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雷安】最好的兄弟就是在他没有女人的时候做他的女人

好久没有产雷安粮了!今天过节交个党费~٩(๑❛ᴗ❛๑)۶

————

“我……明天要去相亲。”安迷修突然没头没脑地对着上铺的室友吐出这么句话。

坐在上铺的人头也没回,含糊地应了一声,也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顾自忙着手头上的游戏。

安迷修叹了口气,没再继续多说,起身准备出门的时候,对方才突然把耳机从脑袋上摘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明天要去相亲。”安迷修好脾气地又重复了一遍,半响才反应过来,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跟自己的室友说,明明跟对方没有丝毫关系,对方对于这种事也绝对不会感兴趣,可自己大概是习惯了有什么事情都跟对方汇报一下,安迷修把这种习惯理解为了室友之间正常的礼仪。

上铺那人眨了眨紫色的眼睛,似乎是没有理解到安迷修刚刚那句话中的意思,少顷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闷声又沉浸在了自己的游戏中。

 

安迷修没来由的有些失落,在自己单身了二十几个年头之后,终于迎来了家里的花式逼婚,他不想去相亲,况且自己也没有相亲的条件。

一个每个月拿着微薄的薪水还要打着两份工的人,居无定所的情况下偶然遇到上铺那位兄弟肯跟自己合租,日子也就这么过了下来。对方还是个大学生,脑子聪明却整日沉迷游戏,从没见过他好好学习,似乎家境极其优越,总是给安迷修一种如果不认真游手好闲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感觉。

一开始安迷修搞不懂这样一个人为什么还要跑来找人合租,明明担负得起高昂的租金,后来忍不住问了对方,那人仿佛也是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沉吟半天答了一句“家里缺个扫地的。”

“……”得,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的是人家保姆的活,不止没有工资,还得定期给人家房租。不过也多亏了这个室友,自己才能在现在这个不错的房子里住着。加上安迷修本就不是喜欢计较的那种人,平日里有什么活,自己只要顺手也就帮忙做了。

 

“雷狮,早饭我做好放在餐桌上了,你一会儿饿了记得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安迷修往卧室的方向吼了一句,选了一条自己中意的领带规规整整地系在脖子上,对着镜子拍了拍身上的衣褶,虽然对这次相亲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总归还是要收拾一下的。“我出门了,午饭就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叫个外卖吧。”

安迷修带上门,数算了一下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单独跟女性说过话了,突然就有些紧张,不过起码的绅士风度安迷修自诩还是可以做到完美的,挺了挺胸迈起步子赴了宴。

地方选在一家高档餐厅,一顿饭可以吃掉安迷修一个月工资的那种,可毕竟是女方的选择,安迷修本着绅士原则咬牙定了桌位。

对面的女生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优秀条件,以及心目中的择偶标准,安迷修暗暗想了想,对方列举出的那些物质条件,自己完全够不上边儿,心下想着这次相亲要打水漂的时候,女生突然双眼放光地望过来,安迷修有些受宠若惊,晃了晃神才发现对方惊奇的目光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越过了自己投到了身后的某处。

安迷修寻着视线望过去,“雷狮?”他怎么在这儿?而且那身看起来很昂贵的西服是什么情况?

“怎么?你认识?”对面的女生似乎终于肯对安迷修提起兴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看过来。

“我……室友。”

“室友?”女生蹙了蹙眉,纳闷相差这么悬殊的两个人怎么会住到一起去的心思溢于言表,安迷修有些尴尬地颔了颔首,倒也不生气,毕竟这个问题他自己这个当事人也曾经考虑过。

“那……他什么工作啊?”

“大学生。”

“还是学生?这么年轻?什么专业啊?哪个学校的?”

女生连珠炮似的一口气问出十几个问题,都是跟雷狮有关,安迷修也不好推拒,若是过于牵扯到隐私的,他就找话题岔开,如果只是普通打听,安迷修也就硬着头皮答上几句。

这场相亲,终究是在女生单方面打听雷狮中草草结束,末了女生才想起来索要安迷修的联系方式,一边客套着说什么聊得很开心一边盯着雷狮的方向看了许久才离开。

 

安迷修回到家里瘫在沙发上长长叹了口气,果然,相亲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枯燥一万倍。

玄关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你回来啦?”安迷修脑袋仰躺着搁在沙发靠背上,侧头看着刚进门的雷狮。

对方还是冷冷淡淡的模样,顾自换了拖鞋就要往卧室走。

“对了,明天你有没有时间?”趁对方还没有踏入卧室,安迷修突然出声问道。

“怎么了?”

“额……”安迷修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绝地开口道,“如果有时间的话,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跟谁?”雷狮揣着兜,靠在卧室门框上。

“跟我。”

“还有呢?”

“……”安迷修住了声,明天是什么日子,他还是知道的——七夕。

自己那个相亲对象在离开之后突然发消息过来,提出第二天出去约会的邀请,安迷修正开心的时候,对方又追加了一句,带上他的那个室友一起。

安迷修不傻,当然知道女生的言外之意,可是绅士准则又不允许自己拒绝掉对方,最后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还有……一个女生。”安迷修支支吾吾地,这种狗血的事情要怎么跟雷狮解释?而且要是真的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的话,雷狮肯定不会答应的吧?

“今天你那个相亲对象?”雷狮倒是耿直,眼睛都不眨一下便问了出来。

安迷修顿时语塞,突然更觉得对不起雷狮了,只好解释道,“今天我们去吃饭的时候,你刚好也在那个餐厅,对方是个挺……热心的小姑娘,知道你是我的室友,所以想约出来一起玩一玩。”

安迷修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根本就不是人干事,哪有人相亲还把自己舍友莫名其妙卷进来的,耳根窘地发红,又补了一句,“你要是不方便的话就……”

“没关系,我有时间。”雷狮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不温不火地居然就应了下来。

 

可想而知第二天的组合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满大街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像他们这种组合还真是极其稀有,而且女生仿佛看不见安迷修一般,全程围着雷狮问东问西,雷狮心情好了就嗯一声,心情不好压根儿就不予理会,比平日在家面对安迷修的时候话都要少。

安迷修在一旁努力装作无视的样子,一方面觉得特对不住雷狮,另一方面又在悲痛自己驾鹤西去的桃花运,仿佛从生下来那天起,自己的女人缘就出奇得差。

不过毕竟二十几年都熬过来了,倒也没那么在意了,安迷修瞥见远处有家冷饮店,提出去买些喝的过来。

“奶茶,去冰,半糖,谢谢!”女生对安迷修报以一个巨大的微笑,仿佛在开心这个电灯泡终于识时务了一次。

安迷修也没生气,转头看了眼雷狮,问了句,“还是老样子?”

“嗯。”

安迷修知道雷狮的喜好,两个人住一起这么久了,对方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喝饮料的要求以及平日的习性,安迷修摸得比谁都清楚,倒是更加验证了自己就是个保姆的事实。

 

安迷修前脚刚走没多久,后脚女生的胳膊就缠上了雷狮,见雷狮没躲开,便马上扬起笑脸,“雷狮,我们要不要偷偷溜走呀。”对于她来说,安迷修确实是个巨大的累赘。

雷狮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对方,“别在我这里费心思了,没用的。”

“为什么呀?你不喜欢我吗?”女生撒着娇嘟着嘴,有些小情绪溢在脸上。

“是啊。”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人家啊?”

“因为,我不喜欢丑的。”雷狮突然牵了牵嘴角,居高临下地睨着女生,满脸写着浓厚的嫌弃与嘲讽。

“你?!”女生一脸震惊,生气地跺了跺脚转身要走,结果迎面看到手里举着三杯冷饮,同样一脸惊愕的安迷修,瞬间恼羞成怒地抹着泪跑走了。

……

……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回来就听到雷狮直言对方丑,其实……也算不上丑吧?安迷修只敢心里暗暗思忖,这话暂时也不敢拿到明面上来,毕竟对面雷狮正顶着一张黢黑的脸。

“……抱歉。”安迷修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今天这事算是彻底搞砸了。

“嗯。”雷狮干脆地硬了一声,伸手从安迷修怀里取过刚刚女生点的那份奶茶。

安迷修以为雷狮是打算追上去跟对方道歉,正愣神的工夫,就看到面前划过一道标准的抛物线,还没开封的奶茶被雷狮扬手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走吧,今天不是出来玩的吗?”雷狮扬了扬下巴,指指一旁的游乐场大门,伸手接过安迷修帮自己点的那杯饮料,便径直走了进去。

“啊?”安迷修有些搞不懂现在的状况,然而也只能跟上去,小跑了两步走在雷狮后面,对方也不说话,完全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在生气,不过看刚刚直接把那杯奶茶丢掉的情形,应该还是在盛怒之下吧。

安迷修求助似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试图找点事情来分散雷狮的坏心情。

“啊,那边好像有个游戏比赛,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我们去看看!”安迷修不由分说就拽着雷狮走了过去。

“一等奖奖金五万元?!”安迷修没出息地来来回回数了三遍,发现后面确实跟了四个零。

雷狮看都没看那个诱人的金额,只是侧头盯着安迷修的侧脸。

“我们报名吧!!”安迷修两眼放光地看着雷狮,“游戏要求必须是两个人完成才行。”现在相亲对象气走了,能跟自己玩这个游戏的,也只有雷狮了。

安迷修说完了才想起来,这些奖金对于雷狮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这样拉着对方参与进来好像不太妥当,虽然金额诱人,然而安迷修也只好低头挠了挠后脑勺,“那个,你要是不感兴趣的话,咱们就……”

“这个游戏,怎么报名?”

“恩?”安迷修愣了愣神,抬头看的时候发现雷狮并没有听完自己说话,而是举着那张游戏传单径直问向了负责人。

“您好,这位先生,在这里留下参与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就可以了。”

 

“那个……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参与这种无聊游戏的。”安迷修倒是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五万块钱对于安迷修这种起早贪黑的上班族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数额,可对雷狮而言可能只是个零花钱。

“没关系,我想玩。”雷狮托着腮,瞥了一眼安迷修。

“那奖金我们平分吧。”

“不需要。”

“……”安迷修心里在流泪,有钱人不愧是有钱人,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面对着几万块钱轻描淡写地说出“不需要”这三个字。

 

游戏比赛开始了。

安迷修打起了退堂鼓。

“不然还是……算了吧……”

安迷修只顾着看奖金金额了,忘了今天是七夕,这种情人节的日子里举办的游戏,必然是情侣限定。

游戏开始了才得知,比赛内容是接吻大赛,每一对情侣都站在擂台上,接吻时间保持最久的一对才能赢得第一。

“我觉得……我们好像不适合这个游戏。”安迷修满脸的窘促,整个擂台上,只有他跟雷狮是两个大男人面对面杵着,台下看到他们这对奇怪的组合倒是一片起哄叫好声,连“最好的兄弟就是在他没有女人的时候做他的女人”这种话都喊了出来。

安迷修满头暴汗,伸手拉起雷狮的胳膊就要走,扬手对着主持人打算宣布退出,结果领口一紧就被人拎了回去。

“唔?!”安迷修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顾及对方突然放大的过分帅气的脸,还是贴在自己唇上湿润温热的嘴唇,还有对方揽在自己侧腰上细长的手指。

“哦哦哦这一对恋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让我们拭目以待,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吧!”主持人的声音渐渐飘远,安迷修感觉脚下轻飘飘的,这个雷狮,明明只是个学生,吻技好得有些过分了吧?

 

安迷修手里捏着一厚摞人民币,脸上早就红得比手里的毛爷爷还要通透。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赢得第一的,只记得在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的湿吻之后,雷狮才终于肯把自己放开,舔了舔嘴角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一样,凑到自己耳边道,“还不赖。”


评论(49)
热度(2516)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