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八】

ABO设定 沈巍A  赵云澜O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临时标记有 黑袍大人大型占有欲现场有

———

沈巍被赵云澜一把揽进怀里,刚挣扎了两下就听到对面的人发出一声轻笑,“你紧张什么?我一个Omega又不会夜袭你。”顿了顿之后又嘻嘻哈哈地凑过来,“不过我要是个Alpha的话,说不定还真会。”

闻言沈巍微蹙着眉头抬眼看向赵云澜,半响无奈地从鼻腔里叹出一口气,索性闭上了眼睛,“睡觉。”

赵云澜把胳膊枕在脑袋下面,细细打量着怀里的沈巍,平日里对方总是西装革履的,他也从没注意过沈巍的身材,现在搂在怀里才发现居然说不出的结实,也难怪像大庆说的那样,可以一脸轻松地就把自己公主抱到车上。

而且这近距离细看之下,沈巍还真是一副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映着朦胧的月光,赵云澜微张着嘴巴,看得有些出神。倒是怀里的人眉头皱了皱,赵云澜的视线太过于直白,想不察觉都难,沈巍睁开眼抬起眼睑,语气里带着丝微的窘蹙,“还不睡?”

“怎么?就许你刚刚盯着我看那么久,不许我也看看你啊?”赵云澜扬了扬眉毛,一脸的无辜之下掩藏着狡黠,“这不公平吧?”

“……”沈巍被堵了个无言以对,只好红着耳朵移开视线,“我刚才没有在看你。”

“好好好,你说没看就没看。”赵云澜像哄小孩子一般,打着哈哈轻轻拍了沈巍的后背,“咱们睡觉,睡觉。”

大概是在山路上开了一天的车太过于疲劳,没过多久赵云澜便睡着了,倒是沈巍这边压根儿就无法入睡,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赵云澜的呼吸几乎可以吹到自己脸上,沈巍尝试着集中注意力不去想那个甜甜的信息素,可赵云澜的睡相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很差。

而且,非常的差。

熟睡过去的赵云澜总是无意识地把腿勾过来,仿佛把沈巍当成了一个大型抱枕一样,沈巍自然没有抱枕来的松软,赵云澜无意识下膝盖便会时不时不安分地蹭来蹭去,试图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在这凉如清泉的山间夜色里,沈巍的额头上居然硬生生沁出了一层细汗,他深吸了一口气,分明的喉骨在脖颈上动了动,抬起食指在赵云澜的眉间轻点了一下,“抱歉了,云澜。”

这是沈巍第二次对赵云澜使用催眠了,却也都是无奈之举,若是任由赵云澜这么抱下去,自己的Alpha信息素迟早会在这间小院子里暴发出来。

 

赵云澜这辈子难得睡得这么踏实,睁眼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沈巍的私人物品规规整整地放在床边一角,自己倒是四仰八叉地霸占了整个床。赵云澜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脖颈上的关节,这才拉开屋门感受大山深处清晨的空气。

“你醒了?”沈巍坐在前厅正跟自己的学生们收拾一会儿去村子里考察走访的材料。

“醒了!”赵云澜抬起胳膊扩了扩胸,轻松地咧嘴笑笑,抬头眯着眼看着万里晴空,“哟,是个好天,只可惜啊,不是来度假的。哎,沈教授,我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赵云澜摸了摸后脑勺,总觉得昨天晚上自己像突然晕过去了一样,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我也不知道。”沈巍低头佯装在忙着整理资料,含糊其辞地跳过了这个问题。

“这样……奥对了,昨天晚上,没再冻着吧?”赵云澜睡着之前的记忆还是有的,凑到桌前当着学生的面明目张胆地问了出来,“我怀里很暖和,没骗你吧?”

沈巍没料到赵云澜会问这么一出,瞪大眼睛看了看赵云澜,脸上接着泛起一片红,抬起手推了推镜框,也不知道是眼镜真的滑落了还是为了遮挡脸上的红晕,半响才嗯了一声。

赵云澜满意地舔着下唇点点头,准备开口继续问些什么的时候,旁边老楚和小郭的屋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

“赵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小郭那边已经整装待发,跟老楚肩并肩站在门口。

“那正好,咱们一起走吧,兵分两路,沈教授跟你的学生们去村子里,我们三个去山上找那个山洞。”赵云澜说完拉过沈巍的胳膊,“记得千万别乱跑啊,你们今天就待在村子里,注意安全。”

老楚斜着眼瞥了一瞥脑袋凑在一起的赵云澜和沈巍,听觉敏锐的他自然是听到了赵云澜的叮嘱,有些搞不懂自家上司什么时候对别人的事情这么上心了,而且还三番五次地特别照顾这个叫沈巍的家伙,也就小郭傻呵呵的反应不过来,要是大庆和林静在这儿,估计多半得唉声叹气地吆喝埋怨两声,说赵云澜对自己手下都没这么关心过。

 

 

洞穴处在一座山崖的背阴处,能看出前阵子地震振幅应该不低,硬生生地震出一个两米长的裂缝。

赵云澜拿出手机往山洞内探了探,鬼气森森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更看不清这山洞到底有多大,正犯难的时候,洞内突然闪烁起了十几对红光。

“楚、楚、楚哥,那那个是什么?”小郭手里死死捏着电棒,害怕到声音发颤,脚下却结结实实地扎稳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后退。

“眼睛,幽畜的眼睛。”老楚向前侧身一步挡在了小郭前面。

山洞里的幽畜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唤醒了一般,一个接一个地往洞口涌来,多半还是冲着赵云澜的方向去的。

“这些鬼东西怎么都冲着我来啊?”赵云澜举着枪有些应接不暇,张口抱怨道。

“我听村民说,这些怪物应该是常年生活在山洞的黑暗环境中,眼睛退化了,只能靠气味寻物,而且喜欢袭击Omega,如果面对的是Alpha,这些幽畜就不会主动攻击。”小郭的功课一直做得很足,进山之前的时候他稍微跟村里的人打听过。

低等生物弱肉强食这个道理谁都懂,Alpha自然没有Omega那么容易对付,所以专挑Omega下手也情有可原,可现在不是给这些幽畜找缘由的时候,赵云澜连连开枪解决掉一只又一只的幽畜,手掌虎口都被震地发麻,“那小郭你不也是Omega吗?怎么你就没事?”赵云澜后跳了一步稳住身形,几乎所有的幽畜都围到了自己这边,老楚和小郭只能站在外围帮赵云澜清除这些怪物。

“我……”小郭也纳闷这个问题,偶尔有一两只幽畜晃着脑袋冲自己这边嗅一嗅,又马上扭头去攻击赵处了。

“他身上有我的气味。”老楚抬起一脚踹飞一只幽畜,给赵云澜和郭长城解了这个难题。

“你的气味?”赵云澜纳闷地回过头去,无意中瞥到了小郭的后颈上,一瞬间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云澜认命地闭上眼睛,昨天在车上的时候他就该猜出来的,这老楚也是办事雷厉风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小郭给标记了,赵云澜开枪崩飞了身后准备偷袭的幽畜的脑子,感叹了一句平日里在特调处被汪徵和桑赞闪瞎眼就算了,这种时候还能被塞一把狗粮,作为单身了二十多年的自己来说,真是说不出的心酸。

 

洞口的幽畜越来越多,赵云澜三人被逼到了山脚下,腹背受敌。

“赵处,怎么办?”小郭紧闭着眼举起电棍挡在脸前,误打误撞地电死了一只幽畜,后退的时候撞在了楚恕之的后背上,三个人被一群幽畜包围得死死的。

赵云澜啧了啧嘴,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幽畜同时聚集过来,以他们三个人的力量很难敌得过,没在形成包围圈之前的时候抽身离开是他大意了。

“啊啊啊啊!赵处小心!!”小郭余光瞄到赵云澜身后一只幽畜猛然跃起,张开利爪就冲赵云澜扑了过去,然而喊出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赵云澜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调转枪口,只得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然而那一记利爪终究是没有落下来,赵云澜悄咪咪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身前多了一道黑影。

“黑老哥?!”赵云澜语气里是克制不住的惊喜,“哎哟,天降救星啊!太及时了!谢谢黑老哥啊!”赵云澜一个激动差点上去对着黑袍使的后背狠狠拍一把,手掌刚抬起来猛然觉得不妥,又讪讪地把手放了下来。

黑袍使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赵云澜,迅速地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后又兀自回过头,挥动长刀斩杀了几只距离较近的幽畜,总算是暂时解了围。

赵云澜早就习惯了黑袍使这种冷巴巴的反应,依旧是咧嘴笑着,“真巧啊,没想到黑老哥也在。”赵云澜对着一旁的幽畜游刃有余地开了一枪,“果然有黑袍使在,就放心多了。”

“赵处长,”黑袍使转头看向赵云澜,“你应该知道,在地面上本使不能亲自去追查出逃的地星人,其一,地面上的负荷太重,我不能久留。其二,在这里我的实力只能发挥到一半。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掉以轻心。”

赵云澜拍了拍胸膛,“知道,所以这不是还有我们特调处在嘛。”

虽然黑袍使的出现解了燃眉之急,然而山洞里的幽畜仿佛杀不尽一般,陆陆续续地从洞口涌出,“黑老哥,你能看看这洞里一共多少只这种怪物吗?这样下去我们得杀到什么时候?”

黑袍使运了运手腕,然而能量刚聚集在手心上就散了开来,黑袍使抬眼望向山洞,“这洞里,应该有圣器存在,我的能量受圣器压制,没办法探知到洞内的情况。”

赵云澜半眯起眼睛,这就不太妙了,黑袍使的力量被压制,剩下他们三个的体力也快要耗尽了,这样下去横竖还是一个被幽畜围困。

“我看这些幽畜都是冲我来的,不然我去引开他们,小郭,你去通知村里人疏散,老楚,用最快速度通知特调处和海星鉴请求支援,我争取撑到你们回来。”

“不行!”还没等老楚和小郭发话,黑袍使便一口回绝了赵云澜的提议。一个人势单力薄地引开这么多幽畜,那不是送死吗?就算有他黑袍使跟着,也不能完全保证赵云澜不会受伤。

“那黑老哥你说怎么办?啧,要是这些幽畜分散一些咱们还能逐个击破,可这一窝蜂地涌过来就不好对付了。”赵云澜甩了甩发麻的手臂,除了自己一个人把这些怪物引开,他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而且这种情况又不能逃走,万一这些怪物被他们引到村子里岂不是更糟,赵云澜犯愁地挠挠头,余光瞄到一旁小郭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等,我知道了!”赵云澜眼底亮了亮,“小郭,你刚刚说,这些东西不会主动攻击Alpha,而是专挑Omega下手对吧?”

“嗯嗯嗯!”小郭点点头,就算他不说,看刚刚的形势其实也能了解得差不多,这些幽畜就好像看不见楚恕之和黑袍使一般,专门集中攻击赵云澜,郭长城也只是偶尔吸引一两只幽畜过来,可那些怪物凑近了之后又好像没有进攻的意思,嗅一嗅就调头走开了。

赵云澜脑子转得一向很快,如果这些幽畜眼睛看不见,只能靠嗅觉来感知的话,若他们四个都是Alpha或是携带着Alpha信息素,这些怪物就不会有这么强的攻击性,而且也不至于聚集到一起了。

“黑老哥,没猜错的话,你是Alpha吧?”赵云澜冷不丁问出这么一句。

沈巍挥起长刀护在赵云澜身前,搞不懂这种时候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但既然是赵云澜问的,那应该就有他的道理,沈巍点了点头,“是的。”

“标记我。”

沈巍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晃了晃神回头看向身后的赵云澜,标记?赵云澜确实总拿自己的性命安危开玩笑,沈巍一时间也有些分不清到底哪句是认真的哪句是玩笑话了。

然而身后的赵云澜一脸严肃,半点没有平日里调笑的神情,向前侧身跨了一步,抬手将枪口抵在一只近身的幽畜头颅上,是刚刚趁黑袍使走神的时候冲上来的,赵云澜眼睛都没多眨一下便开了枪,转头对着黑袍使又重复了一遍,“标记我。”

 

“赵处你……”小郭搞不懂赵云澜到底想做什么,误以为是赵处长情急之下急昏了脑子。

“哎呀你们紧张什么,临时标记罢了。”赵云澜摆了摆手,“这些幽畜只对Omega有反应,又不主动攻击Alpha,如果我被标记的话,我的信息素就会被暂时压制下去,这些怪物就不至于聚集到一起这么难对付了,懂了吗?”

“这样!赵处果然聪明!”小郭一脸恍然大悟。

沈巍也瞬时明白了赵云澜的用意,如果这些怪物分散一些又没有这么强的攻击性的话,他们几个确实足够对付了。

“可是……”老楚似乎还心存顾虑,眉头皱着看向黑袍使和赵云澜。

“哎呀,就咬一口后颈上的腺体罢了,不用这么担心我。”赵云澜大咧咧地摆摆手。

“可是黑袍使身份特殊,做这种事情恐怕不妥吧。”老楚把心中的顾虑说了出来。

赵云澜有些无奈地翻着白眼瘪了瘪嘴,合着这楚恕之根本就不是在担心自己,反而担心的是黑袍使,这个老楚,还知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他的上司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堂堂黑袍使身份尊贵,平日在地星都是受万人敬仰的,赵云澜突然让人家标记自己,确实不太合适。

“额……要是黑老哥不方便的话,我……”赵云澜纠结了一下转头看向老楚,在场的Alpha除了黑袍使,也就只有楚恕之了。

老楚自然是懂了赵云澜的意思,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让我来吧。”说完便往赵云澜的方向走去,结果刚走了没两步楚恕之就突然顿在了原地,身为地星人的他在一瞬间感受到了从黑袍使身上所散发出的震慑力,本能地颤栗当场,后背的汗毛都霎时耸立起来,他还从未感受到如此强度的压迫。

黑袍使慢慢转过头,垂着眸子看着楚恕之,宽大的帽兜下是那个狰狞的面具,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可那股几乎能震慑到三魂五魄的气场仿佛在叫嚣着责退楚恕之一般。

当冷汗划过楚恕之抽动的咬肌时,那股让人惊诧的压迫感突然消失了,老楚猛地从胸腔吐出一口气,仅仅停留了几秒的那种压制感,却仿佛跟做了一场很长的噩梦一般,老楚晃了晃神勉强拉回思绪。

这股气息只有同为地星人的楚恕之能够察觉,赵云澜和小郭这种凡胎肉体自然是感受不到的。赵云澜有些纳闷老楚怎么突然愣住不动了,准备上前几步让老楚临时标记了他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臂一把揽过自己的脖子,赵云澜硬是被这股力道给拽了回去,后背还撞进了对方的怀里。

“黑老哥?”赵云澜睁大眼睛看着身后的黑袍使,对方虽然遮住了大半的脸,但是隔着那层丑不拉几的面具,赵云澜还是能感受到黑袍使现在很不开心。

勒在赵云澜脖子上的那只手臂力气大得惊人,赵云澜只能像只被拎起来的啮齿类动物一般,缩着脖子,丝毫没有平日里特调处处长的风范。可黑袍使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没有动,赵云澜转了转眼珠子,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位黑袍大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难道真的是因为提出让他标记自己而冒犯了人家?

赵云澜挣扎两下,发现只是徒劳,便开口道,“那个……我不然还是去找老楚标……”

“不行。”黑袍使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字。

赵云澜这下更搞不明白了,这黑袍使看起来一点都不想标记自己的样子,可又不让老楚标记他,他黑袍使到底在想什么?

 

沈巍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的异能确实可以伪装出其他的信息素,但是这种异能却改变不了标记时所暴露的原始气味,一旦真的标记,那赵云澜势必会闻到他真正的信息素。

这样一来,赵云澜就会知道,在他发qing期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是幻觉更不是做梦,而是事实。

可现在的情形容不得沈巍多想,幽畜还在一拨又一拨地袭击过来,老楚和小郭挡在赵云澜身前努力维持着一个安全半径,却也已经岌岌可危,如果赵云澜再不被标记,那这些幽畜绝对会伺机群起,到时候就算有他黑袍使在,也回天乏术。

 

“会痛,你忍着点。”

赵云澜还在懵圈的工夫,耳边突然传过这么一句,他还没来得及转头询问的时候,后颈猛地一阵刺痛,“唔……呃!”

赵云澜能感受到对方的牙齿刺破皮肤,一点点抵达到腺体,赵云澜疼得龇牙咧嘴,原来标记这种事情他妈这么痛的吗?他倒是听人说起过,临时标记会引起剧痛,但如果是体内成结之后再咬破腺体,这种完全标记就不会有任何痛感,赵云澜暗骂一句,标个记而已为什么还这么多讲究,两边的痛感就不能平摊一下吗?

赵云澜不想自己发出太多吃痛的声音,毕竟在部下面前,这处长的包袱还是要兜住的,赵云澜抬手捂住嘴巴屏住呼吸,接下来就是黑袍使将他的信息素灌注进自己的腺体了,他有些好奇,平日里被黑能量裹身,一丝气息都不透露出来的黑袍使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气味的,总感觉闻起来应该是什么厉害的生化毒气。

好奇心驱使下,赵云澜小心翼翼地嗅了嗅,霎时愣在了当场。

他终于知道了黑袍使的信息素闻起来是怎样的,是栀子花。

赵云澜不可能忘记这股信息素,曾经以为发qing期那天发生的事情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可现在看来,那些事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而跟自己做过的那个人,就是站在自己身后的——黑袍使。

察觉到怀里的人猛地一颤,沈巍闭上眼睛,他知道,赵云澜已经意识到了真相。

 

 

Tbc

Ps:昨天说的糖不是这个!还有另一篇糖我正在码字!

哇 双更简直刺激 双更使我头秃 大家等我!

评论(334)
热度(8557)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