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小故事~若你们能喜欢就真的太好啦(*ฅ́˘ฅ̀*)

猎物法则——身为一个Alpha居然被Omega反撩了,成何体统

【四十七】身为一个Alpha居然被Omega反撩了,成何体统

校园ABO 主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前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那……你有没有亲过雷狮?”金眨着大眼一脸天真,问出的每个问题都咄咄逼人到让安迷修喘不过气。

“……亲过。”安迷修内心深处在咆哮,刚刚就不该提议让雷狮待在这里看着。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看了眼对面一脸求知欲的金,安迷修只能硬着头皮去回答。

“哇!那亲雷狮的时候你会不会心跳加速?”

“……”安迷修不想说话,如果时间能退回到五分钟之前,他说什么都不会答应金的。

“记得要认真回答啊。”雷狮在一旁孜孜不倦的提示道,这个时候他倒全然不打算赶走金了,反倒是巴不得金多问几个问题才好。

“……会……”安迷修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回答,到底都是些什么鬼问题?

“那会不会呼吸困难?”金步步紧逼着追问道。

“……会”安迷修觉得自己现在就已经开始呼吸困难了,他隐约听到了雷狮从鼻腔中发出的一声轻笑,想都不用想,雷狮现在的表情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欠扁,安迷修只想祈祷着问题快点结束。

“会脑袋发晕吗?”

“……会”这算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吗?还是来自地狱使者的制裁?安迷修后背冒出一层冷汗,惊觉金的问题都缜密细致的吓人。

“那你对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就是亲别人的时候,也会心跳加速脑袋发晕吗?”

“……没有。”安迷修已经开始告慰自己即将逝去的灵魂了。现在才意识到金的可怕有些太迟了,刚刚果然就应该听雷狮的话直接走掉的。

“那别人亲你的话是什么感觉?会不会觉得害怕?”

安迷修突然想起上次遇到雷狮大哥那次,回想了当时的情景,下意识的便脱口答出,“会有一点害怕吧。”

“哦!这样!”金豁然开朗,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会有那种反应,长舒出一口气突然放下心来,看来并不是因为得了绝症自己才会那个样子。

“那就是说,如果亲嘴的时候只对一个人心跳加速,呼吸困难,那就是喜欢这个人对吗?啊,我是说恋人的那种喜欢。”金像是开窍了一般,一瞬间所有思路都理清了,他脑子并不笨,只是在感情方面缺少一点提点罢了,所以现在在他悟出了大部分道理后,只差安迷修给出一个最终结论。

金一脸正经地直视着安迷修,那副样子仿佛真的像是在请教什么线性代数一类的学术问题一样。

就连雷狮都感到阵阵诧异,不由得开始欣赏起了面前这个傻小子,问的这几句每一个都是安迷修一辈子都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的,现在全不费工夫的就统统从脸颊憋得通红的安迷修口中得到了答案。

更让雷狮感到诧异的,不仅仅只是金的问题,还有安迷修的那些回答。虽然平时总是一副狂妄自大抢天掠地的样子,但是雷狮倒是从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对安迷修产生那么大的影响。何况之前亲安迷修的几次大多都是未经允许的强吻,从没考虑过安迷修的想法。原来只有跟自己才会心跳加速吗?雷狮一脸得到意外之财的表情,对他来说,这也确实算得上是一笔巨额的意外之财了。

“……可以这么说吧。”安迷修一口老血喷出,但还是肯定了金的猜测。金问这些问题的原因,安迷修大概也猜得出来,多半是跟格瑞有关的,难得金终于有了些许开窍的苗头,他自然不能误导金,所以也没有隐瞒什么,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诚实的回答出来了。只不过这些话只跟金说还好,若是当着雷狮这个当事人的面,无异于承认了自己喜欢雷狮,这种公开处刑一样的告白搞得安迷修浑身不自在,他压根儿不想看雷狮那张笑到张狂的脸。虽然自己喜欢上雷狮了是事实,可是对着那个嚣张跋扈总是以捉弄自己为乐的家伙,那句喜欢就死死的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以后再有什么问题可以常来问啊。”雷狮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对着金离开的方向扬了扬手,心情大好的转头看了一眼灵魂几乎被掏空的安迷修。“想不到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少自恋了,我可没这么说。”安迷修嘴硬反驳道。

“那你为什么不敢直视我的眼睛?”雷狮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笑声。

“不想看你的脸还需要理由吗?”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底气,耳尖剔透的红色像是在叫嚷着拆穿一般,“没什么事我先回宿舍了。”安迷修想做的只有迅速逃离战场去冷却一下自己滚烫的脸颊。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雷狮拉住安迷修,把人逼退到墙边,抬起一边胳膊将人圈在自己身前,另一只手慢慢覆在对方的胸口处。

“做什么?”安迷修看着雷狮一点点凑了过来,身体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别害怕,做个测试罢了。”雷狮轻笑了一声,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不偏不倚的把头低了下去,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掌心处传来的震颤,正随着自己的靠近而愈发的加快起来,从微弱的颤动逐渐变得明显,直到两人温软的双唇贴在一起的时候,对方的心脏冲撞在腔壁的力量仿佛随时可以破出单薄的胸膛。

即使没有深吻,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轻触碰,安迷修也依然呼吸困难的上下起伏着胸口,原本只是停留在耳尖的潮红霎时蔓延开来,安迷修并不想把这副模样暴露在雷狮面前,奈何生理上的反应总是要比心思更加诚实。毕竟这是第一次,雷狮如此温柔不带一丝粗暴的轻吻过来,安迷修压根来不及做一丁点儿的心理建设,明明并不是初吻然而却身体反应的像是青涩的初恋期一样,身上各处的反应无一不印证了刚刚金的那些问题,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脑袋发晕,就连脚跟都有点站不稳。

 

原来真的会心跳加速。雷狮惊讶之余是克制不住的狂喜,贴在安迷修胸口的掌心都不住的微颤起来,他不动声色的收起手心,死要面子的不想让安迷修察觉到自己居然也像个恋爱新手一样紧张起来,身为一个Alpha居然被Omega反撩了,这种事情成何体统。强压下嘴角的抽动又换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深吸一口气之后把额头轻轻抵在安迷修的额头上,慢慢抬起眼睛看着面前紧张的已经六神无主的人。 

糟了,自己真的太喜欢这个人了怎么办。

狮子在遇到无比中意的猎物的时候,也会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不忍下手的念头。但再怎么不忍,狮子也绝对不会让手中的猎物逃脱,离开视线一分一毫都不行。所谓狮子的让步,也不过是收起利爪,用宽厚的肉垫和刺刺的舌苔去抚慰怀中的至宝,不管对方是否舒服,狮子也要固执强硬的用自己的方式去展示自己的喜欢。

 

“我先走了。”雷狮抬手在安迷修滚烫的耳垂上捏了捏,说罢转身摆了摆手便往alpha宿舍区走去。

再跟安迷修待下去的话,就不能保证自己可以一直挂着从容镇定的样子了。大脑强制命令着肢体行动起来,生怕一个忍不住自己会冲回去扛起安迷修带回自己家,虽然是迟早的事情,但至少不是现在。

 

安迷修满是诧异的看着雷狮的背影,他可不记得雷狮什么时候这么懂得克制了。膝窝没来由的一阵泛酸,安迷修后背贴到墙壁上稳住身形,额头上发丝间突然蒸腾起一股热气,心跳还是砰砰砰的撞击着,仿佛在呼应着雷狮掌心残留的温热。好在雷狮已经离开了,不然这幅没出息的样子被他看到,还不知道要以此取乐多久。

安迷修尝试着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紊乱的气息,脑子里回想的是金的那些问题,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雷狮的存在对于自己来说如此特别。就那么简单的几个问题,让安迷修直面了一次内心深处。

同时也让安迷修第一次感受到,真真切切的喜欢一个人、被一个人深深吸引着是一件多么可怕又不由自主的事情,超脱所有的理智,几乎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叫嚣沸腾着想要得到对方更多,仅仅只是对方一丝丝的信息素入鼻,亦或是一瞬间的肌肤触碰,都如同烟花飞进高空炸开的那一瞬间,脑子里除了那张心心念念的脸再无其他。

 

心里蓦地想起雷狮的那次告白,压根没有一点浪漫气息可言的霸道专制式的告白。

——

“你听好了,我并不是觉得好玩才一直捉弄你,我喜欢你,比任何一个人都喜欢,如果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在我之上的人,我就让他永远消失掉。”

字字句句都像是刻在脑海中一样,安迷修心中一荡才突然惊觉,自己的想法一直以来都没有跟雷狮坦白过,每次都只不过是被动的回应罢了。所以雷狮最近愈发明显的隐忍,是因为不确定自己对他的感情吗?

安迷修并不是那种明知互相喜欢却还吊着胃口的人,既然现在知晓了自己的内心,那对于雷狮必然是会认真去对待的,只不过这种方面安迷修可没有雷狮那么不拘小节的完全不顾氛围,仪式感略有些偏执的他只是欠缺一个合适的告白机会。

 

等下次选个不错的时间,好好跟雷狮谈一下吧。

安迷修抬起头,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眼角的弧度是从未有过的期待。

  

Tbc

继续打个小广——告~ 《猎物法则》本宣预售详情请戳我  

                            预售地址:请戳这里~ 

明天晚上八点就开预售啦~敬请小天使们期待!谢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PS:因为猎物法则的结局篇是本子特供 所以lof上再更几篇其他的部分就不会网络放出啦~望小天使们理解( • ̀ω•́ )✧


评论(64)
热度(1362)

© -胖哒Pandar- | Powered by LOFTER