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六】

ABO设定 沈巍A  赵云澜O  发qing期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来了来了!让大家久等了!

————

沈巍身子一僵,愣在了当场,虽然赵云澜有些口齿不清,但他真真切切地在对方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云澜?”沈巍轻声唤了一句,伏在身上的人没有动。沈巍吞了口口水,稍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轻柔地把赵云澜脸上的领带解下来,对方眼睛微微闭着,因为不适应突然的强光而蹙了蹙眉头,呼吸倒是没了方才的紊乱,现在正平稳地吐着气,似是睡着了。身上的体温也恢复了正常,发qing期的症状已经消退的差不多。

沈巍翻了个身将赵云澜平放在床上,自己则退到了床边坐下,他在细细琢磨刚刚赵云澜为何会叫出自己的名字。

也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赵云澜发现了是自己,另一种则是赵云澜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他沈巍。

可不管是哪种情况,沈巍都不敢去细想,单单是赵云澜发现了对他做这种事的人是自己这一条,沈巍便没办法再继续待在赵云澜身边。赵云澜或许能做到表面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可这个心结是绝对挥之不去的,沈巍不想让两个人之间永远横亘着这么一层不尴不尬的关系。

若是赵云澜并不知道是自己,只是刚刚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把对方想象成了自己,那沈巍当然是觉得开心,可赵云澜也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一定掘地三尺都要找到这个在他发qing之际跟他做过的这个人,而一旦发现了这个人就是沈巍,那赵云澜会怎么想?

就算赵云澜现在喜欢上了沈巍,可在知道真相后呢?他会怎么看待沈巍?

卑鄙小人,阴诡之士,趁火打劫。

赵云澜发qing期是真,误食了催qing药是真,可沈巍没有听从赵云澜的要求离开甚至还跟他做了这些事情也是真,而且还没忍住在赵云澜体内成了结,好在他没有刺破对方的腺体完成最后的标记,那股子Alpha的信息素也不会存留在赵云澜身上。

沈巍抿了抿嘴,抬起眼睛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赵云澜,凝聚了些许黑能量在赵云澜的眉间轻轻一点,赵云澜便从浅眠彻底歪头昏睡了过去。

 

赵云澜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头昏脑涨地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浑身的骨头都格拉格拉作响,肌肉酸痛到不敢有什么大动作,这个死林静,以后的奖金都别想要了,赵云澜暗骂着。

眼睛说不出的酸痛,赵云澜抬起掌心揉了揉,才终于能睁开眼,却猛地发现自己床边坐了个人。

“哇!——”赵云澜惊呼出声,本能地一个激灵往后弹坐出去,定睛一看才发现坐在对面的人是沈巍。

沈巍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到赵云澜醒过来,不疾不徐地把书合上放在床头,这才牵起嘴角,“你醒了?”

“呃……我……”也不知道是刚起床的原因还是什么,赵云澜脑子有点放空,眼珠子在眼眶里飞速地转了转,他突然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小心翼翼地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那股栀子花的香气已经荡然无存,房间里又恢复到了满是自己信息素的状态。赵云澜低头看了看身上,昨天穿的那身被汗水打湿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了,自己现在正穿着干爽的睡衣。

“看你昨天衣服湿透了,我就帮你换了。”沈巍扶了扶眼镜,无比自然地解释着。

赵云澜的思绪说不出的乱,昨天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飞速地从脑子里走马而过,他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后颈,完好无损,自己身上也没有任何的Alpha信息素存留,昨天的那些事情一瞬间就好像自己做的一场梦。

“你……在这里守了我一夜?”赵云澜目不转睛地看着沈巍,企图从对方的一举一动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恩。”沈巍点了点头。

“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发生什么?”沈巍眨了眨眼反问道,“昨天你吃过抑制剂之后就睡下了。”

赵云澜半眯起眼睛,心下思忖了半响抬眼看着对方,“你一直没有离开过?”

沈巍一脸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我一直都在。”

赵云澜这下没话说了,如果沈巍真的一直没有离开过,那昨天要么是自己做了个无比真实的梦,要么是沈巍在说谎,而那个跟自己翻云覆雨了一整天的人,就肯定是沈巍。

假设先不考虑信息素的问题,既然昨天那人拥有黑能量,那遮盖住自己原本的信息素也可以说得通,可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赵云澜也不会无凭无据地就因为自己的猜想而怀疑对方,这样一来,可以证明沈巍说谎的证据就只有——

赵云澜猛然抬头看着沈巍的脖颈,衬衣领口最上面的纽扣是解开的,他冷不丁凑到沈巍面前,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顺势一扯,在衬衣纽扣崩落到地板上咕噜咕噜滚落到一边的时候,沈巍的肩膀也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了赵云澜的视线中。

没有。

昨天赵云澜狠狠咬下的那一口,是绝对会留下伤口的,可沈巍肩膀上别说伤口了,连一丁点儿的疤痕都没有。

“怎么了吗?”沈巍像是被赵云澜吓到了,睁圆了眼睛看过来,耳根和脸颊还微微有些发红,这么一看,赵云澜反而像是在施暴的人,而沈巍只是个乖巧软弱的Omega一般。

赵云澜这才蓦地松开手,嘴里嗫喏了半天,“抱、抱歉。”赵云澜怅然若失地把脸埋进指缝里,张开手指狠狠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只是在做梦?

 

沈巍垂眸看着赵云澜,将衣领细细整理好,心底暗暗舒了一口气。作为黑袍使的他是拥有迅速愈合的能力的,所以昨天肩头上的伤,没过多久便好了。他趁赵云澜晕睡过去的时候,帮赵云澜清洗了身体换上睡衣,自己则回隔壁把肩头染上血迹的衣服换掉,因为职业习惯整日西装革履的他自然少不了款式差不多的西服,倒是领带没有同色系的,想到赵云澜应该不会发现这种细微的差别,便干脆没有换上新的,随手把领口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一个。

沈巍手里捏着换下来的那条藏蓝色领带,上面还带着赵云澜的信息素,沈巍顿了顿,没有同衣服一起放进脏衣篓而是细心地折好收进了自己床头柜里的小锦盒中。

这条领带沈巍大概不会再带了,喉咙没来由地又有些发干,想起刚刚跟赵云澜做过的事情,沈巍拇指轻轻摩挲过锦盒的盖子,嘴角微微牵起了一点弧度。

 

 

“我帮你煮了粥,还是热的,要不要喝?”

赵云澜抬起头,对方还是那副一脸懵懂人畜无害的模样,赵云澜点了点头,“好啊。”

赵云澜目送着沈巍去厨房盛粥,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打算从床上一跃而起的时候咕咚一声巨响,直挺挺地就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没事吧?!”沈巍慌张回头,看到赵云澜疼得龇牙咧嘴,扶着腰趴跪在床边的地板上,差点一句对不起就脱口而出,硬生生咬牙又憋了回去,抿着嘴巴扶了扶镜框才赶到赵云澜身边把人扶到床上。

“……”赵云澜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嘴里还骂骂咧咧地嘀咕着,抄起床边的手机给汪徵发了条信息,“林静下个月工资扣掉。”

想了一会儿觉得不解气,便又补了一句,“下下个月的工资也扣掉。”

 

喝粥的时候赵云澜就在琢磨,不管怎么想他都觉得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做梦,怎么可能有梦能那么真实?可不是做梦的话,好多事情又解释不通。

赵云澜悄悄抬起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沈巍,不管怎样,昨天赵云澜可是真真儿地把沈巍当成了自己的xing爱对象,而现在这个人就坐在自己面前,还贤惠地给自己热了粥,只是可惜啊,自己不是Alpha。

要说赵云澜的心理调节能力要比常人高出个几十倍,那一点都不夸张,只喝几口粥的工夫,赵云澜就咧开嘴恢复了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反正现在想破脑子都不可能有什么线索了,索性就把这些恼人的事情放一放,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嘛。

赵云澜歪着身子凑到沈巍旁边眨了眨单边眼睛,“哎,你说你,这又是照顾我一整夜,又是给我煮粥的,让我怎么报答你啊?以身相许你要不要?”

沈巍冷不丁一口热粥噎在嗓子里,被烫得红着眼眶犹疑了好久,才支支吾吾地开口道,“我……”

“哎呀,我开玩笑的,你别那么紧张。”赵云澜打着哈哈,截断了沈巍的回答,刚刚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就有些害怕从沈巍嘴里说出拒绝的话,毕竟感情这个事儿,还是得从长计议,更何况自己跟沈巍都是Omega,要是突然告白的话,人家真的拒绝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云澜左思右想,追人这个事儿,说实话,虽然赵云澜自己长了一副游历情场纵横八方的脸,可感情史上他确实没什么经验,更何况是以一个Omega的身份去追一个同样是Omega的人,具体要怎么追,赵云澜脑子里是一头雾水。

赵云澜摇了摇脑袋又塞了一大口粥进嘴里。

“怎么?粥的味道不合口?”赵云澜想心事的这会儿功夫,沈巍倒是目不转睛地一直看着赵云澜的反应,在看到对方摇了摇头的时候突然出声问道。

“啊?”赵云澜这才回神,马上反应过来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特别好喝!我刚刚是在想别的事情你别多想。你做的这粥,味道是真的不错,哎哟,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喝到你做的热粥,那人生真是太美好了。”赵云澜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眼睛里带着笑意直勾勾盯着沈巍,颇有种流氓头子调戏良家少女的画面感。

沈巍眨了眨眼,马上又将视线垂到桌子上,“我就在隔壁,你要是爱喝,可以去我家。

“好啊。”赵云澜想都没想就一口应了下来,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你说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沈巍眼睛闪了闪,赵云澜这种玩笑话听多了,他也大概习惯了一点,抿起嘴唇笑了笑就带过了这个话题。

然而沈巍还是很在意赵云澜走神的问题,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意的不行,可昨天那些事情又不能问出口,所以便斟酌了半天问道,“你……刚刚说你在想别的事情,是特调处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表面上是在关心,可实质上却是在套话。

赵云澜吸了口气半眯起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粥,“怎么?你这么关心特调处的案子,是不是想要接受我之前的邀请啊?”他可还记得之前沈巍拒绝了自己提出的让沈巍来特调处当顾问的提议。

“我……”

沈巍嘴里迟疑地吐出一个字之后就没了动静,眼神闪烁着像是在考虑什么拒绝掉又不失礼貌的措辞。

看沈巍这么难为的样子,赵云澜倒是笑着伸手拍了拍沈巍的肩膀,“行了,我随口一问罢了。”

“若是你们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肯定会尽力去做的。”沈巍追着补了一句。

赵云澜咧着嘴角点点头,凑到沈巍耳边,“你刚刚是想问我为什么走神对吧?”

沈巍没想到赵云澜话锋一转又把话题绕了回来,愣了半响之后才迟疑地点了下头。

“我是在想,你说我昨天晚上衣服都湿透了你就帮我换掉了,”赵云澜顿了顿,又凑近了沈巍耳朵几寸,更加暧昧小声却吐字清晰地问道,“那我的内裤,也是你帮我换的咯?”

赵云澜饶有兴致地看着沈巍耳根霎时就红透到顶,脖子上的喉结上下滚了几滚也没能说出什么辩驳的话。

赵云澜当是沈巍面子太薄经不起自己这没脸没皮的调笑,心里还沾沾自喜暗爽到不行。

可只有沈巍自己知道,赵云澜身上他该看的不该看的早就看了个遍,还摸了个遍,甚至做了个遍,又何止是因为换一条内裤就脸红的程度。然而这种事情又不能说出口,也就由着赵云澜去误会了。

 

赵云澜的性子,自然没有请太久的假,隔天就一瘸一拐地去了特调处,托大庆的福,全特调处都知道了赵云澜在发qing期的时候误食了林静做的抑制剂而出了点“意外”,所以在赵云澜扶着腰杆走进特调处大门的时候,大家都一脸心照不宣的样子。

“你们那一个个的什么表情?工资都不想要了?我只不过是吃错药的后遗症罢了。”赵云澜不满地翻了个白眼,说完才想起来自己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依然毫无头绪,想了想对着大庆和林静勾了勾手指,“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一趟。”

赵云澜还隐约记得那天自己被关在实验室,大庆和林静在外面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沈巍就来了,再之后赵云澜只记得在回家的车上跟沈巍扯了几句皮,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就完全记不清了,所以只好把林静和大庆喊过来,从头到尾理一理那天的事情。

 

“公主抱??”赵云澜挑了挑眉毛,林静和大庆就像说相声一样你一言我一语有声有色地描绘着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每一个小细节,在听到沈巍毫不费力地就把自己从试验台上抱进车上的时候,赵云澜刚撕开包装纸的棒棒糖顿在半空中,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

“我,堂堂特调处处长,你们两个就任凭自家上司被人抱着上了车?”尊严何在?威严何在??

“可是,当时情况紧急,我们两个又不敢靠近你。”林静慌忙解释道。

“对啊!你都不知道你当时散发出的信息素,隔着三条街都能闻到。”大庆点了点头附和着。

赵云澜狠狠瞪了林静一眼,没好气地把糖丢进嘴里,“继续说。”

“对了,你刚刚说,沈巍出现的特别突然?”赵云澜又想起这个疑点。

“是啊,那个沈教授平时都是用的座机,我那天也是打的他办公室电话,结果话都没说完,一会儿的工夫沈教授就敲咱们特调处大门了。”林静为了将功赎罪,这会儿功夫有什么细节疑点,全都一一列举了出来。

有这瞬间移动能力的,赵云澜也只见过几个地星人,再就是黑袍使有这个异能了。

“你说,这个沈巍,会不会真的是地星人?”大庆猜测道,“要不要把他抓来审一审?”

赵云澜瞥了大庆一眼摇摇头,“单凭这点猜测,怎么抓人?”说完若有所思地吸了口气,“等等。”

“怎么了?”

“沈巍当时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在发qing期,对吧?”

“对,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没说清楚状况,他那边就挂了电话。”林静记得清清楚楚。

“那照你们说的,他在急匆匆拉开实验室门之后,为什么会停在了门口没有进去?”赵云澜躺在转椅上,抬头看着林静和大庆。

大庆两个人歪了歪头,没有听懂赵云澜话中的意思,“这有什么蹊跷吗?”

赵云澜啧了啧嘴,把搭在桌子上的脚放下来,“你们想,要是你们看到有人晕倒在一个地方,第一反应是什么?”

“当然是冲过去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啊!”大庆说完猛地反应过来,那个沈巍平日里这么关心赵云澜,看到赵云澜晕倒在试验台上,第一时间为什么没有冲过去,反而是动作有些僵硬地停在了门口?就算是拉开门的一瞬间意识到赵云澜正处在发qing期,他沈巍作为一个Omega又不会受任何影响,完全可以凑近了查看。“我觉得那个沈巍当时的反应就好像……”

“就好像他是个Alpha一样!”林静突然出声,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赵云澜点了点头双手抱在胸前,嘴里叼着的棒棒糖被咬得咯吱咯吱响,这个沈巍,绝绝对对有问题,可是到现在不管怎么怀疑,也都只是些不痛不痒的猜测,这个沈教授……埋得够深啊。

 

“哎对了老大,”林静突然有点胆怯地问话过来,“你们昨天……是怎么解决的啊?”

“恩?什么怎么解决?”赵云澜一脸茫然地看着林静。

“就是……那个药。”林静一方面好奇,一方面又担心自己说得万一哪里不妥当再把自己下下下个月的工资一起扣光了。

“啧,有什么事说清楚,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赵云澜听得一头雾水。

“哎呀,林静昨天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不是说,他做的那个药如果吃了抑制剂,会起反向增益的效果吗?除了做ai没有别的缓解办法,沈巍说他能解决就挂了电话,所以最后你们怎么解决的?”大庆也好奇得很,粗略地解释了一番之后叼着鱼干抻长脖子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挑着眉毛瞪大眼睛,迟疑了半响之后才听懂了大庆那简短概括之中的信息量,他想起昨天自己晕过去之前的那通电话,他一直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也不知道电话中的内容,然而现在知道之后气到牙痒地抬手对着林静的方向点了几下,气绝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云澜闭上眼,在脑子里又把昨天的事情理顺了一遍,现在所有的矛盾点都在一个关键问题上,“林静,你那个药的药效,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抵消?”

林静惶恐地点点头,缩了缩脖子说道,“要是没吃普通抑制剂的话说不定还有可能,可是我打电话的时候沈教授说你已经吃过了,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赵云澜半眯起眼睛,虽然林静的试验靠谱的少,不着边际的多,但是一般得出的结论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硬生生扛过去呢?”赵云澜提出一个猜测。

“那样的话也不可能第二天就像老大你这样生龙活虎地就来特调处了,怎么都得过个七八天让药效从身体里一点点代谢掉。”

林静说的没错,单单是Omega到了发情期,硬扛过去都要个三五天,何况赵云澜还是吃错了药的情况,所以说,关于昨天的事情沈巍肯定是在说谎,现在赵云澜手里缺的,只是一个有力的证据,一个当场抓住沈巍暴露出自己是Alpha身份的证据。

赵云澜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轻笑,侧头瞥了一眼林静扬了扬下巴,“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啊。”

“好啊好啊!”林静双眼瞬间放光,为了逝去的工资和奖金拍了拍胸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上次那个药,我要再试一次。”

 

 

Tbc

 

赵处长亲自上阵,以身试险——

老大,你这样是会被ri的。


评论(352)
热度(7122)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