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巍澜ABO】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十三】

前情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恭贺沈教授成功掉马

8000字的小三轮儿 有车预警 有【咬】情节 介意慎

————

赵云澜摇摇欲坠地靠在沈巍家门口,身上还散发着是个Alpha都根本把持不住的浓烈的信息素,更别提对面站着的人是沈巍了。

 

时间回溯到昨天上午,赵云澜在办公室里交代给林静的任务,除了去沈巍家里偷偷找证据之外,还有一个非林静不可的理由,那就是——去沈巍家里偷偷安一个摄像头。

沈巍确实各方面都强到爆表,可唯独对于电子器械一窍不通,从他从不用手机这一点就能看得出,赵云澜认准了这一点,既然沈巍那个家伙做事滴水不漏,那就利用他的短板作为突破点吧。

这出调虎离山之计,除了赵云澜借机引开沈巍,让林静潜入对方家里找证据之外,还有另一个层面上的声东击西,那就是表面上装作是去找证据,实则是为了安放那个摄像头。

对于精通电子仪器的林静来说,这个任务自然是派他过去最为合适。

“话说,老大,如果派老楚或是大庆去找的话,我觉得不需要这个摄像头也可以啊,他们两个找东西肯定比我周全。”

“那若是证据不在沈巍家呢?”赵云澜抬起眼睛看着林静,提出了一个假设。

“这……”

“所以你这次过去,不用有什么压力,就算找不到也完全没关系。要是露出什么马脚,被沈巍知道有人去过他家,那更好。”

“啊??这是为什么?”林静纳闷。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敌不动,我就要让敌必须动。”赵云澜惬意地把双手枕在脑后,见林静还是一脸茫然,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先不说这个证据是否存在,假设它存在,那我们没办法确定沈巍把这个藏在哪里了,有可能是家里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一个连大庆和老楚都找不到的地方,也有可能是随身带着,那样就算全特调处都派过去,也找不到。你想象一下,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你把他藏在家里,有一天你回家发现家里有人来过,你第一反应是做什么?”

“当然先去藏东西的地方检察一下有没有丢咯。”林静下意识答道,瞬间懂了赵云澜让自己安放摄像头的用意。“那要是对方随身带着呢?”

“毕竟是个可以证明他身份的关键性物证,他总不能一直带在身边吧?那样未免太危险了,所以在发现自己家里被翻找过之后,一般人就会放松警惕,对方料定了我们短时间内不会再次潜入搜寻证据,所以便会转移物证。”

“奥!我知道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监控,看沈巍发现自己家里被翻找过之后的反应,如果对方什么反应都没有,那就说明这个证据确实被他彻底处理掉了。”

“对。”赵云澜点了点头,那个是最坏的猜想,假如沈巍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说明关于这个证据,自己没有继续追查下去的必要了。

所以这个摄像头,相当于一举三得,不管沈巍做出何种反应,赵云澜都能掌握全局。

 

早上林静被自己从家里赶出去之后,赵云澜就回到床边摸出手机。

按照赵云澜的吩咐,林静已经把监控视频直接连接到了赵云澜的手机上,这样若是对方有什么风吹草动,赵云澜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果不其然,沈巍到家之后站在玄关处没有动,看样子应该知道有人去了他家,赵云澜叼着棒棒糖,窝进沙发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津津有味地看着手机屏幕。

监控里沈巍住了住身子,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锦盒,看上去小心翼翼的样子,赵云澜半眯起眼睛,正好奇盒子里是什么的时候,对方缓缓打开了盒盖,赵云澜伸手调整放大了一下画面,对焦到那个锦盒上——是一条藏蓝色的领带。

赵云澜脸上倏地一红,下意识舔了舔有些干涩的下嘴唇,手心没由得一阵发汗,索性在膝盖上搓了一把。

这个家伙,全套衣服都被处理掉了,为什么唯独留了这个?

就算隔着手机屏幕,赵云澜也依然抑制不住地有些窘促,嘴里轻轻啃咬着右手拇指上的指甲。

赵云澜半响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抓住沈巍的狐狸尾巴只能趁现在,时间一久万一被对方发现摄像头的事情,那前面这些力气就白费了。余光瞄到桌上那瓶药丸,赵云澜眼底闪了闪,听林静说这个药只会激发自身的信息素,不会扰乱心智和行动,既然这样的话——赵云澜想到了一个可以顺理成章闯入沈巍家里的方法。

 

药……吃几片来着?

赵云澜举着药瓶突然有些发蒙,昨天光顾着考虑沈巍的事情了,林静交代药效的时候他心思不在这上面,现在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压根儿就没仔细听,赵云澜忙不迭给林静发了一条消息,询问那药一次需要吃多少,等了十分钟对方还是没有回复,赵云澜有些坐不住,干脆本着不管对错,先做了再说的一贯行事原则,随手磕出几粒药丸一口气吞下肚,既然只是散发信息素的话,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其他影响,干脆多吃一点增大一下药效好了。

药效起的倒是出奇得快,赵云澜吃完药只觉得后颈有些发烫,抬手去蹭了一下的工夫,信息素就剑拔弩张地大肆释放出来,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把赵云澜都吓了一跳,手机嗡地震动了一声,是林静发过来的,“老大,一次吃一颗就足够了,千万不要多吃,不然会增加危险系数。”

赵云澜挑了挑眉毛,“什么危险?对身体有害?”

“没有没有!”林静忙不迭发过去一句,手指在屏幕上迟疑了几分,正纠结怎么描述他所谓的“危险”,对面赵云澜回了一句,“那就行。”便没了下文。

林静脖颈一凉,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距离年终奖又遥远了一些。

这个“危险”,当然不是直接作用在赵云澜身上的,而是通过沈巍能不能够把持得住来判定的,药吃多了,自然会增强释放信息素的力度,对Omega来说这没什么,可Alpha在那种情况下能不能忍住,就是后话了。

 

赵云澜顾不得什么危险,他若是怕危险,那就当不上特调处处长了,起身套了个外套就拉开门去对面哐哐哐砸了几下,手机屏幕里沈巍正拿着小锦盒坐在床头出神,听到门口的动静就顺手把盒子放在了床头柜里,赵云澜嘴角牵了牵,趁对方走到门口之前把手机藏到了裤兜里。

“赵云澜?你怎么?!……”

沈巍瞠目结舌地定在原地,努力屏着呼吸把脖子憋得发红,拉开门的手瞬间就握成了拳头。

赵云澜看着对方抽动的咬肌还有紧绷的身体,不由得咧嘴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自己后颈道,“上次那个药,似乎有点后遗症……”

话没说完,一旁楼道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有人准备下楼,在察觉到楼道里充斥着的过分甜腻的信息素后脚步卡了一下,赵云澜可能没意识到,但作为黑袍使的沈巍自然是清清楚楚地注意到了,虽然赵云澜浑身散发着让他发疯的气息,但情急之下沈巍还是伸手将对方一把扯进了自己家,“咣”得一声把门带上,对着门板僵直了好久才皱着眉头有些结巴地问道,“你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声音里带着些许斥责,哪有人会散发着这么危险的气息到处跑的?现在的赵云澜分明就是个移动的活靶子,就这样还敢跑出门来,他到底怎么想的?好在自己今天在家,若是不在家呢?赵云澜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跑出来,谁能护得了他?

赵云澜侧头抻着脖子,一脸玩世不恭地看着沈巍不断抽动的咬肌,软着身子靠了过去,“上次家里抑制剂被我吃完了,想着你也是Omega,这不是打算过来跟你借点嘛。”

沈巍回过头,眉头绞得更紧了些,赵云澜在说什么胡话,他明明就已经猜到自己是黑袍使了,这又是闹得哪一出?还是说,对方又在想什么歪点子?

沈巍微微后退了一步,后背紧紧贴在门板上,后槽牙紧紧咬合在一起,生怕稍微一动自己就会打破现在看似和谐的场面,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来直视对方,仿佛一对视就会深深陷进赵云澜那双棕褐色的眸子里。

怕什么来什么,赵云澜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地把脸凑了过来,抬起眼睛直直望着沈巍,这一眼对赵云澜没什么影响,可沈巍却瞬间就坠进了星辰大海一般,视线完全无法从对方反射着晶莹灯光的瞳孔里挪开,霎时连呼吸节奏都变得紊乱起来。

赵云澜俏皮地笑了笑,因为习惯了平日里嘴里叼着糖,现在口中空落落的,只好伸出舌尖润了润下嘴唇,红艳糯软的舌尖收进去的时候,唇上也镀上了一层盈润润的光泽。

沈巍不瞎,在这种极近的距离下被如此挑逗,就算十个黑袍使站在这里,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汹涌,指甲深陷进掌心引起刺刺的痛感,勉强将自己拉回理智的边缘,咬牙切齿道,“赵云澜,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赵云澜眼珠子左右闪了闪,盯着对方发红的眼眶,“要是我说不知道呢?沈教授可否愿意亲临身教指点一二啊?”说完抬起胳膊一把揽住沈巍的脖子,指尖有意无意地扫过对方的耳垂,在感受到对方过高的体温之后突然笑了笑,“我第一次知道Omega之间发qing还能传染,怎么?你这没发qing的体温比我还要高啊?”

沈巍皱着眉头躲开了对方撩拨在自己耳垂上的手指,侧头看向赵云澜,“我去帮你取抑制剂,乖乖在这里等我。”

自从上次赵云澜突然在特调处发qing还误食了药之后,沈巍就准备了Omega用的抑制剂放在家里,甚至平时出门还会随身携带一份,好在沈巍一直伪装成Omega,所以带着这个就算被人发现了也不稀奇。

 

等赵云澜吃过药,就把他送回隔壁吧。沈巍急于想逃避这股甜得过分的信息素,这股一闻到就会瞬间想起上次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气味。

作为黑袍使,因为拥有过于敏锐的五感,不论是视觉,嗅觉还是触觉,都异于常人,所以对于普通Alpha而言的易感期,放在黑袍使身上反倒是没有了特殊的时间界限,换句话说,更像是黑袍使时刻都处在易感期之间。然而与此相对的,还有黑袍使坚韧的意志力,不被周围环境所左右的自控能力与敏锐的五感相互牵制,所以在这两种因素的作用下,只要黑袍使不想,那他便没有易感期这种东西。

可唯独面对赵云澜不行。

再多跟赵云澜相处一刻,沈巍的意志力便会往累卵之势更近一分。他想不明白赵云澜明知道自己是黑袍使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跑来自己家,因为没有找到证据所以打算如法炮制一次吗?可赵云澜也已经知道自己有所察觉,不然不会找不到任何证据,这样就算再次以身犯险,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的,以赵云澜的头脑,他不至于想不通这一点,那他这又是为何?

“先把药吃了吧。”沈巍隔着八丈远伸手将抑制剂递过去,赵云澜抬手去拿,却在指腹触碰到沈巍掌心的时候停下了,笑吟吟地低头看着沈巍手里的药。

“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吃了抑制剂之后会不会跟上次一样……”赵云澜意有所指地没有说出后半句话,抬起眼睑看着沈巍,指肚不安分地轻轻描绘着沈巍掌心的纹络。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酥麻感,沈巍身体猛然颤了一下,手一抖便将手里的抑制剂打翻在地上。

赵云澜嗤嗤地笑了两声,“你紧张什么?我的意思是,会不会跟上次一样一觉睡到天亮,那天你不也在场吗?你自己说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对不对?”

赵云澜一脸的坏笑,堵得沈巍哑口无言,对方眼睛抬了抬不小心跟自己的视线撞上,马上又惊慌失措地左右闪烁着躲开了。

他本就没打算吃抑制剂,一方面是担心万一见效了那后面的计划就无法实施了,另一方面是担心跟上次一样,吃完药立马就不省人事了,依然揪不出沈巍的狐狸尾巴。正愁着怎么拒绝的时候,对面那人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直接把药剂摔碎在了地上,这样也省的他绞尽脑汁想理由了。

事实证明欺负沈巍真的是一件让人很愉悦的事情,赵云澜笑得蔫儿坏,他倒是想看看,自己身上散发着这股气味故意在沈巍面前晃,他能隐瞒住那股栀子花香的信息素多长时间。

沈巍似乎是明白了赵云澜的用意,一旦自己释放出alpha特有的信息素,那便是最有利的证据,届时就算赵云澜发现不了那条领带,自己的身份也会暴露无遗。

紧握着的拳头又更加收紧了几分,指甲狠狠嵌进肉里,骨节也跟着吱嘎作响,堂堂黑袍使,现在这会儿功夫,想要保持清醒却也只能用这种笨法子,然而就算这样也无法保持太长时间,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脱离开现在的窘境才行。

 

只可惜赵云澜才不会给沈巍什么机会,更不会给他时间考虑脱身的办法,佯装踉跄了两步就要瘫倒在地上,被沈巍眼疾手快一把捞了回来,赵云澜重心不稳,膝盖打软地往下滑,沈巍只好伸手用力揽住赵云澜的腰支撑着对方。

“赵云澜?”沈巍急急唤了两声。

赵云澜倒靠在沈巍怀里,表面上看起来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实际上心明眼亮到沈巍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丝毫不放过。无意中瞥到对方手心里那几道暗红色的指甲印,心疼之余又故意使坏往对方脖颈上蹭了蹭。

“云澜?”沈巍后背沁出一层汗,可总不能就这样把人撂下,轻轻晃了晃对方的肩膀,“振作一点,我送你回家。”

赵云澜没理会对方,压着身子赖在沈巍怀里,反正他现在是个“神志不清”的发qing者,做出何种过分的举动也不奇怪,索性就恶意地一把搂住对方,双手不安分地上下摸索着。

沈巍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想躲却奈何对方软着身子不留一丝间隙地倒了过来,因为自己后退的缘故,赵云澜也踉跄着往前倾了一步,大腿腿根好巧不巧地就迈到了沈巍两腿中间。

赵云澜只听到自己耳边传来一声短促又隐忍的喘息声,才意识到自己腿根无意中贴在了一个滚烫之物上,沈巍这是……起反应了?


上车点↓↓↓这里~

【下面的上车】



Tbc

这篇的小三轮是临时加的,因为考虑到剧情前后连贯所以费了点时间

PS:下一篇会拉灯的!再开车的话之前的剧情就圆不回去了!

提前预警一下这次没有挡风玻璃

大家系好安全带防止飞出去

最后的结局篇会有一辆凯迪拉克看h的话大家等最后赏个脸哈哈哈



评论(373)
热度(5483)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