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abo】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十一】

ABO设定 沈巍A  赵云澜O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什么?!老大!你被黑袍使给唔!唔……”

赵云澜拿起一把鱼干塞进林静的嘴里堵住了对方石破天惊的后半句话。

“啧,小声点儿。”赵云澜踹了一脚林静身下的凳子,把这个家伙叫到办公室里密谋就是为了对特调处其他人保密的,被他这么一吼,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林静双手死死捂着嘴巴,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方才太过于震撼了以至于没忍住惊呼出声,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个天大的秘密要是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以后恐怕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昨天大家得知赵云澜身上那股栀子花香是黑袍使的信息素之后,趁赵云澜进实验室的工夫,所有人一窝蜂地围到小郭旁边,势要把山区里发生的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掘地三尺揪出来八卦一番,最后小郭在这声势浩荡的围攻之下结结巴巴地解释一句,“只、只是为了削弱幽畜的攻击力,临时标记了赵处后颈的腺体,用来掩盖赵处身上的Omega信息素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打败了幽畜,拿到圣器,就、就回来了啊。”小郭无比乖巧地捏着自己的衣角,一五一十地把实情描述给大家,特调处一伙人都已经搬好小凳揣好瓜子了,结果只是这么简简单单再普通不过的理由,瞬间作鸟兽散地丧失了所有兴致。

“奥对了。”小郭突然想起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大家又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瞪着大眼望着小郭,第一次被这么重视的郭长城还真有点不适应,咽了咽口水道,“我们回村子的时候,赵处让我跟楚哥先走,他和黑袍使好像又说了些什么。”

“有奸情,一定有奸情。”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化身成神探福尔摩斯,摸着下巴琢磨赵云澜跟黑袍使究竟发生了什么去了。

 

当时被赵云澜拽进实验室调用监控录像的林静虽然没有加入到这场盘问大军里,可事后也多少从大庆那里听了个完完整整,当时林静虽也暗自遐想了一番,可现如今他从赵云澜口中听到了全部事情的来龙去脉,才发现自己猜想的那些不过是冰山一角。

原来黑袍使不只是临时标记了老大,那日老大发qing期误食了催qing药,也是黑袍使来救的场??林静呆若木鸡地坐在凳子上,那自己这算什么?不仅是科技界的国民老公,还变成了科技界的国民月老?这根红线居然还阴差阳错地把自家上司和黑袍使牵到了一起?那日后若是喝起喜酒来,赵云澜和黑袍使是不是还得给自己这个媒人塞个大红包啊?

林静思绪飞到九霄云外的这会儿功夫,赵云澜又忍不住踹了踹他的凳子,林静这才从满眼的红包中回过神来,“老大,你是说,你怀疑那个沈巍就是黑袍使?”

“不是怀疑,”赵云澜望着窗外半眯起眼睛,“是基本确定了,只是缺少证据罢了。”

“那就赶紧去找证据啊。”林静下意识接话道。

赵云澜转过头来给了他一个“还用得着你说?”的眼神,“沈巍知道我已经对他有所怀疑了,所以单凭我一个人的话很难让他露出马脚。”

“说的也是,找证据这种事必须要有个帮手才行,老大,你觉得咱们特调处谁适合去?”林静抬头看向赵云澜,却发现赵云澜正盯着自己,半响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才猛然反应过来,指着自己鼻尖道。“我?”

赵云澜点了点头,拍了一把林静的肩膀,“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不行不行,我哪是这块料啊。”林静连连摇头,科学研究他在行,可是这破案找证据的事儿,他哪有这种本事。

“奖金还要不要了?”赵云澜也没看他,兀自拆开一支棒棒糖塞进嘴里。

“要!”林静答得倒也快,条件反射般地就应了下来,说完才暗暗拍了一把自己的嘴巴,这沈巍万一真的是黑袍使,人家辛辛苦苦费心费力瞒了这么久,结果被自己给揪出证据验明了真身,那这岂不是得罪了一尊更大的佛?可是看看面前的赵云澜,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这前有狼后有虎的,林静心里霎时有苦难言,可毕竟事情已经应了下来,事到如今也只得硬着头皮去做。

 

“可是老大,这种事能留下什么证据啊?”林静蹙着眉头,毕竟已经过去这么多天,要想从赵云澜身上提取出对方的残留物鉴定DNA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赵云澜知道林静在想什么,抬起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探案要素是什么?打破常规思维,知不知道?既然已经不能从我身上找到那个家伙的基因残留了,那就——去找找看他那边有没有关于我的线索吧。”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林静。

“这是?”

“沈巍家的钥匙。”说起来赵云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当初沈巍把他家钥匙给自己的时候,多半是为了打消自己对他的疑虑吧,现在反倒成了破案的道具。

“老大,你是说?!”林静瞬时茅塞顿开。

“对,”赵云澜点了点头,把手机拿出来递给林静,屏幕定格在那天监控录像沈巍穿的衣服上,“我需要你偷偷潜进沈巍家里,找出这身衣服。记住,一定要跟视频里这身一模一样的那件,沈巍风格类似的衣服有很多,千万不要找错了。”

“好的,那找到这身衣服之后呢?”

“如果找到了,这衣服上面肯定沾染过我的体液,到时候就可以进行鉴定对比了。”那日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全程没有脱下衣物,就算外套事先脱掉了,那前后发泄过两次的自己势必会在对方的衬衣和裤子上留下痕迹,“对了,还有领带。”赵云澜指了指手机屏幕上那条藏蓝色的领带。

“领带怎么了?”林静眨了眨眼,抬头看向赵云澜。

“额……”赵云澜顿时有些语塞,手指僵在半空中尴尬地收了回来,“没什么。”赵云澜脸上蓦地一阵红,把视线扭到了别处,犹疑了好久才又转回头来对林静说,“要是发现了这条领带,就原封不动拿给我。”

林静有些纳闷地看着赵云澜,见赵云澜不打算解释,挠了挠头也没敢继续多问。

 

“林静,如果衣服洗过之后,还能从上面检测出dna吗?”赵云澜有些担心,就沈巍平时那种近乎洁癖的家伙,衣服绝对会清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万一沈巍把证据一并洗了个干净,就算找到了那件衣服,也是白搭。

“jing液的成分除了大部分的水,蛋白质和脂肪外,还有多种酶和无机盐,而平时我们用的洗涤液一般是碱性的阴离子表面活性剂,它能够破坏……”

“说人话。”赵云澜听得头疼,扬手打断了林静长篇大论的学术性发言,“就问你一句,衣服被洗过之后还能不能提取出上面的jing液残留做鉴定。”

“很难。”林静如实回答。

“你做不到?”赵云澜挑了挑眉。

“知道我是谁吗?”对面那人推了一把眼镜挺了挺胸膛。

“啊?”

“堂堂科技界的国民老公,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得住我?”林静颇为自豪地摊开双手,一般常人做不到的事情,他林静当然能做得到。

赵云澜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不过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林静技术到家,这种时候能派得上用场。

 

“说起来,老大,”林静搬着凳子挪到赵云澜旁边,“那个沈巍的衣服会不会有很多啊?我万一找错了怎么办?我感觉他平时穿的那些跟监控录像里这件也没什么区别啊。”林静也算是个钢铁笔直、直得不能再直的男性了,对这些小细节上的东西注意到的不比赵云澜多,虽然在搞科研上他信心满满,可对于自己的刑侦能力极度不自信,万一拿了一件差不多的衣服回来,岂不是白费力气?

赵云澜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思忖了片刻后道,“去他家的时候带上鲁米诺试剂。”

“鲁米诺?”林静皱起眉头望着天花板,“那不是检测血迹用的吗?”衣服就算被清洗过无数次,也都逃不过鲁米诺的法眼,一定会对残留过血迹的地方产生发光反应,可这玩意儿对jing液是没有半点效用的。

“那天我咬伤了对方的肩膀,所以那件衣服上一定染了血迹,如果分不清是哪件,就用试剂找。”赵云澜解释道。

“可以啊老大!你这叫什么?未卜先知,运筹帷幄之中啊!”林静内心的尊敬感油然而生。“哎对了,那既然他肩膀上受过伤,只要用鲁米诺试剂证明衣服上染过血迹不就可以了吗?至于废那么大劲儿吗?”林静琢磨不透,用鲁米诺不是更快更直观吗?为什么还要搞那个dna鉴定?

赵云澜瘪了瘪嘴,一脸孺子不可教也地看向林静,“只是血迹的话,那沈巍开脱一句说是自己很久以前肩膀受过伤,怎么办?他可是黑袍使,伤口早就愈合了,单凭一点血迹是揪不出他的狐狸尾巴的。”这个沈巍,既然赵云澜选择要彻查,那一定要查个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堵得那个沈巍百口莫辩才行。

林静点了点头道,“不过,如果沈巍真的是黑袍使,那他会不会察觉到我去过他家啊?虽说Alpha对于同类的信息素察觉度不如对Omega的灵敏,可毕竟人家是黑袍使啊,有没有人偷偷进过他家,他肯定是知道的吧?万一打草惊蛇……”

赵云澜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笑,惬意地仰躺在转椅靠背上,使劲嘬了一口棒棒糖,接着牵起一边嘴角道,“我要的就是打草惊蛇,敌不动,我就要让敌必须动。”

林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还有一点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关于找证据这件事,不是我想推脱责任哈,我就是单纯好奇,为什么不找大庆去啊?我觉得他的身份更适合一些。”毕竟身为亚兽族的大庆,做侦查工作不留下痕迹要更加得心应手,比林静强不知道多少倍。

“因为啊……这件事情还有个非你不可的理由。”赵云澜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近了林静,冲对方眨了眨单边眼睛。

 

“奥对了,”交代完所有事情准备从办公室离开的赵云澜突然想起什么,“你帮我查一下最近几天那个沈巍哪天有课。”

“怎么了?”林静眨了眨眼,上次赵云澜问他这个问题,还是打算约沈巍出去吃饭来着,结果才吃一口醉香鸭就把人家撂倒在桌子上了。

“你傻啊,要去沈巍家偷证据,当然得趁他上课不在家的时候。”

“哦!我看看,之前你让我查他资料,我顺手把电子稿的备份发你邮箱了,我记得里面有他一整个学期的课程安排。”林静说着打开了赵云澜办公室的电脑,“找到了,在这儿。啊……”

“怎么?”

“最近龙城大学有个社会实践活动,沈巍这几天都没课。”

“……”

“那怎么办啊老大?”时间拖得越久,这个证据找起来就会变得越发困难。

赵云澜自然也深知这个道理,他用舌头勾了勾嘴里的棒棒糖,看来这个调虎离山之计,得做得更彻底一点才行。赵云澜转头瞄了一眼林静,“昨天你说的那个改良抑制剂,做好了吗?”

“做好了做好了,这次保证没问题!”林静把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

“拿给我,接下来的事情,等我消息。”

林静应了一声拉开门准备去实验室拿药,结果迎面差点跟门口打算敲门的大庆撞在一起,把林静吓了一跳。

“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大庆蹙着眉头看着林静嘀咕了一句转头望向赵云澜,“老赵,又有新案子了。”

“走吧!先去忙正事。”赵云澜伸了个懒腰从转椅上起身,却猛地吃痛地躬了躬身子。

“怎么了老大?”

“没事,老胃病犯了而已。”赵云澜捂着胃摆了摆手,昨天从山区回来一天没吃饭,大半夜饿醒了拉开冰箱门却只有满柜子的啤酒,想起上次沈巍说要是饿了就去隔壁找他,可那个时间点又不能真的跑去隔壁砸门蹭饭吃,更何况对面那个家伙还是自己的调查对象,赵云澜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像往常一样灌了一肚子啤酒摊床上睡了过去,现在胃里一阵抽痛,想必是胡吃海喝的报应来了。好在不是很严重,至少在赵云澜能忍的范围内,随手揉了几下起身若无其事地对着大庆和林静扬起一个笑脸,“愣着干什么?小胃病没什么好担心的,走吧。”

 

案子处理完又是深夜,赵云澜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伸出舌尖润了润干裂的嘴唇,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一句,“回家吧。”

路边的店铺大多已经关门了,只剩下昏黄的路灯把赵云澜影子拉得老长,皮质短靴在路面上发出嗝哒嗝哒的响声,在这夜深人静的长街上,还颇有种孤单寂寞冷的意味在里面。

“嘶——”赵云澜捂着肚子,胃里的绞痛愈发地得明显,赵云澜扛了一整天,捱到现在也总算是扛不住了,胃酸翻江倒海地叫嚣着,赵云澜咽了口口水,额上的汗珠因为疼痛顺着下颌骨滚落下来,眼角余光瞥到路边的台阶,赵云澜踉跄了两步走过去倒靠在一旁的灯柱下,这夜深人静的,别说过往的出租车了,连个路人都很稀有。赵云澜紧绞着眉头,伸手掏了掏衣兜,却只有林静给自己的那瓶改良抑制剂。这种时候,看来是变不出什么胃药了,赵云澜自嘲一番之后微闭上眼睛做起了美梦,祈祷着老天爷开开眼,派个绝世美人来送自己回家。

正迷迷糊糊的时候,赵云澜听到有人似乎在喊自己名字。

“云澜?赵云澜?”

赵云澜努力睁开眼,视线聚焦到一张姣好的面孔,赵云澜倏地咧嘴笑了笑,这老天爷还真是给劲儿,居然真的派了个大美人过来。

“赵云澜,醒醒,你怎么了?”沈巍伸手晃了晃赵云澜肩膀,声音里带着些许焦急。

“沈巍?”赵云澜这才眨眨眼,彻底清醒了过来,“你怎么在这儿?”

不答反问,赵云澜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不奇怪,他一个探案的,凌晨几点从什么地方出现都情有可原。可沈巍这种大学教授,一个每天固定作息的人出现在这里就很有蹊跷了。

“我……我刚好路过。”沈巍含糊其辞地应了一句,把公文包夹到腋下,伸手将赵云澜扶了起来,“我送你回家吧。”

路过?赵云澜目光往沈巍那边瞟了瞟,轻声笑了笑也没反驳,这个沈巍身上的谜团已经足够多了,他就姑且相信这个家伙一次。

 

沈巍摸黑打开赵云澜家里灯的开关时,脚下不小心踢到几个易拉罐发出一串叮铃桄榔的声音,算是回答了沈巍赵云澜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幅鬼样子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沈巍知道赵云澜绝不是自己叮嘱几句就能照做的人,可还是没由得一股火气窜上来,转头看了眼歪在自己身上因为疼痛而昏昏欲睡的赵云澜,一时间也不知道这股火气该发到哪里,只得强压下一口怒气先把人弄到床上。

沈巍起身去柜子里拿了胃药,上次来赵云澜家打扫卫生时碰巧看到的,还好赵云澜事后没有随手乱放,不然以家里现在这幅凌乱的模样还不知道要找到几时才能找到。

“醒醒,先把药吃了吧,我去给你倒水。”沈巍把药片递到赵云澜手里,转身就要去烧水。

“没事,我干嚼着就咽下去了。”赵云澜有气无力地抓起药片就往嘴里填,看这轻车熟路的样子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吃药方法,结果手刚抬起一半就被沈巍拦了去,手里的药片也一并被抢走,赵云澜躺在床上,有些懵懂地抬起眼睛望了望沈巍,闪烁着满满的无辜。

沈巍气不打一处来,半响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推了一把眼镜去倒好一杯温水之后才把药又塞到赵云澜手里,“喝水,吃药。”

赵云澜听出了对方冷巴巴的声音里带着愠怒,然而胃痛得厉害,暂时也顾不上照顾沈巍情绪,只好乖乖喝干了那杯温水之后含含糊糊地吐出一句,“谢了。”便闷头把脸埋进枕头里睡了过去。

沈巍站在床边,看着陷入沉睡的赵云澜,气到小臂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然而最终还是抬起手,把垂到床沿的被角塞到赵云澜的身下,确认对方睡着之后才轻手轻脚地起身,避开地上那些瓶瓶罐罐将公文包和外套脱下来放在门口衣架上,这会儿功夫已经后半夜了,也不知道赵云澜会不会半夜突然醒过来,看地上的情况那个家伙大概两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就算醒了应该也是饿醒的,沈巍挽起袖子走到厨房,动作尽量轻柔地淘好米煮上粥,这样若是对方饿醒了还能喝口热饭。

 

趁沈巍在厨房忙着热粥的工夫,赵云澜悄悄把手探到枕头下面,迅速地按了几个键下去,听到厨房那边传来的脚步声后马上按下锁屏,脑袋在枕头上舒服地蹭了几下又打着鼾声佯装进入了熟睡。

按照原计划赵云澜本是想利用林静的那个药物把沈巍强行留在自己家的,没想到半路胃病发作,倒是临时帮了大忙,赵云澜索性将计就计把计划提前进行了。

 

叮叮——

林静刚打完一把游戏准备翻身睡觉,手机屏幕上突然弹出一条信息,是来自赵云澜的。

短信内容只有四个字——开始行动。

 

Tbc


沈巍:我费心费力像小媳妇一样照顾你,你却暗地算计我?

赵云澜:我掏心掏肺把你当亲兄弟,你却(太阳)我?

评论(206)
热度(5467)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