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雷狮同学,堂堂Alpha居然装醉吃安迷修的豆腐,好玩吗?

【三十六】雷狮同学,堂堂Alpha居然装醉吃安迷修的豆腐,好玩吗?

本篇有出租——车,划重点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我说你,酒量不如人家好还跟人家比,”安迷修吃力的扶着雷狮踉跄的走在街边,雷狮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安迷修身上,头倒在一边,刚好把脸埋在安迷修的颈窝处,呼出的酒气吹的安迷修耳根痒痒的,耳垂像是被酒气熏染的一并醉了一般染上一层薄薄的红色。

“你倒是先醒醒,告诉我你家地址再睡啊。”安迷修拍了拍雷狮的脸颊,然而并不能唤醒雷狮那双紧闭的眼睛。

安迷修并不知道雷狮住哪儿,喝成这个样子也不能送回学校宿舍,要是被丹尼尔发现了绝对会被记过处分不说,宿舍看门的大爷也绝对不会放行的。

安迷修转头看着烂醉如泥的雷狮,大概是因为酒精的作用眉头微微蹙在一起,这幅模样还真的有些让人放心不下。安迷修叹了口气,还是先把雷狮带回自己家吧,等酒醒了就让他回去。

正想的出神的时候,安迷修一个没踩稳,因为身上还压着雷狮的重量,身形没稳住猛地晃了一晃,撞到了迎面路过的人的肩膀上。

“抱歉抱歉,不小心撞到你了,你没事吧?实在对不起,我刚刚没注意看前面。”安迷修连连道着歉。

“没关系的。”对面的女生眨眨眼,抬手拢了拢耳边散落的发丝,又顺手摸了下旁边卡着的柠檬图案的发饰,像是完全没被撞到的样子,打量着安迷修和雷狮。

安迷修这才看到自己撞到的人是个娇小的Omega女性,歉意更加浓厚了起来,想起自己刚从酒吧出来没多远,身上还架着个醉鬼,两个一身酒气的男人大半夜撞到人家小姑娘,肯定会把人家吓一跳吧?

“呃……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朋友喝醉了,我就在附近的酒吧打工,所以这么晚才出来。”安迷修解释道,试图让对面的女生安心一些,“你是要打车吗?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在这里陪你等你打到车之后再走,毕竟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喝醉了?”对面的少女歪了歪头,看了眼倒在安迷修肩膀上的雷狮,“有人喝醉了吗?”

“哎?”安迷修有些茫然的在雷狮和对面的女生之间来回看了一眼,没懂对方所说的意思,雷狮都醉的这么明显了,对方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啊,空车!”

不远处刚好驶来一辆空的出租车,安迷修挥手拦了下来,一手拽住雷狮从自己脖颈上绕过来的胳膊,另一只手将车门打开示意女生上车。“你先上车吧,我们两个等下一辆车好了。”

“不用了,我不是来等车的。”

“那这么晚了你……”安迷修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个时间不是在等车的话,那还能去做什么?

“嗯……真要说的话,散步吧。”女生慢悠悠的说道,表情自然的仿佛现在才下午四五点钟而不是半夜凌晨。

“散步?”安迷修抬头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空,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然而这个时间,散的什么步?等安迷修低头看向对方的时候,女生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走到拐角的时候又回头对着安迷修摆了摆手,接着便消失在拐角处了。

 

“喂,小兄弟,这车你上不上了?”司机有些不耐烦的回头催促。

“不好意思!上的上的。”安迷修匆忙把雷狮塞到后座,期间雷狮的后脑勺还不小心被自己磕到了门框上,听到雷狮闷哼一声的时候安迷修歉意的呲了呲牙,伸手随意帮他揉了揉被磕到的地方便打算关上门去副驾驶坐着,结果胳膊被雷狮猛地扯了回去,一个趔趄便跟着倒进了后座雷狮的怀里,对方还顺势伸手揽住了自己的腰。

“喂喂,手放开,我去副驾驶坐着,你在后座躺一会儿。”安迷修努力尝试着掰开雷狮的手,然而最终以失败告终,喝醉酒的人力气会变得异常的大,这话他总算是信了。

“哎呀,你就陪你男朋友在后座坐着吧,快关上车门,这边不能停车太久的。”司机大叔有些心急的已经挂好了档。

“哎?不……我们不是……”安迷修一边解释着一边关上车门。

“行了行了我这车子载过的小情侣多了去了,没啥不好意思的。”大叔一脚油门直接踩了下去。“去哪个宾馆?”

“……”安迷修沉默了半响放弃了解释,把自己家地址的那条街名报了出来,只希望能快点到家好摆脱这个热心的司机大叔。

“哎哟怎么你们找个宾馆要搞这么远啊?”大叔听到地址之后回头瞥了一眼倒在安迷修肩膀上睡的死死的雷狮,“行吧,一会儿开到了,这小伙子的酒也能醒一半,正好方便做事。”

“……大叔你真的误会了……”安迷修坐在后座上百口莫辩。

“哟不好意思了?哎呀我这嘴就是比较直,小情侣我见太多了,酒吧宾馆一条线,这附近哪儿的宾馆我都知道,你说的那条街我就不是很熟了,不过放心我不会给你绕路的,你也不用害羞,谁还没年轻气盛过不是?哎呀,想当年我呀……”

安迷修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听着司机大叔侃侃而谈他当年的感情风流史,讲到生动的时候安迷修恨不得跳窗而逃,然而绅士精神最终迫使自己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全程没有打断对方,这也是安迷修第一次觉得,家离得太远,不是什么好事。

 

格瑞跟金的住的地方里酒吧不远,步行走回去也用不了太长时间,而且有格瑞全程护送,也没什么必要打车回去了。

这个季节夜风还是很凉的,格瑞看到金出了酒吧之后便缩起脖子,于是将围巾摘了下来递给了金。

“哎?不用,格瑞你带着就好,我不冷。”金一边推拒着一边猛地打了个哆嗦。“……啊哈哈,是有点冷。”

格瑞低头看着金,并没有把围巾收回来,“我不冷,你到家了再给我就行。”

“真的不冷?”

“恩,Alpha都不怕冷。”

“哇,原来Alpha这么厉害?那好吧,谢谢格瑞啦!”金咧嘴笑着接过围脖绕在脖子上,围脖质地略微有些硬硬的发刺,但是上面带着格瑞的体温还有熟悉的信息素,所以金还是一脸享受的把脸埋在了其中。“说起来,这个围巾看起来好眼熟的样子。”

金翻动着脖子上的围巾,这条围巾他已经看格瑞围了十几年了,从来没换过,之前一直没多想,今天带上之后才发觉围巾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柔软,甚至扎的脸颊有些疼。虽然围巾很干净但还是掩盖不了时间在上面留下的破旧的痕迹,大概是水洗过很多次,上面的花纹变得不那么明显,看到暗淡的花纹的时候,金突然瞪大眼睛,“啊!我想起来了,这是不是我小时候送你的生日礼物?”

格瑞前行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直视着前方没有回头“恩。”

“哇你居然还留着?都已经这么旧了怎么没换一条新的?”金惊讶道,虽然格瑞偶尔会去打工做兼职,但还没到一条围脖都舍不得换的地步。而且他记得每年冬天学校经常有女生会送格瑞手织的围脖,要比自己当年买的这条舒服很多也好看很多。

“用习惯了懒得换的而已。”格瑞扭开头,故意不去看金的方向。

“是吗——”金若有所思的看着格瑞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格瑞每次扭开头不看着我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隐瞒什么一样。”

格瑞瞳孔蓦的微张了一下,回头垂眼瞥了一眼金,把对方的鸭舌帽沿往下压了压遮住那双清澈见底不带一丝瑕疵的碧蓝色的眼睛,“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

“哇,你总这样压我的头,我会长不高的!”金嘟起嘴理正了自己的帽子,歪头看着抱着玫瑰花走在前面的格瑞,“格瑞,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说完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问出这种问题,像是没有经过大脑一般,嘴巴擅自就吐出了这句疑问。

格瑞突然定在原地,似乎是沉默思考了很久,才慢慢把头转向身后的金,直视着那双自己一度想逃避的眼睛,“不会的。”

金被格瑞凝重认真的表情吓了一跳,心跳像是跟着停了一拍之后才连忙打着哈哈道,“哈哈,格瑞肯定不会骗我啦,我当然知道!刚刚是开玩笑的~”

 

“姐姐,我们回来啦~”金推开门,因为提前跟秋打过招呼,说格瑞会送自己回家,所以就算这么晚回家秋也完全放心。

“这么晚了,不如格瑞今天就住下吧。”秋看着站在门口的格瑞,拉开门示意格瑞进来。

“不了,谢谢秋姐,我一会儿就回家。”

“小时候明明很坦率的就留下了,金还总是跟你挤在一张床上来着。现在长大了反倒是越来越难留了。”秋笑着揶揄着格瑞,她倒是真的有些怀念格瑞和金小时候挤在一张小床上的时光,那时候两个小鬼经常聊到半夜,一晚上要被自己吼过好几次之后才安稳睡下。

格瑞侧了侧脸,“秋姐说笑了。”

“怎么?害羞了?反正金现在的床也换成大的了,你俩又不是睡不下,不如就留下来吧。”看到格瑞有些不自然的举动,秋的笑意更浓了起来,倒是没注意到身后弟弟的脸上也忽的镀上了一层红晕。

“我回家还有事情,我先走了,秋姐再见,金,……再见。”

格瑞匆匆的转身要走,“啊,等等格瑞!你的围巾。”金摘下脖子上的围巾,踮起脚绕在了格瑞的脖子上,视线却一直游离在格瑞脸以外的地方,“格瑞晚安。”

“晚安。”

 

金扑进软软的床垫上的时候,被自己脸上的温度吓了一跳。

刚刚回来的路上,格瑞看着自己的那个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金的心脏像是有电流通过一样,麻酥酥的,从那之后,自己的心跳速度就快的一直没有恢复正常。

而且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就脸红了起来,明明跟格瑞从小就睡一张床长大的,一直以来习以为常的事情现在反而猛地变得不再寻常。

金爬起来盘腿坐在床上,冥思苦想了半天,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今天打工太累了,被风吹感冒了,睡觉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金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拉过被子重重倒在了枕头上。

 

 

Tbc

 

说好的出租车——货真价实 童叟无欺【闭嘴】


评论(75)
热度(1487)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