值得研究的东西,先记下来。林静在电脑上新开了个文档,把自己的想法列了进去,等现在手头上这个研究成功了,就可以着手新的实验了。

现在他着手研究的,是针对Omega抑制剂的研发,以往的抑制剂起效太慢,失效时间也无法确定,突然提前失效这种情况也很常见,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身体上所造成的副作用很大,如果自己这个研究成功了,说不定能给特调处带来一大笔收益。虽然这个研究并不是特调处所负责的范围,但是提议过一次得到了赵云澜的全力支持,毕竟身为Omega,在办案方面的限制性太大了,如果新的抑制剂能研发出来,必将能大大提高办公效率。

林静脑补了一下自己为特调处立下大功的那一天,一想到自己会有数不完的奖金就情不自禁地搓了搓手,这个研究下周就可以做出实验样品了,成败与否就等下周了。

 

沈巍从图书馆出来之后就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把资料都仔仔细细收拾进公文包之后才离开。想到这里离家也没多少距离,便没有打车,索性直接走了回去。

路过一条幽深巷口的时候,沈巍察觉到里面有一丝黑能量的波动,半眯起眼睛在巷口停留了片刻,马上侧身绕了进去。

身为黑袍使的他本就是来处理地面上这些异动的,大学教授不过是个方便平时行动的伪装,他也更不是什么Omega,虽然Alpha的身份更利于在地面上活动,但是为了赵云澜,沈巍还是有些私心地改动了自己的伪装身份。

黑能量的迹象转瞬就消失了,沈巍动用了黑袍使的能力也没能探查到什么。希望只是自己多心了,沈巍心想着,准备调头离开的时候,巷口的岔路口闪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拖着一条长长的铁棍,像是在虚张声势一样故意在地面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哥几个半夜出来打牌没钱了,这位小兄弟,借我们两个哥哥点儿钱花呗。”对方走近了,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拽八五万地站在沈巍面前,摆明了要抢钱的架势。

沈巍抬起眼睛看了眼街角的摄像头,作为黑袍使,别说两个小混混了,就算来二百个,他也可以一招克敌,把所有人都打趴在地上,可是对方毕竟是普通人类,而且又有监控在,沈巍垂下眼睑从包里取出钱包,把所有的钱悉数掏出递给对方。

“嘿,这个小兄弟够直爽,手上这个表也挺值钱吧?借哥哥看看啊。”对方抢过钱,一看到对方是个软包之后气焰马上又嚣张了十二分。

沈巍一声不吭地把手表摘下来递过去,“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走?”小混混掂量着手表,能看出是个值钱货,抬眼打量了一番沈巍跨步拦住了对方,“你一个白白嫩嫩的Omega,这个时间走夜路,需不需要哥哥我做个护花使者啊?”小混混凑近了沈巍,刺鼻的烟草味扑面而来。

“离我远点。”沈巍有些嫌弃地侧开脸,有轻微洁癖的他一丁点都不想被这种人碰到。

“你怎么说话呢?很嚣张啊?”另一个小混混看不下去了,上来就要揍人。

“喂!做什么呢你们?”巷口一声爆呵。

赵云澜?沈巍抖了一下手腕,手上刚要聚集起的能量瞬间消散,推了推眼镜马上换上了一副无辜受害者的样子。

赵云澜只是看到有人在巷子里图谋不轨,但是没想到沈巍也在,走到路灯下看到人的时候显然脸上满是愕然。

“哟,这又来一个Omega送上门,今天这是怎么了,好事成双啊。”两个小混混完全没把赵云澜放在眼里,一嗅到对方信息素的时候马上堆出一脸嚣张跋扈的表情。

“好事成双?哈!行啊,来吧。”赵云澜满不在乎地勾了勾手,就算是个Omega,学过格斗又天天在刑侦科出生入死的他,收拾两个小混混根本不在话下。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两个人就被赵云澜打趴在了地上,赵云澜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瞄到对方手里还攥着一块手表,他记得那是沈巍平日里带的那块,一把夺了过来蹭了蹭上面的灰尘,笑着递还给了沈巍。

“谢谢。”沈巍伸手想去接,余光瞄到赵云澜身后闪过一个身影,“小心!”

 

“嘶——”赵云澜抬起胳膊硬生生抗下了对方轮过来的铁棍,龇牙咧嘴地一脚又把那人踹飞到地上,这次总算是老老实实晕死了过去。

“你没事吧?”沈巍皱着眉,低头看着赵云澜胳膊上泛起的淤青。

“没事儿,小伤而已。”赵云澜嘴硬地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可完全能看出来压根儿不是什么小伤,大概是真的疼得厉害,又不习惯被人担心,便想着随便扯个话题带过去。“你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到这种小巷子里,不知道很危险吗?”

沈巍笑了笑,“那你不也是一个人在这里吗?”

“我?我跟你可不一样,我身子骨结实着呢,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奈何不了我的,倒是你,需不需要……护花使者啊?”赵云澜把脑袋凑过去,虽是跟刚刚小混混嘴里说出的话相差无几,但给人的感觉可完全不一样,尤其赵云澜贴过来的时候嘴里还带着淡淡的青苹果的香甜气息,大概是刚刚吃过的棒棒糖留下的。

沈巍结结实实地愣了五秒,半响咽了一口口水眼睛闪了闪,“那就有劳了。”

 

两个人住对门,不管赵云澜送不送,他们回家的方向自然都是一样的,半路上,沈巍沉默了半天又开口道了一遍谢,“刚刚谢谢你了。”

“哎,我说,你知不知道这种时候,在电影里面都是怎么答谢的?”沈巍叼着棒棒糖,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对方。

“是什么?”

“以身相许。”赵云澜嘴上永远都没有个把门儿的,咧嘴笑着看向沈巍。

沈巍也转头看着赵云澜,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谁也没有说话。赵云澜全当是自己开了个玩笑,但沈巍心里怎么想的,那就只有沈巍自己知道了。

“一会儿先去我家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巍出声拦住准备开锁的赵云澜。

“哦!”赵云澜这一路走回来,倒是差点忘了自己还带着伤,满不在乎地抬起胳膊看了一眼,没有刚刚那么疼了,便甩了甩手,“不用,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伤口会感染的。”沈巍坚持道,看着赵云澜手臂上的淤青以及擦伤又皱了皱眉。

“好好好,听你的。”赵云澜见不得沈巍皱眉头,立马缴械投降。

 

“哎呀,疼疼疼,你轻点儿。”赵云澜呲着牙,眼睛却滴流滴流地偷看着沈巍。

“抱歉,我下手再轻一些。”沈巍一脸认真地把跌打膏放在手心搓热,轻轻捂在对方的伤口上。“这样疼不疼?”

“好多了。”赵云澜依旧是咧嘴笑着。

“笑什么?”沈巍有些不自在地躲避着对方的目光。

“我在想……你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的。”赵云澜想探探沈巍的底,他可还惦记着沈巍到底看上了特调处的谁。

沈巍手上的动作蓦地停下,“为什么问这个?”

“就是……好奇嘛,随便问问。”

沈巍想了想,又继续轻轻揉着对方手臂上的淤青,“那你呢?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我啊——”赵云澜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把没有受伤的胳膊枕在脑袋下面,有些调皮地冲沈巍眨眨眼,“我喜欢你这样的。”

沈巍愣了半响,继而笑了笑,“别说笑了。”

“哎,怎么能是说笑呢,你这么好的一个人,只可惜我不是Alpha,不然我肯定要追的。奥对了,问你个事儿。”

“什么?”

“考不考虑,去我们特调处当兼职顾问啊。”赵云澜还真的是挺喜欢沈巍这个人的,体贴又细心,可比特调处那一大帮子人强多了。

 

——

“老大老大!”

赵云澜一大早地刚踏进特调处,林静就从实验室探出半个脑袋大呼小叫的。

“喊什么呢?人没死。”赵云澜早上起来就莫名其妙的头昏脑涨,身子垮垮地踏进实验室。

“我样品做出来了!”林静手里的玻璃瓶里放着几粒小药片。

“这是什么?”赵云澜接过来对着荧光灯看了看。

“给Omega用的抑制剂。”林静有些兴奋地提醒道,他等着这天已经很久了,眼睛里放着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数着奖金的自己。

“研究出来了?”赵云澜微微惊讶地抬头看着林静,拍了拍对方的肩,“不错嘛,这玩意儿要是管用的话,年底的奖金大头都给你。”

林静沾沾自喜地笑笑,马上埋头开始着手准备试验样品的工作,等样品试验成功了,那这奖金就踏踏实实捏在自己手里了。

特调处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对了老大,你之前不是说去问那个沈教授要不要加入我们特调处吗?”林静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若是有个生物学教授在,那自己的这个研究说不定能进展更快一些。

“别提了,我问了,人家不想来。”赵云澜啧了啧嘴,言语之间还有点惋惜。上次问完之后沈巍用学校事情太多不想分神为由给拒绝了,那种人可绝对不是会跟谁客套几句的类型,既然拒绝了,自然就是真的不想来,赵云澜也没再问过,只是有些纳闷,既然沈巍看上了特调处的谁,那为什么不愿意来?难道是因为害羞?

赵云澜摇了摇头,脑子还是昏昏涨涨的,“我去桌子那边眯一会儿,待会儿叫我。”赵云澜起身打算从实验室离开,结果刚一站起来,腿就打着弯地跪了下去。

“老大!你怎么了?!”林静吓了一跳,忙从实验室桌子后面跑出来把人扶起来,结果人还没跑几步,马上又顿住了脚步。

“嘿,你愣哪儿做什么?还不扶我起来?”赵云澜骂了林静一句,刚才身体上的异样让他也有些诧异,想了想可能多半是前段时间案子太多累着了,这几天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老大……你上次……特殊时期是什么时候……”林静不声不响地退后了几步,伸手摸过了桌子上的防毒面具。

“啊?”赵云澜就算再怎么迷糊,这会儿功夫也反应过来了,拍了拍脑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林静,你帮我去柜子里翻一下抑制剂扔给我。”

“好嘞!”林静带着面具从赵云澜旁边绕过去,拉开赵云澜说不上整洁的柜子翻了半天,“……老大,你的抑制剂好像……用完了。”

“啧。”赵云澜想起来了,最后一支药剂上次用掉了,结果自己一直忘了补新的,特调处只有汪徵和小郭能用到这玩意儿,可昨天刚批了汪徵和那个桑赞的假出去玩一天,小郭又跟老楚去外地考察去了,赵云澜侧头的时候余光瞄到了手里那个药瓶。“林静,你这药管用吗?”

“啊?”

“问你管不管用。”赵云澜抬手晃了晃瓶子里的小药粒儿。

“虽然只是个样品还没做试验,但问题应该不大。”林静一向对自己的发明很有自信,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行。”赵云澜点了点头,拧开上面的软木塞,倒出一粒药一仰头干嚼着就咽了下去。

“虽然效果不一定强吧,但总不至于起反效果。”林静那头说完了之后才看到赵云澜已经把药吃了进去,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心里暗忖着千万不能乌鸦嘴,不然这年底的奖金,可就真的打水漂了。

 

然而事实证明,林静的这个乌鸦嘴,是真的百发百中,这年终奖金还就真的打水漂了。

 

 

TBC

 

下回预告——

“沈教授,江湖救急啊!!!”林静在电话里嘶吼着。

“怎么了?是又有什么新案子吗?”

“老大他、他……”

“等我。”嘟——

“喂?喂喂?”林静正绝望对方怎么突然挂了电话之际,门口已经响起敲门声了。

“沈教授?!你怎么来这么快??你是从飞机上空投下来的吗?”

 

作为并不是Omega的Omega,沈教授要当一次护(玫瑰)花使者送发qing期的赵云澜回家了

那一天,沈巍第一次感受到了被随意更改自己的伪装身份所支配的恐惧


评论(65)
热度(6043)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